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章

    由于灯泡突然破裂,礼堂内产生了一定混乱,尽管很快便有人开始维持秩序,但是由于观众的惊慌和不断退场,舞台剧还是没能顺利演出完毕。

    “对不起,对不起。”应该是负责管理礼堂设备的一名中年男人,来到后台就直接冲着阿尔连连鞠躬道歉。

    班上的同学们灰头土脸地站在旁边,带着些许沮丧的表看着他们。阿尔已经脱下了戏服,不过由于妆还没卸,看起来还是非常光彩照人,此时他脸色冷淡地双手抱怀站在那里,就已经十分有气势。只是他明明还只是个少年,面前是比他大上许多的成年男人,却谦卑地低着头,这场景颇有些倒错感,周围却没有一个人对此感到奇怪。

    对此阿尔看起来不太高兴,他等那个人的絮絮叨叨结束了一个段落,才开口说道:“别跟我道歉。”

    他指着站在一边的克里斯·埃文说道,“那才是我们的导演和负责人,有什么事就跟他说吧。”

    他一招手,克里斯就莫名其妙听话地走了过来,而那负责人也一下子尴尬起来,看着他说不出话。

    见他们两人都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克里斯也完全一副已经昏头的样子。阿尔叹了一口气,正色对那男人说道:“查清楚那声巨响是怎么回事了么?”

    “是、是。”那人如释重负一般地擦着汗道,“我们已经看过了,是因为过而炸裂的,对不起,所有设施都是经过检查才进行安装的,大概是生产时有微小的气泡没有被发现……”他看着阿尔严肃的表,声音越来越小,“对不起……”

    “都说不要向我道歉!总之没有出事故就好。”阿尔不耐烦地说,随即转向着角落某个地方冷笑道,“听见了没?是温度过高而已。”

    那个角落中一团黑漆漆的东西蠕动过来,众人待他凑近才看到,那是被绳子从头到脚捆得严严实实的陈峻。他体一用力,居然站了起来。

    只是脚也被捆住,他只能像僵尸一样一蹦一跳地来到负责人旁,仰着脖子问他:“你有亲自查看过那个灯泡么?确定不是因为什么东西打到的痕迹对么?”

    “是、是。是我看的,”虽然是不认识的怪人,但是因为看起来像是阿尔边的人,所以那人也不敢怠慢,恭恭敬敬地回答他,“确实是炸裂的痕迹。”

    陈峻点点头:“好吧,但是最好之后将残骸交给我仔细检查一下才能放心。”

    阿尔在一旁冷嘲讽:“你是什么份?为什么要听你的?”

    此时一直掉线的克里斯突然问陈峻:“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陈峻瞥了一眼阿尔,似乎一切都再不言而喻中。而克里斯也一下子领会了他的意思:“刚演完戏就开始玩□吗,你们过得真激烈……”

    而陈峻也适时地补充:“这是的表现,我感到非常高兴。”

    阿尔怒道:“这是因为你的变态行为,让你离我远点的惩罚!”

    但是做出这种行为的你也很变态了……不敢回嘴的克里斯默默看着陈峻,陈峻对他眨眼。

    名誉受到无形地损害的阿尔却束手无策:“你们俩再敢交换一下眼神试试!”

    负责人离开后,同学们也三三两两地开始脱下戏服,准备收工,开局就如此不利,所有人都对几天后的再次公演十分忧心,克里斯也只能打起精神鼓励一下他们,可惜作用不大。

    而阿尔也在这时候来雪上加霜:“以后的公演我不会参加了。”

    “唉——”大家惨叫,“最大的噱头没有了!”

    “这样下次根本不会有人来看了!”

    “结尾的□部分都没演完,呜呜……”

    克里斯要哭了,好不容易才积累出的士气啊……不过之前也不算没有预兆,备用演员也早已到位,阿尔的退出算是在他的意料之中,没有给他太大的打击。

    “那么我也要退出。”见阿尔提出要求,陈峻也连忙蹦到克里斯面前道。

    “走吧走吧,都走吧。”克里斯悲哀地挥手。

    而其他人对此的反应时……

    “走吧,反正不痛不痒。”

    “赶快走吧,这样也许我就能当男主角了!”

    ……难道我的人缘很差么?我明明按照书上说的做了……陈峻头一次对自己产生怀疑。

    两个人走出后台(陈峻自行用剪刀剪开了绳子),来到某个僻静处时,阿尔不耐烦地回头看着陈峻,问道:“现在,可以问问你所谓特殊况是怎么回事了吧?”

    之前他就已经问过陈峻,甚至不惜采用了捆绑PLAY,但是陈峻就是咬死了周围人多眼杂,不肯开口。阿尔好容易忍到现在才问。

    陈峻庄重地从怀里拿出那封威胁信,并向阿尔交代了发现它的始末。

    结果听他讲完,阿尔却露出一个嗤之以鼻的表:“就这样?”

    这个反应不在陈峻的意料之内,他呆滞地看着阿尔接过信随便瞥了一眼,然后干脆地把它撕成碎片。

    “可是……可是这上面说威胁你的生命……”他好半晌才挤出一句。

    阿尔不屑地说:“我收到的这种东西多了,到现在也根本没发生过什么,就凭这种连面都不敢露的胆小鬼,能伤到我一根汗毛?”

    “您经常收到这种东西?!”陈峻用急迫的语调问,没想到他的目标居然处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中,“等等,可是您之前不是都住在私邸中么?那里安保应该十分健全,这类威胁本不应该送到你手里才对。”

    阿尔默默地扭过头不说话,但是在陈峻执着的目光中,他最终还是败下阵来:“那些只不过都是我来学校以后才收到的而已!”

    陈峻调出资料翻阅:“您进入这所学校的时间……才不到半年而已。”

    他可以保证自己没有使用“鄙视模式”之类的表,可是阿尔还是一副受不了他的眼光的样子,恼羞成怒地说:“那又怎么样,都是我太醒目太招人嫉妒了而已!”

    原来阿尔少爷还是比我人缘差的,陈峻默默做下记录。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十九章有个亲吻,在写第二遍的时候给忘记了,现在哦、又加上了,汗……大家可以回去看看……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