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庆典前奏3

    神佑学园有着这样一条规定:普通学生之间可以互相进行决斗,一方当面正式提出决斗后,被挑战者不可以拒绝。决斗可以包含任何形式的比拼,由双方共同认定的裁判进行评判,过程中提倡点到为止,但是结果死伤不论。

    由于传统中决斗一直是被认为一种贵族行为,同时也为了保证特优生们不被人以决斗的名义肆意残害,所以它只能发生在同等级学生之间。然而由于危险极大,发生的后果也可能十分严重,学园中已经很久没有人提出决斗了。而阿尔和居奕都是以这个学园中无比尊贵的最高级,这也意味着决斗已经势在必行。

    阿尔冷冷地说:“敢接受么?还是说我要找一副手扔到你的脸上,你才不会忍气吞声?”

    居奕收敛住笑容:“有何不敢?我,居奕,在此正式接下你的挑战。”

    阿尔的眉毛一跳,眼中燃起火光,明显因即将到来的战斗而开始感到兴奋。他向前一步,狠狠说道:“那我们现在走吧!”

    居奕却伸手阻止他:“不是现在。”看着阿尔诧异的表,他挑衅般地一笑,补充道:“我现在还有公事要办。”

    是决斗重要还是什么狗公事重要?对阿尔来说这个答案毋庸置疑,他开始渐渐不爽,上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

    还是陈峻在旁边说:“阿尔少爷,你不用这么寂寞,和他定好一个时间进行约会就可以了。”

    “我这才不是寂寞!”阿尔扭头对他吼道,那股即将爆发的气势就一下子泄掉了,他不爽地一抬下巴:“那你说,你什么时候有空?”

    居奕也正望着沉默地站在阿尔后的陈峻,闻言收回目光说:“学园祭前夕我都会很忙,无暇□,所以我们定在学园祭最后一天如何?”

    “好啊,也省的把你打残了,弄得这个破庆典都搞不成。”阿尔说,他自觉谈到这里就已经差不多,马上准备转走人,却没想到陈峻突然插嘴问道:“阿尔少爷,您会在学园祭时参加机甲大赛么?”

    阿尔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略微一愣回答:“当然会参加!”

    于是陈峻冷静地对居奕说:“阿尔少爷当天还要参加最后一轮机甲比赛,到时体力必定有所损耗,如果再和您进行比赛是不是不太公平?”

    阿尔不高兴地说:“喂!别多管闲事!我才不会因为那种事输掉!”

    居奕却说:“你这个假设,是建立在他可以进入最后一天比试的前提上,你明明根本没有见他纵过机甲,为什么这么肯定?”

    陈峻坦然道:“你不是跟我说过么?我相信你的眼力。”还有我后来测定出的体数据,都表明阿尔的实力绝对不低。

    听到他这么说,居奕绷紧的脸莫名地变得柔和下来:“谢谢你,陈峻同学。那么,我们可以再延后几天,等他恢复实力再战。”

    陈峻颔首,然后扭头去看阿尔,谁知阿尔站在旁边,正看也不看他们地踢着教室的地板。

    “阿尔少爷,你看怎么样?”无视他奇怪的行为,陈峻和颜悦色地请示。

    阿尔阳怪气地说:“你们两个人不是商量得好的么,你不是相信他的么,终于想起来还有个我了?我看你们决斗好了!”

    踢踢踢,踢踢踢……阿尔用脚磕着空无一物的地面,见状居奕无语地站在一旁:和他决斗简直降低了我的层次!

    无视阿尔小孩子一样的闹脾气行为,陈峻仍旧语调柔和地说:“阿尔少爷,我是代表你进行交涉的,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做的事都没有意义啊。”

    好像陈峻在对阿尔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变得不太一样,居奕忍不住看他一眼,殊不知陈峻此时将自己的行为调节到了哄孩子模式,因此格外地温柔可人。

    “哼。”听了陈峻的解释,阿尔好像不那么别扭了,他凶巴巴地瞥了瞥居奕,然后说:“那么你替我说,不需要更改时间,就在学园祭最后一天,我会赢得冠军,而那个时刻的我,绪和体状况都会处于巅峰状态,比平时要更强!”

    听到他这么说,陈峻体动了动,可是什么都没说,似乎是被说服了。一旁居奕讽刺地说:“那也是建立在你能够夺得冠军的基础上,如果你输了呢,到时和我决斗的会不会是一条丧家之犬?”

    即使是这样剑拔弩张的时刻,对于居奕来说这种话也过于刻薄,陈峻察觉到他的绪开始有些不稳定,可是阿尔听到却并没有动怒,他只是骄傲地抬起头,用下巴冲着居奕说道:“那么你到时候就看着吧!”

    ***

    居奕手里抱着几份文件,走在宽敞的大厅中,头一次没有用微笑回应他人不断的问候声。

    他说有很多公事要办倒不是有意逃避,而是事实,所以刚刚从教室出来就立刻前往校长室,可是体内翻腾着的绪,却没有那么容易压下去……居奕轻叹一口气,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生气、或者说是激动过了,而原因,又偏偏是因为……他努力压抑内心的起伏,打算尽快恢复成平时那个完美的他。

    马上就要去见校长,赶快控制好自己,他在心中默念着。居奕一直相信绝对的理,也有意锻炼对自己的自控力,只有这样做,才能塑造出一个真正的精英,一个臻于完美的“人类”。但他毕竟还年轻,没有那么沉重的城府,以至于今天被激发出了少年的意气,做出种种考虑不周的举动。

    好容易等心跳恢复平稳,居奕却听到走廊两边某处传来异动,他一皱眉头,循着声音来到一间教师办公室门口,他看看周围,没有一个人,便将耳朵贴在门上静静开始倾听。

    而这间正是屠连的教员室里,此时对他来说,这个小小的房间简直不亚于刀山火海。

    “老师,你今天下班后有时间么?”一个男生坐在他的办公桌上,用甜腻的语调这么问到,脸近的都快要贴上去了。

    这个人正是陈峻他们班上那个红毛男生,他一直都对表现得文弱秀气又是刚来不久的屠连老师有觊觎之心,缠了他大半个月,都被屠连以各种理由敷衍过去。昨天阿尔进行那场一班屠杀时,他也仍旧跟在屠连边,所以居然逃过一劫,于是今天也有意打扮一番,仍旧前来调戏屠连,一副不得手誓不罢休的样子。

    “我还要批改作业……”屠连低着头,被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遮住半个脸,神态懦弱地躲开那个红毛男捣乱的手。

    “为什么这么拼命呢?”结果还是被红毛男擒住了一只手腕,他暧昧地抚摸着屠连露出来的小块白色手腕,“累到了老师,我会心疼的呀。”

    其实都怪屠连,他虽然体十分强壮,但是因为骨架偏小,穿上衣服后根本看不出肌,反而显得很瘦弱,再加上这个角色设定——害死人啊,当初为什么要装成一个懦弱的教师!

    平时来自学生的扰就不少,但是大都躲一躲就过去了,可是眼前这个却非常不屈不挠,今天还和他单独关在教师办公室里,眼看就要被得手啦!

    那边红毛男——名字好像叫什么肯尼的,拉着屠老师温暖的小手摸来摸去,就是不肯松开,屠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强硬地抽回手,站起来神色严肃说道:“肯尼同学,老师很忙,请你赶快回教室上课吧。”

    可惜他这副样子落到肯尼眼里只不过是强做镇定而已,他嘴唇,也站起来:“老师,我比较想让你进行单独授课,老师难道不想教我点什么么?”

    肯尼可能自认为这样做很感,可其实让纯爷们屠连恶心坏了。他走过去,屠连下意识地后退几步,肯尼嘿嘿一笑,上前一扑,得屠连连忙后退,他似乎认为今天对屠老师势在必得,不妨玩一个小小趣游戏,于是也不认真,只嘻嘻哈哈地绕着桌子和屠连你追我跑。

    办公室本来就不大,偏偏还没其他地方躲……屠连咬着牙和那个人周旋,谁知一时不查,手臂被他猛地抓住。

    “屠老师,你看,我天资还是很好的,只缺您的滋润了啊……”肯尼拉着屠连的手,一下子按到自己的胯**下,抚摸那微微有些勃**起的庞然大物。

    被迫触摸到那个部位的同时,屠老师的另一只手忍不住怒抓桌角,“啪”地一声,徒手把那结实的原木桌角给掰下来了。

    “我为什么要装文弱我为什么要装文弱……”此时屠连满脑子都是这样的话,“老子要把他的蛋给拧下来拧下来拧下来……”

    以他的力气,要办这件事简直轻而易举,但是屠连可以把这小子打成渣渣,屠老师却不行,他只能泪眼朦胧地说:“好,硬,啊……”

    其实屠连已经马上要神智崩溃,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是这话却正中对面那个人的下怀,肯尼邪魅一笑:“马上就给你……”

    门突然被敲了三下,然后慢慢打开,露出外面的光和居奕的笑脸,在屠连眼里简直就像天使出现一样:“那个,老师,之前的报告我可以进来交一下么?”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