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目琼花 书名:侧妃不容欺
    在皇后的宫用过晚饭后,再次请来刘御医,吕灵芸向他仔细询问中了雷公毒后会有哪些症状后,才带着张嬷嬷离开。

    赵炎彬自是不会错过与吕灵芸相处的时间,在吕灵芸提出要出宫时,他也向皇后请辞,和吕灵芸一起离开。

    “二嫂,你想如何个将计就计法?”走在通往皇宫大门的道路上,赵炎彬问。

    “这个嘛——”吕灵芸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什么人后,抬头看着赵炎彬说:“你附耳过来。”没办法,谁叫她比人家矮了整整一个头呢。

    闻言,赵炎彬低头将耳朵凑近吕灵芸。

    吕灵芸双手合拢,靠在赵炎彬的耳边轻声细语一番后,才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看到吕灵芸和赵炎彬如此亲密,张嬷嬷骇然的瞪大双眼,紧张的看着四周,发现并没有宫女太监之类的出现后,才稍微的安心些。

    吕侧妃怎么如此粗心,难道这皇宫大院里什么都不多,最多的就是闲言碎语,要是被哪个宫女太监或者是嫔妃看到刚才那幕,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四王爷毕竟份尊贵,人们不敢妄自议论,可是吕侧妃不同,恐怕到时吃亏的会是她,等回到王府她得提醒她注意些才行。

    赵炎彬双眼锃亮的看着吕灵芸,不发一语。

    吕灵芸如此聪慧是他未曾想到的,恐怕连他二皇兄也没有想到他纳了一位如此聪慧的侧妃吧。

    见赵炎彬只是站着,不说话,她也不问,转唤着张嬷嬷:“走吧,再不走天就要黑了。”

    “是,吕侧妃。”张嬷嬷抱着熟睡的赵子俊绕过赵炎彬,跟在吕灵芸后向宫门口走去。

    主仆二人的对话,将思绪飘浮的赵炎彬拉了回来。

    “二嫂,你是如何想到这么好的法子的?”赵炎彬腿长,两三步就追上了吕灵芸。

    “怎么?难道我长得就那么像草包?还是在你们的浅意识里,我本就是个草包?”吕灵芸挑眉问。

    想起之前他们对吕灵芸的偏见,赵炎彬的俊脸浮上可疑的红晕,确实,在吕灵芸未嫁时二王府之前,他们听到的传言就是如此,而且他们也都相信了,只有,母后一个人不相信。

    记得母后曾说对他们四兄弟说过:“她的母亲是一个重重义,知书达理的人,生出来的女儿自是不会差。”可惜他们都不相信。

    今天当他得知有人向她下毒时,他立时感到气愤不已,可她,却像是没事般,还能冷静的想出将计就计这个法子。

    她的反应,她的谈吐,她的小心谨慎确实是超出他们的意料。

    看到赵炎彬脸上的红晕,吕灵芸在心中冷笑,没想到被人们当成仙人般敬仰的四王爷,居然也会是如此肤浅之人,顿时之前对他的那为数不多的好感,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再理会再次走神的赵炎彬,吕灵芸直接走人,她本就无意和皇家之人有过多的接触,何况还都是些见识浅薄的人。

    呆呆的望着吕灵芸远去的背影,赵炎彬懊恼不已,都怪他,把好好的气氛给破坏了,想必二嫂肯定讨厌他了。

    当没精打采的赵炎彬来到宫门口时,已经不见了二王府的马车,眼神立即暗了下来,但只要一想到明天午时就又能看到吕灵芸,他又打起了精神,坐着马车回他的四王座去了。

    第二午时,正在用膳的吕灵芸,突然扶着桌面剧烈呕吐起来,吐完之后还用双手捂着肚子呻吟不已,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际滑落。

    这样的吕灵芸吓坏了在场的三个人,包括知道内的张嬷嬷也被吓坏了,她没想到吕灵芸的症状会如此剧烈。

    桃和小兰两人合力将吕灵芸扶上安置好后,便急急的去找来管家。

    当急忙赶来的管家看到在上不停哀叫着打滚的吕灵芸时,也被吓得不轻,这早上还好好的人,怎么现在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们好好照顾吕侧妃,我这就去请大夫来。”

    桃和小兰同时重重的点头,站在一边的张嬷嬷也是一脸的凝重,幸好小世子在另外一间厢房里午睡,要不,以吕侧妃这么大的声响,肯定会被吵醒。

    吕侧妃不是没中毒吗?为什么会这么痛苦?看着上脸孔因疼痛而扭曲的吕灵芸,张嬷嬷百思不得其解。

    要说这肚子痛还能装,可呕吐却不是那么容易做假的,看着地上的污秽,又看向上的吕灵芸,张嬷嬷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一切吕灵芸是怎么做到的?

    桃拿着手帕想给吕灵芸擦汗,可是吕灵芸不停的滚来滚去,让她无法替她拭汗,只能站在前干着急。

    “张嬷嬷这可如何是好?”看到吕灵芸如此痛苦,桃眼圈都红了,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眼看着就要掉下来。

    “现在只能等大夫来。”张嬷嬷平静的说。虽然她刚才也被吕灵芸吓了好大一跳,但她们又不会医术,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可都这么久了,大夫怎么还不来呀?”桃着急的道,小姐都没有过个一天好子,这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又发生这样的事,老天爷对小姐怎么就如此苛刻呢?

    张嬷嬷沉默不语,她现在是有口难言。她是除了皇后和四王爷之外唯一一个知道内的人,她现在要是将真相说出来,那个幕后黑手就无法抓到,吕侧妃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终于,在桃就快要被吕灵芸的呻吟声给得快要崩溃时,管家将大夫给请来了。

    “大夫快,快看看我家小姐这是怎么了?”一看到跟在管家后的大夫,桃立即上前将他拉到了前。

    “别急,先待老夫查看一二。”大夫边安抚着焦急的桃,边执起吕灵芸的手认真的把脉。

    “大夫,我家小姐怎么了?”看到大夫凝重的神色,桃紧张的问,小兰和张嬷嬷也是一脸的紧张。

    小兰紧张的是吕灵芸是不是得了什么重病,自从吕侧妃来了王府后,她们的子是越过越好了,她不真心希望吕灵芸千万不要有事。

    张嬷嬷紧张的是,大夫会将真相说出来。

    “吕侧妃中的是无人能解的雷公剧毒,你们给她准备后事吧。”将吕灵芸的素手轻放在上,大夫沉重的宣布着结果。

    “不——”桃沉痛的哀叫,刚刚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才眨眼的功夫就要准备后事了呢?她不信。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大夫。”桃抓着大夫的手泪眼朦胧的哀求着。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们家侧妃吧。”小兰亦在一旁求着大夫。

    “唉,不是老夫不救,而老夫无能为力。”拉开桃的手,大夫摇头无奈的说。然后背起放在一旁的药箱走了。

    大夫前脚刚走,呆呆望着门口的桃和小兰忽然听得一声哀叫:“吕侧妃——”

    两人同时回头,只见管家跪倒在了前。

    “不——”桃大叫,哭倒在前。

    一时间,房间内笼罩在一片哀怮之中,就连知道内的张嬷嬷也不泪湿双眼,没想到,吕侧妃这出将计就半,却试出了这几个人的真心,也算是意外中的收获了。

    正在拭泪的张嬷嬷,却无意间看到了院门口那一闪而过的粉色影,看来有人要沉不住气了。

重要声明:小说《侧妃不容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