第十八章

    “各位,今天的说书到此结束,谢谢各位捧场。”任我狂双手抱拳,向四方拱手说道。

    “慢着!”贺无双从小纵惯了,哪里是肯吃亏的主。

    众人一听有戏可看,原本嘈杂的茶馆也变得安静起来,目光在贺无双和任我狂之间游离。

    任我狂微微皱眉,她这是没完了,不愿与她多做纠缠,向掌柜的递了个眼色,掌柜的会意,便开始疏散人群。

    “任老板今天的说书已经结束了,若大家觉得意犹未尽,请于三天后再来,小店就要打烊了,各位看官各自散了吧。”掌柜的圆滑的向在场的观众周旋。

    贺无双冷哼一声,“你顶着弃妇的份却与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做那苟且之事,这等伤风败俗之事实在是有损我国国威,你这样的人就该被万人唾弃,该浸猪笼!”贺无双越说越来气,话语也变得饿毒的很。

    任我狂又有了在万花节上那种被众人刁难的无助感,恨恨的看着这个一再跟自己过不去的贺无双。

    哼,不要钱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老娘我豁出去了。任我狂一步三晃的向贺无双走去,媚眼如丝,人群见她这样子,自动让出一条道来。

    “公子莫不是责怪奴家,那奴家也亲亲公子,你就不会气了。”

    “嘶 ̄”现场中传来吸气声,贺无双的脸更红了。任我狂用自以为妩媚的语气说话,却不知在别人眼中她的语气陪着她的衣着形象,看起来竟是无比的,恶心。

    指着任我狂的鼻子骂道:“你,你不要脸,谁要和你……”她实在是说不出下面的话,只能瞪着任我狂。

    “公子你骂奴家不要紧,莫要气坏了子伤了肾,那可就太对不住你带来的这几位小倌了。”说着向她周围的亲友团暧昧的扫过去。

    这几位富家小姐脸都红了,不可思议她竟然说出这等话来。

    “你,你,你……”贺无双你了半天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任我狂继续不要脸的说道:“公子如此不惜自己的肾,难道,你是趴在下面的那一个。”这话说的令所有人汗颜,她不仅知道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事,连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事也是如此了解,心里都有个疑问,这个神人到底是什么材料做成的。

    “你这个疯子,你难道没看出来,我是女的吗,我怎么能像你一样玩男人。”贺无双已被她气的口不择言了。

    任我狂狡黠的一笑,凑到贺无双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不管你是男是女,我敢肯定,你都是在下面的那一个,如果我说错了,那你就是在上面,真看不出来你还真……”任我狂闭口闭口不说,但是个人就知道她话中的含义。

    贺无双早已方寸大乱,跟任我狂比脸皮,那真是自己找死。“你自己一人败坏风俗就够了,还坏了易谷主的名声,你就是个……”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富有磁的男声打断。

    “是我自愿的!”

    众人看向声源处,只见易扬从楼上缓步而下,一袭黑衣衬得他的俊颜越发出众,如玉般的气质让人不由的为他折服。

    易扬走到任我狂侧,执起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深的说:“不怪她,是我愿意的。”

    人群中又爆出倒吸冷气的声音。

    任我狂看到了他眼中的狡黠,知道他是陪着自己演戏,帮自己解围,当下便配合着拒还羞,欣喜万分、含脉脉的靠向易扬的的膛,口中还发出嗲声:“易郎!”

    抽气声、呕吐声、倒地声在人群中不断发出。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任易二人的眼神交流。

    “你到底是不是女的,怎么能说出那么露骨的话。”

    “什么人就得什么招对付,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我是气到她了。”

    “你就丝毫不在乎你的名节?”

    “嘿嘿,小子,我是不在乎,我劝你最好也别在乎,因为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

    “……”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