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如何在没有关键部位的情况下成功完成一次拉灯2

    阿尔伯特没理他,其实,他头一次仔细观察别人的这个部位,多少带有点好奇,而陈峻的【啊那个】茎也是按照一般标准比例人工制作的,所以形状、尺寸、颜色都堪称完美。

    “没我的大。”阿尔伯特心想,“但是颜色很浅,而且样子怎么看起来也不错的……”

    上帝保证,这绝对不是表面阿尔对他产生了什么好感所以人眼里出西施,而是陈峻的【啊那个】器官确确实实达到了人类正常水平,至于颜色么那是有洁癖的制造者的喜好。

    陈峻试探地说:“少爷,你要做什么能快点吗,我冷——不对,我不冷。”

    “哼,”阿尔伯特完全没注意到陈峻的紧急刹车,因为还沉浸在观察中,一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我才不会对你这种下的人真的做什么呢。”

    “那太好了。”陈峻用喜形于色的反应表达自己的高兴。

    突然又有点不爽,可是阿尔伯特一时间也没想好怎么折辱眼前的人,早知道他连脱光了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喂,”阿尔突然问,“你真的是‘那个’,还是只是为了讨好我才这么做?”

    ——那个是指什么?

    陈峻不想让阿尔认为自己什么都不懂,才没有把话直接问出口,他开始紧急连接网络进行搜索。

    百科上告诉他:“那个”是一种指示代词,英文为“IT”,通常可以指无生命的东西,并同时可以用作动词、形容词,可以指代某些不便说出口的话,以及某种生理行为。

    阿尔到底是哪个意思?难道是询问他是不是无机物?陈峻难得产生了迷惑,但是机器人并不喜欢说谎,于是他面无表地说“没错。”

    阿尔的脸一下子沉下来。

    “变态。”阿尔多少带着蔑视说,“你这个死基佬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陈峻察觉出了阿尔伯特微妙的不满,于是这次他没有说话,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看到陈峻这样的反应,阿尔感觉自己似乎料中了:“难道你真的看上我了?哼,所以非要粘着我,求着我上你……”他挑衅地说:“你是不是本来想压我?”

    “……”

    以阿尔的相貌,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对他有非分之想的人,但是下场就不用说了,所以他嚣张地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像你这种既好色又胆小的猥琐男我见多了,全都被我用拳头乖乖跪在大爷面前。”

    “……”陈峻沉默地看着他,眼睛黑黑亮亮的。

    阿尔有种无从着力的感觉,以至于他越来越生气,口不择言地说:“有本事你来碰我一下试试?渣滓。”

    “这是……命令?”

    “是啊!我命令你,你敢么?”

    机器人从来不会不遵守对象的命令,于是陈峻直后背,就动作很快地凑近,阿尔体一紧,陈峻已经飞快地将他的皮带解开了。

    “你!”他带着点慌乱和恼怒喝道,警惕得瞳孔微张,像野兽遇到危险一般,但是陈峻只是淡定地回答:“我用手给你解决吧,阿尔伯特少爷。”

    “那你先把衣服穿好!”阿尔目光凌厉地瞪了他一眼,见他似乎是真的只想伺候自己而已,便说道:“看着你这玩意儿我都要长针眼了!”

    陈峻的手长得很不错,皮肤细腻,手指修长骨感,指甲像是修过一样圆润。

    阿尔随意挑了一张课桌坐上去,看着这双手灵活地拉开拉链,挑开内裤的边缘,让里面那个大家伙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

    没想到阿尔伯特脸长得很漂亮,那里的尺寸却很雄伟得和长相一点也不相符。

    看上去很健康,长度XX厘米,直径X厘米,超过了97.7%联邦同年龄青少年,淡定地记录下跳出来的数据,陈峻的手指开始游动起来。

    阿尔不是没有被人伺候过,但他绝没想到过经其他人的手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快感。陈峻的手非常温暖,手掌却很光滑,下被他的手掌包裹着,就像是处在温水中一样舒服,然而那不断四处挑拨的灵活手指又给人带来极大的刺激,妥帖地照顾到每个有感觉的地方。快感就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地涌上来,眼前的景色慢慢扭曲,火星四溅,即使一开始故作淡定的阿尔,也忍不住闭了闭眼睛,他睁开眼,看着陈峻认真的侧脸,突然按住他的手。

    “?”陈峻正按照学习到的步骤一步一步进行,没想到被制止住了,他下意识地扭过头,却看到阿尔盯着他的脸,突兀地说道:“你的手……”

    这个人的手并不像是一个家境普通的学生的手,倒比养尊处优的有钱人的手更柔软,尽管阿尔对其他人从不上心,也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

    陈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发况,只是手上的动作仍旧不停,弄得阿尔喘息都粗重起来:“算了,只要给我好好地……”然后把手放开之后伸到了陈峻的衣服里面,在腰部慢慢抚摸。

    像是在用行动说着礼尚往来一样,阿尔的手温柔的抚着陈峻的腰。陈峻的腰在男生中算比较细的,在部上方有一个小小的凹起,阿尔曾经听人说过这样的材才算是极品,想到这个,他忍不住又看了陈峻一眼。

    两个人的体越贴越近,到最后几乎是阿尔将陈峻整个人揽在怀里。陈峻展示着令人难以置信的高超技术,他能感应到阿尔的体温度越来越高,按着自己体的手也越来越紧,他耍花样地用指尖轻前端,直到阿尔体一震,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才停下动作。

    紧贴的体一下被阿尔推开,似乎毫无留恋,他慢条斯理地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就看见陈峻十分淡定站起,慢慢地干净手指上的粘液,又拿出来手帕擦了擦,被拉开的衬衫也不去管,松松垮垮的另有一番风味。

    尽管做着这么**的举动,可陈峻嘴里却很不解风地说:“我们该回寝室了,少爷。”留在人越来越少的教学楼里也是很危险的,还是尽快回到自己的地盘比较安全。

    阿尔伯特又不太高兴地说:“这个也是你从书上学到的?”他脸色沉地看着陈峻若隐若现的舌尖。

    “嗯。”陈峻诚实地点头,“有没有感觉又被挑逗起了兴致?我不仅努力学习还勤加锻炼,业务精湛同时擅长打理常事务,如果你想要跟班的话可以考虑从技术方面进行筛选。”

    陈峻自我感觉这个说法非常迂回,然而阿尔听了之后只是冷笑:“你,这么想要做我的跟班吗?”

    他不知道该不该回答是,阿尔伯特·布雷斯韦尔这个人很奇怪,明明刚刚才释放过**,可脸上还是一副心不好的样子,看来并不是求不满,这时候承认是不是会招致他的反感。于是陈峻只是说:“如果想要当你的跟班,需要有什么条件吗?”

    阿尔拨弄一下眼前的金发,随意地扭过头,正好看到墙壁上贴着学园祭的宣传单,他又转过头来,陈峻一直一动不动地盯着他,黑色的眼睛像湖水一样平静又漂亮。

    阿尔心里一动:“好吧……如果你想要当我的跟班的话,就去参加学园祭的机甲大赛,只要进入决赛圏,之后不管输赢都可以。”

    “机甲大赛……?”这又出乎了陈峻的预算之外,他立刻开始搜索相关资料。

    “没错。”看着陈峻懵懂的样子,阿尔自负地笑了,“只有足够强的人,才能跟在我边。”

    他潇洒地离开,留下陈峻一个人死死盯着学园祭的海报。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