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学园祭3

    西西酸溜溜地说:“难怪嘛,你们是好基友,一被子的……”

    虽然陈峻之前没有听说过好基友这个词语,但还是大概猜到那是什么意思,冷不丁地回敬到:“那你也经常说你的好基友,就是那个给你改造过系统的驾驶员。”

    西西翅膀扇动的频率忽地加快:“呸!我们和你们才不一样呢,我们是纯纯的兄弟谊!”

    “嗯。”陈峻面无表地说,“他几乎每天都会以骑乘姿势待在你的体里,经常发出激动的吼叫(胜利时的呐喊。),还偷偷把你整个搞得乱七八糟(改造系统)。”

    “……”即使**如西西,此刻也无言以对。

    “你输了,呵呵。”陈峻虽然脸上没表,可还是选择用最残酷的语言击败了西西,并立刻伸手关掉系统,离开机甲。

    用笑容适当地敷衍掉那些在训练库里想要和他说话的人,他快步走出训练库,回宿舍找阿尔伯特。

    他有预感阿尔会回到那里去,和目标分离的时间已经超过一个小时,必须赶快陪在他边才行。

    用最快速度回到熟悉的宿舍区域,此时整栋豪华宿舍的大楼在绿丛中显得静悄悄的,学生们都出去参加各种活动,几乎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留在宿舍里。

    尽管监视系统表明阿尔没有遇到危险,但是陈峻仍旧迫切地需要赶回他的边。

    还未走到他们的房间门口,陈峻远远地便发现门缝下被塞了一枚白色的信封。

    他站住体,瞳孔紧缩,危险级别一下子被提升到一个高度,系统在飞速地运转,有况!陈峻立刻对周围环境进行全方位扫描,重点探测他们的房间内部。

    没事,本楼层内没有其他生物存在,除了他们的房间里,根据检测那应该是阿尔本人,没有生命危险。信封附近也没有布置陷阱,信封没有被人动过的迹象,也许是在阿尔回房间之后才有人塞进来的。

    这段时间度过得实在太过和平,阿尔的边没有出现一点危险的迹象,然而一切在今天改变,终于、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出手了!

    他冷峻地把信拿到手里,进行扫描,里面没有可疑物品,看起来只有一张纸而已,信封不用打开,陈峻也能看到里面只简简单单写着一句话:

    “注意你的小命吧。”

    没有抬头,也没有署名,信封是联邦最普遍的通用类型,字迹是用打字机打印出来的,用的是平凡的黑体字,意料之中地,整个信件没有留下一点指纹。同时陈峻认出,信封和打印字体的油墨,和学校办公使用的都完全一样,来源应该就是内部。

    陈峻把信收到怀里,站在门口进行深入分析,发信人的意思,根据系统判断80%是威胁,20%可能是警告,从字句中可以判断出于恶意的可能较大,陈峻自认为他在这间学校中没有发生任何恩怨纠葛,这封信写给他的可能较低,那么果然还是要写给阿尔伯特·布雷斯韦尔的。

    是普通学生的恶作剧,还是恐怖分子的犯罪预告?陈峻皱着眉头,按照报所说,要绑架阿尔的反**政**府组织·血狼,在曾经的绑架事件中从没有向人质事先送来过威胁信,这个行为也不符合他们雷厉风行、残忍强硬的风格。

    ……是恐怖分子的可能较低,陈峻将信放好,用门卡打开房门。

    房间里很温暖,经过陈峻近来的打扫布置,客厅从阿尔独自居住时煞风景的样子变得温馨不少,阿尔正坐在加了糖果色靠垫的沙发上,头发被旁边小几上的暖黄色灯光映照着,整个人懒洋洋的,手里拿着电话听筒,似乎在和人说着什么。

    见到陈峻进来,他又简短地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陈峻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是否要把威胁信的事告诉本人呢?他卡了一下,显得有些迟钝地说:“阿尔少爷,我也通过了初赛。”

    阿尔很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就扭开头,起把电话放好。

    陈峻喋喋不休地说:“虽然您看上去似乎是觉得没什么,不过我认为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我已经做的很好……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赌注,所以我想再次提醒您一定要遵守承诺是必要的……”

    阿尔继续做不耐烦状,走到厨房里给自己泡茶喝。陈峻像尾巴一样地跟着他,思考一下还是决定对他在比赛中的表现进行称赞:“阿尔少爷,当然您的战绩更加了不起。”

    “嗯。”阿尔哼了一声。

    夸奖他到底是让他开心还是让他不快?陈峻盯着阿尔,怎么也不能判断出来,这次阿尔的表少见地不那么鲜明,很难一眼得出结论。

    于是陈峻只能再接再厉:“你真的很厉害!连上次和我对战的居奕恐怕都没有这么强吧!”

    阿尔看着烧开的水,头一次产生较大的绪波动,“行了行了,”他淡淡地说,“不要再拍我马,你给我回客厅坐着去。”

    陈峻只好说:“好吧。”然后转回到客厅。他的背后也是有着视觉系统的,所以阿尔现在什么表可以说是看的一清二楚,然而陈峻产生了迷惑,以前阿尔从来都是一副“我这么厉害是理所应当的”的样子,怎么这次耳朵都红了,还硬是绷着脸非要等他走了才肯笑呢?

    人类真复杂,看着仍旧一脸高深莫测的阿尔端着茶走回客厅,陈峻只能中断思考。

    也许是因为从小喝这种名贵的饮品长大,阿尔泡茶的手艺意外地很不错,按照陈峻的检测,甚至可以鉴定为一级,他假装喝着茶,看着阿尔一脸高深地拿起茶杯,一脸高深地嗅着茶的香气,突然开口说道:“阿尔少爷,班级的演剧活动,您还是退出吧。”

    阿尔一下被烫到了舌头,痛得捂住嘴瞪他:“什么?!”

    陈峻十分正经地说:“其实我一开始就很好奇您为什么会答应他们参加。”他起拿了一杯凉水递给怨恨地盯着他的阿尔,让他含在嘴里。

    疼痛被凉水减少很多,阿尔缓过劲来:“我也很好奇你们怎么敢在我睡着的时候决定让我演戏。”他呲着牙瞪陈峻。

    陈峻完全不为所动,把错都推到了居奕头上,让阿尔又为与居奕即将到来的决斗而心痒起来。

    “演戏对您来说太浪费时间。”陈峻说,“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克里斯准备了备用演员,到时我也会和你一起退出的。”

    阿尔闷闷地说:“不行。”

    “为什么?”陈峻追问。

    尽管阿尔吞吞吐吐地不肯说,可无奈陈峻一直穷追猛打,连阿尔抱怨:“你买的东西品位太差了,这个靠垫居然还有恶心的波点!”都没能成功转移话题。

    终于阿尔无奈地说:“我不是说过了!我的母亲听说之后,对这出戏剧极其感兴趣!”

    陈峻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难道是,您为了讨自己的母亲高兴,不惜扮演女主角吗?”他随即由衷地说道:“您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阿尔已经不是一脸别扭,简直已经是有气无力:“你给我闭嘴……”

    “从您的外表来看,真想不到您是如此温顺。”陈峻慈地补充道,“我以为您是那种六岁打架,十岁飙车,十二岁吸毒,十五岁杀人的叛逆少年呢!”

    “你找死吧!你一定是故意找死吧?!”

    “不过,”陈峻突然又一脸严肃地说,“这出戏剧在十天内一共要演出三次,除了明天之外,还将在第五天和最后一天各演一场,加上机甲比赛以及决斗,即使对你来说也是一个很沉重的负担,还是马上退出会比较好。”

    “别多管闲事……”阿尔被弄得都懒得再放狠话,但是看他的表,他绝对不会再更改决定。

    演戏已成定局,陈峻判断,还是在现在这个危险的时刻,如果到时那个发信人公然狙击阿尔会怎么样呢?处在舞台正中,聚光灯下,目标真是太过于明显。没有办法,只有那个时候,自己也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边,时刻警戒周围况吧。

    “喂。”见陈峻陷入思考不说话的样子,阿尔突然站起,“你一会儿要洗澡吧?”

    其实陈峻根本没在比赛中出一点汗,但是为了假装人类,他只好回答:“是的。”

    阿尔状似漫不经心,实际语气十分强硬地说:“上次不是答应要给你擦一次背?我们现在开始吧。”

    “呃……”陈峻的第一反应是拒绝,但是阿尔似乎非常想要尽快解决这件事,满脸都透露着“你敢不答应我就扒光了硬给你搓背”的意思。

    然而他本来还想等“那个部位”装好之后,趁着洗澡□阿尔呢,于是陈峻做出最后一拼:“您为什么一脸饥渴的样子,阿尔少爷,这么想给我擦背吗?”

    阿尔反地回嘴:“谁想……”可惜他立刻反应过来,改口道:“闭嘴,总之给我进浴室!”

    陈峻缓慢地起,真糟糕,计划又被打乱了。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