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他的劝说同样无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目琼花 书名:侧妃不容欺
    吕灵芸正准备吃午饭,就见管家来报说四王爷来了,正在前厅。

    听到赵炎彬这个时候来,吕灵芸愣了一下,想不明白他这个时候来到底是有多重要的事,不然怎么偏偏选吃饭的时间来?有什么事比吃饭更重要?

    疑惑归疑惑,但来者是客,吕灵芸还是放下筷子,同管家一起来到了前厅。

    “小姐。”桃最先看到吕灵芸。

    看到桃和赵炎彬一块儿出现在前厅,吕灵芸了然了笑了,一声不吭的走到了主位坐下。

    “二嫂,听桃说你要带着俊儿到边疆去找二皇兄。”一看见吕灵芸,赵炎彬也顾不上礼仪,焦急的问。

    “是。”吕灵芸答的很简单。

    “那你知道从京城到边疆有多远吗?”赵炎彬接着问。

    “不知道。”

    “不知道?”赵炎彬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问。

    “是的。”她又没去过边疆,当然不知道路程,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不觉得你做这样子的决定太过草率了吗?”听到吕灵芸的回答,赵炎彬很想生气,可想到两人的关系,他又拿吕灵芸莫可奈何,现在吕灵芸的份已经是他名义上正品的二嫂了,虽然他的二皇兄没有和她洞房。

    “四弟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吕灵芸斜眼看着赵炎彬问。

    “是的。”赵炎彬坦白的承认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经过上次的刺客事件,他不想再隐瞒自己对吕灵芸的真实感,他要慢慢的让她知道自己对她的一片真心。

    即使那样的结果会让两人粉碎骨,他也再所不辞。

    “多谢四弟关心,我心意已决,如果四弟没有什么事,就请回吧。”吕灵芸直接下逐客令。

    “二嫂!”见自己劝说无效,赵炎彬不由得急了,京城到边疆路途遥远,她是自己心之人,他又怎能放心?

    “桃送客。”不想再听赵炎彬啰嗦,吕灵芸直接赶人。

    “小姐。”见连赵炎彬都劝不支吕灵芸,桃不由得急了。

    “我说送客,你没听到吗?”吕灵芸瞪了桃一眼,自己刚刚才决定和俊儿去边疆,赵炎彬这么快就知道了,别以为她不知道是谁是告的密。

    “是,桃。”被吕灵芸瞪得有些心虚,桃只得服从。

    “二嫂,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一个没有出过远门的弱女子,要如何带着一个五岁的小孩去边疆?排除路途中的凶险不说,就光这么远的路程,你和俊儿怎么受得了。”赵炎彬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你说够了没有?你只不过是我小叔子,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说教。”吕灵芸怒了,蹭的站了起来,瞪着赵炎彬。

    她最讨厌别人对她所做的决定指手划脚的,她只不过是要带着赵子俊去找他的父亲,这有什么错,怎么个个都来阻止她。

    “好,我没有资格说你,但是俊儿是我的亲侄子,我是他的皇叔,我有权保护俊儿的安全,要是父皇和母后知道了这件事,我想他们也是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赵炎彬也怒了,他没想到吕灵芸这么固执,他都说了这么多了,她还要一意孤行,真是太伤他的心了。

    赵炎彬说了这么多,就这句话最有效,吕灵芸顿时蔫了下来,跌坐在凳子上,但她很快又恢复了:“父皇和母后那边我会去跟他们说的。”

    赵炎彬的感受她可以不理,但是皇帝和皇后是赵子俊的爷爷,除了赵炎轩外,他们两个就是赵子俊最亲近的人了。

    如果按照法律关系,他们也是赵子俊的第二监护人,而她只不过是赵子俊的继母,说得再难听点,她和赵子俊什么关系也没有。

    “父皇和母后一定不会同意的,你去说了也没有用。”赵炎彬见说出自己的父皇和母后有效,继续下猛药,希望能够打消吕灵芸那荒唐的念头。

    “我都还没去说,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会同意?”吕灵芸斜了赵炎彬一眼,倔强的问。

    “他们是我的父皇和母后,我当然知道。”赵炎彬答得理所当然。

    “是吗?”吕灵芸扬起下巴,挑衅的说,她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困难了,赵炎彬越是肯定皇帝和皇后不会同意,她就越是要去试一下。

    “你。”看着吕灵芸不服输的模样,赵炎彬一时气短,无话可说。

    “四弟这回应该没事了吧,没事就请离开二王府,我还没吃午饭,没空陪你,桃送客。”说完,吕灵芸一甩衣袖,离开了前厅。

    再和赵炎彬争下去,她一定会失控,但她又不想在不相干的人面前失控,唯有离开一途。

    “四王爷,怎么办?”看着吕灵芸直的背影渐行渐远,桃忧心忡忡的问。

    “还没有到最后一步,你不用太过忧心,父皇和母后必定不会答应的。”赵炎彬坚定的说,吕灵芸是救过赵子俊,但要父皇和母后答应让吕灵芸带赵子俊去边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午休过后,吕灵芸换了比较庄重的衣裙,坐上马车来到了皇宫。

    听到太监通报说吕灵芸求见,皇后很是开心。直催着太监快些将吕灵芸带进来。

    “儿媳给母后请安,母后金安。”吕灵芸对着坐在凤椅上的皇后盈盈一拜。

    “灵儿快快请起,快过来让母后看看。”皇后还是一如既往的慈祥。

    只是经过上次的谣言事件后,对于皇后的温柔,吕灵芸已经不自觉的将其打了折扣,没有了以前的信任。

    “是,母后。”吕灵芸听话的走到了皇后一步远处停了下来。

    “来,坐在母后的旁边。”皇后伸手将吕灵芸拉了过来,让她在自己右手边的凳子坐下。

    吕灵芸任由皇后拉着,没有任何的反抗,反正她反抗也没有用,不是吗?

    “都瘦了,府里的嬷嬷都不知道要炖些补品给你喝的吗?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些下人都是怎么做事的。”皇后的脸上,眼中都是对吕灵芸的心疼之

    “谢母后关心,府里的下人都做得很好,只是芸儿的体比较弱,比一般人恢复得要慢一些。”吕灵芸淡然的说。

    “你呀,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下人骑在头上。”关于吕灵芸将二王府对下人行刑的规定除掉的事,她也有耳闻,只不过这件事对她这个一国之母来说,是芝麻绿豆大点儿的事,不值得她出面,所以也就任由着吕灵芸去了。

    “母后,府里的下人对芸儿真的是很好,芸儿知道母后关心芸儿,但府里的下人真的没错,母后就不要再责怪他们了。”她这次进宫的目的可不是这个,而是要带赵子俊去边疆找父亲。

    “好好好,母后不说了,这些下人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遇到你这样贴心的主子。”皇后笑得很慈祥。

    “母后,儿媳此次进宫,是有一事想和母后相商。”

    “什么事呀?”皇后很期待是什么样的事,已经有多久了,吕灵芸没有这样跟自己说过话了。

    “是关于俊儿的。”

    “俊儿?俊儿有什么事?”

    “是这样子的,俊儿说他想父王了,儿媳想,王爷公务繁忙,所以五年了都没有回来,既然俊儿这么想他的父王,儿媳想,带着俊儿到边疆找王爷,好让他们父子团聚。”吕灵芸说得很婉转。

    “什么?你说什么?”皇后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的问。

    “儿媳说,想带着俊儿到边疆去找王爷。”吕灵芸重得着自己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侧妃不容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