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章

    “对不起,这次是我的失误。”屠连面色沉痛地对着通讯器道歉。

    里面传来的声音依旧冰冷,倒是也听不出来责备的意思:“惩罚暂且记下……报告后续况如何。”

    屠连头痛地说:“嗯……乌鸦已经顺利重启,一切正常;那个趣用品公司的老板夏时筠,之后又给他注了一支ML-2型药剂,放到广场长椅上,目测已经失去关于进入学院后的所有记忆,但是恐怕他已经产生怀疑。”

    对面的声音冷淡地说道:“没关系。”似乎完全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之后又进行了一些例常问话,通讯便在规定时间之内切断了。

    屠连憋气地看着那台小小的通讯器,这次的事实在不能说是办的多么漂亮,本来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接受对方的训斥和责罚,没想到上司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没关系”便作罢,甚至没开腔骂上一句。明明陈峻进行了机械改动,但是对方关心程度却十分有限,只是要求他如同以前一样,将他们两人的定时体检测报告一起上交,倒是像对他屠连的体更加关注似的。再加上一直都是对方单方面联络,至今仍旧不知道上司到底是隶属哪个机构的……屠连骂骂咧咧地踹了桌子一脚,把桌子腿踢断了。

    之后他抱着自己的备课资料,恢复成那副缩头缩脑的样子出门,用他良好的视力一眼就看见坐在远处庭院中陈峻和阿尔这两个人的影。

    “阿尔少爷,这是你的外吗?”陈峻板着一张脸,手里抱着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黑色外衣问道。

    “你不是知道吗?”阿尔若无其事地说道。

    陈峻点头:“是的,这里绣着姓名缩写,与您的相一致,而且上面的气味也是您的……但是我姑且认为还是问一下比较好,谢谢你的贴心,您真是温柔。”

    阿尔一副上寒毛直竖的样子:“不用这么奉承我,听着就很恶心!”他稍有些别扭地说:“毕竟也跟你没关系,也是为了我才……嘛。”

    陈峻不解地歪着头:“我?”

    阿尔扭过头:“反正你这样做我也不会感谢你的!”

    陈峻沉稳地看着对方,他不明白阿尔到底脑补出了怎样的一个故事,可惜处于休眠状态的他无缘得见当时的场景,他只好旁敲侧击地问道:“当时你看见我睡觉?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对劲的地方?”阿尔皱眉。

    “比如闭着眼睛安睡的我看起来比平时显得更加英俊动人,之类的。”陈峻说道。

    阿尔奇怪地瞥了他一眼:“你没病吧。”他这人虽然算是粗中有细,但是被陈峻这么一插科打诨,当时有什么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比如他为什么睡在地上还盖着窗帘之类的也一时想不起来了。

    见到两个人的谈话还算和乐融融,屠连轻叹一口气,转悄悄离开。

    两个人接着又谈起了机甲比赛,阿尔已经进入最终赛程,即使不用再赢也可以拿到不错的名次。但看他说起比赛时神采飞扬的样子,显然是打算一直赢到最后去。陈峻不得不提醒他悠着点:后面还有和居奕的一场决斗呢。

    阿尔不以为然:“居奕那个小白脸坐了好几天办公桌,估计骨头都硬了,你还不如提醒他注意呢。”

    “如果我真的去提醒了,阿尔少爷不会吃醋吗?”陈峻一本正经地问道,而且你的脸比他还白。

    阿尔怒道:“吃醋?!我才不会吃你的醋!……但是你,也没必要去讨好他。”

    也许是刚刚吃饱了饭的缘故,他难得显得有些懒洋洋的,伸长了手脚倒在长椅上,脖子靠着椅背,眼睛半睁半闭,嘴角微微撇起,和平里仪态要求严格的样子大相径庭,倒是陈峻依旧正襟危坐,十分主动地向阿尔提出是否需要躺在他的膝盖上的要求。阿尔本来有些嫌弃,但是在陈峻的坚持下,还是勉为其难地躺了上去。

    阿尔眯着眼睛,阳光非常灿烂,在他眼前投下一片绚烂,连上方的人脸都看不清楚,只依稀感觉十分柔和,而那个柔和的影子嘴巴张开,问道:“舒服吗?”

    “不,硬邦邦的根本没什么好枕。”虽然嘴上这么说,他却没有起来的意思,还调整了一个姿势让自己躺得更加舒服。

    在确定阿尔的头好好地放在自己腿上之后,陈峻便开始自顾自地查找资料。学园中的具体决斗形式还是非常多种多样的,鉴于最近场地一直被占用,以机甲形式是不可能的了,那么他们具体会采用哪一种呢?

    他对阿尔提出这个问题,阿尔态度奇好地回答他:“这个你来决定。”

    “为什么是我?”陈峻稀奇地问道。

    “你不是裁判吗?”阿尔打了个哈欠,好像快要睡着了。

    “……”陈峻调动自己的记忆,确定完全没听说过这回事。

    他不顾危险,坚定地把阿尔摇醒:“我一点都不知道裁判的事。”

    兴许是阳光太温暖,被打断睡眠的阿尔甚至都没有生气:“哦,是我决定的,要填表格……”话还没有说完,便嘴巴微张地睡去。

    陈峻立刻登入学校网络,果然这个决斗还有一个奇葩的表格要填,扫描件甚至都已经上传完毕。应该是深谙学园规章的居奕一手办的,常规项目都是由他的笔迹填写,决斗的有关规定内容,比如生死不计之类的,被画上线重点标了出来。裁判一栏果然写着陈峻的名字,最下方是两个人各自的签名,表示对以上内容全部同意。

    陈峻开始纠结,他是裁判?可是他的立场是偏向阿尔伯特的,到时候要不要给他一点方便呢,例如比赛项目挑选阿尔更擅长的,或者比赛途中给阿尔放水……但是陈峻马上就否定了这个方案,倒不是出于维护阿尔的自尊这样的目的,纯粹是让机器人去作弊比较困难,比如击剑这样的项目,他可以立刻通过系统分析出谁得分,如果要编造假话,还要多浪费一秒钟,对硬件消耗太大。

    陈峻不是没有想过阿尔会输掉的可能,不管是机甲比赛,还是决斗……他之前也担心阿尔会不会被打败后受到刺激,大变走火入魔什么的,但是现在他倒是不怎么担心了,因为根据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判断阿尔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阿尔伯特这个人的本不坏,和人容易产生冲突倒多数是因为他表现得像个被宠坏的孩子……但是他毕竟有着那样的背景,陈峻能注意到隐藏在他外表下成熟的一面,而他有孩子气的表现,也许是因为他是一个被家人宠着长大的人。

    陈峻注视着阿尔的睡脸,即使在睡梦中他的脸也是随时一副准备着要发怒的模样,眉毛稍微皱起,他心想:不是说出豪门的人大部分拥有不快乐的过去吗?怎么我家少爷不是这样。

    他的母亲份尊贵,但是从阿尔的言谈中可以看出显然母子关系很好,他的父亲更不用说,虽说应该忙于公事,不经常见面,但是阿尔如此迷恋机甲,显然也是因为想要子承父业,他一定非常尊敬父亲。

    也许就是因为被极尽宠却又得到了正确的教育,阿尔才会是现在的样子。以家人为荣却不把他们当做胡作非为的靠山,想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得到别人的认可,但是越是获得荣耀,在得到赞同的同时,恐怕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更讨厌他吧。陈峻摇摇头,难道是被太阳晒的,电池充过头了?怎么他也开始思考一些漫无边际的事了呢?

    阳光正好,气氛多么悠闲……陈峻呆呆地看着阿尔的睡脸,直到刺耳的铃声将宁静打破。

    “阿尔少爷,”陈峻面无表地掐掉闹钟,“你该起来去准备比赛了!”

    他非常不温柔地抽开腿站了起来,让阿尔的头与木椅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阿尔被撞了这么一下,疼得稍微醒过来一点:“唉?啊……我不想去——”

    果然还没睡醒,清醒状态下他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陈峻知道此时态度必须强硬,一旦姑息那么就别再想达成目的。他面对着阿尔的脸,开始使用各种方法让他醒来。

    “这是最终战!你不是一直想打赢吗!”陈峻在尝试古老的方法,拧着他的耳朵对里面大叫。

    阿尔痛苦地翻:“啊——”

    陈峻继续用极快的语速,说出决赛选手的人名,质问道:“你难道有信心击败他们所有人吗?不要太过自大!到时候输了不要来找我哭鼻子!”

    阿尔瞪大眼睛,忿忿地看着陈峻:“别小瞧我!”同时揉着耳朵,小声嘀咕:“居然还用激将法我才不上当……”之后轻巧地翻从椅子上一跃而起。

    他神色傲慢地对着陈峻宣告:“等着我把奖杯拿回来吧!”

    陈峻微微一笑:“我期待着。”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还有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