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八十二章 在一起

    黑子和紫原都知道,这已经是赤司最后的退让。如果征九郎真拒绝他们,就算赤司不阻止,他们恐怕也没勇气再继续坚持,更何况赤司也不会再给机会让他们靠近。

    两人沉默考虑了很久以后,算是默认了赤司的这个要求。不过…黑子虽然看上去很没存在感,却也不是那种会逆来顺受的人。一旦他决定去做某件事之后,他就会尽最大可能的去完成。他直视着赤司的双眸,异常冷静的开口:“赤司君,我也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赤司眯起双眸,声音比刚才更加冷厉,压迫感也更强,周围的空气更像是凝固了一样。黑子其实也有被赤司的气势威慑住,但想到自己想要的,黑子就不许自己退缩。

    赤司在挑选奇迹的世代的队员的时候,除了看上他们优秀的能力之外,最重要的是他们对于目标永不放弃的坚持。只是他没想到,这曾经让他很欣赏的地方现在却成了一种麻烦。

    “你想我答应你什么?”赤司压着声音问道。

    “我希望在我跟征君表白的时候,赤司君不要影响到征君的选择。”黑子表平静,态度却很坚决的开口,“赤司君要是不答应的话,我想刚才的约定我恐怕也不能遵守。”

    紫原低头想了想,也急忙附和黑子的话:“我也是,我和黑仔的看法一样。”

    看着这一切,黄濑发出了一阵嘲笑声。他觉得这是在太好笑了,为什么他要在这里看着他们讨论如何分享他的恋人…他觉得自己很可悲也很可怜,明明不愿意却又不能反抗。是害怕失去还是不忍心伤害?不管是什么理由都没有办法否认一个事实:黄濑凉太就是一个胆小鬼。

    黄濑的冷嘲声在突然安静的客厅里显得格外的突兀,大家的脸色似乎都不太好。气氛一下子又陷入了一种恶的死循环中。

    “好,我答应你。”赤司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暴躁,是在一起还是各分东西,他们和征九郎之间这复杂纠结的关系在今天也该有一个了断,“我不会干涉哥哥的选择。但,仅限今天。”

    言下之意,紫原和黑子跟征九郎表白的最好机会就只有今天。

    黑子虽然对赤司的这个附件条件不是太满意,但转念一想,如果今天不一鼓作气表白,时间拖得越久,他估计就越没勇气。想到这里,黑子算是接受了这个条件。

    紫原本来就已经沉不住气,恨不得立刻让征九郎明白他的心意,自然也不会有意见。

    见两人都同意以后,赤司走到黄濑面前,他的眼神不像刚才那么凌厉,反而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温柔,他安静的打量了一会黄濑,才道:“凉太,感这东西,从头到尾选择权就不在我们手里。”

    赤司有自信可以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他可以征服一切他想征服的东西。可唯独感,是半点不由人。他也曾想过,如果他们都自私一点,是不是又是另一种发展?可…终究是舍不得。

    黄濑的体僵了僵,他用双手捂着脸,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此刻的表:“你说的没错,选择权从来就不在我手里。”

    黄濑的话又让客厅变得鸦雀无声。黄濑的悲哀又何尝不是他们的悲哀。他们虽然尽量的争取主动,可最后的选择权还是在征九郎手里。

    先上的人就像是摆在棋盘上的棋子,而被他们着的人就是掌握着棋子命运的棋手。迎接他们的是地狱还是天堂,主要还是看征九郎。

    连为局外人的绿间都很强烈的感觉出房间里沉重的气氛。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还缓解一下这种压抑的气氛,虽然这并不是他的风格。

    绿间用绑着绷带的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对着房间里的其他人到:“这马上就到吃饭时间,就算是要谈感,也要先填饱肚子。”

    “我去找小征。”黄濑拍了拍脸,想让自己打起精神,“他现在肚子一定饿了,我想带他去吃烤。”

    提到吃,紫原也稍微恢复了一些精神。他非常喜欢吃烤,而且他也记得黄濑还欠他好几顿烤。现在想想如果当时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这么错综复杂,他还会不会为了几顿烤而去监视征九郎呢?如果不是那几天的朝夕相处,如果没有撞见被赤司侵.犯的征九郎,他和征九郎之间会不会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这样的关系?紫原并不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这些为什么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他只要知道自己现在想要什么就够了。

    “走吧!”赤司最后做出决定,“叫上哥哥和火神,我们去吃烤。”

    赤司能够想象征九郎听到有烤吃时那快乐的样子,想到这个他本来不太好的心也稍微好了一些。

    既然赤司都这么说,其他人当然也没意见。他们也希望能够暂时缓解一下这种紧张的气氛。、

    几个人来到球场的时候,火神和征九郎的比赛才刚刚结束。看样子刚才的比赛应该很激烈,两人好像都把力气用完了一样横躺在地上大力的喘着气。赤司他们不知道比赛结果,但看到两人在夕阳下笑得开心又满足的模样,又会觉得结果其实已经不重要。

    他再次庆幸,上帝没有将篮球从征九郎生命中夺走。

    “征十郎,凉太,你们来了啊。”征九郎看着围在自己边的奇迹的世代,他抓住紫原伸出的手,在紫原的帮助下站起,然后指着旁边同样起来的火神,一脸兴奋的跟赤司他们说着刚才的比赛。

    “还能够打篮球真的太好了。”

    看着笑得灿烂而又幸福的征九郎,其他人也像是被他的绪感染了一样,不自觉的的也露出了微笑。这个时候,他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种幸福的微笑从他脸上消失。

    赤司看了眼紫原握着征九郎一直没松开的手,重新看着征九郎的时候,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一些:“哥哥,肚子饿了吧?”

    “嗯。”征九郎抓着球衣擦了擦脸上的汗,摸着已经叫个不停的肚子用力的点头,“我和大我刚才还在商量着要去吃什么。”

    “小征。”不愿意被征九郎忽略的黄濑也凑了过来,真不愧是天生的演员,变脸的速度堪称一绝,明明刚才脸上还一直乌云密布,可在对上征九郎的瞬间就笑得灿若朝阳,“我们去吃烤好不好?”

    听到烤,征九郎的眼睛再次闪着星星一样的光芒,他擦了擦其实并不存在的口水,他点起脚在黄濑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下:“凉太最好了。”

    除了绿间和火神外,其他人都用一种羡慕嫉妒的眼神盯着黄濑。那火的视线简直要把黄濑上盯个洞出来。

    黄濑用食指碰了碰唇,这上面还残留着征九郎的温度。看着眯起眼睛冲着自己笑的征九郎,看着他眼睛里自己的倒影,黄濑突然释怀了。只要这样守在他边,只要知道他不会离开自己,能够一直这样简单而幸福下去他也该知足了。

    征九郎并不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带来的影响,他也根本没多想,只是刚好想那么做就做了。

    火神却被刚才那一幕吓得差点没跳起来,他那极富特色的分叉眉挑得老高,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虽然他从小在美国长大,那边的作风虽然比较开放,但男人和男人这样亲吻的招呼方式他还是没有见过。而且,征九郎亲吻黄濑的动作很自然也很亲密,就好像是一对…侣。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火神抱着头,急忙将这奇怪的想法甩出去。征九郎和黄濑都是男人,怎么可能是侣。可是男人喜欢男人的事也还是有。纠结的火神下意识的往黑子方向望去,他希望黑子能够像平时一样替自己解答疑惑。可黑子并没有看他,黑子一直看着征九郎,那眼神之中的某种愫连火神这样粗神经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黑子喜欢征九郎,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火神觉得自己混乱了,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太复杂,他需要一些时间好好的消化。他再一次看向自己的好友征九郎,发现对方正催促着黄濑他们快点去吃烤

    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嘛。

    看到这样的征九郎,火神突然就不再纠结了。不管这几个人是什么关系,为好友,他只要看到征九郎开心就好。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听了黄濑的意见,去了上次他们去的那家烤店。虽然之前因为征九郎的事奇迹的世代闹得很不愉快,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那份羁绊。而且,有征九郎在场,他们都不会把这份不愉快表现出来。在烤的过程中,气氛其实很欢快,大家都吃的很开心。

    征九郎吃完最后一块后,轻轻拍了拍鼓起的肚子,笑得一脸满足的靠着赤司。因为吃得太饱,他现在完全不想动,趴着趴着迷迷糊糊又快睡着。

    黑子觉得现在的气氛不错,很适合表白。明明告白的话他在心里演练过很多次,可真正要对着这个人说出来的时候,他却还是非常紧张。脸上的表还好,因为他原本就不是那种会表丰富的人。可他的手还是不自觉的抖着,像是要给自己定神一样,他拿起桌上的水一口喝下。

    见黑子这样,黄濑和赤司都沉默了。他们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

    “征君。”黑子的声音很轻,但在突然安静下来的包厢里,他的声音还是很清楚的传进了征九郎的耳中。

    原本快要睡着的征九郎揉了揉惺忪的双眸,然后一脸无辜的看着黑子:“哲也,怎么呢?”

    扑通…扑通…像是打鼓一样,黑子觉得自己的心跳声一下比一下要快,这让他有种心脏马上要跳出来的错觉。即使是比赛的最后一刻,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他的手心全是汗,脸上却还是保持着平时的样子。他想开口说喜欢,可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明明那些表白的话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告诉他?

    征九郎等了半天黑子也没开口,他担心的问道:“哲也,你叫我有事吗?”

    其实紧张的又何止黑子一个,除了不明状态的火神以及置世外的绿间,其他人其实都很紧张,只是赤司和黄濑更好的把这份紧张隐藏了起来。

    不管征九郎的回答是什么,势必都会影响到他们。

    黑子看着征九郎单纯的红眸,一直都冷静理智的大脑突然当机,千言万语到最后也只变成了那最简单的一句话:“征君,我喜欢你。”

    说出来后,那种紧张的感觉反而消失不见。黑子一双蓝眸期待又紧张的看着征九郎,等待着他的答案。

    听到黑子的话,征九郎笑容比刚才更加灿烂:“我也喜欢哲也。”

    知道征九郎并没有分清楚他说的喜欢的意义,既然已经没有退路,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以最快的速度走到征九郎边,然后弯□抓着征九郎的脸在他唇上用力的亲了下:“征君,我说的喜欢是这种喜欢!是你对黄濑君和赤司君的那种喜欢,现在你懂了吗?”

    被亲之后,征九郎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他不知所措的看着黑子,脸上虽然没有露出厌恶的神,可那迷茫无助的样子还是让黑子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真的要放手了吗?他和征九郎之间真的只能是朋友吗?短短的几秒时间里,黑子的心却想是潮涨潮落的大海一样起伏不定。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征九郎却还是没有任何回应,他依旧维持着刚才那副呆滞的样子。

    黑子是个温柔的人,尤其是对喜欢人。就算自己伤心难过,他也不愿意喜欢的人为难。

    见征九郎这样,黑子内心一点一点的疼了起来。

    “征君,没关系。”黑子尽量维持着风度,他不想恋人和朋友都做不成,“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们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继续做朋友的。”

    赤司他们只是沉默的看着。他们是希望征九郎拒绝黑子,可看到黑子这个样子,他们心里其实也不好受。

    火神的眉头已经完全皱成一团,他很想走过去拍拍黑子的脸让他不要露出这样的表。用这样的表说着没关系,鬼才会相信真的没事。

    “等一下。”征九郎眨了眨眼,困惑又无辜的看着黑子,“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哲也呢?”

    房间里所有的人的表都因为征九郎的这句话而发生了变化。尤其是黑子,他原本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眼神之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脸上的表也一下子生动了起来。

    黑子怕又是自己自作多,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征君,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也喜欢我吗?不是朋友间的那种喜欢,而是我刚才说的那种喜欢。”

    “唔。”征九郎抿着嘴,低着头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才道,“我刚才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哲也亲我的时候我确实被吓到了。然后,我就一直在想,我对哲也的喜欢是属于哪一种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征九郎神也变得严肃起来,这让旁边几个人吃了一惊。征九郎一直以来都给人一种呆呆傻傻的感觉,他们没想到征九郎竟然真的会很认真的去思考这个问题。

    看来在美国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似乎成长了很多。

    黑子的心脏跳得比刚才更快,既然征九郎有认真去思考,那现在也应该有了结果:“征君,那你的答案是什么呢?”

    征九郎并没有立刻告诉黑子自己思考以后的结果,他对着黑子笑了笑,然后才又开口:“我在美国那段时间,只有大我陪在我边,对我来说大我是和你们一样重要的朋友。”

    火神突然感觉到来自四周的一阵压力,杀气腾腾。

    征九郎停了停又继续道:“可是对大我的那种感觉和对你们的是不一样。我不会像亲凉太一样去亲大我,但我并不讨厌哲也刚才对我做的事。其实在飞机场敦跟我说要一直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真的超级开心。我想,我大概是个贪得无厌的坏孩子,你们几个我全部都喜欢。”

    黑子和紫原还来不及品味这突如其来的喜悦,征九郎就扑进黄濑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他边哭道歉道:“对不起,你们一定讨厌我了。可是,我就是全部都喜欢,我就是想和你们大家一起,一直在一起。打一辈子的篮球,永远都不分开。”

    说完以后,征九郎抬起头,他的视线一直在四个人上打转,长长的睫毛上沾满了泪珠,肩膀也因为抽泣而一抖一抖:“凉太,征十郎,敦,哲也,你们不要讨厌我好不好?和我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他往后退了两步,朝着他们伸出了手。

    四个人互相看了眼,有无奈、有宠溺、有心疼也有苦涩,但最后都变成了妥协。四个人走到征九郎面前,同时握住了征九郎伸出的手。

    “约好了,一直在一起。”

    一直旁观着的火神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对,可这个画面又太和谐,他完全找不到不对的地方。算了算了,只要征九郎开心,管他对不对。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绿间很庆幸自己没被牵扯进这个感风暴中。可看着相对而笑的几个人,他心里突生一种异样的绪,总觉得有几分羡慕。

    绿间想,自己一定是跟这些人呆太久才会有这种奇怪的念头。

    松开握在一起的手后,黄濑从背后把征九郎整个人都圈在边,他看着其他三个人道:“我先申明,今天晚上小征是我的,你们不许跟我抢。”

    大概是对黄濑的那份愧疚,又或者是他么正学习着怎么互相理解,他们并没有反对。

    黄濑感激的对着他们点了点头,然后低头在征九郎耳边,用低沉的嗓音道:“小征,失踪这么久,我一定要让你好好感受到我对你的“思念”到底有多深。”

    黄濑可没有忘记自己之前的惩罚计划,将征九郎“做”的下不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