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学园祭2

    场上还剩下大约十几名参赛者,经过一阵激战,留下的选手都不是泛泛之辈,而他们也敏锐地发觉陈峻在他们中算是最出色的一个。不需要互相打招呼或者使颜色,他们便默契地包抄过来。这小子给他们的威胁太大了,如果掉以轻心,说不定会被他一个人一个个全部解决掉,只有暂时先联手消灭这个最强的敌人,之后再考虑其他人才是上策。

    虽然是混战,但是也有一些战术策略可以使用,像亚历克就是,他在开场的一瞬间就躲到了另一位特优生的旁边,在众人围攻他们时通过那个水平不佳的特优生当做盾牌而顺利脱,之后又一直灵活移动,不给别人锁定他的机会,用游击的战术趁着其他选手出于劣势时给予致命一击,以至于他一连击败了好几个选手,都没有受到什么有力的攻击。

    而陈峻的战术是……没有战术,见着合适的就打,这也导致他表现得太过突出,导致其他人的合围。

    “你这笨蛋!”西西在他脑海里嚷嚷,“你像那个谁一样隐藏实力多好,现在可好!”他一边抱怨,一边跟随陈峻的指挥躲避对方几人暴风骤雨般的攻击,然而对手太多,终究无法完全躲开,猛然地,陈峻的右臂被擦过一道,“造成表面5%的损伤。”西西不高兴地报告道。

    “我的目标是进入决赛圈。”陈峻冷淡地拉起纵杆,给了对面的黄色机甲一脚,然后侧进行快速滑行,“越到后面的选手就越不容易蒙混过去,既然迟早都要表现出实力,不如来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开场——这是我的父亲说过的话。”

    哼,但是这个听上去明明更像某位金发大少爷的风格来着。西西不满地扭过头。几次合攻不下,集合众人的力量都解决不了他,有几台机甲动了别的心思,转向开始攻击其他对手,让陈峻的压力一下子大减。

    然后似乎还是有人被他的实力所吸引,锲而不舍地针对着他,有三台红色机甲,突然向着一起靠拢,进行了合流,之后几乎是同时地,它们抽出了配备的长剑,并使用如同教科书上指导一般的经典阵型对陈峻进行了包抄,看起来他们似乎是同一个班的学生,否则无法配合得如此默契,陈峻调出资料确认连机甲的型号都是一样的。棘手的敌人,看到那几人流畅的动作,他判断到,并立即试图进行闪避。

    没想到却被其中一台预算到了行动路线,早就等在他落脚的地点,并趁机砍了他一剑。

    经典往往是最难以破解的,接连被几次迫到他们预计好的攻击地点,陈峻发现再这样下去他有可能会失败,西西贴心地提醒说:“要提升输出率么?”

    陈峻叹了一口气:“好吧。”他检测了一下自己的手部,运转没有问题,可以开始提速了。

    因为有现场直播,所以陈峻一直以普通人类的动作在纵机甲,手速也不过不失,然而这对他来说远远不够,而他也事先研究过,很多强大的机甲驾驶员之所以那么厉害,就是因为他们有着异于常人的速度。

    “暂时先提升10%”陈峻默念,“开始吧。”

    如果有人认真地观察此时陈峻的驾驶录像,也许会发现他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是停顿的,然后,像开关被再次开启一般,他用和刚才完全不同的速度,开始飞快地敲打键盘。而银色机甲也在那么一顿之后,发生了变化。

    机甲作的技巧有千千万万,然而最基本的始终逃脱不了“精密”和“速度”两个方面,精密是指纵动作的正确率要高,使用错误的指令不仅延误时间,更可能做出使自己丧命的错误行为。而速度就不用说了,传说联邦最强的机甲驾驶员迪米尔·李,纵机甲时的手部连机器都无法成功观测到其全部动作。

    而陈峻速度的突然改变,也为他的对手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好奇怪。”红色三人组的其中一人打开联络器,“这里是二号机!为什么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明明对方还没用脱离他们的包围圈,他们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不能再压制住他,迫使他一步步进入陷阱。

    “别想那么多!”另一个人说道,“来,再用一次三号阵型!”

    观众被这边的战斗吸引住了,那三台红色机甲发动了非常精妙的配合,在一台机甲攻击停止,处于收势时,另一台就能及时地填补那一瞬的空白,不给对手一点反击的机会,而第三台已经准备开始发动另一波攻击。他们的动作倒也不算特别完美,但是配合十分到位,使战斗节奏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也难怪陈峻一开始完全无法反击,只能步步败退。

    然而现在,陈峻的动作突然变快起来,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这使得他们的节奏开始渐渐崩溃,这次一号机的攻击还没有收回,对方却已经开始反击,二号机手忙脚乱地接下对方的攻击,三号机却也已经冲上前准备填补空位,这样一来简直乱作一团。

    陈峻没有感地宣告道:“你们完了。”然后如同顺理成章一般地,给予三台因为行动路线受阻,而暂时无法有效反击的机甲各自一记重击,驾驶舱的门都被他敲变形了。

    又有三人一起退场,观众们发出惋惜的叹息,但是又对陈峻漂亮的作战给予烈的掌声。

    旁边借机又干掉一台机甲的亚历克眯起眼睛看着陈峻,他承认自己上次没有看准,居然放过了这么一个可能强力助力的人,但是现在还不晚……他有意饶过陈峻旁转了一圈,然后用后背对着他,向另一台机甲滑行过去,发起进攻。

    “他这是想要和我们联手?”西西得意地说,“哼哼,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趁机把他打飞吧,主人!”

    谁知陈峻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表:“时间剩下不多,找其他人作战成功率更高。”

    “为啥啊,他这不是已经把后背露出来给我们了嘛!”

    陈峻没有回答他,人类可能有着复杂的心灵,但是最终,他们做出的一切行为还是瞒不过机器的。西西的观察不够仔细,然而他却看出亚历克虽然摆出信任以及结盟的意愿,但手中紧握的武器却始终没有放下,如果陈峻真的突然发难,后背监视器提升到最高观察标准的他,会在多少秒之内反击呢?

    “即使我现在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恐怕偷袭也无法成功。”陈峻面无表地得出结论,他再次检测了一下机甲的各个部件,有微小损伤,但是完全不影响战斗,感应十分良好,“继续吧。”

    西西摸不着头脑地应声向一旁的黑色机甲攻去,剩下的几人都是好手,然而陈峻改变了策略,交手也只是点到为止,以观测动作为主,再加上亚历克在一旁有意无意地帮助之下,一直没有受到什么特别有力的攻击。

    “比赛结束!”裁判吹响哨子宣布,场内的机甲同时停下动作,慢慢恢复基本站姿并回到初始位置上去。

    “第六场,晋级者五人!”

    场边的观众开始欢呼起来,这一场的战斗可以说是十分精彩,场内有战术灵活的亚历克,有实力出众的陈峻,还有配合完美却惜败红色三人组,以初赛来说,观赏算是很高。

    陈峻正听着西西冲他得意地炫耀着,这时却收到亚历克的机甲传来的通信要求,他接通,看到屏幕上那个少年向他露出微笑,“这场比赛你表现的真棒,我就知道……”

    “抱歉,请有话直说吧。”陈峻检测出那并非他的真心话。

    “呃,你真爽快,其实我想说,虽说你很厉害,但是后面的比赛会更加困难,只靠一个人孤军奋斗会很艰苦,有没有兴趣以后也和我一起组队?”

    西西嘟囔:“墙头草,马精。”

    亚历克脸一红:“是谁再说话?”

    “那是病毒。”系统还不能关闭,陈峻只能威胁地看了一眼西西,“你的提议,我想我要考虑一下。”

    虽然被骂了,但是亚历克还是没有听到一样地友好地说:“好的,期待你尽快回复,如果我们两个人一起战斗的话,肯定会赢的。”

    通话关闭,西西仍旧不满地说:“他真的脸皮很厚,老子都佩服他了……”

    “废话这么多,我看我还是赶紧改造一下你吧。”陈峻十分冷酷无地回答。

    “老子是为你好!”西西炸着羽毛说,整个鹰都惨不忍睹,“那小子肯定会趁着你不注意捅你一刀!”

    “如果选择合作,的确要保持警惕,这点你可以不用心。”陈峻说,“但是我要考虑一下阿尔伯特的想法,比如他会不会嫉妒之类的。”

    西西一下子消声,小声嘟囔着,“恶心死了,每次见面都要说你家少爷。”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