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目琼花 书名:侧妃不容欺
    看来她母亲的救命之恩,还是抵不过皇室的颜面,想是这样想,但是皇后毕竟是长辈,长辈的问话,她这个做晚辈的还是要回答的。

    “是的,母后,因为四弟觉得儿媳画的玩具很有新意,想和儿媳一起合伙开一家玩具店,被儿媳给拒绝了,可是四弟并不死心,所以就老是上二王府劝说儿媳。”

    “原来是这样啊。”皇后一脸恍然大悟的表,“彬儿这个孩子也真是,你不同意自有你的道理,他怎么就不死心呢,还捅出这么大个篓子来。”

    “请母后不要责怪四弟,四弟这么做也是番好意。”说完这句话,吕灵芸都被自己给恶心到了,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呀,以前总是觉得说这些表面话的人,很惹人厌,可今天她却屈服了。

    “也难得他一番好意,彬儿这孩子很少对什么事上心的,但却很倔,一但他认定了的事或人,就会不顾一切的想要得到。”皇后叹息道。

    对于皇后的一番肺腑之言,只是听着,并不说话。

    “对了,你是画了什么样的玩具,让彬儿这么上心?”

    “那是儿媳无意中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前段时间儿媳看到俊儿已经好久没有新玩具,而且外面的玩具也都没有新意,所以儿媳便将之前在书上看到画了下来,却正好被过王府来看望俊儿的四弟给看到了。”吕灵芸暗暗决定,等下一出宫,她就要吩咐府里的门房,从今天开始不准赵炎彬进府。

    要不是因为他,她也不至于现在坐在这被皇后像审犯人一样。

    “你把那本书给他不就没有这么多事了吗?”不难听出,皇后语气中的埋怨。

    几不可微的叹息了声,“那本书已经被儿媳拿来垫东西了,现在都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了。”明明她是受害人,为什么个个都来埋怨她呢?

    “那你就把书上所有的图都画出来给他呀。”

    吕灵芸无奈的望着屋顶翻白眼,有没有搞错,坐在她面前的不是昊天王朝拥有最高权利的皇后吗?怎么这么弱智的话她也能说的出来,看来这母是不分时代份的。眼前就有一个最好的例子,可惜人家的不是她。

    “母后,儿媳不是神仙,而且那本书都已经是好几年前看的,这次儿媳也是无意中想起了其中的两幅而已。”

    “你就不会努力一点,再多想几幅?”

    “母后,儿媳突然想起府里还事要处理,儿媳告退。”不等皇后答应,吕灵芸已经转走了,桃立马跟上。

    “芸儿,我话还没说完呢?”皇后对着吕灵芸的背影叫道。

    皇后不叫还好,越叫吕灵芸走的越是快,恨不得立即离开这个让她打从心里讨厌的皇宫。

    本以为,在这冷冰冰的皇宫里,皇后是唯一一个让她值得依赖的人,就像是母亲一样,今天看来,是她太异想天开了,之前不管皇后对她怎么好,毕竟都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对她又怎么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呢?

    她也知道,今天她这一走,是彻底的得罪了皇后,但她不后悔,皇后要罚也好,要将她砍头也好,她都不在乎了,之前就是因为她在乎的太多,所以今天才会这么被动。

    吕灵芸的马车才刚刚离开皇宫,就有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皇宫大门前,只见从马车里出来的霍然是赵炎彬。

    他今天比较忙,还没来得及去二王府,就被父皇紧急召来,传话的人只说是有要事商量,具体是什么事倒是没说。

    一白色锦衣,卓而不凡的赵炎彬,昂首阔步的来到了御书房,赵炎彬刚来到御书房门口,就见秦宰相已经在御书里面和他的父皇正在商量事

    一撩衣摆,赵炎彬抬脚走进了御书房,来到皇帝批阅奏折的书桌前向皇帝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彬儿快快免礼。”皇帝似乎很高兴,威严的脸上尽是笑容。

    “谢父皇。”赵炎彬一拱手,退了一步,与秦宰相对面而站。

    “彬儿,刚刚秦宰相告知父皇,说秦小姐对你有独钟,想和你成就良缘,不知彬儿意下如何?”皇帝很清楚自己四个儿子的格,尤其是赵炎彬,别看他人前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这脾气可是硬得很,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自作主张的强加一些东西给他,就算那个是自己,他的父皇,也不行。

    “父皇,儿臣今生只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至于秦小姐,并不是儿臣心属之人,儿臣不想勉强自己,到头来误了自己,也误了秦小姐。”

    “四王爷,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样貌也不在话下,四王爷就不能考虑考虑?”秦宰相问,要不是女儿苦苦相求,他也不会走这一趟,四年前他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心系赵炎彬,可是他观察了这么多年,发现赵炎彬的心中并没有自己的女儿,可自己的女儿却铁心的要嫁他,没办法之下,他唯有进宫想请皇上赐婚,哪里知道,皇上居然说要征求赵炎彬的意见。

    看来,他是没办法完成女儿的愿望了。可不管怎么说,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他都要力争到底。

    “父皇,秦小姐并不是儿臣心仪的女子,所以宰相所提之事,儿臣不能答应。”不理会宰相的话,赵炎彬直接就给拒绝了。

    “四王爷,小女这几年来心中一直就只有四王爷一人,四王爷就真的不考虑吗?”眼看着皇帝就要答应赵炎彬,秦宰相着急的道。

    “父皇,儿臣还有事,就先告退了。”不理会秦宰相,赵炎彬一拱手,也不管皇帝答不答应,转便走。

    “四王爷,莫不是及着去见吕侧妃?”着急之下秦宰相便将秦梦瑶告诉他的事,当着皇帝的面给说了出来,反正这件事捅穿了,受罚的也就只有吕灵芸一个人,至于赵炎彬,他十分肯定,皇帝是舍不得的,最多就来个闭门思过。

    为了女儿的幸福,他豁出去了。

    听到秦宰相的话,赵炎彬霍的回头,死死的盯着秦宰相。

    接触到赵炎彬的眼神,秦宰相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了,那冷冰冰的眼神,他第一次在赵炎彬的眼中看到,以前的赵炎彬虽然冷淡,但眼神也只是淡漠了些,不像现在在,让人一看,有如置寒冬腊月天那般寒冷刺骨。

    “彬儿,宰相说的可是真的?”听到秦宰相的话,再看到赵炎彬的反应,皇帝也怀疑的问。

重要声明:小说《侧妃不容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