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章

    居奕柔声说道:“要换个地方吗?”

    阿尔皱起眉头,陈峻知道一向嫌弃麻烦的他估计不想再费劲甩开那些眼睛,但阿尔只是很嚣张地宣称:“不必了,正好让大家见证一下你这个偶像崩塌的时刻。”他非常干脆地脱下外扔到一旁,将衬衫的袖子挽起,配上脸上的嘲讽笑容,活脱脱一副坏人样。

    面对挑衅,居奕仍旧面不改色,只微微叹息一声:“阿尔伯特·布雷斯韦尔,你的幼稚和单纯简直让我无法忍受,就算我真是什么所谓的偶像,也绝不会在这里因为你而崩塌……陈峻同学,请宣布比赛项目吧。”

    相比一贯的样子,居奕这时说的话已经算是非常不留面了,看来他们的关系恶劣并非只是传言。陈峻见居奕也从容不迫地松开领子最上面的扣子方便活动,严肃地对他点了点头。其实他从刚才起就在接收校内网络上对于这场决斗的实时播报(不用说是凯伊的杰作),而在居奕刚刚说出他的名字后,讨论版上就开始飞快地开始刷新,许多人问道:“陈峻是谁?”“仔细看角落那里原来还有个人啊!”“是裁判吗?”“为什么是他来当裁判?”“这人什么来头?”

    在不明真相的群众刷过一轮之后,突然蹦出来一个黑色超大字体这样说道:

    “这个陈峻是个特优生,据说这两个人决斗就是因为他!”

    这个消息一出来,讨论版上立刻炸了锅,三角!豪门!还有什么比这种八卦更让人喜闻乐见!陈峻的学生资料很快被找了出来,他毫无亮点的背景和不起眼的外貌受到了毫不留的批判,有知人声称此人纠缠阿尔伯特很久,但是阿尔一直对他不假辞色;也有人坚持认为那两位大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人决斗呢?他一定就是个路人甲而已,被临时抓来的,一定是这样。但是后来又有人匿名爆料这个陈峻其实在两边左右逢源,决斗的导火线是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在一片洪涛般的讨论中陈峻思考:他们是为了我决斗的吗?应该不是,但是他们决斗的原因是什么来着?

    陈峻回溯记忆,之后淡定地匿名在讨论版上留言:阿尔少爷是因为居奕同学让他被迫穿女装而要求决斗的。

    不用说这个消息又让讨论版上一口气连翻了好几页。

    “那个,陈峻同学?”见他没有第一时间回应,居奕疑惑地叫了一声。

    “抱歉,”陈峻放下直播讨论,摆出裁判的姿态说道,“我认定你们决斗的项目为:摔跤。”他调出摔跤的资料,显示在自己个人电脑的液晶屏上供他们研究。

    居奕一愣,显然陈峻选择的这个起源于旧时代、如今大部分人听都没听过的项目让他非常惊讶,他走近仔细地研究起规则来,而阿尔却没有动,因为这个项目他刚刚在学园祭上看到过,甚至还差一点就参加了,这也是陈峻故意的,想要给阿尔一点优势。

    即使明显能看出裁判很偏心,居奕也仍旧彬彬有礼地低下头仔细读着,而阿尔却也不怎么满意,用眼神无声地质问陈峻,对此陈峻视而不见地扭过头,对不起了阿尔少爷,对于机器人来说把握住和理之间的度量是很困难的。

    居奕差不多看完了一遍,抬起头问道:“我看这上面说……摔跤是要**露上半的项目?”

    面对着十几台监视屏幕的凯伊简直要泪盈眶:“陈峻,我感谢你!谢谢你全家!”

    两位男主角脱了之后,收视率何止会上升几个百分点!凯伊拼命敲打着屏幕将这个消息四处传达,恨不得把现场的录像装置再多加个十几台,他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根本不是电视节目制作人,直播只是想要坐庄开盘赌博而已。

    一听到还有脱这个要求,即使阿尔也不淡定了,他狠狠地瞪着陈峻,用神表达了对他的质问谴责:“你是故意的对吧?”

    陈峻用眼神表示冤枉,如果阿尔能提前暗示他决斗内容,也许他就不会选择这样一个项目了,但是当事人都不闻不问以示清白,让一向思虑过多的他十分苦恼:机甲不能比,否则可能对阿尔的体带来太大负担,琴棋书画就不要说了,从气质上来说这类项目不适合阿尔,当然这绝不是因为他歧视阿尔的智商。这样剩下的格斗类项目,又都大同小异,他只能尽可能地向阿尔的优势方向努力。

    也许是因为已经豁出去了,阿尔三下两下地脱掉衬衣,露出精壮的上半,浑然不知有多少看直播的观众因为这一幕而尖叫昏倒。

    而难得的,居奕一向温煦的笑容凝固在嘴角,他犹犹豫豫地把手放到外扣子上,动作极其缓慢开始解开,见状光着上的阿尔嘲笑他道:“哈!就脱个衣服还拖拖拉拉的?简直像个娘们儿!阿嚏!”

    居奕反唇相讥:“我可不像你这个野蛮人一样毫无廉耻之心……”但是该如何避免脱这件事,似乎一向很有办法的他也找不到什么理由,他也只好慢条斯理地脱光上衣。

    与平时文雅的形象不同,居奕的体看起来也经过了相当程度的锻炼,赌盘上他的赔率开始下降。

    两个人围绕中心站开,按低体摆好姿势,一直都站在一边,表现得神游物外的陈峻挥下手:“准备——开始!”

    一声令下,阿尔如同敏捷的豹子一般向着对方扑了过去。

    他其实很讨厌与别人进行体接触,所以只是向着居奕的腰伸出手,想好制住他的体中心把他扔出去,然而居奕虽然是个摔跤新手,平时格斗练习得来的经验也不是没用的,他下意识地侧开子,顺势用肩膀想要压住对方,于是他们不得不缠斗在一起,被迫肌肤相贴,那一瞬间他们脸上的表不约而同地扭曲了。

    摔跤,就是这么不知羞耻的运动啊……网站上有人发了这么一条内容:“我怎么觉得这个裁判不是什么他们争抢的对象,而是想要撮合他们啊……?”

    底下一个人用方方正正的字体、按照正式公文的格式非常规矩地回复了他,隔着屏幕似乎都能察觉到这个人认真的语气:“只是听说**露和体接触可以使人类坦诚相见、拉近距离而已。”

    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无数人对着屏幕发出欢呼声。

    ************

    阿尔青着脸跟在陈峻后走进更衣室里,陈峻说这里有他之前准备好的干净衣物,所以带领他来到了礼堂后台。他们之前的戏剧也在这里表演,一些戏服还挂在衣架上,没有收拾好,那公主裙更是绚烂夺目,不断地刺激着阿尔的眼睛。

    陈峻找出来干净的衬衫和外,对阿尔说道:“请换衣服吧,阿尔少爷。”

    阿尔心不在焉地哼了一声,草草地上干净衣服,陈峻收好脏的那一,察言观色,体贴地安慰道:“我认为那不算您输了。”

    阿尔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我本来就没输!”

    陈峻说道“是是,但是说起来,那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他露出回味的表,“居奕同学……将您的……那一手真是……”

    阿尔咬牙切齿地说:“住口!选择你当裁判真是我最大的失误……刚才那一段决斗的经历绝对会成为我人生中最不想回忆起的事之一!”

    他随意找了一个桌子倒在上面,看来他今天酣畅淋漓地将精力发泄了一场后,现在也没什么力气再发火,但是之后会不会还找陈峻算账,就难以预料了。

    陈峻走近他提醒道:“阿尔少爷,不要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

    他停下脚步,阿尔大大咧咧地敞开着手脚躺在桌上,眼睛微微闭住,金色的睫毛轻颤,似在闭目养神,而陈峻仔细观察的根本不是他的脸,而是另一个地方。

    “你硬了,阿尔少爷。”他突然开口,正直地对着阿尔裤裆那微微勃**起的部位说道。

    阿尔闭着眼睛漫不经心地说:“嗯,别管它。”

    陈峻开始搜索产生这种况的原因,念道:“有专家研究,男在激烈运动时会伴随**上升甚至可能导致勃**起……原来是这样,”他表纯洁地问道,“是因为刚才的决斗?”

    阿尔脸上微愠,没等他开口,陈峻就又说道:“真是**体啊,阿尔少爷。”

    “……”阿尔已经差不多可以无视陈峻这些细想起来很奇怪的台词了。

    “不如让我来履行一下自己的职责吧。”明明体应该十分焦灼,可阿尔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似乎真的想等它自己下去,见状,陈峻面无表却十分主动地伸出手,试探地按在阿尔的肩膀上。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大家!以后绝对不会这么多天不更新!(痛哭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