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婚被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目琼花 书名:侧妃不容欺
    “桃什么时辰了?”坐在新边沿的新嫁娘掀起大红色的盖头问。

    “小姐,这盖头得王爷来掀才行,你私自掀开会不吉利的,快快放下来。”看到新嫁娘的举动,守在新嫁娘旁边的丫鬟桃吓了一大跳。

    “我问你现在什么时辰了?”对于桃的唠叨吕灵芸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她今天才来到这个世界,对时辰的计算不了解,哪用得着问她?她答非所问就算了,还在那里啰哩啰嗦的,真想不明白,她活了二十多年也没有这么啰嗦,她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生怎么就这么啰嗦?

    “小姐快亥时了。”听出吕灵芸话语里的不耐烦,桃立即回道。

    “哦。”得到想要的答案吕灵芸安静了下来,其实她也不知道亥时是几点,她只知道新郎官再不进来,她就要饿晕了。

    她记得今天早上由于赶时间,她闯了红灯,可是偏偏倒霉的很,她被一辆疾驰的汽车给撞飞了,当时她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便陷入了黑暗当中,再次醒来,就成了待嫁的新娘,还没等她好好了解况,一帮人就急急的将她给送上了花轿。经过一翻摇晃之后,她就坐在了这里,这一坐就坐了大半夜。

    让她更奇怪的是:为什么她只有一个丫鬟陪着,据她了解,在古代结婚除了丫鬟外不是还有个喜娘什么的陪在旁边的吗?为毛她没有?

    “桃,我肚子饿了想吃东西。”没过多久,吕灵芸再次掀起盖头说道。

    “小姐,你再忍一下,王爷很快就会进来了。”桃劝道。

    “你不拿我自己来拿。”吕灵芸已经饿得前贴后背,连听桃啰嗦的心都没有了,没等桃回话,她就已经站了起来。

    “小姐,奴婢来拿。”见吕灵芸真的自沿站了起来,桃连忙阻止了她,很快的就从前摆满食物的桌子上端了盘精致的糕点给吕灵芸。

    接过糕点,吕灵芸才满意的坐回了沿,慢条斯理的享用着食物。

    虽然她已经很饿了,但从小就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她,做不来狼吞虎咽。

    桃可没有她那么自在,不停的往外张望着,就怕王爷进来时会撞见吕灵芸私自把盖头给掀开,还偷吃东西会不高兴。

    可是桃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这让桃失望的同时也松了口气,庆幸吕灵芸失礼的模样没有让王爷给看见。

    “给我倒杯水来。”将盘子中的六块小糕点解决后,吕灵芸将空盘子递给桃时吩咐道,虽然肚子还没填饱,但已经没有那么饿了

    “是,小姐。”桃顺从的接过盘子,却只在桌子上看到酒壶,于是她便开始在房间的其它地方找,可是她将房子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茶壶:“小姐,这房里没有茶,奴婢去沏一壶来。”

    “不用了,屋里有什么就喝什么吧。”她虽然好强,但也知道做人不能太过分。

    “是,小姐。”桃回到桌旁给吕灵芸倒了杯酒。

    “现在什么时辰了?”喝过酒,吕灵芸又问。

    “再过半个时辰就到子时了。”桃边接过酒杯边回答着吕灵芸的问题。

    “子时?”那不就是零时了,对于十二个时辰,她也只记得子时和午时是几点。

    “是的,小姐。”桃点头应道。

    “我累了想睡觉了。”都这么晚了,还不见新郎,大概是不会进来了吗?吕灵芸猜想着。

    “小姐,王爷还没进来。”桃惊叫。

    “都这么晚了,他不会来了。”说话的同时吕灵芸已经将盖头给扯了下来。

    “小姐,你怎么把盖头给扯下来了,这样会不吉利的,快快盖上去。”看到吕灵芸手中的红盖头,桃顾不得许多一把给抢了过来又给吕灵盖了上去。

    “桃,我敢跟你打赌,今天晚上你口中的王爷是不会进新房来的。”吕灵芸扯下盖头不耐烦的道,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原主宁愿放弃生命也不结这个婚,但她现在敢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这段婚姻不管是原来的吕灵芸,还是那个什么王爷,都不是他们想要的,要不这都快半夜十二点了,为什么新郎官还不进新房?

    “小姐,要是万一王爷进来了呢?”

    “桃,王爷要是进来他早就进来了,用得着这么晚吗?”

    “小姐,说不定,说不定王爷正在招呼客人分不出来。”桃乐观的说道。

    “呵,招呼客人?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太过奇强了吗?”吕灵芸冷笑道,外面明明寂静一片,真当她是三岁小孩——好糊弄啊?

    “或者王爷上茅房了,小姐,你也知道,今天是大喜的子,难免会喝多了,这喝多了就得多跑几趟茅房。”

    “桃,你还能找到更烂的理由吗?上茅房?你还不如直接说他掉进茅坑里了。”

    不再理会一再为新郎官找借口的桃,吕灵芸自顾自的将头上的凤冠给取了下来,当她将凤冠拿在手里时,便被那耀眼的金色光芒给晃花了眼。

    “啧,有钱也不带这样花的,这什么烂头饰不但重,还这么俗气。”吕灵芸嫌弃的将纯金打造的凤冠给随手扔在了梳妆台上,她向来只喜欢白金高雅,对于那黄澄澄的金子不感兴趣。

    “小姐,你怎么能将自己的凤冠乱扔呢?”桃看了眼凤冠,心疼的说到。

    “怎么?你喜欢?喜欢就拿去。”吕灵芸无所谓的道。

    “不不不,奴婢承受不起。”桃连连摆手说道。

    “真的不要?”

    “奴婢不敢要。”

    “不要就算了。”她也只是一时兴起,桃不要也好,她留着,要是以后她跑路什么的就拿去卖掉。

    “小姐,奴婢帮你更衣吧。”见吕灵芸扯了好大一会儿也没有将嫁衣脱下来,于是桃上前帮忙。

    在桃的帮助下,梳洗过后的吕灵芸躺到了新上,很快就与周公下棋了。

    第二天,吕灵芸还在睡梦当中,新房的门就被桃急急的给打开了。

    “小姐,快别睡了,出大事了。”一来到桃便冲着上的吕灵芸焦急的喊道。

    吕灵芸将被子一扯盖过了头顶,希望能借此来阻挡桃那扰人的嗓音。“小姐,快起了,小姐。”见吕灵芸没有要起来的意思,桃更着急了,声音也提高了许多。

    不堪其扰的吕灵芸霍的将被子一掀坐了起来,怒瞪着桃:“你最好有足够的理由,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她最讨厌睡觉的时候被人给无端端的给吵醒。

    “小姐,王爷要去边关了。”桃将她得知的消息告诉吕灵芸,希望能够引起吕灵芸的重视。

    “他要去边关和我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原来的吕灵芸,得靠男人才能活下去。

    “小姐,你知不知道王爷这样一走就等于是抛弃你了,你会成为别人的笑柄的。”桃跺脚说道。

    “他们笑就让他们笑好了。”在竞争激烈的IT业打拼多年,她什么没有经历过,还怕这小小的难堪吗?

    “小姐,昨天晚上王爷没有进新房已经在府里给传开了,王爷要是这样一走,那外边的人就都知道小姐不受宠的事了。”这女人要是得不到丈夫的宠,以后的子是很艰苦的,小姐到底知不知道事的严重啊?

    “好了,好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我还要睡觉。”吕灵芸边躺回上,边赶人。

    “小姐——”桃哀叫。

    “闭嘴,我再说一遍,我不管外面的人说什么,我吕灵芸不靠男人一样会过得很好,现在马上给我出去。”吕灵芸沉着脸说道。

    “是,小姐。”桃屈服在了吕灵芸的威之下,憋屈着一张小脸转走出了房间。

    看着重新头上的房门,吕灵芸暗道:对不起桃,我不是故意凶你,我和你所说的王爷根本就没有感基础,他会抛下她那也是很正常的。

    打了个哈欠,吕灵芸重新调整了姿势:有什么事等睡醒了再说,闭上眼睛前吕灵芸在心中想道。

    这一觉吕灵芸直睡到了上三竿才醒来,在桃的服侍下,梳洗过后的吕灵芸走出了新房,在经过一个名叫‘思彤院’的院落时,吕灵芸听到从里面传来婴儿的哭声。

    “这里面住的是什么人?”吕灵去问着桃,桃摇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

    忽然她脑中似乎抓到了些什么,急急的问桃:“王爷是不是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侧妃不容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