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章

    阿尔假装若无其事地拍开陈峻的手,起背对他:“走吧。”

    陈峻单刀直入地问道:“你哭了?”

    阿尔压抑着怒气说:“胡说什么!我走了!”说着拔腿就走,仿佛落荒而逃。

    但是陈峻十分罕见地主动拉住他,那力气大得连阿尔都没法轻易挣脱开,他直直地注视着阿尔的眼睛,十分认真地说:“我想告诉你……那个,对不起。”

    阿尔故作不耐烦地说:“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他上下打量陈峻,“我反倒要感、谢、你!”这个感谢他说的咬牙切齿,一点诚心感谢的意思都没有。

    陈峻并不在意,他正仔细斟酌着语句向阿尔道歉,其实他真的无法推断出这种况下该采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让对方不再躲避他,最终也只能说:“呃,我想说,虽然我是被派来接近你的,但是我要保护你不全是因为任务的缘故,而且……我还自作主张地想让你度过一个愉快的校园生活,凯、凯伊说,”他突然有了底气,“嗯。他也能看出来我们不是完全没有感的!”

    远处正飞速地敲打着键盘,又无辜被拖出来躺枪的凯伊:阿嚏!怎么又有种做了孽的感觉!

    陈峻磕磕巴巴地说出来这番话,没想到阿尔一点都不领,反倒冷笑:“感……哼,你有感么?”

    这话如同一道利箭一般打破了先前浮动的一点暧昧气氛。

    阿尔扭过脸:“要有感,首先要有一颗人的心吧?你有么?”他垂下自己金色的漂亮眼睫毛,“你的体里有这种器官吗?还是说现在的科技已经这么发达,钢铁做的东西已经能全部代替血之躯了?”

    陈峻站在原地,一动都不能动:“我……”

    “别说了。”阿尔再次干脆利落地转过,“我去机甲库了,这次事解决之后你也就可以回去了吧?最好赶快。”他恶狠狠地加了一句,“我不想再看到你!”

    陈峻的脸上露出了自己都没能控制的苦笑,他目送着阿尔从房间离开,门被“砰”地一声大力合上,他站在原地,反复回放着阿尔最后说的话。

    “心吗?”陈峻喃喃道,“人类的感并非产生于心,而是由大脑中枢系统和激素控制的。”

    “但是我确实只有……钢铁做的心。”

    他的声音很轻,很快消散在空的房间里。

    但是现在并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至少要先把阿尔安全护送到机甲库……陈峻很快打起精神,恢复自己那张扑克脸,大步走了出去。

    他记挂着阿尔说不想看到自己的事,干脆隐匿形跟在他后,阿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对他毫无察觉,路上碰到的小型巡逻机器人也不闪不避,下手极狠地让它们通通报废了,陈峻暗地里替他解决掉几批,看到他动作越来越带着不管不顾的意味,倒是又替他担心起来。

    天色昏沉,风突然大起来,地上的落叶飞扬,阿尔眯起眼睛,再睁开时,却见不远处慢慢向这边走过来一个人影来。

    他心内暗自戒备,不远处躲在影里的陈峻却看出来这正是他一直在找的上司——屠连。

    然而屠连似乎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因为伪装柔弱教师而穿上的白衬衫被粗鲁地拉开好几个扣子,口几乎都要露出来,从前几乎遮住大半个脸的头发也被撩开到一边,更重要的是神,他的脸上带着之前完全不会看到的、仿佛天不怕地不怕的神色,明明处危机四伏、被人占领的学院,却似乎毫无畏惧一般,闲适而随意地出现了。

    阿尔自然认识这个老师,他一时间没有多想,张口就要叫他,陈峻却突然冲出来,戒备一般地挡在他前。

    “你是谁?”赶在阿尔来得及发问前,陈峻开口问道。

    屠连笑了:“你说什么呢,不认识我了?编号ZD-0026,你似乎还是我的手下吧,现在况紧急,没必要再掩饰份,我们先把你后面那个大少爷送出去再说。”

    陈峻没有回答,他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看到屠连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才说道:“你的记忆恢复了?”

    屠连和阿尔同时一惊,虽然惊讶的内容各不相同,屠连的脸庞抽动着,说:“原来你知道?”

    “嗯。”陈峻泰然自若地说,“我进入这所学院还有一个隐藏的任务。”他的话还未说完,影便已经从原地消失,“就是观测你的况,一旦有变就杀了你!”

    “当!”几乎在话音落下的同时,金属与金属相交之声便响起,两个影飞速地分开,陈峻谨慎地抬起手臂,只见屠连慢条斯理地举起手中的匕首。

    那匕首并不长,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是一把锋利的能够吹毛立断的武器,陈峻没有着急进攻,而是像观察一般地注视着他:“你果然真的恢复了记忆。”

    “你不是一开始就看出来了?”屠连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呸地向地上吐了一口,“要不是……老子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赶着去救什么狗将军的儿子!”

    他对着阿尔露出怨毒的眼光,阿尔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神色不变地问陈峻:“怎么回事?”

    陈峻说:“这个人就是血狼的首领——图里安,他之前被捕获后并没有处决,而是被秘密带去了研究所……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他平静地看着气得膛剧烈起伏的屠连说道,“我只知道你接受了某种实验,这次派你到学园也是为了实验的一部分而已,但是我也推断出了一部分况……”

    阿尔打断他:“这么说,占领学园的那帮人的头儿就是他了?”

    “嗯?”陈峻却还不清楚,去看屠连,他爽快地承认了:“嗯,幸亏我手下那帮小弟忠心,探听到了我的消息。”他并没有掩盖自己的愤怒:作为国家最高级罪犯被捕捉,他已经做好了被处刑的准备……但是没想到不仅没死,还被带去做人体试验,记忆也被随意篡改,他的尊严完全被那些人踩到了脚底,他的一切在他们眼里都不值一文,如果不是亚历克·布里尔顿……没想到这个没落贵族的后裔居然也是反叛组织的一员,甚至拉拢了校长作为内应。他扫了对面两人一眼,露出嗜血的笑容:“我只是来带走那边那个小少爷,别挡路。”

    陈峻淡淡地说:“这是不可能的。”他再次走上前一步,将阿尔完全挡在后。

    “喂。”阿尔不满地说,“你们好像完全不把我当一回事啊。”他充满挑衅地瞪着屠连,“就凭你一个人能抓走我?你太小看我了!”

    陈峻也点头:“嗯,人类是不可能打得过我的。”

    面对两个年轻的精英,屠连却将手里那把匕首抛到地上,随意地伸了一个懒腰,仿佛就是一场小小比赛前的运动一般,他笑着,眼底却一片霾:“所以我也许应该感谢那些人,把我变成——这样。”

    “小心!”陈峻皱起眉头,屠连的肌含量变了,他刚才就发现不对劲了。

    透过监视器,那个数字在疯狂地上升着,而即使阿尔也无法淡然地面对这一切:屠连本来相对削瘦的体仿佛膨胀起来,□在外的手臂肌也迅速胀大,他站在原地,脚下几乎要陷入泥土中——形几乎胀大了一倍!

    “如果说你是第一个投入实战的机器士兵,”屠连的体停止变化,捏住拳头感受着这股全新的力量,“也许我就是……叫啥玩意儿来着?生化人战士?”他咧开嘴笑了起来。

    难怪屠连平时的力量大得惊人,陈峻点点头。而阿尔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地瞠目结舌了,他忍不住小声嘀咕着:“军部那些人到底在搞什么啊。”

    陈峻不得不出声提醒他:“阿尔少爷,您千万小心,根据初步测算,他的力量已经不是人类可以抗衡的。”

    阿尔逞强般地哼了一声:“我才不想让你保护。”但他虽然好战,却并不是有勇无谋之辈,而想要和这么厉害的对手战斗的好胜心,也熊熊燃起。而且如果承认自己似乎没有陈峻强,也太丢人了!

    “并不是保护,阿尔少爷。”陈峻温柔地说,“是作战。每个士兵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阿尔少爷您是要负责救人的,这边就暂时让我出场吧。”

    “作战?”阿尔低头咳嗽了一声,“咳!那么,你对付他应该没问题吧?”

    陈峻一愣,随即重重地点头答道:“是!”

    “那就给我击败他!”阿尔绷紧着脸说道,“然后赶紧打发掉杂兵,然后把我的那些软脚虾同伴们赶快救出来,再这样下去他们要吓得把体育场淹成一片水洼了!”

    “您不可以那么说自己的同学,阿尔少爷。”

    “闭嘴,我还没对你消气呢!”阿尔没好气地说,“先解决掉这家伙,回去再接着算账!”

    “是!”

    屠连再次捏住自己的手掌,“感这么好?”他笑了,几乎带着怜悯一般地盯着陈峻:“你赢不了的!”

    系统内估量屠连的战斗力仍旧在不断上升,似乎没有停止的时候,对方已经放弃了武器,似乎只想用体作战,这样正好,陈峻的眼中浮现着对手的力量、速度等等各种指数,还要根据他的实际行动来调整数值,已经无法再等待!

    “那就试试!”陈峻猛然提升自己的输出机能,猛然冲了出去!

    迎接他的,是重如雷霆的一击!

    骤然交手,陈峻便毫不犹豫地和他硬碰硬,而屠连似乎也毫不在意自己的体一般,将自己的拳头对上了陈峻的拳。

    发出的声音是之前与刀刃相交时也无法比拟的巨响。

    “他不怕骨折么。”阿尔纳闷地想,无论是多么坚实的肌和骨骼,也无法和金属抗衡啊。

    然而屠连的手仿佛没有一点损伤,反倒是陈峻的系统内报出损伤:他的手由于对方的撞击而变形了1.12%。

    这是人类的力量?这早已经超出人类的力量。

    屠连没有为他留出一点空隙,攻击如暴风骤雨一般,他用的是简单利落的格斗招式,毫无花哨,每一击都朝着致命之处,拳拳到

    陈峻不想让他接近阿尔,打斗范围一直限制在那么一小块地方,两个人的飞快的影几乎要化作一团。他还肩负着观察的任务,眼中的监视器忠实地记录着对方的全部动作,然而没有测算结果,数值一直在变化,没有停止。

    似乎无法抗衡,陈峻提高自己的输出功率,他还没有使出全部力量,他要观察、试探出对方的极限。他突然飞脱出战斗圈子,导屠连向着远离阿尔的地方离开。

    阿尔在一边越看越是心惊,即使无法准确地计算他们的力量,他也能看出那种可怕:陈峻飞闪开屠连的一拳,他收势不及,重重地打在地面上,瞬间击出一个不小的坑。

    尘土飞扬,视线被遮蔽住。“功率提升75%”陈峻再次加大攻势,还没有到极限……然而他却突然看到了屠连眼中露出微笑。

    背离了原先所有的数据,违背了先前所有的测算——屠连突然间,发出了超越他极限的一击!

    作者有话要说:似乎王淼淼同学又扔了个炸弹给我?

    下次必然在隔天前更新!我要奋起赶紧结束啦!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