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章

    他们原先商议好的计划是:陈逸思独自前往某个地点,与学院内部人士接头,然后由他带领前往工作地点,大师现在被夏诗筠拉着,陈逸思悲哀地发现平时只顾埋头研究、毫无运动的自己根本无法挣脱对方的手臂。

    “真是怀念。”夏时筠用夸张的语调感慨道,“现在的学生真是幸福,有如此丰富多彩的活动,相比起来我们从前就枯燥多了,每天都是学习、学习和学习……”

    陈逸思心里焦急,但是表面上只能拼命镇定,冷冷地说道:“我不这么认为,也就那个时候的你还像个人样。”

    夏时筠惊喜地眨眨眼睛:“咦,难道说你也很怀念那段我们亲密无间、一同苦读的子?”

    陈逸思涨红了脸颊:“我才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你还有点理想,现在的你只是屈从与金钱和**、一铜臭味的商人而已!赶快放开我!”

    “不,而且你难道不知道被人这么说了之后,是个男人的话就更不会轻易放开了?”夏时筠笑的露出闪闪发亮的一口白牙。

    陈逸思哭笑不得地被他拉进活动区域,眼看离目标地点越来越远,陈逸思见无论如何也抽不出那只被拉得紧紧的手,无奈之下只能想起尿遁:“可不可以先松开?我、我要去上洗手间。”

    夏时筠似乎没有看出他的意图,兴致十分高昂地说:“哦哦,洗手间!我们走吧。”他拉着对方开始四处寻觅。

    为什么他这么高兴?陈逸思莫名其妙地被拉到厕所里面才被放开手,面对一个个小隔间,夏时筠笑眯眯地说道:“来来,挑一个进去吧!”

    此时陈逸思才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危机感,他抱着手提箱问道:“你也要去?”

    夏时筠嘴唇:“嗯,我们一起嘛。”

    陈逸思不悦地皱起眉头:“这么窄,为什么要一起?你还是用旁边那一间吧。”

    “越窄才越刺激嘛。”夏时筠顺手解开他紫色衬衣的一个扣子,露出口更多地方。

    怎么有种被当做猎物的感觉,而且这回应该不是错觉,陈逸思望了望除他们以外空无一人的洗手间,故作镇定地说道:“我突然不想去了,我们还是走吧。”

    夏时筠遗憾地说:“哦,好吧。”虽然没得手,但是机会还多得是,不用着急,他的眼神中流露出这样的意思。

    “陈博士!”他们刚走出洗手间的大门,就看见一个面色苍白、带着一副厚重眼镜的青年男人急匆匆地向着这里跑过来,“您怎么跑这里来了?我在到处找您呢!”

    陈逸思知道他估计就是那个接应自己的人,可是现在旁有外人,什么话都不好说:“对不起,突然碰到了熟人……”没等他说完,夏时筠就地上前握手:“我是他的老同学!请问您是?”

    那青年人被他抓住手,吓了一跳:“啊,我……鄙姓屠,是这所学校的老师……”他尴尬地笑着,但是总算没有失礼,恭敬地向陈逸思问道:“那个,我带您先去休息室喝杯茶吧?”

    陈逸思急了,频频向他使眼色,但是被屠连用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安抚住了,夏时筠假装没看到他们鬼鬼祟祟的动作,豪放地大声说笑、频频指点走廊的各处装饰,丝毫不顾虑旁人的眼光。

    屠连看出这个新冒出来的人抱定了粘着陈逸思的打算,但是他也不是吃素的,眼看插科打诨转移注意力已经没有作用,约定时间即将近,他客气地上前,挟住夏时筠的半边体:“夏先生,您想去厕所吗?”

    陈逸思在旁边猛点头:“他要去他要去!刚刚他就很想去却没去成。”

    夏时筠莫名其妙地说:“啊?”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体无法动弹了,旁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眼镜男,居然力气大得一只手就足以制住他的行动。

    而他还客气地低头说道:“我领您过去吧,陈博士稍等。”之后便轻轻松松地假作搀扶、实则挟持他走进旁边一间男厕。

    屠连扫了一眼,看出这间男厕里也没有一个人,就放心地把夏时筠粗鲁地推到最后一个格子间里,冷冰冰地说道:“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

    突然间遭受如此待遇,夏时筠的反应还算是镇定:“他的边居然有你这样的危险人士……他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会来这所学校?你……”

    他还没说完,就被屠连干脆利落地一个手刀劈晕了,屠连收手后还不耐烦地咂咂嘴:“问题这么多,活该死得早。”

    话虽这么说,但是真的把人杀掉也会惹来不少麻烦,屠连从包里抽出来一支试剂,这是为了这次行动上面特批下来的道具之一,据说可以消除人的短期记忆,不好意思就拿你先当试验品啦,他将一管试剂毫不犹豫地打进对方体内。

    收拾好痕迹,反锁住厕所门,屠连干脆地离开,心里不免嘀咕:这玩意儿到底有用没有,别到时候又跑来找事,而且军部那帮人什么时候研究出来这么高科技的东西出来了?但这个想法只在他脑子里溜了一圈,就很快消失。

    他出男厕大门时,已经等得心急的陈逸思立刻迎上来:“怎么样?怎么摆脱掉他的?”

    屠连推推眼镜:“不用担心,不会再有后患。”

    陈逸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努力小跑着跟上屠连前进的脚步,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大惊失色地顿在原地,说道:“你你你……你不会把他给……?”

    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吓人,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而且体僵硬,整个人杵在路中央动弹不得,屠连只好不耐烦地安抚他:“不是,我只是打晕他放到那里而已。他为什么会跟着你?会不会泄露我们的事?”

    陈逸思这才放下心来,虽然那个家伙很讨厌,但是毕竟同学一场……没有出事就好,至于夏时筠被打中后脑会不会有头晕之类的后遗症什么的,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他谨慎地回答对方的问题:“我们有点旧怨,而且那个人和零件也有点关系,但是应该不会泄露什么,所有东西我都是分开订制的,他也不会知道我到底拿到的是什么。”

    屠连点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接受这个解释。他若无其事地带领着陈逸思穿过重重人群,但是陈逸思注意到他们一路上没有碰到一个熟人,并且故意走了好几次重复的路线,看来是为了消除痕迹,在确定没有人跟踪他们之后,屠连将他带到空无一人的教学楼最高层,并打开一间房门。

    “今天一天这里都不会有人来,你搞出多大的动静都没关系。”他冷静地交代,等陈逸思进来便立刻关上门,守在门边警戒。

    陈逸思提着箱子,黑暗的角落中,一直原地待机的陈峻露出形,慢慢向他走来同时进行惯例般的问候:“父亲,上午好。”

    他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放下箱子,给了自己的“儿子”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见到自己的得意之作,陈逸思立刻脱离了平时那副样子,进入工作状态,他迫不及待地打开那个金属的手提箱,向陈峻展示里面的东西:“看!这是专门为你定制的,具有可伸缩螺旋刀片的模拟直肠及配**门,我认为杀伤力一定惊人!”他一边说,眼睛同时闪着跃跃试的光芒,简直像个急于炫耀的小孩子。

    站在门边的屠连突然觉得上一阵寒,而陈峻则冷静地提出建议:“父亲,我认为在这所学院中,需要这个零件具有杀伤力的可能不大,我可以用其他手段击杀对手,比起这个来,它的体感能比较重要。”

    “哦,”闻言,陈逸思非常不高兴地说道,“体感嘛……反正是最新型,应该还不错吧。”

    陈峻打开里面的说明书,念道:“由高弹、超柔软的无毒医用材料制成,具有智能震动频率,随着体验中压力越大,内部结构之处就更紧;此起彼伏,夹吸松紧有度,使你变得更坚**更粗壮,并可有效改善手**造成的早泄现象;与真人结构相同,配合润滑油使用可高度模拟与真人**交的过程,震撼的感觉会逐渐深入你灵魂深处,颠覆传统的**,享受“感官·精神”真正合一的高**潮,带给你前所未有的体验……”

    “啊,够了够了!”见陈峻还要念下去,屠连赶紧出声呵斥,陈峻倒是没什么,屋里其余两个人早已经听得面红耳赤了。屠连第一千零一次质问自己,老子血气方刚,前程大好,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做这种事啊!

    陈逸思也脸上通红一片,他清了清嗓子,想要将这诡异的气氛驱散:“那么,我们赶快开始吧。在安装途中需要把你的开关关掉,进入休眠状态,可以吧?”

    陈峻点点头,向着门边的屠连说道:“那么,由于我会意识全失,目标的安全职责就暂时移交给你了。”

    “好好。”屠连应道,其实他对阿尔倒是没有特别放在心上,因为此时在他眼中最重要的莫过于这间屋子里发生的事不要被发现了。

    陈逸思也对屠连说:“那么我要开始了,由于陈峻的开关位置是重要机密,请你转过。”

    见他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屠连撇撇嘴,乖乖地转面对空的墙壁,而后以他灵敏的耳力听到轻微的机械声,以及一个重重的东西倒下的声音,而后陈逸思吃力的声音传来:“您可以转了……能不能扶我一把?”

    屠连嘴角抽搐地看着他们,大概是陈逸思太心急了,陈峻还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就直直地倒下来,正好向他上倒下,差点没把他压死。

    两人合力将陈峻翻到一边的地面上,即使是屠连也大呼吃力,直说没想到原来这小子这么沉,陈逸思解释:“他的体主要由高密度的金属制作,同时里面搭载许多机械,重量大是自然的……”说着,他有条不紊地打开手提箱,将工具一样样地拿出来放到一边,开始拆卸外壳。屠连虽然没忘记警戒,还是新鲜地看着陈峻双眼紧闭地躺在那儿的样子。

    就在一切都看似顺利地进行的时候,远处,倒在洗手间里的夏时筠悠悠醒来,捂着头呻**吟道:“唉……唉?这是——厕所?我怎么会在这里?”他惊讶地看着自己裤子脱着坐在马桶上,“大着大着睡着了?”

    与此同时,位于更加遥远的机甲训练库中的阿尔伯特·布雷斯韦尔的通讯装置上收到一条新讯息:我们的决斗提前吧,现在敢来教学楼最高层么?署名:居奕。

    作者有话要说:我们这边这几天进入雾霾副本了……结果一直呼吸道不好的我立刻感冒了,昨天还发烧到38°,对不起大家一直没更新~这周还得写一万五呢,希望我能写完吧……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