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准备好之后,卢神医开始动手了,看着眼前的人受着针刺之苦,却紧咬牙关不松,越发的认识到这个小妹非寻常之人。就这份忍耐力就让自己刮目相看。

    这两天,白凌云顶这个肿的跟猪头一样的脸实在是没脸出去见人,安安分分的待在卢神医家里养着。

    说也奇怪,这卢神医经常连着几天也接不着一个病人,偶尔接受个病人也是一些穷的病入膏肓的人,挣不着钱不说,还得往里搭钱。那他的收入来源在哪,难道他也是深藏不露的达官贵族?

    “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啊”

    “那是必须的!”

    哼,承认的好痛快!

    “我就说嘛,你医术不精,没人来找你看病,收不到诊费还过的这么潇洒!”

    “哼,如果没你们俩在这里白吃白喝的话,我会过的更潇洒。”

    小茹听到这话,又脸红的低下了头,毕竟吃人的最短。

    “卢老伯,这几天小姐头上的伤也快要好了,明天我就出去做工,不会白吃你的。”小茹现在也和老头混的熟了,不再神医前神医后的叫了。

    “哼,这话我好像听了好多遍了!”

    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谁让你一分钱不花,全用人家的。白凌云向来坚持“挣自己花的钱,花自己挣的钱”这一原则,要真让自己腆着脸的白吃白喝,还真有些不习惯。

    第二天一早,主仆二人就出了家门找工作,这年头,女人要想找一份工作,不是做那皮生意就是给那些达官贵人当丫鬟,挣的不多不说,还得处处看人脸色。

    这可苦了小茹,怎么劝说都不停,小姐非得跟着来,众人一看打个工还拖家带口的,看都没看就给拒绝了。

    看着小茹苦恼的脸色,白凌云心里也不好受。总不想让小茹再干那伺候人看脸色的活。一上午时间已过了一半了,一点收获也没有。两人就这么在街上晃

    突然,一个小乞丐扑了过来,黑黑的小手死死抓住白凌云的裙子,凄苦的说道“小姐,你行行好,给点钱吧!”

    小茹赶紧去拉小乞丐,无奈小乞丐手抓得紧,怎么拽都拽不开。

    白凌云盯着小乞丐,心有不忍,忽然,脑中灵光一现,嘿,有了。

    只见白凌云双手叉腰,仰头大笑。

    “哈哈哈,天生我材必有用,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哈哈哈”

    小乞丐原本拽紧的手被白凌云一笑吓得放开了。

    白凌云一手拉着小茹,一手抓起小乞丐,迈开步子就走,全然不顾路人侧目的眼光。

    “喂,小破孩,带我去买鸡,待会给你**吃。”

    看着小乞丐,白凌云想起了叫花鸡,当初看雕英雄传的时候,没少试验黄蓉讨好洪七公的菜式,再加上后来自己走南闯北,可以说是尝便天下美食。怎么那些天就没想起来自己的厨艺还不错呢。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自己所知的那些菜品足够自己发一笔的了。白凌云似乎看见了金山银山向自己招手。

    小乞丐一听说有吃的,立即拉着两人跑起来。

    买了三只鸡,又吩咐小乞丐和小茹去采购其他的食材。

    不一会,两人就买回来了。小乞丐将两人拉到野外开始做闻名天下的叫花鸡。

    “小乞丐,你说城里最好的酒楼是哪家?”

    “最好的应该是醉仙楼,那里都是达官贵人去的,不过那里的酒保可厉害了,根本不让我们进去,有一次,我饿的实在不行了,就过去讨吃食,差点让打死,要不是他们嫌我脏,怕沾染了晦气,教训一顿就放过了我,否则我就活不到现在了。”

    “好,今天姐姐给你报仇,让你堂堂正正的走进去。”

    醉仙楼

    正值中午,醉仙楼里坐满了人。两个打手站在门口,负责酒楼的安全。只是,今天,注定要迎来楼里有史以来最不平凡的几位客人。

    “小茹,你上有多少钱,全部我。”

    小茹出门,怕有什么事,从来都带不少的钱。

    白凌云颠了颠钱袋,足够了,随即三人大摇大摆的向楼里走去。

    两条粗壮的胳膊拦住了去路,两个满脸横的家伙面色不善。

    “站住,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快滚!”

    妈的,狗眼看人低。

    白凌云抓起一把银子往俩人脸上扔去,边大声骂道“两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我逍遥散人走南闯北从没见过你们两个没眼力价的奴才,姑我不差钱,能来你楼里吃东西那是看得起你。”

    小茹看着小姐一出手就砸了大把的银子,心疼的直跺脚,小姐疯病一犯拦都拦不住,也只有顺着她高兴。只是心中隐隐觉得小姐似乎和以前发疯的状态不一样了,总能让人没来由的信服,所以也没做声,任着她胡来。

    两人被银子砸得一愣一愣的,看着这两位衣着普通,怎么看都不是有钱的主儿,难道看错了?

    说着一改刚才态度,点头哈腰做出奴才状,“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姑娘,还望见谅,您位里边请。”说着将小茹和白凌云请入楼里,将小乞丐拦在了门外。

    “没看到我们是一起来的吗?”白凌云冷冷的道。

    小乞丐进门时还不忘踢了一个打手一脚,气的该打手干瞪眼却不敢做声。

    哼,好样的,这种人就该这么教训他。白凌云心里暗暗赞叹。

    刚才三人的举动早已引起了楼里人的注意,这时也都暗自观察他们接下来干什么。

    白凌云带着两人走到一张仅剩的空桌上,刚坐下,小儿就跑着过来了。

    “客官,您想吃什么?”

    “来三碗白饭!”

    “什么?”小儿像是没听清一样。

    “我说,先来三碗白饭。”白凌云重复道。

    小儿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怪客,只吃米饭不吃菜,只是站在那里没动。

    “快点,当我付不起钱啊,本姑娘不差钱!”

    小儿,嘀嘀咕咕的走了,不一会,端来三碗白饭,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吃。

    白凌云吩咐小儿将叫花鸡外面的那层泥剥掉。

    小乞丐剥出一只绿悠悠的东西,不敢下手了。

    白凌云接过叫花鸡,将外面的那层荷叶剥掉,顿时,整个酒楼香气四溢。

    白凌云当下剥下两条鸡腿,分给小乞丐和小茹,吃的两人直咂舌。

    酒楼里的客人早就被这不知名的菜吸引住了,只想尝一口。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