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大难不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目琼花 书名:侧妃不容欺
    吕灵芸站在车厢门口,马车下坠的同时,也把吕灵芸给甩了出去,离悬崖边有一段距离,就算吕灵芸想抓住些什么东西来自救都成了奢望。

    吕灵芸很想两眼一闭就晕过去,可是此时她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清醒,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她穿越过来除了生活安定外,却没享到什么清福,两世为人,都没有尝试到恋是什么滋味,这是她最大的遗憾,本想着这次到边疆跟赵炎轩要了休书后再去找一个平凡的男人嫁了,后半生就在男耕女织的子中度过,现在看来她这么平凡的理想也都变成了奢望了。

    既然她这一生的结局是粉碎骨而死,那她也唯有接受了,只是她真的很不甘心,想她两世为人都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老天爷都让她不得好死呢?

    老天爷啊,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吕灵芸望着天无言的问道。

    想通透了的吕灵芸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任凭自己的体不停的下坠,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咚”的一声,吕灵芸感觉到自己跌进了水中,而且水还是温的,她,她还死。

    一感觉到自己被温的水没过了头顶,吕灵芸猛地睁开了双眼,看到自己果然是在水中,出于求生的本能,立即划动双手往上流。

    “哗”,随着水声响起吕灵芸浮出了水面,看到离自己大概两米远的地方有一块草地,而且草地上开着星星点点的野花,不时的还有小蝴蝶停在上面,草地不远处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吕灵芸刚坐在草地上,便又听到‘咚’一声,吕灵芸立即寻声望去,只来得及看到一个白色的物体跌入水中,从外形看像是一个人。

    由于刚才受了惊吓,再加上上**的很难受,吕灵芸并不想理会跌入水中的是什么人,想着对方会自个儿游上来。

    可她坐了好大一会儿,也没见到有人浮出水面。

    “该不会是不会游泳的吧?她的视力可是很好的,不会看错的,刚才掉进水中的确实是一个没错啊,怎么这么久还没浮出水面呢?再这样下去,会被憋死的。”

    心里如此想着,吕灵芸向前挪动了几步,可依然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

    再等了约莫两分钟,还是没见到有人浮上来,又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出于良心上的考虑,吕灵芸很无奈的重新投入水中。

    很快吕灵芸就浮出了水面,和她同时浮出水面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一手托着赵炎彬,另一手向着岸边划去。

    刚才她在水中看到掉入水中的人是赵炎彬,吓了好大跳,想不明白,为什么赵炎彬也跟着掉了下来,以赵炎彬的距离,不应该也掉也来才对呀?除非是他自己跳下来的。

    虽然离岸边不是很远,可赵炎彬毕竟是个大男人,在体形上要比吕灵芸高上许多,所以即使是在水中,吕灵芸还是游得相当的吃力。

    终于上了岸边,吕灵芸将赵炎彬平放在草地上,而自己则累得瘫坐在草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等缓过气来了,吕灵芸才来到赵炎彬边,轻拍着他因泡过水,而有些苍白的脸颊:“四弟,你醒醒啊,四弟。”

    吕灵芸把他的脸都拍红了,也没有将他给叫醒,这下吕灵芸更无奈了,这傻瓜,不会游泳还学人家英雄救美,现在都不是知道谁救谁来着。

    “不会游泳就不要逞英雄,还好本小姐有学过溺水的抢救方法,这次算你幸运,碰上了我。”

    边嘀咕着,吕灵芸手上也不闲着,将赵炎彬的下马稍微抬高了些,吕灵芸深吸一口气,然后捏着赵炎彬的鼻子,迫使他张开嘴巴,再将自己的气息过度给他,如此来回了十几次,昏迷中的赵炎彬无意识的将腹中的水咳了出来。

    “咳,咳,咳。”看到赵炎彬有了反应,吕灵芸松了口气,幸好她没有错过最佳抢救时间。

    累死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这救人还真是累活,以后打死她都不干了,吕灵芸在心中腹诽着。

    将腹中积水咳出来的赵炎彬缓缓睁开了眼睛,当看到坐在自己边的吕灵芸,虚弱一笑:“芸儿,你没事就好。”

    “亏你还笑得出来,你不会游泳就不要学人家往下跳,害得我还要救你上来,累死我了。”怒瞪着赵炎彬,吕灵芸气乎乎的道。

    想起自己为了救他累得半死,吕灵芸心里就气愤难平,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赵炎彬向自己表白后,她是怎么看他都不顺眼,恨不得一掌拍死他,可她也清楚的知道,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所以她也只能在心中YY罢了。

    “呵呵。”听到吕灵芸的抱怨,赵炎彬不但不生气,还笑得傻兮兮的,经过这次的坠崖事件,赵炎彬发现,原来现在被她责骂也是件很幸福的事

    见赵炎彬只顾着傻笑,吕灵芸懒得理他,站起来转就走。

    “芸儿,你要去哪儿呀?”见吕灵芸要离开,赵炎彬立即从草地上坐了起来问。

    “肚子饿,去找吃的。”她刚才粗略观察了一直这里的环境,发出她们所在的地方只是一片平坦的草地,连朵蘑菇都没有,而她们前面的潭水又是温,想吃鱼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只能到后面的树林碰碰运气了。

    “我也去。”一个鲤鱼打,赵炎彬一跃而起,追上了走在前面的吕灵芸。

    斜睨了赵炎彬一眼,吕灵靶不说话,紧抿着双唇只顾着往树林走去。

    “芸儿,刚刚我昏迷的时候,你是不是偷亲了我?”赵炎彬想起迷迷糊糊时,有人不停地往他的口中度气,这度气只能嘴对嘴,想起刚刚为自己度气进那柔软的双唇,清香中带着丝丝的清甜,就好像是玉兰花的味道,让他留恋不已。

    当睁开眼睛看到坐在自己边的人是吕灵芸时,心中是说不出的高兴,吕灵芸坐在自己的边。这说明,刚刚给自己度气的人就是吕灵芸,虽说吕灵芸是为了救自己才这么做的,可他们两人有了肌肤之亲,却是不争的事实。

    “你在胡说些什么?”听到赵炎彬把自己的人工呼吸给想歪了,吕灵芸一个趔趙差点没倒下,稳住子的吕灵芸转头怒瞪着赵炎彬。

    “芸儿,你不用这么害羞,我不会赖账的,我一定会为你负责的。”赵炎彬眨巴着双眼,无辜的说。

    “我不需要你负责,只要你离我远点,我就谢天谢地了。”就算她想谈恋,赵炎彬也不会是她的最佳人选,而她也根本就没想过要和他。

    “芸儿,人家的清白都被你给毁了,你要为人家负责啦。”赵炎彬再接再励,嘟嘴说道。

    这下吕灵芸是彻底的怒了:“赵炎彬,你可不可以再无赖一点?”

    她没想到,一向以温润著称的赵炎彬,居然会有这么无赖的一面,真是看人不能只看外表。

    “芸儿,人家这可是第一次。”赵炎彬眨马着好看的双眼,眼巴巴的望着吕灵芸。

    “你!”吕灵芸暴走,他是第一次,她就不是第一次吗?她保存了两世的初吻,都献给了这个死男人,她还没向他索赔咧,他倒是要她负起责任来了。

    “芸儿,你等等我呀。”赵炎彬边喊边追,只要芸儿肯和自己说话,无赖就无赖吧

重要声明:小说《侧妃不容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