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章

    “我说……”屠连带着困惑的笑容望着站在自己边的褐发男生。

    “亚历克·布里尔顿同学,你真的没有事要找我吗?”他尽量用和善的语气问道。

    “没什么,”亚历克·布里尔顿低着头说,“我只是没有事做,想来帮帮老师您而已。”

    “可是不是马上就要考试了吗,不去复习没关系吗?”屠连清秀的脸上带着困惑的表

    亚历克摇摇头,“请让我在这里复习吧,老师。”他说着就做到办公桌旁的小沙发上。

    烦死了,烦死了啊,亏老子还猜你是不是受到欺凌来寻求庇护的,亏老子那么耐心地问了一遍又一遍啊!你给我来一句什么事都没有?!现在还能那么和蔼地跟你讲话,我简直快要变成天使了啊!!屠连在心中咆哮,默默地捏着拳头假装判作业。

    非常奇怪,不知道从哪个时间点开始,对,大概就在机甲比赛结束后吧,屠连便发觉一直有人默默地跟着他,对方也没有特意隐藏形,只是看到他就自然而然地凑过来罢了,被发现之后更是光明正大地每天来办公室报道,赶都赶不走,还得他想做点什么都要躲躲藏藏的。

    “老师,”门被敲了敲,然后居奕打开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我有问题想要问老师。”

    没错,这边还有一个,经常以问问题以及谈心跑来,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次数一多实在让人感觉可疑。

    “啊,布里尔顿同学也在。”居奕对着他点点头,亚历克没理他,埋头看着自己带来的教科书。

    这两个人突然间经常出现在边也就罢了,他们之间那种奇怪的气氛也让屠连十分不舒服,他曾经十分无耻地猜想会不会又是追求者(都是这个学院的错啊),但是看久了又觉得不像,起码以他并不细腻的神经来感知,没有发现一点**方向的蛛丝马迹。

    “你又有什么问题啊?”屠连摆出招牌的微笑,却无法掩饰自心灵深处散发出的敷衍感觉。

    居奕拿出来隶属学生会的一沓文件,似乎是想要问关于学生事务方面的问题。

    我又不是学生会指导教师,为什么找我啊!屠连咽下嘴边抱怨的话语,哼哼哈哈地打算敷衍过去。

    “老师,您难道不耐烦吗?”没想到居奕一针见血地这么说道。

    屠连只好有点虚弱地说:“呃……因为我也没怎么接触过这方面内容,居奕同学是不是去找更资深的老师比较好呢?”

    通过这段时间的经历,他知道面相比较清秀的自己摆出这种表的时候很容易蒙混过关,果然旁边的亚历克“倏”地站起来厉声说道:“就是!你这样不是故意为难屠老师吗?!”

    居奕挑起眉毛转向亚历克,屠连因为他的注意力被转移而暗松一口气,并得意地想:哈!果然老子撒个什么的,应付这种况就是小菜一碟!

    ……等等!我居然学会向男人撒了!屠连突然被自己五雷轰顶了一下。

    旁边居奕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并不认为这是为难,只是为学生会成员有与老师保持密切联络的义务罢了,倒是你不在图书室内自习,总是来教职员室,难道不是更打扰老师的工作吗?”

    比起口才来,大概很少有人能赢过居奕,没说几句话亚历克就张口结舌地低下头,屠连有心缓和气氛,正想上前说点什么,就见亚历克对他投来委屈的一瞥。

    那眼神包含着许多感——伤心、无奈、言又止,像受伤的孩子对着长辈撒一般,屠连一愣,一时居然说不出话来。

    好像在哪里看到过的,那双眼睛。

    但是一眨眼,那眼神就立刻消失了,变成了强硬、拒绝和愤愤不平,刚才的脆弱仿佛错觉一般,眼看气氛即将升温,屠连连忙说道:“别吵架,别吵架,看在我的面子上。”

    亚历克恨恨地瞪了居奕一眼,然后低下头对屠连说道:“老师……我在这里很麻烦吗?”

    说实话,很麻烦。

    居奕也眨眨眼,乖顺地说道:“老师,我经常来找您您会觉得烦吗?”

    说实话,好烦,还有装乖巧也无法掩盖你狡猾的本质!

    屠连暗中叹了口气,露出一个自觉如同天使一般的微笑:“怎么会,欢迎你们来找我,不过要抓紧学习,中期测试不通过的话会很糟糕啊。”

    于是大家都满意了,亚历克和居奕各自找了一角坐下来干自己的事,只有屠连郁闷地窝在桌子后,望着被三个人挤满的小小办公室,为了保持自己光辉的形象连个都不敢潇洒地放出来。

    *********

    “你考得怎么样?”“咳!我有一半都没写出来,这回能及格就不错了!”“我比你还糟糕,不让我回家我就满足了!”“哈哈!”“哈哈哈!”

    笔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时,陈峻已经站在教室门前准备好迎接阿尔。没一会儿走廊上便变得拥挤起来,耳边尽充斥着类似的对话,不消说其中95%都是谎言,为了避免过度消耗,陈峻甚至暂时关闭了测谎功能。

    据说人在考试结束后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考的怎样?”但是陈峻无法抉择是否要问阿尔,两人的学习效率由于某些原因而处于较低水平,他也无法估算出最终阿尔到底学进去了多少东西。为了拥有一个良好的学园生活,成绩太差是不行的。

    那头显眼的金发在教室门口出现了,陈峻亦步亦趋地跟上去,暗中观察阿尔的表,既不是很难过也没有很高兴,阿尔保持着平时不搭理人的样子,面无表地穿梭在人群中。

    他看到陈峻,表似乎变得柔和了一些,随意地问道:“一会儿吃什么啊?”

    然后他又想到什么,说道:“你怎么交卷这么早?”

    陈峻说道:“因为很多题目不会,我就空出来了。”因为他是一个普通人,所以要按照预测的学生平均分数进行答卷,保证成绩处于中间地带,既不会太显眼,又不至于低到被开除。

    阿尔嗤之以鼻:“这么简单的题目你都有不会的?笨死了!”嘴角带着一丝得意。

    有时候无法判断这个人是在吹牛还是真的那么酷炫……陈峻默默地看着远方。

    笔试全部科目都已经结束,剩下的就是几天后的实践项目了,到现在大家都这项测试还是了解不多,甚至有传言说学校要把他们投放到沙漠中去。

    阿尔倒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陈峻甚至认为就算他们要去宇宙阿尔都能说出“我能克服真空”这种话来,也许是习惯了这种步调,班级集合时其他同学都各自聚成一团担忧着,没人在意一脸淡定的他们。

    “咳咳,”屠连走到讲台上,打开微型电脑显示出名单,“首先告诉大家,笔试成绩会在实战前出来,到时候会公布到公开栏中。”底下顿时一片哀嚎,他便又接到:“但是考的不好的同学也不用太灰心,在之后的实践测验中可以扳回总分,现在我要宣布一下实战测试时小组成员的分配,一个小组由五人组成,测验时不能携带任何物品,包括食物、通讯装备或者武器,违反者会被取消资格。”他温柔地望着班里的同学,“大家有什么问题还可以来问我哦。”

    陈峻心想,跟一开始比起来,自己的这位上司似乎变得柔和了一些,是假形象装的太久了吗?真是难以想象之前他是个喜欢大声嘶吼的硬汉啊。

    很快名单被念完了,一个组的成员被聚在一起,同学中喜忧参半,由于分配是系统随机进行的,能和体条件好、能力出众的人分在一起的人都非常高兴,而和比较羸弱的同学分在一组的人就垂头丧气,仿佛结果已经失败一般。

    屠连却慢条斯理地说道:“虽然小组要一起行动,但是每个人的表现都是独立打分的,在测试过程中会有便携式摄像头在暗中录下你们的行动,由考官分别观察进行打分,所以大家不必过于在意分组的事。”

    这样一说教室中的气氛似乎缓和了一些。

    “这个组是怎么分的啊!”阿尔咬着牙说道。

    居奕站在他旁边,低头按了按眼镜,微笑道:“同感。”

    陈峻也歪着头,巧合过多,实在难以让人相信没有人为因素。

    由于阿尔和居奕两人之间过于火星四溅,凯伊和另外一个班上同学拼命地缩起子试图降低存在感,尤其是凯伊,之前他打扰了阿尔那么多好事,谁知道对方有没有记恨在心!尤其到时候还要一起去野外……呜呜呜被暗地里挖个坑埋了都没人发现啊!

    过于紧张的凯伊忘记了随监视摄像头的事,对着陈峻投去求助的眼神,试图唤起对方的战友,他还有着不错的电脑技术的!绝对不是没有用处!

    陈峻温柔地说道:“这不是好的,有两位在,我们组得到优秀的可能很高。”

    “谁知道呢,说不定这小子反而会拖后腿。”阿尔说。

    “只有不够成熟的乱发脾气的人才会拖后腿。”居奕微笑回嘴。

    眼看气氛又要升温,陈峻咳嗽了一声道:“似乎没有什么要商量的事了,我们解散吧。”反正对着这两个作对的讨论战术什么的似乎也是没用的。

    阿尔哼了一声便转向门外走去,示意陈峻跟上,于是陈峻对其余人点点头便跟在他后半步一起离开。

    两个人在走廊上慢慢向着宿舍返回时,阿尔突然开口说道:“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

    陈峻默默地听着。

    阿尔向着前方,目不斜视地说道:“我母亲要见你。”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没更新了不好意思_(:3」∠)_论文啊工作啊都把我折磨得半死,但是这周有个2W字的榜单,所以这周大概会更的……我会努力_(:3」∠)_

    另外说文案没有以前有槽点的,我……似乎忘记以前的文案是什么了_(:3」∠)_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