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离宴会开席时间尚早,任我狂和小茹两人不想与别人接触,便走开了,越走越远。渐渐的已听不见人群的吵闹声了,只见满眼的鲜花开的烂漫,让人赏心悦目,鸟语花香,仿佛人间仙境。任我狂这才觉得这万花节没有白来。·

    张开双臂,不由得深吸两口气,阵阵花香袭来,闻的人都醉了。在现代,根本找得到这么美的地方。既然来了就要放开心怀好好玩耍一番。

    任我狂放声大喊:“啊 ̄,太美了”说着在一片花海中狂奔,惊起一片蝴蝶。

    小茹看着在那里狂奔的小姐,不由为她的风采折服,之见她穿白衣,乌黑的头发披肩,在一片花海中跑着,跳着,四周蝴蝶飞舞,宛若人间精灵。

    任我狂尽的放纵自己,或大笑,或大叫,反正这里偏远没人听得见。一会奔跑一会打滚,玩的不亦乐乎。

    就在自己玩的忘乎所以时,一个富有磁的美妙男声在前方响起:“吵死了,怎么哪里都找不到块安静的地方。”

    任我狂望着声源阵阵发呆,世间竟有如此美男子,脑中只闪出一个词:“秀色可餐”

    “姑娘看够了没有?”美男子看着眼前发痴的女子,嗤笑道。

    任我狂回过神来,叹了口气:“哎,人们常说红颜祸水,但见了你之后,就觉得蓝颜也有祸水,我觉得我已经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却不料你比我更美,哎,自惭形秽啊!”说着连连摇头。

    美男子邪邪一笑,“你夸人的话还真是另类。”

    “哎,我叫任我狂,字不弃,号逍遥散人,又号清闲居士。我从没主动问过别人名字,但我很想知道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倒个,我叫易扬。”

    “易扬,易扬”任我狂喃喃念道。转念一想,这不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医谷谷主,那个如玉般的男子。

    “你就是易扬,外面的那些女子等你等的都快望穿秋水了,你却在这里独享清闲。”

    易扬淡淡一笑,“你的行事风格倒真像你的名字,张狂的很。”说着仔细打量她的衣着。

    任我狂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只见自己衣衫凌乱,白白的衣服上早已拱的花花绿绿,还沾了不少草根花瓣。看着自己这副样子也不觉得丢人,大方的去打量他,明明他也是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一黑衣却干净的很,不像自己这么狼狈。

    随即哈哈一笑:“唐突了佳人,还望恕罪则个!”声音拖得又酸又长,惹得易扬哈哈大笑。

    易扬看着眼前的女子,很少有人看到自己的容貌后保持如此冷静,她除了刚见时的一刹那失神外,看自己便与看他人无异了。眼看时辰不早了,便邀她一起赴宴。

    任我狂摇摇头,“美景当前,真舍不得离开,还是你先走吧,我想玩一会儿再走。”

    “那我留下来陪你吧!”

    任我狂笑了笑,直接拒绝“你还是走吧,你太美了,对着你我玩不开,我们不是一类人,玩不到一起。”任我狂心里苦笑,这类人看着美,却如罂粟花一般碰不得,否则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最终苦的还是自己。直觉告诉自己,这人危险,碰不得。

    易扬眼睛微眯,盯着她,仿佛想看穿她的心一样,从没有人拒绝过自己,这个女人确是个意外,早觉得她与众不同,没想到却是如此另类,易扬像看到了难以驯服的猎物一般,心底男人的征服暗暗滋生。也不多说,客气的道别转走了。早晚有一天,这个女人自己要征服。

    任我狂看着离去男子的背影,暗想,谁若上他,必要辛苦一辈子。却从没想到这句话最终会在自己上应验,并让自己的心饱受煎熬。

    这头陈青彦眼看宴会快开始了,还是不见任我狂人影,心里着急,便带人寻了过来。看到她在后山的花海里独自撒欢,不由得哑然失笑。

    “逍遥你好没良心啊,我自己在那里担心你,你却玩的开心。”一脸忧郁的表把任我狂恶心了个半死。看来清净不了了,只得跟着他返回宴会。

    陈青彦三人回到宴会厅时人已经很满了,任我狂不愿跟着前去凑闹,便在角落里寻了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了下来。陈青彦无奈,只得留下了陪她。

    三人刚坐下,便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高声喊道:“太子爷到!”

    嘈杂的人声顿时安静了下来,只见一华服的太子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而来。宴会厅里的人纷纷跪拜行礼:“太子爷千岁!”

    全场就任我狂一人站着,小茹在下直拽任我狂,示意她磕头跪拜,任我狂只是盯着不远处的太子爷。那太子像是感受到她的目光一样,眼神转了过来,两人眼神在空中接了个正着。再看那太子爷,不是贺知寒那厮是谁。

    任我狂知道他份高贵,没想到是个太子,也难怪她,平时了解在这个朝代的况,多是研究地位位置和风土人,总认为自己和皇族沾不上边,也就懒得去打听,没想到这个与自己打过两次交到的贺知寒居然是太子。其实稍加打听就能知道,瑞王叫贺知轩,与贺知寒只一字之差,只是她穿越而来,为了不想和夏诗语的过去有纠缠,对她之前的人和事一律不管,自然也不知道瑞王的名讳。

    独自一人在那里愣怔,旁边的太监冷着脸大声喝道:“哪来的刁民,见了太子爷也不下跪!”这太监认出了她是瑞王的弃妇,知道现在没什么背景,说话也不由得硬了起来。

    太监这一喊,原本低着头的众人眼光忙像任我狂看去,任我狂被人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挠挠头咧着嘴尴尬的笑着“呵呵呵,来了啊,随便坐,别客气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众人一听他这话不由的倒吸口冷气,哪有人敢这么说话的。那太监更是不可思议,捏着尖细的嗓子,食指连点“你,你,你……”你了半天。

    贺知寒微微一笑,“算了都起来吧,今天这宴会本就为了玩的尽兴,不用在乎那些虚礼。”

    今天的他很平常很不一样,上多了写些君王的霸气,虽然话是笑着说的,却远不如平常那么平易近人。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