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洗澡

    浴室里的水都甚至都已经放好,里面白雾袅袅,一片朦胧,阿尔就站在浴池边上,跟平随时等待召唤的陈峻一样。

    “快点脱衣服下去。”他不耐烦地催促道。

    豪华宿舍的浴室也非常高级,水龙头等设施都是镀金的,浴池大得能容得下三个成年男人一起进去泡澡,但是因为担心挑剔的室友会有洁癖,陈峻一次都没有用过浴池,一直只冲淋浴,而且每天都进行打扫,十分干净。

    虽然是难得被批准使用如此宽大的浴池,但是陈峻没有半点高兴的意思。他将手慢慢伸向自己的衣扣,体还没有装好必要零件,浪费了这一次□机会是小,到时候被阿尔发现他体上的缺陷就完蛋了。但是看阿尔的神色,这件事根本就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他只好先一个一个地解开白色衬衫的扣子,渐渐露出里面结实的膛,前面说过,他的体是根据人类的标准体型建造的,故而线条非常可以称得上是完美,再加上他有意减缓速度,看起来惑力倍增。

    不过阿尔显然不会就被这么点美色给迷住,他不耐烦地磨着牙说:“别磨蹭!不然让我上去把帮你撕开?”

    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提议,不过如果到时候擦枪走火就糟了。要控制在既吸引到阿尔伯特一定的注意,又不要让他太过激动,现在就开始兽大发的程度。真是困难,眼看阿尔不耐烦地盯着地面,陈峻飞快地解开裤子拉链,脱到只剩一条内裤,笔直漂亮的腿露了出来。他犹豫了一下,穿着内裤就跳进了浴池。

    如果阿尔真的想做什么,这东西起码能稍微遮挡一下,同时也能掩盖住重要部位,不容易被发现异样。

    阿尔被溅到了几滴水,恼怒地擦了擦,拿起毛巾就粗鲁地蹲□体,按上陈峻的肩膀。

    手上接触到的皮肤光滑而细腻,是漂亮的蜜糖色,水珠从线条优美的脖颈滑下来,慢慢流过前凸起的小小珠,看起来分外人,黑色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陈峻的脸颊上,他的眼镜在雾气中更加黝黑、深沉,泛着湿气。

    如果说脱光了的陈峻比穿着衣服的陈峻有看头的多,那么洗澡时的陈峻,惑力又提升了120%都不止。

    阿尔没有说话,像是故意地狠狠用力起来,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的他显然技术不怎么样,手劲又大,动作又粗鲁,到处磕碰,如果现在是个人类坐在这里的话,恐怕早就被擦的鬼哭狼嚎了。

    但是陈峻是没有感觉的,他的皮肤甚至都没有变红,只是能检测到受到的压力显然有些过大,于是他开口说道:“少爷,请对我温柔一点。”

    “不要那么讲话!”阿尔抓狂道。

    “好吧。”闻言,陈峻又用撒的口吻讲了一遍,“少爷~请对我~温柔一点~”

    “也不是这样吧,恶心死了!”阿尔怒气冲冲地把毛巾往下一摔。

    两个人沉默地看着它慢慢沉下水面。

    好在备用的毛巾还多得是,阿尔又拿来一条继续狠狠地开始给陈峻擦背。忽略陈峻有意无意地展示着自己的口、肩膀和手腕之类的动作。

    上面的部分已经都擦完,难免要往下进行,阿尔故作镇定地向下一瞥,就透过清澈的水面看到了陈峻的……内裤。

    他的心里猛地涌起一股气,蹭地站起子,冷笑道:“你泡澡还穿着衣服算怎么回事?难道你觉得我会趁现在偷袭你?”

    陈峻没有讲话,由于这个突发事件,他又开始紧急搜索对策。

    见对方沉默,阿尔觉得自己应该是猜中了,更加生气地说:“别自作多了,我根本就不会看上你这样的!而且你之前说的那么好听,什么奉献一切的,那怎么现在又一副矜持的样子?难道说你现在又是在擒故纵?!真是犯!”

    他气得回头,大踏步就要走出浴室,见他马上离开,事态变得更加险恶,陈峻才急忙开口叫道:“不是的,少爷,我这么做是因为考虑到我们之前的约定!”

    阿尔没有回头,可是脚步却放慢了,陈峻知道他听了进去,连忙趁胜追击:“我可以为您奉献一切,这是真的,但是我知道,只有证明自己足够强大才能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下定决心,在赢得机甲比赛之前,绝对不主动和您真的发生什么!哪怕是你一定要……”

    “谁说我一定要啦!”阿尔回过头气急败坏地说,“都说了我才看不上你!”

    “是,是。”陈峻坐回浴池,见到阿尔的脸色明显缓和很多,试探地说:“还要继续吗?”

    “当然要!今天一定要全部完成,非要还清楚才行。”阿尔挽着袖子再次蹲下来,“天天瞎心,你到底是来上学的还是来钓有钱人的……”

    对此陈峻聪明地保持沉默,又过了一会儿,他主动问道:“阿尔少爷,照您的说法,难道您的母亲明天会亲自到场么?”

    如果有这样的大人物在场,想必学校的警戒程度会提到最高,要做什么都不容易啊。

    “不,我刚接到联络,明天有一个重要的慈善活动需要她出席,所以她不会来。”阿尔闷声说。

    “那你就可以不去……”

    阿尔摇头:“但是她说会由摄像机代替她出席,让我务必大展光辉,让她之后完完整整地看下来。”

    “真是辛苦啊,阿尔少爷。”看起来他的母亲也是位奇怪的大人物。

    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温和起来,这反而让阿尔觉得不太自在。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拧着手里的毛巾,不小心又看到了浴池下面,陈峻□穿的内裤是最没有趣的白色平角裤,但是被水沾湿,贴在他的上,和没穿也差不了多少,阿尔看到他翘的部和柔韧有力的腰肢,突然又甩下手,道:“我看干净的,就这样吧。”

    他头也不回里离开了,徒留下陈峻一个人呆在浴池里,半晌后才说:“结果最后您还是没有给我擦完背啊,阿尔少爷。”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我觉得作者在文里说自己的事很没劲,但是我还是忍不住了……

    昨天打工一天,晚上一直赶今天的稿到凌晨两点,写完觉得早晨就能放了,开心关机

    第二天电脑打不开了

    自己折腾一个多小时,然后给修电脑的看,他说要重装系统,C盘的东西都没了

    我是傻缺!我为啥要把存稿放C盘!!我的稿!!!电脑你大爷的玩死我了!!!

    于是紧急赶了一天稿,总算写完了三章,虽然大纲和原来是一样的,但是感觉都变了!!

    我肿么这么倒霉!也感觉很对不起编辑……于是精力都没了,我要缓一缓……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