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八十章 紫原的觉悟

    黄濑最先反应过来,他光速跑到征九郎跟前,给了他一个的熊抱,征九郎整个人差点就被这个拥抱给撞飞出去。黄濑把征九郎抱得很紧,如果不是顾虑到这是公共场合,他怕引起没必要的麻烦,黄濑恐怕早就对着征九郎的嘴唇亲下去了。

    虽然被黄濑抢先让赤司有一些小郁闷,但最喜欢的哥哥就站在自己面前这个开心的事还是让他的脸上一直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这几个月的分别对赤司来说,让他更清楚的明白了一件事,他没有办法失去征九郎。

    赤司见黄濑还霸占着征九郎不放,他眉头不由得皱了皱,体也已经走到两人后,刻意的发出两声轻咳声,提醒黄濑该换人了。

    黄濑其实很不想放开,但早在他决定退让和别人一起分享征九郎的喜欢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独占他的资本,也失去了说不的权利。

    黄濑抱着征九郎的头在上面用力的亲了下之后才不不愿的放开了他。黄濑才放开,赤司下一秒就抱住了征九郎的腰。真的感受到征九郎那独有的温度和气息之后,赤司这几个月来那空落的心才被填满,那种真实的感受才让他安下心来。

    “哥哥,我好想你。”赤司将头埋在征九郎脖颈间,声音温柔而深。在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之后,赤司从不吝啬用言语来表达。而且,他很了解自家哥哥的个,他的哥哥有时候特别没有安全感,而且很容易被感动,语言上的表白在增加他的好感的同时也会让他很高兴。当初黄濑就是靠嘴巴上的甜言蜜语抢在他之前拐了他亲的哥哥。

    听到赤司的话,征九郎的眼泪险些又掉了出来。他抽了抽鼻子,声音有一些嘶哑的开口:“征十郎,我也是,我也好想你。”

    以后,他再也不想和他们分开了。

    “啊…赤仔和黄仔好狡猾。”抱着一大堆零食的紫原边说边大跨步走到还抱着的两人跟前,俊美的脸上露出了像孩子一样撒的表,“我也要和征仔抱。”

    “哇,好多零食哦。”看着紫原怀里抱着的那一堆零食,征九郎的眼睛又亮了起来,他吞了吞口水,完全一副饿虎扑食的模样。

    赤司好笑的看了两人一眼,然后放开了征九郎。能够重新看到征九郎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对赤司来说就像是重获至宝。他不想再看到征九郎去美国之前那种绝望的眼神,更不想破坏这种笑容。

    “敦,这些都是给我准备的吗?”重获自由后,征九郎又往紫原方向靠近了一些,他指着紫原怀里的零食问道。

    “嗯。”紫原没有半点迟疑的点头,然后他把所有的零食全部往征九郎怀里塞。

    征九郎手臂不够紫原长,根本抱不下这么多零食。虽然他很吃力的想要全部都抱住,可还是有一些掉在了地上。

    旁边的黑子很体贴帮他把掉在地上的零食捡了起来。征九郎注意到之后,开心的冲着黑子笑了笑。

    可紫原像是没注意到这些一样,他还在继续往征九郎怀里塞零食。

    “敦,太多了。”征九郎委屈的看着紫原,“这样我空不出手吃。”

    旁边站着的几个人表顿时同步,脸上都露出了“这个人果然是吃货”的特囧表

    紫原并没有停下,也没开口说话。他这奇怪的举动让赤司不自觉地又看向他。看到紫原难得一见的严肃表的时候,赤司脸色也凝重起来。紫原一直就像一个大孩子,除了吃以外的事他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就连打篮球也很少看到他认真。

    赤司赤色的双瞳凌厉的在征九郎和紫原上扫来扫去,一个很不好的想法闯入他的脑海中。

    该不会…不,不可能!赤司极力的否决了自己的这个猜测。他不愿意用自己感去影响自己的理智。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就把所有人都看成同类。敦在感上一直很迟钝,他对哥哥的感应该只是“好朋友”之间的喜欢,而不是像他和凉太一样带有强烈的.望的那种喜欢。

    在赤司揣摩紫原心思的时候,黑子早已经看穿了紫原的想法。那天球场上紫原对征九郎的表白,黑子还记忆犹新。送征九郎离开的时候,紫原也说过,他等着征九郎回来告诉他答案。

    现在征九郎回来了,紫原等着他兑现承诺。

    黑子脸上虽然什么表也没有,但他内心的起伏却非常大。他很怕紫原真的问出来,也怕征九郎说出答案。不管答案是“yes”还是“no”,都会有人会伤心。

    征九郎才刚刚回来,黑子并不想他被这些事弄得不开心。可在这种况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提醒紫原。以紫原那堪比大树一样粗的商,恐怕根本就不会顾虑场合。

    紫原将最后一包零食塞到征九郎怀里以后终于开口,他双手按住征九郎的双肩,紫眸认真而又严肃的看着他道:“征仔,这些零食你都喜欢吗?”

    征九郎用力点头,咧着最笑道:“当然喜欢。”

    “那征仔愿不愿意一辈子都和我一起分享食物呢?”紫原按在征九郎肩上的手因为主人紧张的绪而不自觉地用力。紫原的力气本来就大,他这无意识的用力更是没有控制自己的力道,肩膀处传来的疼痛让征九郎眉头轻皱了一下。

    黄濑的视线从征九郎出现之后就没从他上移开,他自然注意到征九郎那一瞬间的不舒服。自从征九郎的肩膀出事以后,黄濑就变得风声鹤唳起来,真把征九郎当成了玻璃人,怕别人一碰就碎。看到征九郎皱眉,他急忙走上前把紫原的手从征九郎肩膀上移开,然后紧张的看着征九郎道:“小征,你肩膀没事吧?刚刚小紫原有没有把你弄疼?”

    紫原本来还因为黄濑打断了他的话而有点生气,可听到黄濑的话后,紫原也担心的看着征九郎。赤司和火神也都围了过来,那担心的样子就好像征九郎的肩膀真又出什么事了一样。

    “没事。”征九郎轻轻摇了摇头,因为高兴,他的声音听起来比平时更软,“医生说了我肩膀全好了,你们不要那么紧张。”

    说完之后,征九郎又用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紫原,关于紫原刚才的问题,他经过了认真思考后才答道:“敦,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我当然愿意一辈子和敦一起分享好吃的东西。这次我也从美国带来了好多好吃的,等回去以后和敦一起吃。”

    赤司的脸色有一些不太好,他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可紫原刚才那话很明显是话里有话。征九郎大概不会去细想,但了解紫原的赤司却很明白,对于把持和食物看成生命中很重要的事的紫原来说,让他邀请另外一个人一辈子和他一起分享食物,这就像是求婚一样慎重。对危险事物的敏锐直觉提醒赤司,最好是趁着紫原没有把话跟征九郎挑明之前打断他们的话。有些感就像是含苞的花朵,必须在他绽放前摘下,这样虽然残忍,却不会再经历枯萎的伤痛。赤司想趁着紫原对这个感还是懵懵懂懂的时候扼杀掉他的发展,可还是慢了一步。赤司还没来得及开口,紫原再一次站到了征九郎面前,他的双手又放在了征九郎肩膀上,这一次他特别注意放轻了力道,此刻紫原的眼睛里就只有征九郎的影。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带着最后的觉悟的看着征九郎:“征仔,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答案了。”

    征九郎不停的眨着眼,他歪着脖子困惑的看着紫原:“敦,你在说什么?什么答案?刚刚的那个问题我不是已经回答你了吗?”

    这其实怪不得征九郎,上次他的绪完全处于崩溃状态,根本就没有听到紫原的表白。黑子一直想找机会把话题转移开,他急忙抓着这个机会插.进两人的对话中:“这边人好多又好吵,根本不是谈事的地方。紫原君,有什么事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下再谈吧?”

    他们几个无论外表还是气质都非常出众,尤其黄濑更是引人注意,从刚才开始围在他们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多,人要是再多起来估计就会引起动。

    “我们先回家。”赤司也抓准机会将主动权掌控在手里,“哥哥他们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一定很累了,先让他回去好好休息。”

    征九郎其实并不累,就算有那么一点累,也被心里兴奋又高兴的绪给冲淡,但他确实想回家。这次他特意让妈妈陪他买了好多礼物带回来,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征十郎他们收到礼物时高兴的表

    在赤司他们说话的时候,紫原只是低着头不发一语,但他的体完全没有移动,连放在征九郎双肩的手也没有放下。

    “敦?”赤司皱眉,声音不由得严厉起来,“别闹了。”

    平时紫原最听赤司的话,只要赤司开口他基本都会服从。黄濑刚进篮球社的时候还开玩笑的说过,紫原和赤司就像是家长带着一个大孩子。可是现在这大孩子却第一次完全无视赤司的话。

    人来人往的机场明明吵闹无比闹非凡,可紫原上突然散发出来的如同魔王一样的气场却让他们围成的这个小圈子陷入了一种非常诡异的状态。连和奇迹的世代还不是很熟的火神都察觉到了气氛不对,更何况是其他人。

    赤司的眉头一直纠结在一起,因为不想吓到征九郎,他并没有摆出严肃的表。但他站在那里还是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平时会被吓到的紫原,此刻却巍然不动。

    紫原就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人格一样,积攒着一口气等待爆发。

    “敦。”征九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一样,他无辜又有些担心的看着征九郎,小声的问道,“你是不是不开心呢?因为我不记得你问的那个问题了吗?”

    听到征九郎的声音,紫原才有了反应。他抬起头看着征九郎,那紫色的双眸中有着连他自己都不懂的坚定和迷茫。

    征九郎冲着紫原笑了下,他让紫原先把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放下。看到征九郎的笑容,紫原怔了怔,却还是把手放了下去。见紫原放开自己,征九郎立刻把自己抱在怀里的零食全部交给站在他旁边的黄濑,然后他在转过头看着紫原,他主动握住紫原有一些发凉的手,用真诚又认真的声音对着紫原道:“敦,你现在再问一次你想要我回答的问题好吗?我保证这一次一定很认真的回答你。”

    站在旁边的黄濑赤司甚至是黑子都想要阻止,可此时萦绕在两人周围的那种氛围让他们找不到借口和理由打打断。如果态度太过强势只会引来征九郎的好奇,他们已经不想再看到征九郎不开心的样子。

    “征仔,你不记得了吗?”紫原看着征九郎,他其实没有想太多,这几个月的离别让他感觉到什么是想念和寂寞,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他已经不想再经历。他怕征九郎又像之前那样悄无声息的消失,那和征九郎没有任何关系的自己又该到哪里去找他呢?紫原越想越没有办法忍受!他不知道自己对征九郎这种喜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现在只知道,他想和征九郎在一起。

    “对不起。”看到紫原受伤的表,征九郎急忙道歉。他很努力的去回想,可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虽然紫原并没有要责怪他的意思,可他总觉得自己做了很过分的事。尤其看到紫原难过的样子,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

    “敦,你再跟我说一遍好不好?”征九郎都快要哭出来,他很认真的再次保证道,“我发誓这次我一定好好回答你的问题。”

    “征仔,我喜欢你。”紫原脸上没有半点表,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这大概是他长这么大最认真的时候,“你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我当然愿意。”征九郎完全没有往其他方面想,他本来就很喜欢紫原,当然也很开心可以一直和紫原在一起。所以他几乎是条件反的点头答应了。

    听到征九郎说“愿意”,紫原原本纠结的眉间瞬间舒展开来,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这怎么看都特别温馨美好的一幕看在黄濑和赤司眼中却格外的刺眼。赤司有些微恼,但考虑到目前的场合以及还有长辈在,他只有控制自己的绪不发作。

    黄濑却没有顾忌这么多,他无法忍受的直接站到了征九郎和紫原中间,刚才征九郎让他抱着的零食被他全部丢在了地上。

    “凉…”征九郎刚想开口就被黄濑难看的脸色吓了大跳,黄濑已经好久没有露出这么恐怖的表,他的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

    黄濑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能生气!征九郎的个就是这样,只要别人对他好,他就会很自然的喜欢上那个人。而且征九郎所理解的喜欢和紫原口中的喜欢说不定也不是一个意思。可是…冷静不下来。看着征九郎那样理所当然的接受着他人的表白,那样轻易和随便的诺和别人永远在一起,黄濑内心深处变得非常不安,他害怕像这几个月一样,他突然之间就失去了征九郎。这份恐惧让他慌乱了起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像征九郎确认,在征九郎心里,他还是那个最重要的人。

    见征九郎向后退,他急忙抓住征九郎的手臂,他正要开口却被赤司给制止。

    “凉太。”赤司沉着脸叫住黄濑,他的视线凌厉的扫了眼黄濑和紫原,再对上征九郎的时候,脸上又变回了原本的表,“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小赤司,你难道…”黄濑言又止的看着赤司,后者只是瞥了眼征九郎,什么也没有多说。黄濑顺着赤司的视线看过去后才发现征九郎尽管很努力的维持着镇定,但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迷茫和惶恐。看着这个样子的征九郎,黄濑不自觉地想到了青峰。

    他不愿意成为第二个青峰,更不想把征九郎越推越远。

    “我知道了。”黄濑松开抓着征九郎手臂的手,有些勉强的对着征九郎笑了笑,“哈哈,小征,吓到你了吧?”

    见征九郎呆呆的看着自己,黄濑又抬起手揉了揉他的短发,继续笑道:“小傻瓜,真被吓傻呢?我跟你闹着玩的,谁让你这么久不联系我们,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对不起!”征九郎边道歉边讨好的抓起黄濑的手臂,他很主动的整个人都往征九郎怀里钻,“凉太你不要再生气了,我以后都不会再跟你分开。”

    看到征九郎这个样子,黄濑根本没有办法去责备他。

    被黄濑挡在后的紫原想要说什么,但这次还是被赤司冷冽的眸子给威慑住。

    “这几个人到底在搞什么啊?莫名其妙。”火神也感觉到这几个人之间诡异又奇怪的气氛,他的分叉眉挑得老高,忍不住对着离他最近,也是这里除了征九郎以外跟他最熟的黑子抱怨道,“还有我们到底要在这里站多久啊?”

    面对火神的抱怨,黑子只是无奈的笑了笑。他用一种火神没有办法理解的,带着些许羡慕的语气对火神道:“有的时候我也很想像火神君这样什么都不知道。”

    “喂,黑子,你是在说我蠢吗?”火神不服气的反驳,

    黑子又看了前面正和赤司说着话的征九郎,淡淡的开口,“火神君,你想多了!我只是有点羡慕而已!”后面的话黑子的声音变得更加小,到最后已经变成了自言自语:“有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比什么都知道要幸福。”

    “黑子,你一个人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火神见赤司已经牵着征九郎的手往外走,他急忙推着黑子跟了上去,“看来是决定先回去了,我们个赶紧走吧。”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