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章

    屠连面上露出高兴的神色来,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得意弟子。而居奕也自觉地靠近他一起走,同时问起一个看书时想到的问题,标准的优秀学生范本。

    其实屠老师内心很烦这个居奕,自从上次不小心让他撞破红包男要调戏他,居奕就和他亲近了很多,不仅经常在课余时间来找他,偶然碰见的次数也大幅度增加,而他这样做的理由是保护屠老师不再受到扰,殊不知这样做给屠连的私下的查探带来极大障碍。而且最重要的是,屠连不喜欢这小子,认为他很虚伪!但是如果让陈峻来分析,他的钢铁脑袋一定会得出其实屠连是嫉妒居奕这样完美的人的结论,并且指出他在学生时代绝对没有如此优秀。

    一定要赶紧把他赶走!不然老子之后的重要任务一定泡汤!屠连扶了扶那副重的快要滑下鼻梁的大眼镜,用柔和不失关心的语气说道:“居奕同学,你这样跟着我一定很耽误自己的事吧?那个人已经很久没有来找过来了,我想你还是不用再这样做了,不然我也于心不安……”

    居奕用毫无破绽的微笑回到:“老师不用担心,我有能力合理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倒是您不能太掉以轻心啊,我最近还听说那个同学正在私下纠集帮手,扬言下次一定要得手呢。”

    他要是再敢来,即使份暴露我也把他打成渣……屠连抽抽嘴角,重点就这么被绕过去可不行,他坚持道:“我会小心,但是我不想再让你牵扯到这件事中了,而且……”他吞吞吐吐地说,“你为什么要对这件事这么上心呢?”

    屠连对此真的很好奇,按说这种事在学校里也不算少见,居奕何必这么有同心关心一个不怎么熟的老师?由于认定他心机深沉,屠连甚至做好了对方已经识破他份的打算。

    听到他这么问,居奕毫不犹豫地说:“因为我觉得您是个有趣的人啊。”

    “啊?”屠连虎躯一震,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糟了,这小子特么不会也看上我了吧!

    而居奕似乎没有发现屠老师的异样,非常诚恳地继续说:“其实我之前也在注意您,这次算是顺理成章地接近吧,哈哈,您的一些观点非常新颖,让我觉得受益匪浅……呃,怎么了?”

    屠连被他一叫才回过神来,听清他只是在表现学生与老师间纯纯的谊,随即狠狠地唾弃了自己,果然在这个学院里待久了思维都出毛病了啊!不行,必须赶紧完事走人才行!他挤出一个笑容,小脸苍白:“太高兴了,谢谢你。”

    居奕礼貌地说:“哪里,所以说跟着您真的能发现不少有趣的东西,我也真有些舍不得放弃啊。”

    这是不是意有所指啊?屠连此时体会到自己似乎不太适合思考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要是能直接杀掉这人灭口就好了!为了任务成功一些牺牲也是有必要的!如果不是这人份特殊的话……

    居奕仍旧带着和善的微笑前进,浑然不知此时旁的人在思考如何完美地做掉自己,师生两人肩并肩走在阳光微旭的走廊,画面异常地温暖。

    *****

    学园祭进入最后两天时,学生们的也被消耗得差不多了,气氛变得稍微平和起来,根据这种况,学校的活动也进行过更换,将一些不重要或者稍微平和的安排在这一天,供人回复精神。因为谁也不会在最后时刻萎靡的,因为最大的重头戏——机甲比赛决赛会在最后一天举行,该说是男人天生就对这种强大美丽的机械充满憧憬吗?所有学生几乎都做足了功课,对于决赛段的选手津津乐道、如数家珍,从他们的家庭背景到他们机甲用的哪个牌子的润滑油,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然而这一切跟陈峻都没有关系了,他已经提交了退出比赛的申请,而且依旧是一位无人问津的选手,我的伪装做的太好了……即使是他也体会到了何为应该失落的场合。

    但是当然,他是不会特意露出这样的神的,因此这几天里阿尔总有些沉不住气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如此“云淡风轻”。

    “阿尔少爷,您有事吗?”在陈峻又一次发现阿尔偷看他时,终于出声问道。

    “当然没事,不要随便和我讲话!”阿尔表面上一点都没有尴尬,气定神闲地回答。

    只是陈峻知道他的心跳快了几拍,还是明白他没有表面上那么不在乎,可是对方不说,他也不明白阿尔到底想做什么,只要保持自己的步调就好,于是他一边端上给阿尔泡的茶,一边提醒道:“您不会是想要反悔吧?提醒一下我现在已经完成你的要求了。”

    阿尔一边动作优雅地啜饮着茶水,一边不耐烦地吼道:“是是!”看他没有毁约的意思,陈峻才放心,“你下午是要去训练库?”

    “嗯。”阿尔点点头。陈峻便说道:“那么我可能在这个时间段也要出去一下,作为跟班的义务,向你报告。”

    “你要去干什么我才不管。”阿尔哼地一声放下茶杯。

    陈峻想,也许他不是占有强的人,就点点头:“那么我以后就不会一一告诉您我去了哪里见到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了。”

    阿尔面露厌烦地赞同:“嗯嗯,比如你昨天和那个特优生见面还惹人家哭了,我就完全都无所谓——”

    为什么他会知道?陈峻倒是因为这话产生怀疑,明明已经先走了不是吗?难道是流言?可是一向不理别人的阿尔少爷怎么听到这种流言的呢?

    眼看阿尔若无其事地又回去品尝茶水,陈峻又一次感觉内存不够用:他这是什么意思呢?果然还是在意的吗?也许还是汇报比较好,虽然内容是假的:“我下午要去教学楼找屠老师商量关于学费的事。”实是待机等人混进来安装零件。

    我没兴趣听——阿尔的表这么说,不为所动地继续喝茶,用行动表现出自己绝对十分冷酷。

    但是陈峻通过各种渠道判断阿尔这是默许了他这么说,不由放下一颗心:又赌对了。少爷心,海底针啊,可惜因为保密,不能和他分享即将见到父亲的喜悦。

    ****

    与此同时,作为外界参观人士申请进入校园的陈逸思,由于在门口碰到了意想不到的人,让他提着零件箱双手不由一抖:“你、你怎么在这里?!”

    与脱掉白色长袍也只知道穿着不起眼的衬衣西装的他不同,穿着入时,腕上带着金表,怎么看怎么像个暴发户的夏时筠对他上下打量,露出十分猥琐的笑容:“哎呀,这不是我亲的小思思嘛,我只是受人邀请来凑个闹罢了,没想到眼高于顶的大博士也会来参加这种小儿科的庆典啊……哎,你手上提着什么东西?怎么看起来似乎有点像我们公司出产的趣用品啊?”

    陈逸思神经质地搓了搓提着箱子的那只手,自己是秘密外出的,这人为什么会再这里出现?是跟踪还是偶然?

    他可没有自信有演技能骗过这个狡猾的人,但是就此认输也不是他的风格,陈逸思只能虚张声势地说道:“这是我自己做的东西,跟你没关系,请不要纠缠我。”申请已经获得通过,他刷了一下自己的证明,连忙进入大门想要甩开夏时筠。

    然而眼疾手快的夏诗筠也及时通过,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别这么冷淡嘛,我们这么久没见,不如一起逛逛?”

    按说接应的人应该到了啊……陈逸思被迫被他拉着走,内心十分焦急,拼命控制自己不四处张望。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先这么多……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