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章

    “什——什么?”屠连瞪着眼前的少年,努力忍住脑袋的一阵阵眩晕。

    “大哥!”亚历克严肃地说,“您被洗脑了——所有的记忆都是别人伪造的!这是我们偷偷弄来的恢复药水,您拿去用过之后一定就可以想起来了!”

    坑爹呢!屠连想大吼,怎么节突然间从校园生活一下子变成玄幻文一样?洗脑?伪造记忆?从来没听说哪里研究出了这种黑科技!

    “是真的!”亚历克带着哭腔说道,“您根本就不是什么老师!是我们的头儿!”

    废话,老子当然不是老师了,老子是军人,隶属特种部队,担任第十一小队队长,他的队员是……每个人的名字和脸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继续回忆着,他的家乡是联邦南部的布里尔顿州,家里有父母和妹妹……唉?妹妹?

    屠连皱起眉头,似乎他在学园里的时候,一次都没想起过自己有个妹妹的事啊。

    只要发现一丁点破绽,那份违和感便会迅速扩大,屠连的脑海中再次开始闪回片段中讨好地笑着的少年,还有炮火、森林,血——自由的反抗、破坏的快乐和疯狂。

    头越来越痛,屠连仿佛无法抵抗惑般地,将手伸向那盒注器。

    ******

    陈峻弯下腰撸掉被自己打倒的黑衣人的面具,面罩下是一张非常平常的、普通的年轻人的脸。他又粗鲁地脱掉那人的衣服检查他的体,上面没有任何纹之类的东西。而据他所知,联邦比较出名的危险分子诸如“血狼”“自由达尔”之类的组织,其成员上都会有特定的标记。

    奇怪,袭击学园的这帮人到底是哪来的?可以的话,陈峻真相上网查看一下他们发表的声明,但是整个学园似乎被进行了电报干扰,让他完全无法联系到外界。

    “这样下去不行。”凯伊青着脸说道。

    他整个人都趴在了陈峻的后背上,体无力地耷拉着,不能怪他,任谁在枪林弹雨里好几次和死亡擦肩而过,都会吓得手脚无力的。

    “我会保护你的。”陈峻说道,“你完全可以不用担心。”

    在他们跑出厨房之后,到现在一共已经遭到了四波袭击,看来恐怖分子当真已经几乎全面占领了这所学校,每次来的人数都着实不少,而陈峻一点都没含糊地狠狠地打败了他们,对付几个手持枪械的人类,对于陈峻来说简直毫无难度——他防弹,不会受伤,不怕痛,力气大得一次能抓起好几个人,不用武器就能直接把敌人都拍晕在地上,但是呢,在袭击者对着他们玩命开枪的时候,陈峻只是手臂交叉一挡就上了,在有人对着他背后的凯伊击时他就转个继续用手臂当盾牌,这让凯伊太过于胆战心惊了,不说陈峻万一没反应过来让他中枪,就是有个跳弹什么的不小心蹦到他上也是个死!

    “不会的,我计算过它们的运动轨迹。”陈峻说。

    “我不敢相信!”凯伊假哭道,“而且我们一路上都被监视着太碍事了嘛!校长那个死老头随时都能找到我们!”

    这倒是事实,陈峻盘算到,尽管他一路上尽己所能毁掉了所有监视器,但是这所学院可是联邦安保措施最严密的地方之一,监视镜头太多,根本来不及,校长坐在监控室,一拨一拨地派人来进行袭击,现在他们手里拿的是冲锋枪还好,万一后来拿来个火箭筒呢?陈峻还扛得住吗?就算他扛得住,旁边的凯伊估计也扛不住吧?

    “所以说!给我电脑!”凯伊再次重申,“电波干涉也没事,我用线路连上学校的网之后就能侵入内部系统,就能让那个老头没法监视我们了嘛!”

    这个想法听上去不错,看来带上这个人还是有点用处的,陈峻问:“侵入系统需要的时间长吗?”

    凯伊答道:“很快!很快!我之前就因为好玩而侵入过,之后特意留下过一个后门!”

    陈峻若有所思:“你说的对,我们需要尽快破坏掉敌人的眼睛,不然阿尔少爷也会很危险,营救其他人更是困难,但是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可以达成目的:一、带着凯伊找电脑破坏校长的监视系统。二、直接跑去监控室把校长抓住。”

    凯伊张大嘴巴:“……你早说可以直接抓到他啊,这样不是等于直接将死了吗!”

    陈峻摇摇头:“不,我想校长并不是他们的首领,只是一个内而已,除掉他对于那些恐怖分子也许并不是什么损失……而且后者所需的时间可能更长,我还要去找阿尔少爷……”

    虽然他并没听到校长对着外面的警察所说的话,但是这一番猜测距离事实真相也不远了,凯伊说:“你可别想把我一个人丢下来啊……不过有了电脑就应该没关系了。”

    对于凯伊这种人来说,即使世界末到来他们也能抱着电脑开心地待着吧……陈峻稍微犹豫了一下,再次背起来凯伊出发,他还要找屠连呢,不知道他现在怎样,是和其他师生一样落到了恐怖分子手里?还是像他们一样,躲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暗地里寻找求生的机会?

    “我们去监控室。”陈峻下了决定,“在那附近有个视听教室,里面有电脑,我把你送到那里去吧,否则到时候突入时你可能会有危险。”

    “好吧。”凯伊点头,如果校长真的在那个监控室里,那么那个地方的防守一定会非常严密吧,他一介死宅可不想沐浴在枪林弹雨中。

    然而,世事并不所有都如人所料,在他们往监控室移动的路上,开始还不时有零星带着黑色面罩的人跑出来袭击,到后来却是一路无事,等他们到了监控室——一切真相大白,校长那个胆小鬼已经跑掉了,里面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

    凯伊啼笑皆非地说:“真是,看来他边也没什么护卫嘛。”

    “那么你留在这里,”陈峻果断地说,“锁好门,注意周围况,有人来了就赶紧跑,想办法毁掉监控系统,我去找人。”

    “还找阿尔伯特少爷?”凯伊已经做到了座位上,对着电脑迅速地开始运动手指,“我来帮你。”

    他飞快地检索了学校内还剩余的监控摄像头——和他们一样,阿尔几乎也是一路走一路进行破坏的,还有下落不惊的居奕,陈峻皱起眉头,在监控录像里完全没发现这个人的踪迹。

    简直像变成了一阵烟飞走一样。

    “大部分学生果然在体育馆被关着。”凯伊调到那里时特意停顿下来,“啊,好像好多老师也在。”

    学生们被驱赶到体育馆中央,围成一个大圈子抱头蹲着,周围是荷枪实弹的士兵看管着,在这种压力下,没有一个人敢乱动,而老师被单独分开到旁边,每个人都被胡乱捆着,看守更加严密。

    陈峻注意到虽然少数几个学生脸上有伤(似乎是被人揍的),大部分除了受到惊吓之后并没事,看来恐怖分子还没有对他们采取什么行动,之后又仔细观察了一番教师队伍,似乎没有屠连的人影。

    他去哪里了呢?陈峻将这件事记了下来。

    “找到了!”凯伊突然叫起来,“他直接跑到中庭了,然后……”

    他们看到了阿尔金发飘扬的背影,那方向似乎是向着学生宿舍去的。

    “他去了学生宿舍?”凯伊张大嘴巴,觉得这个少爷真是不可理喻,“明明都有机会跑出去的!”

    他却不知道现在学校外部有强大的火力防御,恐怕一出现在门口就能被机枪打成筛子,陈峻倒松了一口气:如果真的进入宿舍楼,那里的防御措施更好,门也更厚实,应该还算安全。他当机立断地说:“那我去了,你小心。”

    “……”凯伊觉得自己怎么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翻窗出了教学楼,外面也实在不够太平,不知道是校长还是他的同伙把学校里原本拿来巡逻的小型机器人都放了出来,配合其强大的报警系统,只要被发现了就等着被围墙上的枪打成筛子吧,但是这些也完全难不倒陈峻,他关闭了拟人的功能,体温、呼吸、心跳这些东西都停止了,现在的他就是一台机器,或者说,一台武器。

    顺路用电机破坏掉几个小型机器人之后,陈峻对于外面的形式有了个底:他看到已经有警察聚集在门口,但是被大门附近的机枪和机甲得不敢进入,还有钟楼上方那门夸张的大炮,校长到底留了多少后手?控制这些东西的中枢又会在哪里?陈峻暂时无法顾虑这些,他要先找到阿尔。

    宿舍楼里非常安静,陈峻上楼,犹豫了一下,将自己的钥匙□锁孔,幸好,阿尔还没有把门反锁住。

    虽然这里很安全,但是他为什么会到这儿来?阿尔不像是那种躲在这里的人……陈峻缓慢地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起居室的白色沙发,阿尔坐在上面,背对着这里,因为开门声而体一震,却没有转过来。

    陈峻走进去,满心想对他说什么,还未开口,阿尔沙哑着声音说:“你来干嘛?”

    他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又为什么来这里?”

    似乎知道这次不回答无法蒙混过去,阿尔不耐烦地说:“我回来拿机甲的钥匙!要一口气清理掉那些人只能靠这个了。”

    原来还有这一手!陈峻点头,确实,只要有一台机甲在,对付区区士兵就不在话下,但是……“门口还有学园的机甲。”他简单地说。

    “我知道!”阿尔没有回头,而是斥责道,“我知道该怎么做,现在你给我出去!别再管我!”

    陈峻有了某种像是预感一样的东西,他非但没有走,反而飞快地冲上去扳过对方的肩膀,阿尔猝不及防地被转过来,露出来眼睛和鼻子都红红的脸。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以下同学!

    趴趴走的猪扔了一颗地雷

    哈哈系骨扔了一颗地雷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