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章

    阿尔简直可以说是横冲直撞地冲向对方的阵地,其姿英勇可以用野猪下山般的势头来形容,他的背后留下滚滚沙尘,连一个潇洒的背影都没有留下。虽然夺取旗子就能胜利,但是看来他是抱着打倒两台机甲赢得比赛的心思。

    陈峻只能做无奈状看着旁边的小红旗,场地非常大,而且双方机体观测仪上也只能看到旗子和队友的位置,并不能检测到对方位置,所以他只能在巡逻同时,收看现场直播判断敌人的动向。眼看着屏幕上代表阿尔的小点已经飞奔近一公里,非常为自己的阵地安全担忧。

    从现场直播来看,对方的两台机甲似乎并没有分开,他们会使用什么样的战术?陈峻根据现状逐步排查中,目前资料还不够多,得出结论很慢。

    “地形资料检测好了吗?”他一边作一边问道。

    西西将虚拟形象变为人型躯体,化作白发的美少年控制着数据流,回答:“嗯……不够完善,但是已经有大概轮廓,普通的沙丘地貌,整体呈水滴型。”他将地形图显示出来,“重要地点已经标注!”

    陈峻将这份地图发给阿尔一份,希望他能看一看吧,注意那些可能会隐藏伏兵,布下陷阱的地方。沙丘中起伏不定的地形,会给偷袭以很大的便利。

    那么,我们这里也移动一下吧。陈峻将小旗拔出来,规则许将阵地中心进行一定距离的移动,虽说敌人的扫描上会标出地点,但还是要找一个好的地形。

    “哥哥,找到了哦。”突然晴天中一道不亚于霹雳的声音响起。

    “嗯,我看到了,弟弟。”另一个音质相似但是略微温柔些的声音回答他。

    陈峻慢吞吞地回过头,地平线的那一边果然出现两台一模一样的机体,以奇妙的滑行方法向着这边冲来,他们的脚步似乎成U型,轮流交替滑动在前方,这种办法会让人难以找到可以攻击的空隙。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为什么要用扩音器对着彼此喊话呢?

    “我们上吧,哥哥!”此时弟弟响亮地回答。

    “小心点,否则我会太担心你的,弟弟。”哥哥沉稳地嘱咐他,同时陈峻似乎听到从观众席传来非常大的喧哗声。

    “他们是来瞎人狗眼的!”西西光着子怒吼,“靠这种粗暴的手段吸引支持者!太恶心了,我绝对不会认同的!”

    “……总觉得你说出来这话没有什么说服力。”陈峻拿着旗子保守地后退,旗帜的移动范围不能超过多少米,所以他不能抓着它立刻逃跑,真是遗憾。而那边的兄弟深合体也进入攻击阶段,他们当然不会通过扩音器把战略喊出来,不知道是通过心灵感应还是其他什么手段,没有一点犹豫地摆开阵型。

    “是以机动著称的XD-ZG型机体,防御攻击都一般,但是两台也绝对会打败我们一台……所以那个大少爷在哪里!”西西绝望地看着那孤单的小点,“啊,原来没有迷路,马上就要接近他们的阵地中心了!这两个兄弟是白痴么?放着孤零零的旗子在那里,都没有一个人防守。”

    “你肯定觉得我们很笨吧?”似乎真的是心灵感应一般,弟弟轻佻地笑了起来,“不会这么简单的,我们可是在那里布下陷阱了哦?”

    同时哥哥接到:“在他拿到旗之前,我们就会先赢的。”他顿了顿,自信地宣告:“从你们分开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输了,我们两个人合作是无敌的!”

    “哥哥!”

    “弟弟!”

    鹰的气质已经然无存,西西此时像是被拔掉尾巴的老母鸡一样窜上跳下叫唤:“白痴,兄弟怎么样!什么忌的血缘关系你是另一个我之类的早八百年前我就看腻了!也就能吸引一下小LOLI!”

    陈峻觉得他生气的地方真是太微妙了,遂没有答话。对方的进攻方式就如同他们的风格一般,高调而且华丽,但是因为两个人几乎毫无瑕疵的配合,原本一些空有花式却并不实用的招式也在他们手中得到了生命。

    而陈峻一直没有反击过,只是被动地退后躲避,他不是不想反击,但是对方的速度不慢,如果注意力从旗子上面放开,说不定会被其中一台抢走,现在争取时间给阿尔那边比较重要。

    而此时阿尔站在远方某处,看着空的黄色土地发愣,他的影明明已经和对方阵地中心重合:“东西呢?人呢?”

    他简直要出离愤怒了:老子辛辛苦苦跑这么久结果什么都没有啊啊啊——

    如果是以前的阿尔,估计立刻就要打道回府,寻找那对兄弟的晦气,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赛前陈峻絮絮叨叨叮嘱他各种注意事项的样子突然出现在脑海里,于是阿尔罕见地冷却血,开始思考。

    旗子地点肯定就是这里,因为赛程规定不能用手段伪造位置,地面上没有,那么只有地下了,阿尔挪开沉重的脚步仔细放大地面观察……好像是,有被挖过的迹象?

    可是老子不是来挖地的啊!阿尔对着天在内心愤怒咆哮,当他弯下膝盖跪倒地上用手刨开地面时,那如同主人一般显然的、被擦得锃亮的机甲似乎也一下变得暗淡许多,如果它能开口,一定也在说“耻辱啊!”阿尔如此相信。

    拿到旗之后非要杀了他们不可……阿尔捏紧拳头。

    阿尔勤恳刨地的画面陈峻没能看到,因为已经快要陷入困境。“旗帜移动范围已经快要超出界限!必须停下与他们对战了,否则会判犯规输掉的!”西西慌慌张张地提醒,“不能再避了!”

    陈峻叹气,但是本来他就没有打算把所有期待都放到阿尔上,因为他们在这场比赛中是搭档,而不是跟班与主人的关系。他将旗插到后的地面上,以一敌二地用体阻拦对方前进的攻势。

    他选择的地方非常巧妙,四处是略狭窄的灌木丛,机甲无法顺畅地前从别的方向进攻,只能向着他正面附近行动,“他是故意的!”弟弟立刻醒悟到陈峻之前兜圈子都是在找这样一处地方。

    “嗯。”哥哥略带忧郁地说,“看来我们这次被耍了,现在不能合体进攻了啊,怎么办。”

    “没事的哥哥,”弟弟非常乐观地说道,“让我在前面先为你开路!就算牺牲我自己,也会打倒他!”

    “弟弟!”

    “哥哥!”

    “所以说他们真的好烦!”西西暴跳如雷,这种时候还盯着转播中拍到的观众席画面,“喂你举什么兄弟王道的牌子!这明明是邪道!邪道!”

    这是嫉妒?陈峻无法理解地想,弟弟的单人攻击杀伤力小了很多,但是仍旧不断给予他一定损伤,要不了多久就会撑不住的,但是陈峻并不着急,他在寻找他的破绽,瞄准某一点进行打击——

    “轰!”

    伴随着巨大的声音,突然间眼前尘雾弥漫,似乎有一个巨大的东西落到了附近。

    “啊!”西西尖叫起来,“哇哇!少爷总算来了!”

    陈峻眨眨眼,果然前是一台庞大躯的背影,颜色因为灰尘而没有那么闪亮,但依旧无比潇洒,依旧无比拉风,“简直就像从天而降的神灵。”陈峻脑子里的资料库跳出这么一段匹配用词。

    “居然把旗子用气球吊在半空中!”阿尔愤怒的声音从扩音器中响出来,“还故意留下痕迹让我挖了半天的坑!小人!无耻!”

    看到阿尔感到,弟弟失声说:“怎么可能……这么快!”而哥哥接着说道:“啊!你拿到了我们的旗!”

    没错,阿尔的右手中握着蓝色的旗帜,但是他并没有破坏它,因为那样比赛就会立刻结束。陈峻如此判断,糟了,看起来……

    “怎么可以不打一架就结束!”阿尔把旗子往地上一扔,兴奋地冲着对方扑过去。

    兄弟两人被他气势所祛,下意识地合拢,简直就像靠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小绵羊。

    陈峻从没见过阿尔开机甲,所以他现在简直是全神贯注地观察着,阿尔表面上有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如同最勇猛的野兽,在震慑对手的同时,也似乎不给自己一点退路,但其实他的动作非常洗练,陈峻可以看出来,和对手相反,他没有一点多余的行为,甚至连路线都是可以经过推敲的。

    这是严格训练的结果?还是多次战斗中无意识得出的最完美方法?陈峻不知道,他对西西说:“作为一个机器人,我认为阿尔少爷这种严谨的战斗方式我非常喜欢。”

    西西哼哼,刚刚大吼似乎耗掉了他一部分精力:“反正你对他什么都喜欢嘛。”

    陈峻严肃地说:“不,我只是赞美他的战斗方式,作为机器是无法对人类产生‘喜欢’的感的。”

    “随便你怎么说。”西西变回白头鹰,扑扇着翅膀,“哎呀整天看你们恩恩我要烦死了。”

    “嫉妒?”陈峻问道。

    “嫉妒你妹子!”

    陈峻一本正经地向他解释自己的父亲没开发女款机器人(没有战斗美感!陈逸思博士如此说),但是西西似乎觉得不想听,干脆躲在翅膀里不出来了。

    而另一边,阿尔把两兄弟也虐的差不多,满意地收了手。

    陈峻突然想到了什么,打开通讯器连通阿尔:“说起来,阿尔少爷,这场比赛是决赛圈前最后一场比赛,我们赢了的话,你就要遵守约定收我当跟班了。”

    “……”不得不说,阿尔刚刚想起来这事,然后他发觉……

    “嗯,我们一起赢得比赛,您也帮助我赢得了约定,真是太好了!”陈峻用洋溢地声音对他说。

    被算计了!阿尔的脑海中飞快闪过这一行字,他愣了一秒钟,然后说道:“那我就让你输了吧——”

    他回过,直直冲着陈峻打出一记飞拳,陈峻来不及反应,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那巨大拳头在自己眼前越来越近,而在此同时,比赛组委会为这突然攻击队友的行为而慌作一团。

    作者有话要说: XD-ZG 兄·弟·最·高

    【注意】三十七章修了一遍!以前太囧了,今后会避免修文的,会给大家添太多麻烦,这几次主要是最近卡文,挤出来的东西看着很不理想,其实我很担心的就是盗文做TXT的同学你一定记得把修过的文给我改掉啊……_(:3」∠)_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