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传言和事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目琼花 书名:侧妃不容欺
    当吕灵芸一行人来到皇宫大门时,那里已经停了许多华丽的马车,马车前的空地上站了许多官员和家眷,个个都珠光宝器,锦衣玉带,衣香鬓影,认识的不认识都互相寒喧着。

    吕灵芸四年来一直都是深居简出,偶尔会带着赵子俊逛逛街,买些玩具之类的,或是到京城外的树林里去野餐。

    对于朝中大臣她是一概都不认识的,就连她那名义上的尚书老爹,她也没有见过,而他这四年来也没有来过一次二王府,就算现在他从自己面前经过,她也不认识。

    不去看那些假惺惺的虚伪脸孔,吕灵芸牵着赵子俊,后而跟着桃和张嬷嬷,随着着人流缓缓的走进了皇宫大门。

    “二嫂。”在回廊转弯处,后响起了流泉般的声音。

    “四弟。”回头看向来人,吕灵芸有礼的笑着打招呼。

    来人正是赵炎彬,只见他头束紫色玉冠。穿裁剪合宜的紫色蟒袍,袖口和衣摆处用金线绣着祥云图案,尊贵威严。

    这是吕灵芸第一次看到着官服的赵炎彬,没想到穿起官服的赵炎彬自有一股清华之气,虽然他现在依然笑脸盈人,但吕灵芸还是敏感的察觉到赵炎彬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冷峻,可冷峻中透着尊贵,尊贵中透着威仪,威仪中又不失卓然优雅。

    看着眼前卓尔不群的赵炎彬,吕灵芸再次在心中暗叹,皇家的基因就是好呀。

    见吕灵芸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疏远,赵炎彬的眼神一暗,都快五年了,芸儿的心中还是没有自己的存在。

    “俊儿,怎么了?”正在欣赏赵炎彬‘美色’的吕灵芸忽觉大腿一紧,低头看去,原来是赵子俊又抱上了她的大腿。

    “姨娘抱。”赵子俊撒道。

    “好。”吕灵芸笑着蹲下将赵子俊抱起。每次赵子俊用软软的童音向自己撒时,她都会心软。

    被吕灵芸抱在怀中的赵子俊趁吕灵芸不注意时,一脸挑衅的看着赵炎彬。

    对于赵子俊如此明显的挑衅他岂有看不见的道理,只是对方是自己的亲侄子,他只能无奈的摇头。

    他对吕灵芸的感连五岁的小孩都察觉了,为什么当事人就没有察觉呢?是她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

    但随之又想到,就算吕灵芸知道了自己对她的感又如何,依然改变不了她是二皇兄侧妃的事实。

    吕灵芸并不知道此时的赵炎彬心中已经千思百转,她的一颗心一直都系在赵子俊的上。

    “姨娘,走。”赵子俊的小手指着前方说。

    吕灵芸刚想开口问赵炎彬要不要一起时,就被一个柔清脆的女声给抢了先。

    “梦瑶见过四王爷。”女子对着赵炎彬盈盈一拜。

    “那我就不打扰四弟了。”看到女子,吕灵芸笑着说,没等赵炎彬回话,抱着赵子俊转便走。

    “二嫂!”赵炎彬叫,可惜吕灵芸抱着赵子俊只顾着往前走,并没有回头。

    “四王爷,四王爷,四王爷。”女子连连叫着赵炎彬,她不明白赵炎彬为什么把她这样一个滴滴的大美人晾在一边不管,去看一个已经被人抛弃了的弃妇。

    “秦小姐有事?”赵炎彬回头问,眼神中闪过不满,但很快就被他给掩饰住了。

    “我。”秦梦瑶一时语塞,其实她是难得碰到赵炎彬一次,并不是有事找他。

    “没事的话,恕不奉陪。”丢下这句话,赵炎彬便转走了,独留秦梦瑶一个在回廊上。

    望着赵炎彬渐行渐远的影,秦梦瑶精致的脸上有委屈,不甘和失败。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一片痴心赵炎彬就是看不见,不管她如何努力,赵炎彬始终对她都是一副冷淡的模样。

    难道她做的还不够好吗?不然为什么赵炎彬连正眼都不睢她一下呢?

    紧咬着下唇,秦梦瑶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

    “小姐?”秦梦瑶后的丫鬟上前扶着她的手臂,担忧的叫着。

    强忍下泪水后,秦梦瑶稳了稳心神才说:“走吧。”

    在丫鬟的搀扶下,秦梦瑶迈着小碎步,缓缓的向着晏会大厅走去。

    追随着人流,吕灵芸抱着赵子俊来到了晏会大厅。

    只见宽阔的大厅内灯火通明,由门口一直延伸到最里边高台的台阶处,两边各一字排开着长方形的桌子,桌面上摆放着水果、糕点和酒壶酒杯。

    吕灵芸轻轻将赵子俊放下,牵着他走进了大厅,不理会两旁投来的目光,直直的向着她们的座位走去。

    朝庭中的大臣也都没有见过吕灵芸,此时看到她牵着赵子俊走进来,都很好奇她是哪位王爷的侧妃。

    这几年中,只有二王爷和三王爷纳了侧妃,太子依然只有太子妃一个妃子,而四王爷还是孤一人。

    据他们得来的消息得知,王爷的侧妃是尚书府的不受宠的大小姐,嫁到二王府的第一天就被二王爷抛弃了,一个弃妇不可能会有如此雍容高贵的气质,想必这位女子便是三王爷新纳的侧妃吧,大家都这样猜想着。

    可是她牵的小男孩的年龄又似乎大了点,三王爷是三年前才纳的侧妃,按时间算,三王爷的孩子应该才两岁才对,可眼前的小男孩至少也有四岁了。

    这样一想,大家又都疑惑了。

    吕灵芸牵着赵子俊在右手边的第二张桌子坐了下来。

    在看到吕灵芸所坐的位置时,大家都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敢置信。

    传言不是说吕灵芸在尚书府不得尚书大人的疼,一直都养在后院中,连大字都不识一个,怎么现在他们看到的吕灵芸和传言中的吕灵芸相差会如此之大呢?

重要声明:小说《侧妃不容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