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再次遇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目琼花 书名:侧妃不容欺
    尚书府霜院。

    “你是怎么办事的,这么小的事都办不好,我要你来有何用?”吕灵霜对着儿怒吼。

    “小姐,那已经是最剧烈的毒了,而且无解,只是,奴婢没想到她能品尝出来。”儿跪趴在地上,惶恐的说。

    “不知道,办事前你都不会将况了解清楚吗?”

    “奴婢,也只是见过她一面。”你和她还是一起长大的,不也没有了解清楚吗?还反过来怪罪她,儿在心中不屑的想着。

    现在还反过来怪罪于她,真是个蛮不讲理的蠢货。要不是她现在势单力薄,要依靠于吕灵霜这个刁蛮小姐,她早就扭头就走了。

    但以上种种,儿只能在心中暗自腹诽,头垂得低低的,生怕自己脸上不屑的表被吕灵霜给看到。

    “还不快给我滚出去再想办法。”吕灵霜一脚就将儿踹倒在地上,凶悍的吩咐道。

    “小姐息怒,小姐息怒,奴婢这就去想。”从地上爬起来,儿连连哈腰说道。

    “这次要是再失败,你就给我滚出尚书府。”

    “是,是,是,奴婢这次一定会想出个一击即中的法子,让那吕灵芸再无翻的余地。”儿涎着脸说,但一转过走到庭院中,脸色马上就变得晴不定,眼中尽是狠毒。

    二王府后院,今天每个经过听兰院的人都会驻足停留一会儿才会离开。

    “小姐,你看,你看,小世子又笑了。”桃指着赵子俊高兴的叫道。

    “我看到了,他又不是第一次笑,用得着这么大呼小叫的吗?”将视线从书中移开,吕灵芸看着一脸兴奋的桃,好笑的说。

    “小姐,您别光顾着看书,过来一起陪小世子玩嘛。”桃将吕灵芸手中的书移开,一脸的抱怨。

    “不是有你们陪着他了吗?我加不加入没什么不一样吧?”将书重新拿回手中,吕灵芸说,她难得有空,想好好的了解一下这个朝代的一些事

    “不一样了,奴婢和张嬷嬷还有小兰只是个下人,您是他的姨娘,怎么会一样。”桃又将书给抢了过来。

    “好吧。”被桃这么一吵,吕灵芸也没了看书的心思,将书一放,便过去将赵子俊抱在了怀中。

    一到吕灵芸的怀中,赵子俊便咿咿呀呀的叫个不停,小胖腿还不时的在吕灵芸的小腹上蹬着,小小的手挥舞着,一副乐不可支的可模样。

    “好了,好了,姨娘带俊儿去逛街好不好?”被赵子俊的可模样逗笑了,吕灵芸柔声说。

    “啊啊。”赵子俊的小手挥舞的更加起劲了。

    “原来俊儿也想出去逛街呀。”转头看向门口,见外面阳光明媚,风和丽,正是适合外出逛街的好天气。

    “逛街去罗——”抱着赵子俊,吕灵芸欢呼着向门口走去。

    张嬷嬷,桃,小兰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只得跟上。

    一行五人来到了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吕灵芸第一次出来逛街,不愧是昊天王朝的京都天城,皇帝脚下,大街两边商铺林立,商铺进进出出的客人,络绎不绝。

    “小姐,看,那边有卖波浪鼓动的,咱们去给小世子买一个吧。”桃指着前面不远处,一个手拿波浪鼓叫卖的小贩的说。

    “那你去买一个过来吧。”想起除了她叫桃她们缝制的布娃娃外,赵子俊就没有别的玩具了,桃一提议,她立即就点头答应。

    “是。”颠的向着小贩跑去,买了一个波浪鼓就跑回来了。

    “回去再给他玩吧。”将桃递过来的波浪鼓轻轻推开,吕灵芸柔声说。

    “也好。”听吕灵芸这么说,桃想着现在她们在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小世子拿在手上也不太安全,于是很干脆的又将波浪鼓收了回来,拿在手上,逗着赵子俊玩。

    第一次看到波浪鼓,赵子俊黑白分明的眼中尽是好奇,目不转睛的看着桃不停摇动着发出响声的波浪鼓。

    对于桃的小孩子心,吕灵芸微笑着摇头,任由她玩,而她继续观看着街上的风景。

    自从大学毕业后,她就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的逛过街了,由于工作太忙,平时她都是网购的多。

    “吕侧妃,有没有需要买的东西呢?”一旁张嬷嬷细心的问着。

    “不用了,我现在什么都不缺。”吕灵芸笑着说。

    接下来,只有桃一个人摇着波浪鼓逗赵子俊玩,而吕灵芸又给赵子俊添了一些这个时代小孩子玩的玩具。

    在一间名叫‘鲜味楼’的酒楼前,吕灵芸停下了脚步:“大家都累了吧,先进去坐会儿喝杯茶,再继续逛吧。”

    “是。”三人异口同声道,算算时间,她们逛了也将近一个时辰了,是有些渴了。

    “几位客倌里边请。”看到吕灵芸那一天蓝色的锦裙,店小二的上前招呼着。

    吕灵芸点点头,率先走进了酒楼大门,环顾一周后,就往大堂中最角落靠窗的桌子走去,桃她们紧紧的跟在后面。

    “这是在外面,没府里那么多规举,都坐下吧。”坐在长凳上的吕灵芸发现桃她们并没有坐下,于是浅笑着说。

    “是,小姐。”最开心的莫过于桃了,本来她也想跟着小姐坐下的,只是张嬷嬷和小兰不坐,她也不好意思坐,现在吕灵芸这么一说,她当然是站在小姐那边的啦。

    “这。”张嬷嬷和小兰一直都遵守着主仆之分,现在吕灵芸要她们和她同桌,她们都很是为难。

    “小姐,让你们坐,你们就坐呗,哪来那么多话呀。”桃一手一个,便将张嬷嬷和小兰扯坐在了长凳上。

    吕灵芸笑笑并不说话,抬手招来了店小二。

    “几位客倌,请问要吃点什么?”熟练的倒着茶,店小二的问。

    “上几碟你们店有名的糕点。”吕灵芸轻声说。

    “好咧——”将茶壶放下,店小二高声叫着走向柜台。

    很快,吕灵芸要的糕点摆上了桌。

    “吃吧。”拿起筷子,吕灵芸招呼着张嬷嬷和小兰,桃已经大胆了许多,她就不再过多的理会。

    “吕侧妃,把小世子给奴婢抱吧。”张嬷嬷将手伸向吕灵芸说。

    “也好。”看了看怀里的赵子俊,吕灵芸将他交给了张嬷嬷。

    张嬷嬷捏起一块糕点,掰了小小的一块给赵子俊。

    嗯,这个桂花糕真不错,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吃了一口,吕灵芸暗中评价着。

    看到张嬷嬷给赵子俊喂桂花糕,吕灵芸吞下口中的食物说:“张嬷嬷,不要给俊儿吃太多,小心以后会长蛀牙。”

    六个月的赵子俊,已经长出了两颗小小的牙,吕灵芸小的时候经受过蛀牙之苦,所以现在对于赵子俊的牙齿健康,非常的注意。

    “是,吕侧妃。”张嬷嬷立即停止了给赵子俊喂糕点。

    “张嬷嬷,我不是不疼俊儿,而是小孩子真的不能吃太多的甜点,我这也是为了他好,希望你能够理解。”吕灵芸知道老人都是有什么好的就给小孩,也不管对小孩是否有益。

    “是,吕侧妃。”张嬷嬷依然一副毕恭毕敬的表

    唉,吕灵芸暗暗叹息一声,她知道张嬷嬷肯定没有将她的话当一回事,也罢,这种事是要慢慢来的,迟早有一天,她会知道自己对俊儿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了。

    放下筷子,吕灵芸说:“我去一下茅房,你们先吃吧。”

    向店小二问了茅房的方向,吕灵芸向着酒楼的后门走去。

    小解完的吕灵芸刚走出茅房,便被人从被后用手帕捂住了口鼻,还没来得及叫喊,吕灵芸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半个时辰后,桃来到了茅房前:“小姐,小姐,你不舒服吗?怎么那久都不出来,我和张嬷嬷她们很担心你,小姐,小姐。”连着叫了三四声,都没有得到回应,桃又向着茅房走进几步:“小姐,小姐,你要里面吗?”桃敲了敲茅房的木门,没得到回应,心里一惊:莫不是小姐在里边出了什么事?顾不得许多,桃将木门一推,看到茅房里面空空如也,并没有吕灵芸。

    “小姐,小姐,你在哪里?”桃惊慌失措的叫道,在跑出茅房门口时,脚下踩到了一个硬物,低头一看,霍然是一支碧玉发簪:“这不是小姐的发簪吗?”捡起发簪一看,桃睁大了双眼:“不好,小姐一定出事了。”

    桃一脸惊慌的跑回到她们所坐的桌子:“小姐,小姐,不见了。”

    “什么?”张嬷嬷和小兰同时惊叫出声。

    “我在茅房门口只捡到这个。”将碧玉簪举起,桃说。

    “这个不是吕侧妃的发簪吗?”小兰惊问。

    “嗯,这个是我在茅房门口捡到的,小姐肯定是出事了。”桃点头,坚定的说。

    “快回府。”张嬷嬷抱着赵子俊站起,果断的说。

    “是。”桃和小兰同时应道,她们要尽快回王府搬救兵,这样才能快点找到吕灵芸。

    将一锭白银往桌子上一放,三人便匆匆离开酒楼,在走到门口时,桃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唉哟,是住敢挡。”桃捂着被撞疼的鼻子,还没出口的话,被眼前的俊颜给吓得吞回了肚子里:“四,四王爷。”桃颤抖着说。

    “嗯?”赵炎彬皱眉看着桃,待看到张嬷嬷怀中的赵子俊,才知道,她们三个是二王府的下人。

    “只有你们三人?”赵炎彬问。

    “四王爷,是吕侧妃和奴婢们一起出来的,只是,吕侧妃现在不知去向,奴婢们正准备回府找人帮忙。”见来人是四王爷,张嬷嬷将吕灵芸不见的事向他禀报,希望他能够出手帮忙寻找。

    “什么时候的事?”听到吕灵芸不知去向,赵炎彬立即紧张的问。

    “就在半个时辰前。”

    “你们几个先带着俊儿回府,二嫂的事,我会派人去找。”赵炎彬沉声吩咐。

    “是,四王爷。”三人同时应道。

    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全无边?吕灵芸缓缓的张开眼睛,疑惑的看着布满蜘蛛网的屋顶。

    “老大,她醒了。”这时一个满脸横的脸出现在了吕灵芸的头顶。

    还没等吕灵芸出声,又一个长满络腮胡的脸出现在了她的头顶。

    “这么快就醒了,也好,醒了好办事。”说这话时络腮胡满脸的笑。

    “老大,我都快等不及了,这小美人还真是**。”横男也是一脸不输络腮胡的邪笑。

    “你们想做什么?”一出声,吕灵芸也吓了好大一跳,她的声音何时变得如此无力了?

    “做什么?当然是做让你快乐的事。”横男一脸的不怀好意。

    “少跟她废话,你将她按住,我完了再到你。”络腮胡不耐烦的喝道,要不是他答应了那个人要等她醒着时办事,他早就将她吃干抹净了。

    “是,老大。”横男一脸的谄媚,坏笑着蹲下,将吕灵芸的双手给按住。

    “你们要做什么?”看到两人脸上的笑,吕灵芸只觉得毛骨悚然,想要喝止他们,却发现,她的声音细如蚊呐,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你已经被下了软骨散,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挣扎了,省点力气和咱们两兄弟乐呵乐呵。”络腮胡一副好心肠的模样。

    “你们快放了我。”吕灵芸瞪大杏眼,想大声喝止他们的行为,可惜,她的声音比蚊子还要小,一点影响力也没有。

    络腮胡只当没听到,大手一扯嘶的一声便撕开了吕灵芸的衣服,一时间光外泄,嫩白的少女皮肤,惑着两人。

    “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不管如何的坚强,吕灵芸都只是个女人,面对如此境况也不红了双眼。

    “等兄弟我爽够了自然就会住手。”络腮胡邪笑着欺近吕灵芸。

    出于本能,吕灵芸想扭动体,可她已经被下了药,全软绵绵的,使不出一丝的力气,只能躺在地上任人欺负。

    悲愤的闭上双眼,吕灵芸心有不甘:老天爷,难道这就是你的仁慈吗?让她重生在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让她经历如此不堪的境遇吗?

重要声明:小说《侧妃不容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