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任我狂感觉自己睡了好久,久到不愿醒来,想这么一直睡下去。可耳边一直断断续续的传来声音,有些聒噪。

    “……这就是少爷带回来的女子啊,长的不怎么样,还破相了。”

    “……别瞎说,你没看见这是少爷亲自抱回了的啊,可见少爷有多重视。”

    “……那她也太能睡了,都一天了,还不醒!”

    “你们在那嘀咕什么?”一个清冷但好听的男声响起。

    “少爷!”传来两声惊恐的少女声,看来这位少爷还威严的。

    “下去!”

    听着有人退出门外,一个男人走近她,任我狂感到一道目光紧紧盯着她。

    “哎,醒了就起来吃些东西吧,都一天一夜了。”

    是易扬,就知道瞒不过他。

    任我狂连眼也没睁,翻了个懒懒的道:“好久都没睡的这么舒服了,我还想睡会,麻烦你告诉别人别来打扰我。”

    易扬看着转过的女子,微微一笑,“你倒是淡定,也不问问这是哪。”

    “管他是哪,我要睡了,你要么闭嘴要么出去”

    “还没见过你这么霸道的客人,往出赶主人,好了,我出去了,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就招呼一声,门外有人守着。”说着无奈的出去了,听着他对外面的人吩咐道:“好好守着,任何人别进去打扰。”

    再醒来时,天都快黑了,这一觉睡的。刚准备下,就有两个婢女走了进来。敢还真有人守着啊,自己睡了这么久,让人家一直等着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姑娘醒了啊,奴婢伺候您梳洗吧。”

    任我狂从不愿意让人伺候,就是跟小茹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能自己做的绝不假手他人。

    “不用了,告诉你们主子一声,我这就走了。”任我狂说着穿鞋就走,只是这鞋好像不是自己的,低头一看,衣服也换了。

    “那怎么行,少爷吩咐了,说等姑娘一醒来就先带您去吃饭,您肯定也饿了吧。”一个婢女开口道。

    任我狂想想也是,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是说不过去。

    “是啊,少爷待姑娘真不一般呢,您要是就这么走了,少爷还不得骂死我们。”怎么听她这话酸溜溜的,任我狂听出来她们就是先前吵醒自己的那两人,也不以为意,毕竟让自己睡觉她们守着,也不好意思的。

    “那带我去见你家主子吧!”说着就走。

    “姑娘,你不梳洗啊?”另一个婢女吃惊的道,那个女子见少爷不是好好的梳洗打扮一番,这女子就这么披头散发的去?

    任我狂随手拢了拢头发,“不了,走吧”说着就先出去了,两个婢女互看一眼,赶紧跟了过去,没见过神经这么大条的女人。

    易扬住的地方环境清幽,很有世外桃源的味道,任我狂随着两个丫鬟边走边看,暗叹易扬的品味着实清雅。

    来到莲亭,只见易扬站在那里,仙人之姿不染半点风尘,好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男子。

    “怎么,又看得痴了?”

    易扬已走到边,玩味的说道。

    任我狂回过神来:“越接触你就越觉得你神秘,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你?”

    易扬眉毛一挑:“哦?怎么说?”

    “第一次见你时觉得你慵懒中散发着邪魅,第二次见你是觉得你博闻强识非池中之物,刚刚的你却让人觉得温和如玉不沾一丝世俗之气,所以我迷茫了,到底哪种气质才能表现真正的你。”

    听了她的评价,易扬微微吃惊,遂认真的问:“那在你心中觉得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任我狂淡淡一笑,缓缓说道:“在我看来,这些都不是真正的你,具体那面才真实只有你自己知道吧!”说完定定看着易扬,眼眸清澈见底,却仿佛看透了一切。

    易扬迎着她的目光,将她眼中的一切尽收眼底,是啊,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也许只有自己知道吧。“谢谢你!”

    任我狂有些反应不过来“啊?谢我什么?”

    “谢你昨天救我。”

    她不说自己还忘了问了,昨天是怎么来的,但一想到对他做人工呼吸,给他渡气,还是有些脸红“没什么,你不要放在心上。”

    “你救人的方法倒是特别。”易扬紧紧盯着她的眼睛,观察她神色变化。

    “这是一种很常用的一种救人方法,没什么特别的。”

    “那你经常用这种方法救人咯?”易扬眉毛一挑,不经意的问道。

    这怎么回答,要说经常,在前世倒是很常用,但在这里确实第一次使用。

    易扬见她神色躲闪,心中竟然划过一丝不快,语气也有点酸:“还没见过亲嘴救人的方法,能不能也教教我啊”

    任我狂心里尴尬的很,古人对道德伦常,世俗之分看的极其严重,更别说一个女的对一个美男做人工呼吸了,暗自着急,该怎么跟他解释,千万别让自己对他负责啊,也只有仔细教他望他理解了。

    说着任我狂将人工呼吸的原理、在什么况下使用等细细教给易扬,易扬既为医谷谷主,医术造诣自然不低,只要把一些现代词汇转换一下便能理解。

    易扬越听越觉得神奇:“你从何处学得此法?怎么从未听过?”

    “呵呵,在一个偶然机会学的,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呵呵”

    易扬知她不愿说,遂跳过话题与她谈论别的。

    任我狂见时间很晚了,便婉言拒绝易扬相留,执意要走。易扬无奈:“那我派人送你离开吧,这里偏的。”

    见他神色恳切,也不好拒绝,便答应了,就在她转走出莲亭时,听易扬问道:“如果有天我要走,你可愿随我离开?”

    任我狂一怔,他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不论他什么意思,这种人是不能深交的,便坚决的答道:“不愿!”

    易扬眼中闪过一丝受伤:“为什么?”

    “你这样的人我要不起!”头也没回的走了,留下易扬独自在那里怔忪。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