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章

    阿尔是被浓郁的食物香气所唤醒的。

    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过这样的梦境,在混沌中闻到浓郁的芝士芳香混合着培根的香气,眼睛不用睁开也能看到那个画面:熏一定是被煎的边角微微变色卷起,外面脆脆的,里面嫩而柔软,一口咬下去汁水四溅——即使是起非常困难的他也没法再闭上眼睛继续躺着了,他猛地睁开眼睛直起,随即发出一声痛苦的□又倒了下去。

    “阿尔少爷,”陈峻跑过来扶他,“请您不要乱动。”

    并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而是睡在了宿舍起居室的沙发椅子上,要说为什么的话,阿尔摇摇尚未清醒的头,□了一声:“我的腰好酸……”

    然后他用怨念的眼神看着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布置早餐的陈峻,不满又沮丧地说:“为什么你没事?”

    在他的认知里,做了做的事后第二天,趴在沙发上爬不起来的角色应该是下面那个才对。

    “那是您的认知错误。”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陈峻认真地对他科普,“其实做攻方的出力最多,对腰力也消耗巨大,在下面的那个人只是躺着不动而已,您感到累是应该的。”

    “是吗?”阿尔嫌弃地揉揉自己发酸的腰。

    “是真的,俗话说的好‘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就是这个道理,”陈峻用很严肃的表说道,“而且您昨天……出力太多,一时间不适应也是很正常的。”

    即使腰酸也要维护自己的男尊严,阿尔立刻强调:“我可没有勉强自己!昨天那只是我的普通水平而已!”他逞强似的体,随即又嘶地一声趴回到沙发上。

    陈峻十分聪明地不打算反驳这一点,他温柔地说道:“我们在上吃早餐吧。”

    然后他把餐盘端过来,用勺子盛了一口浓汤递到阿尔嘴边,并张口道:“啊——”

    不得不说,他面无表地做这些事实在是太奇怪了,而阿尔也感觉到哪里不对,示意他把勺子给放回去:“这就是那个……上早餐?”

    陈峻回答:“没错,这就是侣亲之后第二天,在上黏黏糊糊腻来腻去表达双方亲密意的早餐。”

    首先这地点就不在上,其次你的动作就像喂孩子或者病人吃饭一样……阿尔懒得去与他争辩这些,肚中早已经饥肠辘辘,美味的食物就放在眼前,可是……他勉强坐起来,把餐盘放在腿上,坚决要靠自己解决。

    陈峻遗憾地在一边看着他,阿尔已经没有余力在意他有没有跟着一起吃饭,而是飞快地解决掉浓汤和,随即把剩下的东西一股脑地塞到嘴里,看来他此时的状况已经不容许他再注意仪态了。

    看起来问题很严重……于是陈峻把阿尔的衣服给掀开查看他的腰,他用手轻轻安了几下,然后用非常沉痛的语调说道:“紧急状况,阿尔少爷。”

    “啊?”阿尔趴在沙发上,脸颊被塞得鼓鼓的,含糊不清地说道。

    “您恐怕肌拉伤了,通俗地说,就是闪着腰了。”

    “……”

    “我建议您立刻去医务室查看一下。”

    阿尔嘴角抽搐:如果去医务室的话,恐怕全校都会知道这件事了!

    他已经想象出了同学们那种一脸八卦、小声交头接耳的样子:那个谁谁啊,和居奕决斗之后去医务室了,据说肌拉伤!看来他也不过如此嘛!

    而更糟糕的况也许是:那个谁谁啊,第一次和人上就闪着腰啦!真是太丢人太可笑了……虽然别人应该不会知道上的事

    其实也并不是特别在乎他们怎么看自己,但是为了这种事被嘲笑就……“绝对不行!”阿尔黑着脸说道,“我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出乎他的意料,陈峻对此没有表示反对,只是点点头说道:“好的,那么我也不去上课了,留在这里照顾你吧,我可以为您按摩一下缓解疼痛。”

    但似乎是觉得这样太过丢脸,阿尔十分坚决地让陈峻去上课,连陈峻说出:“不用害羞了阿尔少爷,在别人看来我们早就是一体的。”也没能顺利说服他。

    考虑到宿舍的保卫措施还是可以的,陈峻只好依言做好出门的准备,临走之前他特意嘱咐道:“您不要随便离开这里,我会想办法带点药回来的。”

    阿尔皱着眉头,趴在沙发上目送他离开,闻言回到:“不用了,你能从哪里搞到药啊。”

    陈峻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句:“我有办法。”便关上门离开了。

    学校里有一种庆典过后颓丧的感觉,兴许是因为通宵庆祝吧,很多学生的脸上都带着黑眼圈、眼神也非常倦怠,上课途中也哈欠连天、心不在焉的,连居奕也对着老师目光发直,看起来根本没有把课听进去。

    有传言说这几天里居奕的睡眠时间一天连四个小时都不到,再加上昨天那一战,他也到极限了吧……陈峻仔细看了居奕一眼。

    其实周围也有不少人偷偷瞄他,因为……今天阿尔伯特没有出席,他的跟班却来了,令人浮想联翩啊,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陈峻的桌子上突然多出了一个纸条,他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四个大字“你们做了?”,下面署名凯伊·莱特。陈峻抬起头向那个鲜艳的红色脑袋看去,对方冲他一笑,也是,班里大概只有他一个人敢这么直截了当地对他问这种问题。

    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陈峻十分意外,他甚至想用大惊失色的表来表达他受到的震撼,昨天晚上他时刻观察着四周,绝对没有外人进出,总之他先提笔也写下四个大字“说什么呢。”随即十分精准地扔到了凯伊的桌上。

    凯伊看了之后十分气恼地看了他一眼,眼睛里满满的“我们关系那么好你居然什么消息都不告诉我!”

    对此陈峻扭头不理,而其他人也没有发现他们这一番小动作,因为——

    “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大家,从下周起,学校将安排进行为期一周的中期测试,请大家做好准备。”课程似乎告一段落的时候,屠连带着腼腆的微笑,站在讲台上对大家这么说道。

    一瞬间,教室内进入了绝对的安静。

    片刻后有人结结巴巴地说道:“老师……你……说什么?”

    屠连不好意思地说道:“学校在今年提出安排中期测验,为了检验大家上一阶段的学习成果,呃、具体科目可以登陆网站观看,所以从现在起可以开始做准备了。”

    他没能说完,因为山涛般的咆哮和怒吼一起向他袭来。

    “学园祭刚过完就考试,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没听说过,以前这个时候都没有考试的!”

    “是谁想出来的,杀了他啊!”

    男生们带着发青的脸色怒吼着,甚至有人试图威胁屠连老师,但是显然此事已成定局,因为屠连老师被温顺地扯住领子,没有一点反抗,可是一点松口的迹象都没有。

    在一片喧嚣中,陈峻冷峻地坐在座位上考虑着:

    考试啊……糟了,阿尔少爷平时都不怎么好好上课,课业一定不怎么样,要趁着这周前为他补习才行。

    他打定注意,大部分人已经挤到课桌前群激奋去了,居奕却也还是坐在椅子上,而且十分罕见地用很不舒服的姿势趴到了课桌上。

    陈峻想了想,还是主动上前摇了摇他:“你没事吧?”

    居奕睡眼惺忪地抬起头,没有戴着眼镜的他眼神变得有点朦胧,他揉揉太阳,疲惫地说道:“是你啊,我没事,就是有点困。”

    陈峻歪着头:“因为昨天累着了?”

    居奕苦笑着说:“嗯……嗯,是的,毕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就对付过去的人。”这副主动示弱的样子还稀奇的,但是他很快就恢复到平时的状态,笑着说道:“不过你的室友大人恐怕更严重吧?今天都没能来上课。”

    感觉一清醒就变讨厌了啊……陈峻反唇相讥:“阿尔不来上课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居奕用一只手撑住下巴,懒散地说道:“什么原因,你们做了吗?”

    这次陈峻用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面部表丧失,他用非常平淡的语气说道:“什么啊,哈哈哈……你为什么这么想?”

    居奕打了个哈欠说:“我趴在这里,这些话都传进我的耳朵了,不过也许是有人刻意引导吧,没听清楚。”

    一定是凯伊·莱特干的好事,除了他没人会干这种无聊的事吧,陈峻心想,桃色事件是人类最闲聊的事之一,不过他和阿尔的事真的可以称得上桃色吗?勉强可以说是*色?

    他发现居奕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于是正色道:“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相信这种没有根据的传言,我要回去了。”

    陈峻转过,就听见后传来居奕闲闲的声音:“根据的话有啊。”

    他放慢脚步,很想听是什么根据,却听居奕很不正经地说道:“你今天红光满面,神清气爽,上还萦绕着一股□之气……”

    陈峻嗤之以鼻,机器人的脸部肌肤每天红晕程度都是一样的,更别提他根本就没气,怎么会出现上述词汇的表现,这种乱七八糟的话难道他会信吗?他可以叹息道:“你还是早点回去睡觉吧,我看您的脑袋也不如平时好用了,平时的形象设定快要崩溃了啊。”

    居奕笑着说:“好的,多谢关心。”就见陈峻对他挥挥手离开了教室。

    他盯着陈峻的后背叹了口气,他的背后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白纸黑字的也写了四个大字:“闲人勿动”。从那张扬霸气的笔迹来看,不用说也是出于某人的手笔。

    恶作剧?显示占有的举动?居奕又打了个哈欠:“笨蛋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失踪这么久……过年事太多了,下次更新在隔天,虽然很晚了但是还是祝大家新的一年里都能顺顺利利的~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