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失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目琼花 书名:侧妃不容欺
    吕灵芸睡醒时,已经是中午时分,楚嫂已经准备好了午餐,正等着吕灵芸她们一行人起

    吕灵芸她们借宿的农家姓楚,楚家的人丁很简单,两夫妻带着个小孩子,虽然生活得不富裕但一家子和乐融融。

    看着有爹有娘的小胖(小胖是楚家夫妇的独生子,人长得白白胖胖的,很是招人喜),赵子俊羡慕的都要流口水了。

    “夫人醒了,快过来吃饭吧。”看到吕灵芸走出房门,楚嫂的招呼着。

    吕灵芸朝着楚嫂轻轻点头,走近坐在了八仙桌旁的长凳上,但一看到桌上的午餐,吕灵芸蹙紧了秀眉,拿眼直瞅着羽,她们不是给了银子吗?怎么还是跟早上一个样:白粥加咸菜。

    这让一向吃惯白米饭的她们如何受得了,这白粥上个几次茅房就肚子饿了。

    “怎么又是白粥和咸菜?”羽本来对楚嫂就没有好感,这下子看到吕灵芸询问的眼神,便老实不客气的质问起来。

    “哎哟,这位子爷,您是有所不知,不是我不想好酒好菜的招待你们,而是我们家除了这些实在是拿不出其它别的东西来了。”说完,楚嫂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吕灵芸她们,她真的不是故意只煮白粥和咸菜的,而是自己家里只有这些东西,平时她们一家三口也都是吃这些东西来填饱肚子的,看她儿子不是也吃得白白胖胖的吗?

    “胡扯,家里没有,你不会去买?我给你的银两呢?”羽拍案而起,他都已经给十两银子了,够他们一行几个吃个三天的大鱼大了,这个刁妇倒好,拿白粥和咸菜来糊弄他们,真是孰可忍士不可忍。

    “公子请息怒。”在厨房里用餐的楚汉子听到正厅里的响动,心里疑惑于是想着出来看个究竟,却刚好被他看到那个冷面公子正对自家媳妇发火,吓得他赶紧的上前又时点头又哈腰的。

    “说,我给了你们十两银子,为什么现在只有白粥和咸菜。”羽冷着脸质问。

    “回公子,不是我们有意私吞了你们的十两银子,而是我们整个村庄就只能吃得白粥和咸菜,就是连牲口养大了也是入了别的肚子呀。”楚汉子说得那叫一个声泪俱下,凄惨不已。

    吕灵芸和桃面面相觑,不就是问他们为什么只有白粥和咸菜吗,用得着这么凄惨吗?

    赵炎彬也是不明所以,家里没有可心去买呀?他们是早上给的银子,整整半天时间,他们都在干些什么?

    “家里没有,你们难道不会去买吗?”说质问着,居然敢给他家王妃和小世子吃这样的东西,简直是不可饶恕。

    “这个我们不是没有想到,只是我们不敢。”楚汉子低头小声说。

    “不敢?不就是上个等有什么不敢的?”羽的脸色越来越沉,今天是他长这么大以来说话最多的一次。

    “只因离村庄不远处有个‘黑虎寨’,那里的人只要一看到人就会又抢又杀,我们,我们只是一般的百姓,哪里敢从那里经过呀。”只要一想去那帮杀人不眨眼的劫匪,楚汉子就是止不住的浑颤抖。

    “难道官府都不管吗?”吕灵芸问,这劫匪在这一带作威作福同,危害百姓,官府都不知道吗?

    “官府就是想管,也是力不从心呀,那‘黑虎寨’里有三个武功高强的当家,官府里的捕头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哪,而且他们为数众多,个个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既然这里的官府对付不了他们,可心向朝庭上报呀?”说这句话的同时,吕灵芸用眼角扫了一个坐在她旁边的赵炎彬。

    为皇室的一份子,自己的子民正在遭受着劫匪的摧残,他这个王爷当得还真是有够失职的。

    吕灵芸并不知道,其实安全这一块是由二王爷赵炎轩和太子去负责,与赵炎彬无关。

    “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了,那帮劫匪,要是有一段时间抢不到东西,就会进村一次,抢走我们养的牲口,现在我们只敢种些青菜和稻谷,能填饱肚子就行了,至于我们想都不敢想。”

    “好了,你们先去吃饭吧。”知道他们已经尽力了,吕灵芸也不想太过为难他们。

    “谢谢夫人大量。”楚家夫妻感激的道。

    “你有什么看法?”等楚家夫妻一离开,吕灵芸便开口问赵炎彬。

    “什么?”赵炎彬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为一个王爷,看到百姓遭受劫匪的摧残,难道你心里一点感觉也没有?”吕灵芸翻了个白眼,赵炎彬看起来并不笨,为什么反应这么迟钝,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

    “有感觉,那又怎样?”听了楚汉子的话,他的心里也是很气愤,可他现在只带了翼一个加上一个羽,也才三个人,纵使他们武功再高,也打不过一个山寨。

    “那就是把‘黑虎寨’给端了。”吕灵芸理所当然的说。

    听了吕灵芸的话,羽和翼都倒抽一口气,王妃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真那么容易对付,这里的官府早就将他们给灭了,哪里还能将他们留到现在。

    “怎么了,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听到羽和翼的抽气,吕灵芸不解的问。

    “王妃,我们只有三个人,如何能打得过他们一个山寨。”羽说。

    “谁让你们硬闯了,咱们可以智取呀?”

    “智取?怎么个智取法?”三人都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他们平时打仗都是大家而对面的打,谁人多,谁的胜算就大。第一次有人对他们说可心智取。

    “你们自己不会想啊?这个都要问我。”拜托,打仗是他们男人的事好不好,问她一个女人做什么。

    “可是,王妃,我第一次听说有智取这种打法的。”羽无奈的说。

    “呃?”吕灵芸无语了,她到底来到了怎样的一个世界呀,连智取都没听说过,真是败给他们了。

    “是呀,芸儿,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见自己和吕灵芸同桌,她并没有排斥自己,赵炎彬也大着胆子问。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兵不厌诈’?”

    三个均摇头,表示不知。

    “唉,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们吧,快附耳过来。”

    赵炎彬等三人立即将耳朵附了过去,只见吕灵芸附在他们的耳旁耳语了一番,便离开。

    赵炎彬他们听得频频点头,等吕灵芸将想法说完时,他们脸上均是不可置信的表,他们没想到,吕灵芸居然有如此高超的计谋。

    “快吃饭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该说的她已经说了,接下来就要看他们的行动了。

    于是大家拿起筷子默默的吃着白粥咸菜,虽然这两样东西很难吃,但现在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入腹,为了不饿肚子,他们也只能将就些了。

    他们大人是可心忍受,但是一向生惯养的赵子俊却是忍受不了,“姨娘,这些东西好难吃,俊儿吃不下啦。”赵子俊两眼泪汪汪的看着吕灵芸说。

    “俊儿乖,这餐就将就些,等会儿你羽叔叔去给你买好吃的回来。”吕灵芸柔声哄着赵子俊。

    “可是,俊儿肚子饿。”

    “俊儿,你是男子汉,不可心随便流泪。”赵炎彬沉声说。

    “是,四皇叔。”接收到赵炎彬严厉的眼神,赵子俊只得硬生生的将眼泪回了眼眶,嘟着小嘴,委屈的喝着碗里的白粥,可那咸菜他是无论如何也吃不下的。

    见赵子俊只一味的吃白粥,并不知咸菜,赵炎彬知道那已经是他的极限,所以并不说话,就由着他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侧妃不容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