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七十七章

    征九郎离开后,消失了快一个星期的赤司回到学校。赤司不在学校的这段期间,学生们在私下不亦乐乎的讨论过那天网上的视频。可却没有一个人敢用异样的眼光去打量赤司,更没有人敢公开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几天之后,连私下也没人敢在讨论。据传闻,那些在私下讨论的学生在第二天都会发生很倒霉的事,有的是被迫转学;还有的自己的糗事会莫名其妙的被男(女)朋友知道然后分手,更惨的是有些更是被来历不明的人揍进医院。

    因为没有媒体记者们的煽风点火,网络和报刊上也不敢有任何报道,再加上这个视频已经被清理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如今又没人敢再提起,这件事慢慢淡出了大家的视野,奇迹的世代也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赤司依旧是那个被称为天才的让人畏惧的奇迹的世代的队长附带学生会会长,他说的话还是如同校规一样不可违抗;黄濑乖乖回到了医院开始进行恢复治疗和训练,医生说他现在的恢复况很好,如果帝光能一路赢下来,他还能赶上最后的总决赛;黑子的存在感比以前更低,他习惯发呆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有时候不知道像是想起什么,平静的脸上会勾起一个很浅的弧度;紫原还是零食不离手,唯一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的他每样零食都会买两份,虽然到最后还是会被他一个人吃掉,但这样就感觉他正和征九郎一起分享一样。征九郎的离开,对绿间的影响大概是最小的,他也只有在训练的时候偶尔会想起那个抱着篮球在球场上快乐奔跑的影。

    而影响最大的应该那天开始就没有在学校出现过的青峰。对于青峰的缺席,奇迹的世代都闭口不提。青峰对征九郎造成的双重伤害并不是说一个道歉一句对不起就能被原谅。尤其在征九郎的手臂不知道能不能恢复的况下,他们没有办法去说服自己原谅青峰。可青峰毕竟是奇迹的一员,是他们的同伴,关系如果一直这么僵着只会让大家更加尴尬。

    赤司知道为队长应该以大局为重,每个人犯错都该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桃井也不只一次明示暗示的希望他能去劝青峰回学校。虽然每次看到桃井从期待到失望的眼神时,赤司都会犹豫和心软,但最后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如果赤司这个时候去找青峰那就代表他原谅了青峰。如果青峰犯的是其他错误,赤司会在厉的训斥他一顿后很快原谅他。可这次却不行,每次他想要原谅青峰的时候,他就会想起那天在医院里扑到他怀里放声大哭的哥哥,哥哥眼中那种仿佛世界毁灭一般的绝望,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人总是自私的,赤司也不例外。他知道青峰不是故意的,他能够了解青峰现在后悔又痛苦的心,他也知道青峰现在其实很需要他们的谅解,但赤司就是没有办法做到宽恕。

    青峰的缺席,再加上黄濑因为之前的伤不能参加前期的比赛,帝光的正选一下少了一半。赤司虽然很快的从二队中挑选了两个最有潜力的队员顶上了青峰和黄濑的位置。但他们和奇迹的世代的实力完全不在一个等级,根本没有办法融入其中。而这种糟糕的况在经过了快一个星期的适应和调整之后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善。

    “赤司,我有话跟你说。”在结束了下午的训练后,绿间表严肃走到正在给两个新人进行特别训练的赤司边,他推了推眼镜对着赤司道。

    赤司看了眼绿间,从绿间的表他就已经猜到绿间要跟他谈的话题。他对着两个新人挥了挥手臂示意他们可以回去之后,才转过面向绿间:“有什么事到部活动室谈吧。”

    绿间跟在赤司后走进了部活动室。等赤司做到了他平时坐的位置上后,绿间才继续刚才想要和赤司谈的话题:“赤司你是认真的吗?你真的打算让那两个人成为正选参加马上要开始的全国大赛?”

    “真太郎,你对他们有意见吗?”赤司脸上的表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他明知绿间说这话的真正含义,却又故意曲解。

    绿间算是几个人里比较了解赤司的人,他很清楚赤司在逃避什么。青峰对征九郎的所作所为,绿间也觉得很过分。可事总是要解决,总这么冷战下去只会变成所有人心里的一道伤疤。

    “赤司,我可不认为你会蠢到不知道话里的意思。”绿间体往前又移动了几步,他看了眼赤司,冷静的嘲讽道,“你想要继续逃避那是你的自由,我既不想管也没兴趣。但有件事还是想提醒你,不要忘记征九郎离开前你答应过他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绿间停了下来,他再次推了推眼镜,发出一声冷笑,有些刻薄的开口:“不过…凭现在的帝光,我可不认为它有实力夺得冠军。”

    绿间说完这话转走出了部活动室。他言尽于此,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尽人事,听天命。赤司要怎么做,那就看赤司自己的选择了。

    绿间离开后,赤司疲倦的靠在椅背上。绿间话里的意思他当然明白,新来的队员始终没有办法跟上他们的节奏,这样半吊子的水平如果碰上和他们实力相当的对手时就危险了。帝光想要夺冠,为王牌的青峰是必不可少的存在。

    想到青峰,赤司觉得头又疼了起来。这两天他一直没休息好,每天放学回到那空无一人的房间时,心中就会空落落,寂寞的感觉油然而生。房间里每个角落都留下征九郎的影,他不管做什么都会想到那个远在大洋彼岸的哥哥兼恋人。征九郎自从去了美国以后就没有和他们任何人联系,像是害怕他们会打扰他一样,不仅连个电话都没有,就连医院的名字和地点都对他们保密。

    没有办法见面,声音也听不到,现在更是连一点和征九郎有关的消息都没有,这种子对赤司来说更像是一种折磨。本来休息就不够,现在加上青峰的事,赤司的头比刚才更疼。他想起早上的时候,桃井和他提起过,因为青峰总不肯去学校,青峰的父母怕他因为视频的事留下影,正计划帮他转学。青峰对父母的安排也没有反对,转学手续这两天估计就会办好。

    赤司越想头就越疼,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到他的正常思考。赤司无奈的打开办公桌上第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医生给他开的药服下后,头痛的症状才缓和了一些。其实理智很清楚的告诉赤司他要怎么做,可在感方面他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释怀。

    如果是哥哥,他会怎么做呢?在青峰对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甚至害他永远的失去篮球后,他会不会还原谅青峰呢?赤司拿过自己放到桌面上的相框,盯着相片上自己和征九郎的唯一一张合影想着。赤司的手指不自觉的抚过照片上征九郎笑得灿烂的脸,嘴角勾起一个无奈又宠溺的微笑。

    如果是哥哥的话,他大概又会做出那种愚蠢的选择,毕竟他连自己都原谅了。

    将相框放回原来的地方,赤司又恢复了平时精明又莫测的样子,他赤色的双眸中也不再有迷茫。当然在他做出决定之前,他还是想询问一下黄濑的意见,毕竟黄濑也算是那件事的受害者之一。

    赤司才拨通黄濑的手机,黄濑那边第一时间就接起了电话。

    “小赤司,是不是小征那边有消息呢?”黄濑抢在赤司之前开口道,看来和赤司一样,黄濑也非常的想念征九郎,没有征九郎的消息对黄濑来说也是种折磨。

    在征九郎去美国后的第二天,黄濑就苦苦哀求良子帮他调查征九郎的消息,却被良子一口拒绝。良子告诉黄濑,这是征九郎的选择。在还不能打篮球之前,他不想被黄濑他们找到。良子还告诉黄濑,征九郎让她转告他们,他不会忘记离开时和他们的约定,只要他们拿到全国大赛的总冠军后,他就会回来。

    正是有了这个保证,黄濑才会忍受这种相思之苦。可是…果然还是想要知道征九郎现在的况。

    “凉太,很抱歉,我并没有哥哥的消息。”赤司遗憾的开口。就像良子不肯告诉黄濑征九郎的下落一样,赤司的父母也对赤司隐瞒了征九郎的消息,不管赤司怎么“威”,他们都守口如瓶。最后,赤司也明白从他们口中根本问不出什么,所以他也不再浪费时间,而是将全部的心力都放在了备战全国大赛上。他的哥哥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他们夺得全国大赛冠军的那一天就是和哥哥重逢的时刻。

    “哦。”赤司的话明显让黄濑很失落,他奇怪的问道,“那小赤司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是和大辉有关。”既然做出了决定,赤司就不会再拖泥带水,他直接进入正题道,“我认为也是时候让大辉回来了。”

    “小赤司,我没有办法原谅他。”沉默半晌后,黄濑冷静的开口,即使他很努力的忍耐,赤司还是能够感觉到黄濑内心的痛苦和纠结,青峰曾是他崇拜和要超越的对象,对黄濑来说这其实是双重打击,“我只要看到他的脸,我就会想起小征哭泣绝望的样子,我做不到,我真的没有办法和他待在同一个地方,至少现在不行。”

    “凉太,你先冷静下来。”赤司的声音很平静,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竟然能够如此理智想要说服黄濑,“凉太,我的心和你一样,我到现在也不想原谅大辉。”

    “那就不要原谅就好了。”

    “凉太,大辉也是奇迹世代的一员。”讲电话的时候,赤司的视线一直都盯着相框里征九郎的笑脸,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强迫自己去说出这些话,他不仅是想说服黄濑,更加想要说服自己,“他是我们的同伴。”

    “同伴不会做出那种混帐事。”黄濑几乎是吼了出来,他似乎把什么东西给摔了出去,透过电话赤司听到了很大的响动。

    “那是个意外。”说出这话的时候,连赤司自己都想要笑,他转换了一下绪后,又继续道,“凉太,我并不是叫你原谅他。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忘记他也是奇迹世代的一员这个事实。”

    “小赤司,这样对小征不公平。”

    “凉太!”赤司冷漠的打断黄濑的话,“哥哥的个你不了解?因为这个事,哥哥也许会怕大辉甚至不敢接近他,但只要大辉还在打篮球,他就不可能真的讨厌大辉。还记得上飞机前哥哥说的话吗?哥哥说,等我们拿到全国大赛冠军的时候,他会回来。他说的我们,是指奇迹时代的全员,而这其中就包括了大辉。”

    他的哥哥脑袋里只有篮球和同伴,即使被当成同伴的人伤害了,他也不会去怨恨对方。真是一个让人又又恨的大笨蛋。

    赤司的话让黄濑无法反驳,正是因为他知道赤司说的是实话,所以才觉得不甘心。小征明明那么善良,为什么总让他遭遇那些该死的事

    “反正你已经做出了决定,又何必再询问我的意见。”黄濑的声音突然冷了下去,他知道自己在迁怒,但现在他真的不愿意再和赤司谈论这个话题,“我马上要进行康复训练,先挂了。”

    听到手机上传来的嘟嘟声,赤司轻轻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不只凉太,连哲也和敦都不会那么快接受青峰。但是,青峰的回归是不可避免的,接下来就看他们如何去调整。

    青峰站在露天篮球场旁边,看着球场上两个年级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在进行ono on one,虽然技术不怎么样,但两人却非常快乐的享受着。那灿烂的笑容让青峰看着有些刺眼,那种拼劲全力的开心感觉,他在和征九郎one on one的时候也感受过,可他亲手毁掉了这种淋漓尽致的快乐。在知道征九郎不能打篮球以后,像自我惩罚一样,有那么一瞬间青峰也想过放弃篮球。可如果他真放弃篮球的话,征九郎大概会更加厌恶他。不仅夺走了他的篮球,还这么轻易就放弃。所以当青峰从桃井那里知道征九郎去美国治疗手臂的消息后,他就暗暗发誓,不论没有对手的篮球多枯燥乏味,他都不会放弃篮球。他会等着征九郎回来,在球场上对他进行报复,然后从他手里把属于他的篮球再夺回来。

    球场上的one on one还再继续进行,但青峰已经没有心再看下去。他正要离开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青峰有一些吃惊,他以为发生那件事后,他和赤司他们不会再有任何联系。

    犹豫了几秒后,青峰还是怀着一种奇怪的心接起了电话。

    “大辉,别以为你是球队的王牌就可以随便翘掉球队的训练。”青峰才按下接听键,还来不及开口,赤司就先声夺人,赤司的声音眼神且威严,完全就是队长教训翘掉了训练的队员的口吻,绝口不提征九郎的事,就好像这么做的话可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要是换做一个月以前,恐怕连赤司自己都不会相信,他竟然会有自欺欺人的一天。绿间说的没错,他确实是在逃避,不愿意直接去面对这个问题。

    自从喜欢上征九郎以后,一旦遇见和他有关的事,他都会变得不像自己。

    赤司强大的气场即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青峰也会畏惧他几分,但青峰是个急子也是个直子,他本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以后都不会再和奇迹的世代他们碰面。可赤司既然主动打电话给他,那么他也豁出去的把话挑明了说。

    “赤司,我可是把征九郎害成那个样子,你确定他们会希望我回去?”

    电话这边,赤司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并不愿意和青峰更加深入的讨论这个话题,声音瞬间又变得强硬起来:“大辉,哥哥的事到此为止,以后都不要再提!至于其他人希不希望你回去,那是我这个队长该担心的事。你现在需要回答我的是,你要不要回来?”

    青峰的脑中飞快的闪过征九郎的脸,关于夺得总冠军征九郎就会回来的约定,青峰也从桃井那里听说了。他只迟疑了半秒就给了赤司答复。

    “明天训练的时候我会准时出现。”

    青峰的答案在赤司的预料中,他现在该考虑的是怎么处理好青峰和其他队员之间那种尴尬的关系。当然,出于私心,他也想给青峰一点教训。

    “大辉,你无故缺席的训练,从明天开始要双倍补回来。”

    就像赤司预测的那样,青峰的归队引来了其他奇迹世代成员的不满。习惯给青峰传球的黑子在训练过程中没有给青峰传过一个球,连平时最听赤司话的紫原也用拒绝训练来表达抗议。对付这些不满,赤司自然有赤司的办法。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而包括他在内的奇迹的世代成员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他亲的哥哥。赤司根本不需要用什么“卑鄙”的手段,他只是简单的说了句,你们还想不想见到哥哥就让他们妥协了。

    虽然他们之间的气氛还是很尴尬,但在球场上的配合却一如既往的默契。而且这次回来,青峰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平时特别讨厌训练的他竟然主动增加训练强度,完全是铁了心的要把这个冠军拿到手。看到青峰拼命的样子,大家对他的怨气也慢慢变淡了一些。再加上全国大赛越来越近,除了篮球和训练外大家其实也没有时间再去考虑其他事

    时间就在思念、训练和期待中一天一天的过去,一转眼就到了全国大赛当天。开幕式结束后,揭幕战由卫冕冠军帝光中学VS今吉翔一领翔明城中学。今吉虽然很厉害,但失去了另外一个主力的明城还是不敌帝光,帝光以大比分赢得了首场胜利。

    接下来几天的比赛,帝光都一路过关斩将,凭借着青峰超强的发挥,再没有黄濑的况下,他们场场比赛都以大比分完胜对方。在对明秋中学的时候,帝光全员都爆发出超一流水准,让对方整场比赛下来一分未得,创造了防守的赛会纪录,同时也让对方称了全国大赛举办以来第一支没有得分的球队。

    经过和明秋一战后,帝光越战越勇,就连半决赛也是大比分战胜对手。决赛的时候,因为伤病一直缺席前面比赛的黄濑也复出,奇迹的世代终于全员到齐,并且轻松取得最后胜利。

    闭幕式和颁奖礼上,赤司结果大辉主席颁发的总决赛的奖杯,他的双眸穿过人群看向远方:哥哥,我们遵守约定拿到了总冠军,你是不是也该回来呢?

    闭幕式一结束,赤司就第一时间赶回了家,可是他并没有在家里看到那个熟悉的影。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一个月过去,征九郎还是没有回来。这期间,赤司他们用了各种方法想要找到征九郎,却一无所获。而时间也不会因为征九郎没有回来而停止转动,在全国大赛结束不久,他们就参加了毕业礼,奇迹的世代全员顺利从帝光毕业。在决定升学后的学校时,他们各自选择了不同的学校。黄濑想要远离这个伤心的地方,他甚至不愿意再碰篮球,所以选择了远在神奈川的海常高校;同样想要封存这段记忆的紫原选择的阳泉学园,对于高中以后要不要打篮球,他还在犹豫中;黑子去了一所才创立没多久的学校,他告诉赤司,他不会放弃篮球,只要还站在篮球场上,总有一天他还会和征九郎相遇;对于黑子的话,赤司只是冷漠的笑了下,最近的赤司愈发的冷漠,完全像是结了成冰一样不让任何人靠近,他和绿间都中规中矩的选了名校;而青峰依靠特长分去了桐皇。只要不和奇迹的世代其他人在一所学校,对青峰来说去哪里都一样。

    在分别的时候,赤司亲手摔碎了总冠军奖杯,这个因为希望而获取的奖杯,到最后却是一个谎言,一个大笑话。至此,创造了初中篮球界神话的奇迹的世代不再存在。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