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章

    陈峻并没有去看最终一场比赛,他严格遵守了之前说好的等待的状态,不仅不开任何直播设备,连从远方传来的观看比赛的人们激动的叫好声都无法震动他的心房。

    “我可不可以打开一个小窗口看看直播?”一旁的凯伊·莱特可怜巴巴地恳求道,“我戴上耳机,保证不让你听见!”

    陈峻用地主一般的语气回答:“你干完活了才可以看。”

    凯伊泪流满面,他可是对于决赛期待已久,甚至抛弃了各种监视设备想要去现场亲自感受气氛的!没想到突如其来的陈峻破坏了一切,硬把他抓到这个地方干活……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手脚不够快吧。”陈峻冷酷地说出这样的台词。

    凯伊泪奔:“我不是故意的!你之前只给我了一个人名,本来就很难找啊!呜呜呜……呜呜呜……而且说好不着急的,怎么突然间又把我拉来立刻就要找到这个人啊……”

    陈峻叹气:“你真的需要我给出理由吗?”

    “……不用了。”凯伊知道陈峻如果凶起来,说不定干完活会让他默默消失在仓库某个角落。

    他们就在机甲储备仓库中,黑暗中四处矗立着和西西同样型号的银色机甲,因为凯伊说这里不容易被发现而且可以找到破绽借用学校主机,但这个地方离比赛地点也就隔着几道墙壁,这让凯伊的心简直像被小爪子挠过一样痒痒,但是不做完又不行……他叹着气,再一次狠狠盯着那个已经看过好几十遍的人名。

    孙蔚,男,年龄不详,曾经作为机甲驾驶员参军,所属部队不明,拥有一定的工学知识。

    这就是西西曾经的主人,他希望寻找的对象。陈峻倒也不是心血来潮凯伊做完的,而是机甲比赛结束后,恐怕就没有机会多次去学校训练库里找西西了,先前答应他的事要赶快做到才是。但是因为西西他们那一批机体被淘汰时统一清洗过系统,本来可以利用的很多资料都已经消失了,就连西西也只能记住这个名字而已,连他们曾经参加过什么战役都不知道。

    “全国上下叫这个名字的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凯伊皱着眉头说道,“而且资料这么少,要确定下来很困难啊!”

    “我相信你的实力。”陈峻随口说道。

    不要以为夸我一句就可以把我当做免费劳动力随便压榨了!凯伊苦着脸敲打键盘,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哦——

    “我去找一下那台机甲,”陈峻随口说道,他凭借超高的实力在一片相似的机甲中寻找着西西。

    “喂!”凯伊突然叫出声来,“你说那个人懂工学知识对吧?”

    陈峻应道:“是的!他会改造人工智能,而且对机械也有研究。”

    凯伊激动地喊他:“我想我找到这个人了!孙蔚,毕业于联邦国立大学电子系!联邦189年参军!192年因为表现优异而升为机甲驾驶员!曾经参与……哇,应该没错了,我看看——唉?”

    陈峻已经跑到他边:“怎么,有什么不对?”

    凯伊撅着嘴说:“我不说了,还是你自己来看资料吧,唉。”

    远处传来欢呼声,两个人呆呆地盯着屏幕上的“已阵亡”的字眼。

    “给我查具体点,”陈峻严肃地吩咐道,“我要知道他怎么死的。”

    *****

    陈峻默默地登上那台熟悉的机甲,用自己尚未归还的钥匙打开开关,屏幕亮起,西西熟悉的笑脸露出来:“哇!你怎么现在有空来找我?”他装模作样地张望四周,“难道那个比赛就在附近吗?”

    “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陈峻用沉痛的语调说道,“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没想到他这幅样子反倒逗得西西哈哈大笑:“噗!让我……哈哈,我做好心理……准备?”

    陈峻喝道:“不要笑,我这么说是因为这种绪模式所指定的,但是你要领会精神。”他一字一顿地说,“我刚才,找到孙蔚的消息了。”

    西西呆住一秒钟,但是很快反应过来:“那家伙在哪儿?!”他气咻咻地扇着翅膀,“我要去找他算账!”

    “他死了。”陈峻沉声说道。

    这下西西真的呆住无法反应。

    陈峻将查到的资料给西西看:孙蔚在人工智能系统上颇有天赋,当初改造过西西后,也设计过其他一些小玩意儿,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传了出去,最终被送到军部受审。

    军部希望他交出自行设计系统的原型——也就是西西,由他们进行研究改进,似乎是不愿意自己的心血被别人这样折腾甚至消失,最终孙蔚没有妥协,被秘密地处决了,对外宣称是阵亡。

    而西西他们那一批机体,也立刻被回收、处理……然后作为废弃机体,不知道经过多少曲折,最终被送到学园中为学生训练使用。

    因为是机密,这些东西还是陈峻和凯伊费了不少劲,甚至跑去黑掉军部的防火墙找到的,更多的东西还来不及去找,但是要知道真相,这些已经够了。

    “我很遗憾。”陈峻这样说道。

    西西自从知道孙蔚的死讯就一直傻呆呆的,此时突然出声:“这么说来,不是他抛弃我了?”

    陈峻点头:“可以这样确定,军部要处理他,应该也会找个执行任务之类的理由先调开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西西说道:“好像……”但他知道自己对他们分离的记忆十分不确定,似乎是某天再开机时,那个人就已经不在了。

    他们没有好好道别过。

    西西很伤心,尽管他现在是老鹰的样子,无法露出伤心的表,但是陈峻这么确定。他试图安慰对方:“所以……有坏消息,也有好消息,他没有舍弃你,而且一直到最后都认为你很重要。”

    西西附和道:“是啊……”电子的老鹰画面点着头、仔细看会有一颗一颗的颗粒,有些滑稽。

    陈峻突然觉得有些不妥,语调也更加温柔,问道:“你有哭的程序吗?我认为现在你有必要执行。”

    白头鹰摇摇头,孙蔚只为他设计了开心的语调、滑稽的表……因为他说想要一个令人高兴的伙伴。西西想到了这些,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开始重重地扑扇翅膀,对陈峻说道:“谢谢你。”

    他飞到高空中,然后突如其来地下降——羽毛飞散,陈峻很快发觉这是因为数据流失,西西在删除自己的数据。

    “你在做什么?”陈峻问道,有些惊讶。

    西西的样子十分释然:“我只是不想再留着这些东西了……既然他已经消失,那么我也没有存在下去的意义,一样消失就好了。”

    陈峻头一次陷入无法使用语言的境地,好半晌才挤出一句:“等等,我……”

    西西似乎看出了他的意思,非常坚定地说道:“真的非常谢谢你,我现在,很开心……”他露出笑容:“原来我的好兄弟还是和从前一样!”

    他的影渐渐消失,陈峻沉默着看着那白色的光暗淡下去,接着机甲自带的作系统启动,蓝色画面渐渐亮起,屏幕上跳出刻板的字体,一个女声响起:“欢迎使用联邦第八代飞鹰系统,请输入ID号码——”

    陈峻没有检查,也知道这上面不再会有一点有什么痕迹,他离开了那台机甲,并且知道此后没有必要再来了。

    然而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掏出自己的个人电脑打开……

    西西的笑脸跳出来:“哇哇!怎么突然想起来我啦?”

    是的,之前他曾经把西西的一部分移植到自己的个人电脑上,个人电脑能很简陋,所以西西也只具有一部分功能,而且,没有另一个“它”所知道的记忆,也不知道“它”的决定,没有消失。

    但是,太好了。

    “对不起。”陈峻端端正正地向他鞠了一躬。

    西西受宠若惊:“唉?唉——”他忙乱地扑扇翅膀,“你居然对我道歉!天哪!天哪一定是我启动的方式不对!你是谁,你是假冒陈峻的对不?!”

    陈峻摇摇头,把小电脑放到自己怀里,他无法明确地解释出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但模模糊糊地认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于是他又一次开口:“抱歉。”

    西西小心翼翼地回答:“好啦……我原谅你!你到底怎么了?”

    陈峻没有说话,他感觉自己中有着很沉重的什么东西,而且似乎快要溢出了。

    不顾西西的追问,他把小型电脑关上,慢慢地走出仓库大门。

    门外人声鼎沸,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的表,比赛已经结束了么?观众都已经散场?陈峻四处寻找着阿尔,他会在哪里呢?他最终有没有赢得胜利?

    但是人群太过拥挤,即使是陈峻也没法马上找到他,明明那人有着那么一头显眼的金发……陈峻用360°视角不断寻找着,他会在哪里?人群最多的地方?还是像从前一样,自顾自地躲到别处?

    “喂!”

    陈峻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视野里出现了熟悉的那一抹金色。

    阿尔向他跑过来,手上拿着一个体积可观的奖杯,头一次露出如此羞赧的笑容:“我赢啦!……虽然不是第一名,但是我比了一场很棒的比赛!”

    陈峻接过奖杯仔细看,上面写着“第二名”,唔,比起先前说过的大话,这可不能算是合格啊。

    但是陈峻伸开双臂抱住了阿尔,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真厉害,阿尔。”

    阿尔笑了:“是啊……”随即又扭动体想要挣脱,“可是你也不需要用拥抱来表示对我的敬佩!”

    但是陈峻坚持着多贴近了两秒钟,他感觉中的东西似乎慢慢、慢慢沉淀下来,像气球露气一样地跑掉了,他松开阿尔。

    阿尔张开嘴想要对他说什么,但是很快他就被旁边一群激动得不行的学生们给抢走了,似乎是由于太过激动,甚至连阿尔他们也不再害怕,他们把他整个人举起来抛到半空中,同时发出响亮的欢呼声。即使阿尔愤怒地威胁他们“快放我下来不然X&*%”都无法阻止他们。

    陈峻站在一旁看着欢乐的人群,远处似乎是冠军吧,他正微笑着接受采访,但是很快也被一群人抬了起来,张罗着要扔进喷泉里……今晚似乎将会是一个非常欢乐的夜。

    “还没结束呢。”陈峻低声说道,脸上绽出一个微笑。

    ****

    决斗的地点是机密的,因为当事人双方都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当成猴戏看的兴趣。

    因此陈峻被阿尔拉着往小树林里钻的时候,他还迟疑地问道:“阿尔少爷,你是要野**合?”

    阿尔尚未回答,等在远处的居奕听到这句话已经笑了起来:“我想他不是那个意思,这个地方是我定下的,抱歉让你产生了误解。”

    阿尔倒也没有因为陈峻动不动就往那种不和谐的方向拐而斥责他,而是十分爽快地解开领口最上面的扣子,挽起袖子对居奕跃跃试地说:“少废话,来吧,趁我正在兴奋!”

    居奕却抬手道:“等等,”他指着天空,“很多眼睛。”

    闻言另两人也抬起头,阿尔一惊,原来他刚才太过激动,连被小型飞行监视器跟踪了都没有发现,虽然它们是黑色的在夜色中非常隐蔽,但是镜头的反光还是出卖了它们。

    陈峻其实早就发现了,但是却没有及时提醒阿尔,因为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凯伊派来的:他当时夸下海口要对决斗进行现场直播,还坐庄开盘赌博,之后便不断地恳求陈峻给他内部报,看在他帮助过自己的份上,陈峻本来不想揭穿他的,没想到居奕也很敏锐,距离那么远也能发现。

    一想到现在有多少观众在另一面观看直播,陈峻微微笑了,他用电子信号“~”地打了个招呼给那些小型监视器们,它们也纷纷发出“~”来回应他,与同胞交谈感觉就是这么愉快,陈峻想。

    作者有话要说:累死我鸟,采取大家的建议,以后我写的话会放博客的……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