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七十五章

    黄濑说,失去了征九郎他会活下去。

    他说的很认真,就像是一个神圣的誓言一样。听到他的话,不只电话那边的良子呆住了,就连青峰脸上也露出了震撼过后不可思议的表

    男人和男人的这种感青峰没有办法理解,所以当征九郎一脸天真又理所当然的跟他说他只是喜欢凉太和其他人没关系的时候,青峰才会觉得那是征九郎对自己的一种嘲笑和挑衅。

    因为那个男人也和他说过差不多类似的话,而男人的这些行为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沉重的打击,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某些信仰在那一瞬间崩塌殆尽。所以,他不许再一次的“背叛”,所以他才会在冲动之下控制不住自己的做出了那一系列事

    可直到听到黄濑说失去了征九郎他会活不下去的时候,青峰才真正有了那种原来黄濑和征九郎真的彼此喜欢着的那种真实感。青峰的脑中又浮现出征九郎最后的眼神,他觉得自己特么的混蛋。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为了发泄心中的不快,他将所有他在意的人都伤了一遍。青峰现在特想抽自己,如果黄濑这个时候动手揍他,他一定不会还手。只可惜无论是黄濑还是赤司,他们现在都不愿意也没时间去搭理青峰,对现在的他们来说,青峰更像是一个陌生人。

    “凉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良子在沉默了一会后,声音也变得认真起来,作为一个资深记者,对于信息的收集她向来都非常敏锐,从自家儿子刚才的话中她隐隐察觉到了一些异样,她只希望自己想太多。

    良子并不是一个保守的人,她在世界各地跑新闻的时候也经常会看到一些同侣,他们也和普通人的侣一样生活的非常开心。但理解归理解,稍微理的人都知道,这条路走的会比较艰难。她并不希望凉太去经历这些,作为一个母亲,她只希望她的宝贝能一直快乐无忧的生活。

    “妈妈,就像你想的那样,我喜欢小征。”黄濑很坦然的跟良子坦白着自己的感,“我们现在正在交往,他是我的恋人。”

    电话那边又是长时间的沉默,站在黄濑旁边的赤司脸色不由得凝重起来。黄濑的这份勇气值得钦佩,但他的这个举动无疑太过鲁莽和冒险。他们现在还有求于良子,如果良子想要破坏黄濑和征九郎的关系,不仅拒绝帮助他们,还暗中推波助澜彻底毁掉征九郎,那事就会变得越来越麻烦。

    赤司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暗,但为了征九郎他并不介意带着恶意去揣测他人的想法。

    这短暂的沉默对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种难熬的等待,黄濑握着手机的手心甚至开始冒冷汗。他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莽撞,但他说这些也并不是一时冲动。母亲的个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职业的关系,她对很多事都变得冷漠,虽然口中答应会处理,但她一定会以自己的工作优先。只有和自己有关的事,母亲才会尽心尽力。他刚才说的话除了真流露外,还是在“威胁”自己的母亲。母亲要是真关心他,这件事她不仅要管,而且还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解决。

    半晌后,良子有些无奈的开口:“凉太,你是认真的?”

    “妈妈,你了解我的!”黄濑的声音异常的坚定,他从来都没有后悔喜欢上征九郎,“有些事,我从来不会拿来开玩笑。”

    “凉太,如果妈妈反对会怎么样?”良子试探的问道。

    黄濑温柔的笑了笑,但说出的话却让电话那边的良子全一冷:“妈妈,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如果失去小征,我会活不下去。如果妈妈明知道会变成这样还反对,那么你也许会失去一个儿子。”

    “好了,我知道了!”对良子来说,没有什么比黄濑更重要,她怕黄濑真会做什么傻事,急忙开口,“凉太,我现在马上去处理这件事。总之,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后我们面对面再谈,在那之前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

    “谢谢你,妈妈。还有,对不起。”黄濑知道这是良子的妥协,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很自私,可只有这是他唯一想要坚持的事,所以只能对母亲说抱歉。

    良子笑了笑,听声音像是已经释怀:“谁让你是我儿子,而我是你妈!好了,我得去处理你给我的这些麻烦了,其他事我们回去再谈。”

    “好。”

    “宝贝,不管发生什么事,妈妈都最你。”

    “我也你。”

    挂了电话后,黄濑低落难受的心稍微好转了一些。父母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年不在家,也不能陪在自己边,但他知道父母会永远站在他后支持他,并且在他遇见麻烦的时候不图回报的帮他解决麻烦。

    “凉太,怎么样?阿姨他怎么说?”虽然从凉太的表已经猜到答案,但赤司还是想要亲口确认。

    “妈妈会立刻处理。”

    这些麻烦既然全部都交给了大人们去解决,那他们现在要做的事就是陪在征九郎边。黄濑和赤司不自觉的又对视了一眼,他们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样的东西。

    “走吧。”赤司对着黄濑道,“被让哥哥在这种时候还一个人。”

    “嗯。”黄濑点头跟在赤司后离开。

    青峰想要跟过去却被桃井给拉住,青峰转过头生气的瞪着桃井:“五月,你拉着我做什么?”

    桃井从刚才开始就没有说话,在青峰看视频的时候她也有偷偷瞄了一眼,只是一眼就把她吓得花容失色。也只有这个时候桃井才明白黄濑刚才的心。连作为青峰青梅竹马的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揍他一顿,更何况是为征九郎恋人的黄濑。

    “阿大你个笨蛋。”桃井骂道,她抬起手在青峰肩上用力捶打着,“你觉得征君现在会愿意见到你?赤司君他们也不会让你再去刺激征君。”

    “我…”青峰想反驳,却发现根本无话可说。

    “你什么?阿大,都到这个时候你还觉得自己没做错吗?”

    “五月你好烦啊!”青峰用力扯了扯自己的短发,心烦气躁道,“我又没说我没错。”

    “既然知道自己做错了就去道歉!”桃井的表很严肃,她知道青峰也是在受到很大的打击后才做出那种蠢事,可想到征九郎受到的伤害,他就没有办法同青峰,“不过阿大你这次实在太过分了,就算是道歉征君也不一定原谅你。退一万步说,就算征君不跟你一般计较,黄黄和赤司君也一定不会再让你靠近征君。阿大,请你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抱怨没有对手之类的话。因为没有对手也是你自找的。”

    桃井还是第一次对青峰说这么重的话,看到青峰眼中一瞬间闪过的痛苦的时候,她也心软的想要安慰。可征九郎的脸会在这个时候浮现在她眼前,这会让她立刻放弃这个念头。

    这一切都是阿大活该,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

    “我的事不用你多管闲事。”青峰用力甩开桃井抓着他的手,朝着和赤司他们相反的方向离开,青峰一点都不想听桃井刚才那些话,可那些话偏偏老不受控制的在耳边回响,一次又一次的提醒着自己他刚才做了什么混帐事,有些错误可以被原谅,有些错误却是怎样挽回都挽回不了。

    “阿大,你又要去哪里啊?”桃井怕青峰又惹事,急忙小跑着跟在他后。

    “桃井,你先回去!”青峰的脸色很吓人,那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预警,“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

    既然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那么更加没有理由放过那个上传视频的混蛋。青峰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却再也不愿意触碰的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的主人就是击溃了青峰的信仰刚才被青峰揍到警察局的那个男人。

    男人名为中野达央,是青峰的生父也是青峰的篮球启蒙老师。在青峰两岁的时候,中野就和青峰的母亲美奈子离婚。一年后,美奈子嫁给了现在的丈夫青峰健一。健一是个很体贴的好男人,他并没有止青峰和中野见面。每次到周末,中野就会来接青峰。父子俩有的时候会去游乐场玩,不过自从青峰开始会走路以后,他们去的更多的地方是篮球场。

    青峰从什么都不会到能够大力扣篮,他在篮球场上的记忆很多都和中野有关。在青峰眼里,中野是他心里的英雄。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野突然不再出现。青峰以为中野出了什么事,不顾奈奈子的劝阻,一个人来到了中野家。当他推开虚掩的门之后,他看到了至今仍不愿意再去回想的一幕。

    青峰到现在还是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面对男人,但他更想把那偷拍的混蛋揪出来,所以当中野第一时间接起电话的时候,青峰语气虽然不太好,却还是肯主动开口跟他说话。

    “喂!你现在在哪?”因为没有办法接受自幼被当成“英雄”的父亲被像个女人一样压在下,自闹僵之后青峰就没有再用父亲两个字称呼他,也不知是不是心中别扭,他总觉得再这么叫他心里难受。

    青峰会主动联系他,对现在的中野来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还以为,在他和青峰坦诚了自己的向和感,在青峰暴怒的揍了自己那一拳后,他会失去这个儿子。虽然青峰的态度和语气都不是很好,虽然他还是不愿意再叫自己“父亲”,但他还愿意来找自己,这就是和解的希望。

    “我在公司。”中野压着内心的激动,尽量用平淡的语气道,“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才不会找你。”青峰整个像颗不定时炸弹,一点就会爆炸,“帮我找个人,他在网上发了一个视频,至于是什么视频你只要搜一下“帝光学园”就知道了。我需要你帮我找出这个发视频的人的真实份还有他现在的住址。”

    青峰的语气根本不像是求人帮忙,完全是一副大爷样。他没有给中野任何询问具体况的机会,扔下一句五分钟后我要知道答案就挂了电话。

    青峰很清楚中野的计算机水平,五分钟对他来说绰绰有余。之所以会这么快的挂掉电话是因为他自己心虚,如果还有其他选择,青峰其实并不愿意中野看到这一段视频。他才像骂完中野变.态,自己却做着和他一样变.态的事,而且他比中野更加过分,中野至少是自愿的,而他完全是□行.为。这种感觉就像当众自己甩了自己一巴掌一样。

    “阿大,你知道这个要做什么?”一直听青峰讲完电话桃井才开口,他虽然对偷拍和上传视频的人也是恨得咬牙切齿,但在这种特殊况下,桃井还是希望青峰能够冷静一点,不要再惹出没有必要的麻烦。

    “五月,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不是让你先回去吗?”青峰的眉头皱得更紧,他并不想跟桃井解释太多,不耐烦的甩了甩手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桃井也生气了,青峰每次都这样,明明是在关心他,却总一副理不理的样子,把关心他的人一直往外推。

    “阿大,你太过分了。”桃井冲着青峰吼道,“你怎样就怎样,以后我都不会再管你。”

    “这正合我意,”青峰双手插着口袋皱着眉头道,“五月,你最好是好好记住自己的话,以后都不要管我的事。”

    “阿大大笨蛋。”

    丢下这话,桃井就哭着跑走了。

    青峰看着桃井跑走的影,眼神之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寂寞,他觉得一下子自己就把边所有的人都给推开了。青峰弯捡起刚才那三个混混丢下的篮球,转过,助跑然后一个大力灌篮将球重重砸进篮框。看着还在地上弹来弹去的篮球,青峰自嘲的想着这样其实也很好,至少以后耳根可以清净。篮球最后又滚到了青峰脚下,青峰再一次捡起地上的篮球,用食指转着圈玩了起来。

    到最后,他唯一能够握在手里的东西就只有篮球。可是…青峰按住空落落的口,他总觉得连篮球他也快要失去。

    在青峰正胡思乱想之际,中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真不愧是计算机高手,才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把青峰想要的报全部调查清楚。看到那个视频的时候,中野也是吓了一跳。但想到青峰当时的心,中野又很内疚。青峰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儿子,他了解他,他知道青峰会这么做一定是受到他的影响和刺激。

    “大辉。”犹豫了一下,中野还是开口道,“有什么需要我出面解决的你尽管说。”

    “不需要。”青峰想都没想的拒绝了中野,他记下中野说的信息后立刻挂了电话。明秋中学的伊藤大辅么?青峰按着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他一定会让那家伙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在青峰赶往明秋中学的时候,黄濑和赤司也已经到了紫原家公寓门口,黄濑才要敲门他的手机就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黄濑不敢耽搁的立刻接起电话。

    “小黑子,我们现在小紫原家门口了,麻烦来开一下…”

    “黄濑君。”黄濑话还没说完就被黑子急急打断,黑子着急万分的开口,“你和赤司君能马上赶到新泰仁和医院吗?这边出了一些状况,现在征九郎的况很糟糕,我和紫原君已经无计可施。”

    听到况很糟糕的时候,黄濑口又是一紧:“我知道了,我和小赤司马上过去。小黑子,拜托了,一定不要让小征出事。”

    黄濑不敢浪费时间询问黑子那边的具体况,他甚至都没有跟赤司解释原因。挂了电话之后,只跟赤司说了目的地,两人就坐上计程车直接往医院赶去。

    而此时的医院里,征九郎三人被闻讯赶来的记者困在的病房里。这些记者越聚越多,全部堵在了病房门口,医院甚至出动了保安也没能把这些记者赶走。

    黑子和紫原一直在照顾征九郎,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不是征九郎的手臂实在肿得吓人,黑子也不会在他绪很不稳定的时候带他来医院。谁知道医生还没来得及帮忙检查就被记者给缠上,本来只是一个记者,到后来也不知道是谁给报社打的电话,记者越来越多,到最后就变成这个样子。

    躲在病房里,听着外面记者一个比一个要尖锐的问题,黑子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拿出手机上网搜索了一下记者们口中说的视频。该死!即使是脾气很好的黑子,在看到视频后也忍不住骂了句。征九郎从离开篮球场就一直很安静,不吵也不闹,黑子他们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明明手臂都肿成那样,要换成平时,怕疼的他早就哭了起来。可征九郎却像是受到什么恐吓和惊吓一样,把眼泪硬生生的给挤了回去。看到这个样子的征九郎,黑子很快关掉了视频,他已经不敢冒险再让征九郎受一点刺激。

    外面的记者越来越多,黑子听到医院正和记者们交涉,为不影响到别的病人,他们会把会议室腾出来,让记者们在那边采访征九郎。

    院长都亲自出面,黑子知道他们迟早会被“请”出去。他急忙将病房门以及窗户都反锁,又把窗帘全部拉上。为了以防万一,他还让高大的紫原守在门口。一切都弄好后,黑子才给黄濑打电话。

    他跟黄濑说况很糟糕,指的不仅仅是外面那群缠人的记者,还有征九郎现在的况。如果不及时检查治疗的话,黑子怕征九郎的手臂真的会留下后遗症。对于天生应该站在篮球场上的征九郎来说,废了条手臂等于废掉他这个人。

    拜托了,请快点赶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章,就到高中了!小火神也快出场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