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紧急情况

    他关好教室门,听到后传来的一阵熟悉的,似乎是哪里的墙被桌子砸了的怪声。

    陈峻向着上课的教室移动,有学生三三两两地站在走廊上,一看到他脸色都比刚才还要微妙,陈峻仍旧秉承着做个普通人的原则,对他们致以微笑,这反而使得他们的脸色更难看了。

    幸好上课铃很快就要响了,陈峻走到自己的座位坐好,准备好课本然后暗暗地观察周围:阿尔伯特仍旧缺席,明明都已经来到教学楼却不来上课,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也没人敢管他。其余值得在意的况有:丁以绅哆哆嗦嗦面带愤恨地盯了他一眼,这个人应该听从了阿尔的劝告,不会再接近他了,这也就意味着以后发生类似危险的况可以排除了;还有居奕意味不明地冲这里笑了一下,可疑度越来越高了。

    周围人都在低声议论,教室中满是嘈杂的人声,话题中心应该是——他偷听了一下,然后发现居然是自己。

    似乎陈峻被丁以绅带走,但是片刻之后毫发无损的况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假如陈峻一是伤凄凄惨惨地回来或者干脆就这样消失都不会有人在意,偏偏他回来了,还看不出什么被虐待的样子,这不由引得很多人议论纷纷,不仅是特优生,连很多本来对他没兴趣的少爷们也产生了一点好奇心。

    在这样的况下,午餐时间终于受不了众人瞩目的陈峻,随便买了个面包来到庭院中的偏僻一角坐下来准备一个人静静地“吃饭”。

    他并不需要用食物来补充能量,但是为了掩人耳目,假装进食也是必要的。

    片刻之后,他知道有一个熟人悄悄地跟过来了,那人走近躲在茂密的树丛里,却不现

    “别躲了。”假装吃了一会面包,陈峻突然出声喊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放心吧。”

    树叶丛似乎抖动了几下,然后伴随着簌簌的声音,一个人慢慢出现。

    “方亦宇。”陈峻准确无误地叫出他的名字,“你的伤口好了?”

    方亦宇却带着莫名的敌意瞪着他,“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

    陈峻看着他,语调平和地回答:“我就是个特优生而已,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哼。”方亦宇不屑啐了一口,他的眼圈有些发红,不知是否是愤怒导致的,他带着这种在陈峻看来很莫名的怒意,用指责的语调说:“如果你只是个特优生,怎么可能被丁以绅带走之后还这么完好地回来?!难道不是因为你有更伟大的后台,令他们顾忌?还是说你根本一点都没抵抗,他们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了!”

    要不要撒谎?陈峻看着他,用令人信赖的语调缓慢说道:“我确实是个普通人,不是什么贵族。至于后台之类的,更是没有。”他顿了顿,这样是不能取信方亦宇的,“其实我……我就是听了他们的话,他们让我干什么我都干了。”

    从某种意义上,这话也没说错。毕竟陈峻很听话,叫跪也跪了,连差点挨打也不打算反抗。要不是阿尔伯特出现也许还要被迫做些什么才能脱。然而他不打算在这里说出来阿尔的名字,向外人袒露他们的关系是有风险的。

    “你——你说什么?!”方亦宇面露惊讶之色,之前陈峻面对他们的时候毫无畏惧的态度,这让很多人以为他会是个难啃下来的硬骨头,但是现在——他的上毫发无伤,又承认了方才答应了丁以绅他们的要求。也就是说——这个人,毫无抵抗地对那些人卑躬屈膝,奴颜媚骨……

    “亏我还以为你是个勇敢的人……”方亦宇瞪着他,“你真让我失望。”

    陈峻大概能推断出来他是怎么想的,然而他并没有纠正他想法的意思,他只是平静地对他说:“你,不是和我一样?之前你也说过,这样才能在这里活下去。”

    “是啊。”方亦宇眼圈是真正通红了,“我有什么资格说你……我想我只是……呃,”他勉强挤出一个笑意,“这下你成为丁少爷的人啦?恭喜,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也说点好话,毕竟我们也算是熟人啦。”

    “嗯。”陈峻稍微点了一下头,就不再去理他,继续吃起自己的面包来。

    方亦宇心中又有一些惆怅,他忘不了当时就是陈峻冲进包围圈把他就出来,如果不是他,自己也许已经死了。他复杂地看了陈峻一眼,勉强压抑住心里那点奇怪的愫,最终还是忍不住说出一句:“如果有任何问题,来找我,比如……那方面的,怎么样能让自己舒服一点……我、我走了。”触碰到陈峻清如湖水的眼睛,他说不下去,就这样转离去。

    陈峻放下面包,看着他的背影。

    没有胆识、格懦弱,适应环境应对变化的水平都算不错——这样的人,是恐怖分子的可能极低。

    关于方亦宇的调查结束,排除嫌疑——陈峻默默地在这个人的档案上做好标记,这个人,他最后看了那个背影一眼,以后没有必要再和他接触了。

    第二天,陈峻难得的风平浪静地上了一天课,阿尔伯特少爷仍旧不知所踪,丁以绅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似乎已经完全不想和他扯上关系。不管是普通学生,还是有地位的富家子弟们,没人来接近陈峻。

    一来就敢得罪丁以绅的特优生,得罪了他之后还没有受一点惩罚的人,要不要去贸然接近这样的人?他是否会有什么利用价值?似乎所有人都在掂量他的背景。

    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下,讲台上屠连老师结结巴巴的讲课声似乎都没什么人去听。待得所有课程结束,陈峻径直收拾好书包,默默走出教室。

    “等等。”突然有人伸出手拦住他,陈峻抬起头,居奕漂亮的脸孔出现在眼前,脸上带着堪称完美的笑意:“你的笔掉了,陈峻同学。”

    教室里似乎有一丝动,然而陈峻抬头,周围聊天的同学们没有一个看向这里的。

    “多谢。”陈峻弯下腰去捡,修的白色校服外微微被拉扯起来,露出一小截腰线,皮肤光洁无瑕,弧度十分惹人遐想。

    居奕表不变,嘴角带着笑意注视着他。

    陈峻抬起头,看到居奕仍旧看着他,于是又点了一个头:“多亏你。”

    “不客气,我似乎还没对你自我介绍过吧?”居奕突然说,“我的中文名字叫居奕,是这个班的班长,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问我。”

    “我知道你。”陈峻轻描淡写地说。

    他知道假装不认识反倒奇怪,联邦总统的儿子,虽然名字不为国民大众所知,但是在这所学校里,他还是很有名的。

    居奕绅士而又俏皮地行了一个礼:“承蒙荣幸。”不合时宜的动作,然而他做起来非常优雅。略微有些发浅的棕发在阳光下发出温暖的光芒,琥珀色的眼睛带着笑意望着他。

    与真正有贵族血统却格火爆的阿尔伯特比起来,他的举止更像一个真正的王子。

    即使陈峻在人际方面上毫无智能可言,也认出居奕的行为举止非常符合他所研究过的《让你成为人气男》之类畅销书籍上的正确做法。他调整面部表到微笑,也寒暄地说:“那以后请您一定多多指教。”

    居奕摆摆手:“你不要这么拘束啊,我们都是同班同学,称呼您什么的,也太见外了吧?还是说你想和我拉开距离?”

    “怎么会。”陈峻非常诚恳地说。

    “你可是我的重点调查对象,可疑A+,可疑程度又上升了。”陈峻如此判断。

    “如果你现在有空,我可以带你参观一下校园。”居奕这么说道,“你刚刚来这里,肯定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吧?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尽管来找我,而且听说……你的室友不怎么容易相处啊。”他眨眨眼睛。

    “嗯,一定麻烦你。”陈峻诚恳地说,“今天我还有点事,明天可以拜托你吗?”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两个人在友好的气氛下互相告别。

    居奕的笑容很完美,如果是普通人,那么绝对不会认为他的笑容有一点不真心的成分,然而陈峻是机器,机器分析出来居奕所谓的笑只是一种肌动作罢了。带着假笑接近他,非常可疑。

    如果陈峻知道这种笑就是所谓“上流社会的笑”,这所学校里有点势力的学生们,每个人都是从小就学会这么笑的话,也许就不会把他的可疑程度定的这么高了,可怜的居奕。

    居奕以为自己的动作做的不露痕迹,然而陈峻却能够看出来他似乎对自己很在意,所以故意落下一支笔在地上,果然鱼儿就上钩了。

    可是陈峻刚刚故意在居奕面前出卖色相,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生理反应(呼吸正常,心跳没有加快),看来他也并没有像丁以绅那样的同倾向,或者自制力很高。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陈峻默默记下来。

    陈峻走出教室后刻意在走廊里绕了几圈,然后来到某间教职员室敲了三下门。

    “请进。”门后传来闷闷的男声,陈峻打量四周一圈,确定无人跟踪,然后迅速打开门闪进去。

    “怎么回事?”本来装模作样在桌后批改作业的屠老师看到是他,立刻站起来,严肃地说:“我并没有通知你。”

    “有紧急况。”陈峻的表也同样严峻,“直接关乎此次任务的成功与否。”

    “是什么?!”屠连立刻摘下来眼镜,凶狠地瞪着他。

    “众所周知,我的主要功能是投入实战,即为战斗型机器人。”陈峻缓缓地说,“事先并未得知,这所学校有需要和同【啊那个】交的的规矩,而且要接近目标,有很大可能需要与其发生关系。”

    屠连本来有些不耐烦地表慢慢变得尴尬起来:“我也是到这里才知道的,这是我们事先准备不足。”

    陈峻顿了顿,半天又说出来一句:“我不是【啊那个】用机器人。”

    “废话。我知道,说重点!”屠连言简意赅。

    “为了更好地融入人类社会,我的体完全模拟了人类的体,具有生殖器,但是并没有任何实际功能。”陈峻面不改色。

    “这个没什么,反正他们也只会用你后面的洞。”屠连说道,然后眼神慢慢变了,“等等……你、你难道是说……”

    “如果你猜想的东西是后面的洞的话,没错。”陈峻简单回答到,“由于我不需要摄入食物和新陈代谢,所以自然用不到排泄,故而【啊那个】门和直肠这部分器官,我并不具有。考虑到恐怕有极大的可能要同发生【啊那个】行为的况,必须立刻通知负责制造我的‘父亲’,为我装上这个零件。”

    “没、没有洞……”屠连是纯爷们,即使谈论这等话题也面不改色,毫无畏惧,然而在陈峻纯洁坚定的眼光下,他输了,深深地低下头:“我立刻紧急通知上级。”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