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章

    由于看出阿尔心不佳,陈峻开始默默地自动导航,他们走过不断发出招揽声的小吃摊贩,无视那阵阵香气来到活动区域,经过一个搭在地上的黑色帐篷,旁边站着个穿着白单的男生地他们喊道:“要来玩玩鬼屋吗?一人只要100联邦元哦!”

    阿尔目不斜视地快步前进,大概是因为白单上的洞挖的太小,完全没有认出阿尔这尊凶神的幽灵男仍旧不死心地出声:“侣一起玩可以增进感的!来嘛来嘛,我们会很努力地吓得你们抱成一团!”

    听到这话的陈峻立刻停下脚步,把跟在后面的阿尔吓了一跳:“干什么?”陈峻扭过头,对他露出了“好想玩”的表

    “哇,好恶心!”没想到阿尔对着陈峻这罕见的“楚楚可怜眨动的大眼睛”只发表了如上感想,但是他也不是迟钝到不懂别人的意思,摆着不屑的脸说道:“这种蠢得要命的东西你也要玩?!”

    他伸出手随随便便扯破帐篷的一角,拉出躲在黑暗中一角的戴着野兽面具的男生:“你看里面就这些玩意儿,一点都不可怕!”

    这家伙怎么能知道里面正好躲着一个人?幽灵和野兽面具张大嘴巴愣在原地,陈峻默默地往黑洞里看,由源感应得知里面还有七、八个生物,全都呆着没动,看来阿尔全是靠野兽般的直觉就抓住里面的人。“阿尔少爷,你破坏了人家的生意。”

    啧,阿尔不耐烦地咋舌,然后快步离开现场,似乎是要趁着别人没反应过来先溜走:“这还不是因为要演示给你看!”陈峻也连忙快步跟紧他。

    看起来阿尔根本不怕灵异类的东西啊,陈峻遗憾地在资料上添加这一点,遇到害怕的事物心跳加速时,会容易对旁的人产生好感,有机会找到他害怕的东西,也许可以实行新的作战计划。

    之后他们不小心误入了“趣味长跑比赛”的场地,阿尔快步前进时,正好旁边有个选手气喘吁吁地跟着他跑,一直都甩不掉。吼着“烦死了啊!”的阿尔,加速在赛道上开始跑了起来,不知怎么就顺势吃掉了留给选手比拼吃饭速度的面包,打翻用来堵塞道路的不倒翁布偶,爬了三个障碍,翻了两堵墙,匍匐前进了十米,不小心第一个到达终点,扯断了布置在赛道终点的缎带,后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以及默默跟着他走的陈峻。

    上还飘着冠军带子的阿尔跑到安全地带才放慢脚步,“啊,真是的,格斗比赛到底在哪里!”阿尔烦躁地四处张望,他眼睛一亮:“喂,那个红头发!”

    独自一人默默逛着学园祭的同班同学克里斯抬起头:“唉?!谁找我?”然后他看到阿尔,本能地转逃走。

    阿尔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抓住他的衣服领子:“喂,你知不知道格斗比赛在哪个区域?”

    “饶命饶命……我不知道您的裤子是谁偷的……”克里斯抱着头,“唉……啊?原来不是要打劫我?太好了……”

    阿尔少爷已经完全变成恶霸的角色了,陈峻如此认定,他在一边温和地问道:“我们只是想问路而已,话说,班上的戏剧不是还有公演么,为何为导演的你会在这里闲逛?”

    克里斯被这么一打岔,立刻忘记害怕开始沮丧起来:“你们走了之后,就只能让候补演员演出啊,女主角美则美矣,但是一点都没有让人兽大发的感觉,没有艺术感……”

    眼看他的絮絮叨叨又要变成长篇大论,阿尔紧了他的脖子,陈峻连忙打断:“那么你知道那个会奖励金腰带的比赛在哪里吗?”

    克里斯抖抖索索地说:“我知道,在那里!”他胡乱一指,然后说:“但是那不是格斗比赛呀……”

    三人一起向着那里远目望去,只见隔开的场地中一群人围坐在一圈,圈最外面有一个挥舞着金腰带跑圈的人,无论怎么看都确实和格斗没什么关系。

    “听说是最新发现的旧时代流行游戏,名字叫丢腰带!”

    一听到不是格斗,阿尔的眼神立刻变得险恶起来,陈峻立即解释:“我只是说了奖品而已,这是一个不幸的误会。”

    之后他又说:“但是既然已经到了,不如我们就去玩一玩?”这是连他都没听过的游戏,他问克里斯:“你知道是怎么玩的么?”

    克里斯翻着学园祭导览,念道:“旧时代的清雅游戏!献给品味高贵的你!……这是广告,我看看啊,嗯,参赛者先要选出一人称作‘腰带王’站在一边,其余人围坐成一圈,一齐唱歌谣‘丢啊,丢啊,丢腰带。’然后腰带王把手里的东西仍在一人后,被扔到的那人必须在他坐进圈子里之前抓住他揍他一顿,如果打赢保住腰带就可以坐进圈子里,腰带被人夺走或者一直抓不到人就只能一直跑啊跑……最终赢的次数最多的人会得到奖品金腰带一条。”他歪着头,“为什么是腰带?”

    与此同时陈峻也扫到了游戏介绍那一行字上:“找到的遗迹中歌谣内容有所损毁,经专家考据半年后得到突破进展,认定歌词‘丢啊丢XX’中XX就是指腰带,可信程度可达80%以上,”他正经地补充道,“大概旧时代的人类很喜欢腰带。”

    “正好扯掉腰带就可以直接开干,应该说不愧是这个学院的人喜欢的游戏。”大概是由于不高兴,阿尔罕见地用粗鲁的字眼说道。

    克里斯想要弱弱地争辩这个游戏明明是高雅清新、十分流行的游戏,可是见阿尔心越来越糟也不敢再开口。而陈峻在一边试着努力补救:“不如试试吧?而且也包含着打架的项目啊,阿尔少爷,您最喜欢的,挥洒汗水,**的激烈碰撞。”

    克里斯也好奇地望着那边两人正各拉扯着腰带一端,脸红脖子粗地用力往自己这边拉动,不由地点着头:“对啊对啊,看起来很有趣啊。”

    “但是我觉得很傻!”阿尔大声说,而陈峻连忙加上一把火:“之前你不是说要看看我的水平?我们就玩这个游戏来彼此测试一下吧。”

    这次阿尔终于有了反应:“啊啊,那个啊,算了,到时候你就乖乖站在原地,等我把对方两个都干掉就行了。”

    陈峻正色道:“请容许我严正拒绝。”他头一次十分激烈地表达出自己的观点,“论起战斗力的话,我绝不承认我比阿尔少爷要差。”

    阿尔眯起眼睛看他:“哼,你有那么厉害么?”

    陈峻点头:“而且我也不需要您保护,我的目标是站在您的旁,这也是根据你从前说的话得来的。”

    克里斯在一边呆呆地看着这对疑似“侣”的吵架,怎么说呢,和可以说是全校最没人敢惹的阿尔伯特比战斗力,难怪你们是一对啊,他头一次对陈峻产生了敬佩之

    阿尔略微别扭地扭过头:“听你讲的,好像什么事都那么简单似的,我才不信。”

    “请期待我的表现吧。”陈峻微微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

    阿尔故作冷漠地嗯了一声,可是脸颊也不再绷得那么紧:“那到时候你可别扯我后腿。”

    于是最终他们也没能玩成游戏,但阿尔终究还是开心地和他一起逛了逛学园祭,只是陈峻绝对没料到,明天的比赛中,和他人毫无协调的阿尔会让他拟定的所有作战计划都无法实行。

    作者有话要说:这周有榜单,所以恐怕要更,争取这周内搞定大家都很关心的零件问题XD

    谢谢王淼淼童鞋又丢了雷,好惶恐啦大家愿意买V我就很开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