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白凌云打发另外两人先走,无奈不从,只得三个人一起上楼。

    进入雅间,之间两个男子英气人,青衫男子黑色的头发被松松的绾起,黑黑的眼睛里散发着慵懒,高的鼻梁,厚薄适中的红唇漾着浅浅的笑,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轻轻的扇着,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洒脱不羁的气质。再看那白衫男子,衣着虽然普通却散发着贵气,让人不敢小瞧,黑色的眼眸深不见底,让人猜不出在想什么,俊朗的眉,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嘴唇装点出高贵的美。

    一看这两人就不是一般人,只是一个穿白衫,一个穿青衫,难道是男版的白素贞与小青。想到这里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白衫男子从白凌云一进门就一直观察的她的神色,看到她毫不避讳的仔细打量两人,这时有嗤笑出声,不由皱了一下眉。

    青衫男子先打开着尴尬,笑着问道“不知是什么惹得姑娘如此高兴?”

    嗯,声音也好听的很。

    看着这么养眼的两位帅哥,就原谅他们的强请之罪了。

    “没什么,只是从没见过如两位的美男子,一时失神罢了。”

    马谁都听,看着两位的面色就知道了。

    青衫男子微笑着说道:“多谢姑娘美赞,在下陈青彦,敢问姑娘芳名?”

    白凌云心里暗暗冷笑,还真能装,找人来请时就已经说明请的是夏姑娘,现在又请教芳名,再说脑门上那么明显的两个字就不信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如此笨拙的搭讪技巧,是羞辱夏诗语被弃的份还是怎的?

    “夸你只不过是客话而已,还真不谦虚!”白凌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白凌云接着又道:“以前我还不相信,现在才发现真有看人名字写脑门上还问人家名字的傻瓜。”

    白衫男子嘴角抽了抽,转过头看陈青彦吃瘪的样子不由的暗暗好笑。

    “好了,看你傻我就不与你计较了,传出去让人笑话,告诉你吧,我叫任我狂,字不弃,号逍遥散人,又号清闲居士。”

    白衫男子嘴角咧了咧,“好张扬的名字,在下贺知寒。幸会任姑娘。”

    “说吧,‘请’我来想干什么?”

    贺知寒道“在下没有恶意,只是目睹姑娘的风采,想请姑娘上来喝一杯,望姑娘别介意。”

    说话文绉绉的,真不习惯。

    “嗯,如果你买我的鸡我就答应和你喝一杯。”

    贺知寒面露不悦,这世上不知有多少人想和自己喝一杯而不能,偏偏现在自己被拒绝了,还真是好笑。不过,这也让他对这位有了些微好奇。

    “好,不知姑娘这只鸡买多少钱?”

    “这只鸡名叫‘叫花鸡’顾名思义,就是叫花子发明的吃法,卖三千两,谢绝还价。”白凌云看着这两位应该是有钱人,故而狮子大开口,如果买的出去大赚一笔,卖不出去转就走,与这两人再无联系,怎么说都是自己有好处。

    小茹和小乞丐吃惊的大睁眼睛,这只鸡虽然好吃,却不值三千两。对于小姐这狮子大开口的作法不敢苟同。

    “好”贺知寒没说话,倒让陈青彦抢了去。

    看他答应的这么痛快,倒让白凌云始料不及,“你确定,不再考虑考虑?”

    “你到底买不买?”

    “好,既然你这么痛快,不卖倒显得我小气,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说着将一只叫花鸡推了过去,令一只手伸出去要钱。

    陈青彦从怀中取出一叠银票,点了三千两交给白凌云。

    拿到钱的白凌云这才感到了踏实。三千两啊,够自己花好久了。当即坐了下来,哼,就陪他们唠三千两的嗑。

    “在下不才,曾独自一人走南闯北,足迹踏遍各国,不知姑娘所说的宋国地处何方?”

    白凌云看着陈青彦,这就是古代的背包客啊,算起来和自己也是同行,难怪上的气质是如此的潇洒。

    白凌云在现代的时候,很喜欢结交在路上的朋友,总觉得和一些短时间内相处的朋友可以无话不谈,这类朋友大多是因为志同道合才走到一起的,过后又各奔东西,可以说,他们是能敞开心扉相谈的最佳选择。不由得对陈青彦产生了些许好感,看着他的眼光也有些炽烈。

    “这个宋国在遥远的东方,我也是曾经听一位老者谈起过,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今天晚上你们会去听我讲故事吗?”

    “姑娘想让我们去?”陈青彦痞痞的笑问道。

    “没有,听你问道宋国,我还以为你对我的故事感兴趣呢。”

    “姑娘讲得故事倒是闻所未闻。不知是从何处听来,是你刚才所说的那位老者吗?”贺知寒不由的问道,如果真有见闻如此广之人,若能为自己所用,对自己的大业定有帮助。

    “是啊,他是我在很小的时候认识的。”

    “不知现在这位老者姓甚名谁,现在何处?”贺知寒一听却有此人,不由得两眼放光。早已忘了自己是在与一个传说中的疯子谈话,试问,疯子的话岂有可信之理。

    白凌云一见这人这幅模样,不由的暗暗好笑,看我不侃死你们。

    “这位老者啊,姓金名庸,是一个叫做中国的国家的子民,他的见识之广,是一般人所想不到的,只是他老人家喜欢云游天下,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要见他,是要看缘分的!”

    小茹看着贺知寒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心下不忍,不由得出言提醒。

    “公子别听我家小姐胡说,我家小姐脑子不大好使,经常说出一些奇言怪语,公子别介意。”

    贺知寒和陈青彦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和疯子较真。

    “哈哈哈,你们还真信,哈哈哈。”白凌云拍掌大笑,心里却在冷笑,一群正常人被一个疯子的疯言疯语耍的团团转,还在那里甘之如饴,真实滑稽。

    现实就是这样,正常人往往没有疯子那般简单的快乐,总是口中嗤笑疯子的言行却在心里向往疯子的世界。

    白凌云知道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起带着两人就走,连招呼也没打,总得在某些方面表现的像个疯子吧。

    原本是准备把叫花鸡卖给酒楼老板的,只是今天一只鸡已赚了三千两了,就没有必要再贪心的做推销了,留着给大哥吧。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