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皇宫初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目琼花 书名:侧妃不容欺
    桃不知该如何回答吕灵芸的话,因为她也不知道。

    两人陷入了沉默中,一番颠簸之后,吕灵芸终于来到了庄严的皇宫。

    在周公公的带领下,来到了皇后居住的永和宫。

    “儿媳给母后请安。”走到皇后跟前,吕灵芸缓缓下拜。

    “都是自家人了,芸儿不必如此多礼,来,到母后边来。”

    “呃。”吕灵芸被皇后的温柔给弄得一愣一愣的,皇后不但不追问她拒婚的事,还对她如此的和蔼可亲,真的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还愣着做什么,快过来呀。”见吕灵芸傻站着,皇后好笑的说道。

    “哦。”此时的吕灵芸脑中一片空白,她完全摸不透皇后演的是哪一出,只能傻傻的跟着皇后的思绪走。

    “母后,您的眼中只有二弟妹,都把我们给忘记了。”吕灵芸刚一走近皇后的边,就听到了一句柔的抱怨声。

    “呵呵。”闻言,皇后只是轻轻一笑,“来,芸儿,见过你大嫂。”皇后拉着吕灵芸的手作着绍。

    在听到声音的同时,吕灵芸也看到了对方,一个长相清丽的女子与一个风华绝代的男人同桌而坐,根据她所得到的消息,吕灵芸想这个男人便是太子了吧,而坐在他旁边的应该就是太子妃柳若烟了。

    吕灵芸刚想给这两人行礼,又有一个抱怨声响起,只是这次是个充满磁的男音。

    “母后,您怎么可以把孩儿给忘了呢?”声音响起的同时,吕灵芸看向了太子夫妇对面的座位,见是一个温文儒雅的男子。

    “你们净会给我瞎起哄,芸儿他比你小,不用理会他。”皇后佯装责怪的瞪了男子一眼。

    吕灵芸对着男子抱歉一笑,继而便给太子夫妇行了个礼。

    柳若烟展颜一笑道:“二弟妹莫需如此多礼。”

    而太子只是轻轻颔首,不发一语。

    “这是芸儿应该做的。”吕灵芸客气的回道。

    “来,芸儿坐在母后边。”皇后将吕灵芸安排在了自己边的坐下,才又接着说:“这是你三弟。”

    “三弟好。”吕灵芸点头道。

    “二嫂好。”赵炎博起,向吕灵芸温文儒雅的行礼。

    此时,外响起了太监的通报声:“四王爷到!”

    “这个彬儿,怎么现在才来。”皇后口中虽然报怨,但语气中却没有责怪之意。

    吕灵芸则是好奇的看着门口,猜想着这个赵炎彬会是个怎样的人?

    好一个俊朗飘逸的男子,一白衣,恍如不属尘世般的出尘清逸,一双黑眸如大海般清湛悠远。头发高高盘起,俊美的脸上,如玉般温润。

    “儿臣给母后请安。”走到皇后跟前,男子的声音如流水般响起。

    “彬儿,来这是你的新二嫂,芸儿这是彬儿,你叫他四弟就可以了。”皇后拉着吕灵芸的手,笑着说道。

    “四弟,你好。”吕灵芸有礼的淡淡的一笑。

    “二嫂好。”看到吕灵芸脸上的笑容,赵炎彬微愣了一下才拱手道。

    不再理会其余的人,皇后便拉着吕灵芸说起话来:“芸儿,让你受委屈了。”

    行过礼后,赵炎彬便紧挨着赵炎博坐了下来,在坐下的同时,还多看了吕灵芸两眼。

    “母后此话怎讲?”吕灵芸不知皇后心中的想法,只能故作不懂的问。

    皇后轻叹口气,才缓缓说道:“轩儿也是个苦命的,他本就对彤儿一往深,也曾在彤儿的面前发誓,今生今世只有彤儿一位妻子,不纳侧妃,不纳妾。要不是顾及俊儿,想来他这一生都不会再娶了吧。”

    吕灵芸静静的听着皇后的话,脸上平静无波。

    “昨晚他想必是对彤儿心中有愧吧,才没有进新房,你能原谅轩儿的无心之过吗?”皇后的语气中既有着对她的歉意,又有着恳求的意思。

    吕灵芸微微一笑,说:“二王爷对王妃如此痴,实属世间难得,加之王爷又是个心系国家大事的人,有着鸿鹄之志,能嫁给王爷这样敢作敢当的伟男子,是芸儿的福气,又怎会怨他呢。”

    吕灵芸的一席话,得到了在座三位男子的关注,不管她的这一番话是否发自内腑,但能说出如此大义凛然的话来,吕灵芸也算得上是史上第一人了。

    试问,有哪个女子在面对丈夫的冷遇,又被丈夫抛下,不哭不闹已是难得,如今还能说出这一番话来,可见此女子并非池中之物。

    在吕灵芸被赐婚前,他们都不知道尚书府有两位小姐,在得知吕灵霜还有一个姐姐时,他们也充满了好奇,都很想知道吕灵芸是否也和吕灵霜一样才貌兼备,只是他们打探到的消息让他们很是失望。

    他们得到的消息是:吕灵芸,尚书府的大小姐,除了会女红外,其余的一概不通,而且生懦弱。

    但她今天的一席话,又让他们对她刮目相看,他们都不猜测:这些话是不是有人教她这么说的。

    但吕灵芸接下来的话,更加让他们疑惑。

    “只是,之前芸儿不懂事,还累得母后运用了宫里的太医,芸儿惶恐,请母后降罪。”说着,吕灵芸就要站起来,却被皇后给制止了。

    她之所以能附于吕灵芸的体,是因为吕灵芸不想嫁给二王爷,在堂前跪了一天一夜,请求吕老爷不要将她嫁给二王爷,却正逢雨正浓,虽说天是暖花开的季节,可这夜里还是颇有冷意的,所以一夜冷雨淋下来落得个三三夜的昏迷,最后也没能改变必须出嫁的事实。

    要说之前的那番话别人可以教她,但现在她敢当着他们这么多人的面承认拒婚的事,就是再大胆的人也是做不到的。

    “母后不怪你。”

    “母后。”吕灵芸抬头惊讶的看着皇后,不知是皇后本就如此大度,还是做戏,但她只是一个大臣之女,皇后不必如此对她宽容才是,皇后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说来,你应该叫哀家一声姨母的。”皇后的眼光深长而幽远,一脸的向往。

    “我和你母亲本是结拜姐妹,后来我进了宫,而你母亲也嫁给了当年的状元郎,也就是你的父亲,当年我们还约定结为亲家。”

    就算是这样,也不足以对她宽容至此呀,要说这拒婚就等同于违抗圣旨,可是杀头之罪呀,吕灵芸暗想。

    皇后停顿了一下才又接着说:“后来,在一次宫宴中,皇宫中来了刺客,就在刺客手中的剑向我刺来时,是你的母亲不顾一切为我挡下了那一剑,也正因为那一剑的缘故,才让你的母亲因难产而过世。”

    原来是这样,吕灵芸恍然大悟。

    “你母亲为了我连命都不顾,而哀家,却没有将她唯一的女儿给照顾好,和你母亲相比,哀家真是惭愧。”皇后难过的用手帕试着眼泪。

    “母后,您和娘本就同姐妹,娘已经把您当成了家人来看待,娘救您是出于本能,是不求回报的。”吕灵芸柔声安慰着。

    “今天母后看到你如此懂事,还是个通达理的好孩子,母后觉得很欣慰,你和你娘长得很像,就连格也有七分相似。”皇后含泪说道。

    太子他们都沉默不语,起初他们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母后会那么坦白吕灵芸,现在听她这么一说,一切都在理之中了。

    “是母后过奖了。”吕灵芸淡淡的说道,宠辱不惊。

    皇后本就偏袒吕灵芸,现在又见吕灵芸不但通达理,还不骄不躁,不由得更加欢喜。

    吕灵芸在宫中用了晚膳才打道回府,在走出宫门时,被一个泉水般的声音给叫住了:“二嫂。”

    吕灵芸转看向来人,见是四王爷赵炎彬,便微微一笑:“四弟,有事吗?”

    吕灵芸那明净中透着天真的笑容忽然让他心中一动,稳了稳心绪,赵炎彬才说:“二嫂有马车了吗?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府?”

    “母后已经为我安排了马车,谢谢四弟的好意。”吕灵芸委婉的拒绝了赵炎彬的好意,对于这个四王爷她并不讨厌,而且相对于太子和三王爷,她还是比较喜欢赵炎彬这种类型的男人。

    “哦。”赵炎彬很是失望,失去了这次机会,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与她接近?

    “桃,我们回去吧。”收回视线,吕灵芸扶着桃的手上了马车。

    吕灵芸刚一坐定,车厢外便响起了马鞭声,紧接着马车缓缓动了起来,向着二王府驶去。

重要声明:小说《侧妃不容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