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是在哪?白凌云睁开眼的一瞬,以为自己在做梦,眼前的红罗帐,木雕,明显就不是现实中的世界,倒像是旅游时看到的怀古展品。可明明是记得为了就落水的小孩跳进了湖里,在上浮时被水草缠住了脚,即使自己被救也不应该是这么个场景啊。

    面对未知的况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伪装,当下装作继续昏迷,暗暗竖起耳朵探查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隐隐听到窗外飘来丝丝声音。

    “徐伯,求您跟王爷求求,别赶小姐出门,小姐坏了脑子,容貌也毁了,出去了可怎么生活啊!呜呜……”

    “小茹啊,不是我不帮忙,只是王爷下来命令,我,也是很为难的啊,再说,出了那样的事,王爷保你们主仆二人姓名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老爷是犯了错,可小姐是无辜的啊,求您,跟王爷求求吧!”

    “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你们还是赶紧收拾东西吧。”

    “徐伯,您别走,别走,求求您了……”

    一阵沉静,听得白凌云云里雾里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就她刚刚睁开眼看到的场景和并不属于自己的体,就越来越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估计是,穿越了!

    只是,自己是所占的这具体是谁?

    正想着,有人推门而入,还伴随着阵阵抽噎声。

    听着脚步声渐渐走进,心里也不由的紧张。

    只是来人走到窗前后,静静的站着,一只手抚上自己的额头,传来丝丝凉意。

    “小姐,你快醒醒吧,我们明天就被赶出王府了,你这个样子出去后,是要受苦的。”

    是刚才窗外的那个声音,这么说,自己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坏了脑子,毁了容貌的小姐,这样也好,脑子坏了,装疯卖傻就可以,不用解释自己为什么失忆。心下暗暗高兴。

    “小姐,你一定要醒来啊,你要是也走了,就剩下小茹一个人了,小茹好孤单的。”

    感到手背上有凉意传来,应该是这个小姑娘又哭了。

    小茹默默的坐了一会,静静的走了。

    小茹前脚刚走,白凌云一个翻站了起来。

    自己的这副体应该是遭受了什么大的打击,不过没关系,既然这里的灵魂走了,一切恩怨也了解了。自己向来就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也惯了,在哪里不是生活,也就坦然的接受了穿越的事实。

    只是在落魄的时候,小茹还能如此对自己,看来她是自己唯一可信赖的人了吧。

    起打量自己,个子不高也不低,应该有1。63m左右,各个零件自我感觉良好。在房里转了一圈,房间简单的很,只是太简单了吧,连面镜子都没有,害的自己现在还不知道长的什么样子。

    看来是得准备好见人了。

    当下,坐回上,盖好被子,猛地大喊一声“啊 ̄”

    不一会,小茹就跑进来了,高兴的大叫“小姐你醒啦,太好了”欢喜之色溢于言表。

    白凌云用痴呆的眼神细细打量小茹,眼睛大,很有神,透露着机灵,笑起来弯弯的,像月牙一般,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整个人也是小小的,可的很。年龄看起来有十五六岁。

    小茹见小姐傻傻的盯着自己看,心下悲伤,好好的小姐,被王爷整的又疯又傻,哪里还有当的风采。叹了口气,走过去握住小姐的手。

    看见小茹的神色,心底略有成就感,装好人咱不会,装疯卖傻可是咱的强项。

    “小姐,你总算醒了,饿吗,小茹给你准备吃的怎么样”

    白凌云,傻傻一笑,应道“好!”声调拖的又高又长,还真像个神经病。

    不多时,小茹端来了吃食。

    小茹怕小姐不肯吃,当下哄道“小姐啊,这可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燕窝粥,别人想吃还吃不到,你要不要吃呀。”

    “要!”

    “吃可以,但是不可以吃两口就扔掉,否则,我就再也不给你吃燕窝粥了。”

    “好!”

    拿过来一看,只是一碗汤多米少的白粥,心里涌过一阵暖流,看来王府对这具体的主人不怎么样,吃的这样寒酸,而小茹善良的欺骗只是为了让小姐多吃一点。

    白凌云掩藏好眼中的神色,忙端起碗来就吃。

    “慢点吃,没人抢。”

    白凌云吃完后,两手一伸,“还要!”

    小茹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小姐啊,你大病初愈吃太多不好,明天小茹给你做更好吃的好不好?”

    白凌云将小茹的神色收入眼底,是没有了吧,小茹估计到现在还没吃呢吧。

    “好!”

    小茹暗暗吃惊,这疯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那小姐躺下在好好休息休息吧,你子弱,不能多动。”明天就离开王府了,在哪睡还没着落呢,估计是再也睡不了这样的了。

    “镜子”刚起来,应该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了。

    小茹大惊,自从小姐容貌被毁疯了后,就收起了所有能印出容貌的物件,怕刺激到小姐,如今小姐自己要镜子,这可怎么办

    “镜子,镜子,镜子!”白凌云大喊,看小茹的神色,自己的容貌一定是有问题,不然不会这么犹豫。

    “小姐,咱们的镜子丢了,以后买给你好不好?”

    “镜子,我要镜子!”

    小茹被的没办法,只得出门去自己房里拿了镜子来。

    看着自己的这副容貌,不苦笑。

    虽有倾城之貌,无奈却在左额头上刺了一个红红“弃”字,这下,份应该也明白了,应该是被王府扫地出门的“弃妇”了。

    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女子怎么样,头上刺个弃字会不会羞愤难当而自杀,但白凌云这抹来自异乡的幽魂肯定不会。

    还真让白凌云猜对了,话说这具体的主人名叫夏诗语,其父夏婴是天宇国右相,可惜夏婴并不安分,勾结朝中势力企图控制皇帝,并将自己的最美的女儿送给皇上的弟弟瑞王爷拉拢势力,最后却反被瑞王设计一网打尽,赔了夫人又折兵,落得个满门抄斩。这时夏诗语已嫁入王府,幸免于难。只是夏府满门抄斩的第二天,夏诗语被休,沦为弃妇。天宇国惯例,被弃的妇人均要面上刺字,以示羞辱。大多数妇女不堪忍受,在被休的那一刻选择自杀来保全颜面。夏诗语受不了打击而发疯,在王府待了三月有余,不幸落水亡,被白凌云附。王府不堪其扰,遂决定将其逐出府去。

    ------题外话------

    新文一枚,望大家多多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