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白凌云带着两人走出酒楼,小乞丐抓住两人的衣袖死活不放,小茹心下不忍,只得将他一起带回卢神医的家里。

    当卢神医看到又带了一口人回来,气的直跳脚。

    “两个败家玩意,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一分钱不花,还添了一张嘴。”

    “小茹,带他下去洗洗,换干净衣服。”白凌云不理会卢神医的骂骂咧咧,气的卢神医干瞪眼。

    “大哥,你别气吗,我这是为你好,你想,你这么老了,没个人在边照顾,我多不放心啊,再说了,他那么小,那么可怜,你人又这么好,怎么会和他一般见识。”白凌云说的卢神医脸色稍加,继续安抚道。

    “大哥啊,我在外可是处处惦记着你呢,你看我还给你带了好吃的呢。”

    说着,将叫花鸡剥开献宝似的递给卢神医。

    卢神医由最后的不屑变为佩服,心想自己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鸡,立马将刚才的不快忘了个干净。

    白凌云一看卢神医也是一个吃的主,心下有了计较。

    “哼,一看就知道没吃过好吃的,这有什么,我还有更好吃的没做呢,像什么‘玉笛谁家听落梅’、‘好逑汤’、‘二十四桥明月夜’、‘鸳鸯五珍烩’的,你根本听都没听过,更别说吃了。”白凌云照着雕英雄传中提到的菜谱一顿乱吹,听的卢神医两眼冒光。

    卢神医捋捋胡子,说道:“说吧,又有什么求我办的?”

    无事献殷勤,非即盗,卢神医一看白凌云这样,就知道有求于自己,估计还不好办。

    白凌云摸摸头,不好意思的笑道:“嘻嘻,大哥,你看出来了啊!”

    卢神医翻了个白眼“你那点把戏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给你找个徒弟。”

    卢神医一听,敛了笑意,直接回答两字“免谈。”

    是啊,卢神医毕竟不是洪七公,更不会像他那样把吃当成唯一的好。白凌云也知道这也有些强人所难,也收了笑意正色地说道。

    “大哥,并不是我想跟您学医,是想让小茹学,小茹天善良,就像今天带回了的小乞丐,她对他毫不嫌弃,正所谓医者仁心,就应该向她那样不管对谁都一视同仁。您看病虽然挑剔,却也不像别的大夫那样势利,只看钱说话,这点,小茹绝对做得到。再者,小茹跟了我这么长时间,我不想她没一技之长一辈子当丫鬟,所以,大哥,算我求你,收了她吧。”

    卢神医听得动容,这个小妹看似疯癫,行事却是有有义,只是自己的门派内部复杂,如果收了她,是福是祸还不知道。

    当下冷着脸,依旧是两个字“不收!”

    “作为一个大夫,不应该保守自己的医术,应该将一所学与天下人共享,只有这样,才能带动医术的发展,也能救活更多的人。大哥,难道你想将自己一所学带入棺材无人所知?”

    白凌云吃准了技能高超者对于继承人的看重,也就从这点出发进行劝说,果然,卢神医有些动容。

    卢神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小妹啊,不是我不肯教,只是我所在的门派甚是复杂,对她是福是祸还不知道。小茹是个好孩子,如果因为大哥的原因而惹祸上,让我于心何忍!”

    白凌云早知卢神医不简单,却没想到还有个复杂的门派。让小茹学医是自己所想,如果牵扯到门派之争却并非自己所愿了。当下也暗暗皱眉。

    “如果,不让她拜师,只学医呢,不行拜师之礼就不是你门中的人,你们也没有师徒的名分,这样可好?”

    看着卢神医在那思考,觉得有戏。便决定使出最后一招。

    “大哥,若我教你一种自主呼吸停止时的一种急救方法,你是不是可以考虑叫她医术?”

    卢神医虽然不懂何为‘自主’却听懂了“呼吸停止”和“急救”,不由的眼前一亮。

    拍马就要投其所好,对于一个好钻研的人,最大的惑莫过于一种新的救人方法了。

    白凌云看着卢神医也不催,让他自己考虑。

    看着卢神医表变化莫测的脸最终变得坚定,就知道成了。

    “好!不过你要先教我你的那种方法。”

    白凌云立马将人工呼吸的原理及实施方法教于卢神医,听得他直觉神奇。

    “这种人工呼吸的方法好倒是好,就是,不太雅。”

    是啊,在古代嘴对嘴的呼吸是有些离经叛道,卢神医这样不理世俗的人都觉得不雅更不用说常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