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瑞王看着众人的脸上,知道霹雳所言非虚,当下冷着脸质问无赖:“你仗着你爹是势力为非作歹,本王倒要看看刘彪会给本王一个怎样的交待,来人,将刘铮押去官府处置。”

    说这上来两个侍卫,将哭天喊地的无赖带走。

    瑞王打量着任我狂,“本王没看出来,你藏得够深的啊!”

    “嘿嘿嘿,都说疯子力气大,我就是比正常人多了些蛮力罢了!”任我狂皮笑不笑的回答。

    瑞王冷哼一声,丢下一句“你好自为之。”转走了。

    任我狂知道他是指自己顶着一个被弃的份别跳的太欢,心里暗骂:你管的倒宽!

    自从上见事发生后,逍遥阁又恢复了往闹,看客们似乎早就忘了那件事,任我狂也忘了那天的不快,照常三天一讲。

    这天,刚讲完就碰到了那天在醉仙楼的那个冷面神。

    “任老板,我家公子有请。”

    任我狂一看打他,知道是贺知寒来了,逍遥阁的开张还多亏了那三千两银票呢,虽然不是他给的。

    痛快的跟着冷面神进了包厢,就见着了青白二人组。

    “任老板别来无恙啊。”陈青彦还是那副懒懒的样子。

    “多谢二位前来捧场,欢迎之至。”

    “你现在可是这京城里的名人啊,一票难求,为了今天来听你说书,我可是两天前就托人买票了。”

    任我狂露齿一笑,“那可不,谁能想到当初的我也能混到今天。”说的洋洋得意。

    贺知寒扑哧一笑,“你还真不谦虚!”

    “为什么要谦虚,谦虚可赚不了几两钱。”任我狂翻了个白眼。

    陈青彦抿嘴一笑,“你还是那样,三句离不开个钱字。”

    “别这么说,显得我跟你很熟似的。”

    “你这么说可是伤透了陈兄的心啊,上次一只鸡可是花了三千两啊。”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有什么办法,你要买啊,我可没你。”任我狂发现与卢神医在一起待得久了也翻白眼了,这毛病可不好。

    “哈哈哈,你愿打,我愿挨,没怨。”陈青彦倒是看的开。

    “今年的万花节你会去吗?”

    任我狂虽不知万花节是干什么的,总觉得应该是类似与现代的高级派对,自己不好那口。便想也没想的回答“不去!”语气之坚决令两人略感吃惊。

    “莫不是在意自己的份,怕让人耻笑了去?去年的万花节你的一曲琴音可是艳惊四座啊。”

    “本姑娘现在可是名人,是要出场费的。再说了,去年的万花节钓得个白眼郎君,不出半年被弃,今年可保不准有什么霉运等着我呢,不去。”

    听着这话,贺知寒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出场费?”陈青彦真是个好奇宝宝,不懂就问。

    “哦,就是你如果想让我出席什么场合,就必须向我支付一定的费用,我再决定去还是不去。”

    陈青彦哑然失笑,“你不会是真疯了吧,你知不知道这万花节是谁办的,知不知道多少女子为了参加这万花节使尽浑解数而不得,你倒好,现在有人邀请还摆起了架子。”

    “反正我在你们眼里就没正常过,再疯一次也没什么。”

    “说吧,你的出场费多少?”

    任我狂反正也不想参加,也就胡乱开口:“三千两,黄金。”

    陈青彦无奈的笑了笑,这女人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你的出场费太高了,我付不起。”

    任我狂笑了,“哼,付不起钱就别说那大话。”

    “你的出场费我付了,明天给你把钱送过来。”贺知寒无所谓的答道,反正钱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

    “什么?”这回轮任我狂吃惊了,眼前的这人份绝不简单,黄金千两都不带考虑的。

    “小爷我不缺钱。”迎着任我狂吃惊的目光,自豪的答道。

    “可我还是不想去,我说了,你给我钱我才决定去不去,我决定了,不去!”任我狂是喜欢赚钱,但钱来的太容易反而少了乐趣,像这样,参加个宴会就能赚够一辈子的生活费,太没劲了。

    陈青彦对眼前的女子也来越欣赏了,不是一般的有个。去年的万花节没能一睹其风采,这次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了。

    这头的贺知寒也不由的苦笑,自己的份,平时有多少女子投怀送抱,偏偏在这个女人面前连着两次被拒绝,面子还真有些挂不住。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