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其实我是一个有黑幕的人

    陈峻用平板机械的语调说道:“第三特殊报科所属试做型战斗机器人,编号零零二六,前来报到,请指示。”

    屠连同样将手放在额头行礼,表严肃起来:“特殊报科第三队长,屠连。你来的路上注意过了吧?”

    陈峻点点头:“并无被人跟踪的迹象。”

    “那就好,”屠连把眼镜摘下来,眼中出了愤怒的光芒,“妈的那群死小鬼,天天不干正事还他妈净搞邪门歪道,真想把他们的嘴巴摁进火药里好好洗洗。”

    他现在这副样子——头发被粗鲁地揉过一遍,乱七八糟地四处支愣着,眼神凶恶得仿佛能让目及之处寸草不生,一双大手骨节被捏的咯吱作响,如果让刚刚那个红毛学生看到,恐怕杀了他也不会来调戏这位“温文尔雅”的屠老师。

    但是,在这里的陈峻同学是一位试做型的战斗机器人,自然不会有诸如此类的感,所以他只是问道:“请指示任务。”

    屠连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恨恨地抱怨道:“真不知道上面的人怎么想的,竟然派一个机器人来执行这个任务,他们难道把这件事当成一个演习?!”他呸地吐出一口烟,说道:“总之我是你的直属上级,在这间学校里,除了我只有学园长知道你的份,所以你必须隐藏份,不能相信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一切都听我指挥,由我和你主动联络,现在暂时先观察班上是否有可疑人物,若有机会,可以尽量接近目标人物。”

    “明白。”陈峻将任务记录到自己的芯片中,俩人面对面沉默了一会,屠连突然挤出一个突兀而和善的笑容:“以后就只有我们两人一起在这个鬼地方相依为命了,为了好好相处,我们来握个手吧。”

    屠连心里不知道有多憋屈了,前几个月他们收到报,声称国内某个恐怖组织计划在神佑学园绑架联邦军队总司令的儿子。一开始根本没人当真,因为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神佑学园拥有几乎可以说是联邦最精密的安全保障设备,称之为固若金汤也不为过,而且这所学园也并非只拥有防御措施,而是拥有强大的攻击武器。其中的专属训练场中备有最新型号的战斗机甲,经过训练的高年生可以在二分钟之内登上它作战,在学院的正中央的钟楼中甚至隐藏着三门高粒子放跑,即使有一大批军队突然出现在联邦首都攻击学园的大门,神佑学园也完全可以将他们阻挡甚至歼灭在门外。

    然而随后的报证明,恐怖分子之所以能选择在这里下手,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强大的内应。总司令的儿子若是被绑架作为人质,司令本人尚且不论,联邦军队的军心将被极大的动摇,而且这位少爷有一个前皇族出的母亲——奥利维亚公主,虽然现在失去了皇族的头衔,但是公主本人手里仍旧握有联邦一成的军力,若是有人用他威胁,这位子如命的母亲大人,是真的有可能任由恐怖分子为所为的,这一承兵力也足够酿成一场大乱。

    由此可以看出,保护司令儿子的这桩任务,表面看上去只是保护一个少爷,实质上背后涉及人数众多。出于保密方面的考虑,最终也决定只能安排两人进神佑学园卧底。屠切原先属于某个部队的特种兵,在接到上级的紧急命令之后,几乎每个人都是磨拳擦掌,期待能有和恐怖分子斗智斗勇的机会。经过千挑万选的两名精英已经整装待发,结果在到达特殊报科报道后,却突然接到临时指示,由于特殊报科最新试做的战斗型机器人已经成熟,预计在这次任务中投入试用——因此他那位经过千辛万苦才被选上的战友被迫让位,屠连看着他边收拾东西,边流下了不甘的男儿泪,心里早就抱了一份成见,现在看到貌不惊人的陈峻,更是心中添堵,心里想着要给他一个下马威,屠连带着敌意紧紧握住了陈峻伸出来的手。

    这个握手的时间似乎有些长,长到陈峻开口说:“请您可以松手了吗,我的手掌部位由可以承受高度冲击的金属制成,但是它似乎变形了0.01毫米,您的握力远远超出正常男子的水准,稍后可以输出详细记录,我的测量误差不超过0.001公斤。”

    屠连松了手,狠狠地啧了一声,自己也是犯傻了,居然想着去捏一大块金属的手……天知道他刚刚把全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这个力气恐怕能轻易捏碎一个人的骨头吧,可是面前的机器人,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对了,根据我扫描出来的你的每千克肌力量比例,这个数值对于人类来说是不正常的,你需要去研究科检查一下吗,我可以替你预约。”

    “闭嘴!”

    话说,研究所的那帮怪胎们真的帮他做好了脸部吗?怎么从刚才到现在他连一点表都没有?

    于是屠连有意开口说:“任务你已经了解了,不过,你现在这样不行,明白吗?”

    “请指教。”陈峻照样面无表地问道。

    “你的任务是暗地里接近阿尔伯特·布雷斯韦尔,并且保证他的安全,可是看看你这副样子!跟死了亲娘一样的脸,什么样的人会让你接近?给我微笑!微笑懂吗?!”屠连粗声嚷着,实话说他看着这小子惨惨的模样,还真是越来越来火。

    虽然乍一听起来是一个胡搅蛮缠的指令,然而陈峻同学只是突兀地爆发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这样可以吗?长官?”

    随即他补充道:“我的表指令库里存有一万八千多种不同指令,可以做出任何表,还可以模拟复杂的表,例如七成悲伤两成高兴一成绝望的这种,所以请长官放心!我已经通读了《怎样与18岁左右的男生沟通》《如何让自己变得受欢迎》等等名家权威书籍,相信我一定可以和阿尔伯特·布雷斯韦尔产生进一步的关系,长官!”

    “虽然是个机器人,不过还是懂规矩的嘛。”屠老师叼着烟打量了他一番,刚刚陈峻那种斩钉截铁的态度,有点打动了他,此时此刻,他有些想念那些一起训练、出任务的糙爷们儿战友们。于是他稍微缓和了一下态度,深深吸了一口烟,开口道:“别想得太简单了,那个阿尔伯特小少爷,自从我潜入这里教书以来,从来没看到过他来上过一次课,他的份又如此特殊,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我都没打听到有谁与他特别亲近的,谨慎些,你今天实在太高调了,以后务必使自己显得非常普通,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明白吗?”

    “是。”陈峻同学又恢复到了冷峻的表

    “喂,不是让你表现的普通点嘛!给我微笑啊!微笑!”

    原来普通人平时是要微笑的……陈峻默默地记下来,把自己的待机表改成了“嘴角上翘五毫米”的状态。

    屠连看着他的脸,虽然是让他看着很不爽的、好像显得有点谄媚的微笑,不过这样的微笑在这所学校里,确实是符合陈峻这样的普通人份的表,于是他满意地点点头。“从现在起你的代号就是乌鸦,今天就此解散吧,下次定时报告的时候是在18号,还有问题吗?”

    “没有。”陈峻这么说道。两个人的谈话时间已经用了大约十分钟,未免引起怀疑,是该离开这里了。

    陈峻出了第六教职员室,以和进去的时候那种截然不同的形象离开了,他朝着路过的每个人微笑,同时在脑中默默回放了一遍刚才的会面,检查是否有所遗漏。

    回放到屠连带点不耐烦地说“为了避免被发现,我们在这所学校里不能用无线电和窃听器,不过我的脑内内置了军方专用通信芯片,只有发生特别紧急的况,才可以立即联系我!普通的事就别来烦我,明白?”说罢还要给他一部专用通讯机的时候,陈峻默默指出自己体内自带最新芯片,通讯机什么的完全不需要的时候,屠连那锐利的眼神。陈峻给这位现任上司默默贴上了“暴躁,独断,战斗能力突出,领导能力一般,肌力量不正常(待查)”等标签,同时开启自我修复功能,将自己的手腕部分被捏扁一点点的地方恢复,这项功能将耗费他大量的电力,于是他又为屠连加上了“心狭窄”的标签。

    别开玩笑了,陈峻同学的内置系统库中存放了超过两亿万本图书,他可不会不知道“穿小鞋”是什么意思。下回再见面时,自己务必调整状态到“硬汉、目光紧盯一线、音量最大”的模式,这样似乎比较对这位上司的胃口。

    于此同时被定义成心狭窄,而且喜欢硬汉类型的屠连,正好想到自己给机器人小子起的“乌鸦”这个代号简直太贴切了,黑漆漆看起来很不详的头发和眼睛,而且又呱唧呱唧聒噪到不行,就连那个机器人都挑不出理!他喜滋滋地心道。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编号是零零二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