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七十章

    为了更好的了解青峰那边的况好提早想出解决的方法,在去警察局的车上,赤司特地打了个电话给桃井,可手机响了许久也没有人接起,赤司连续重播了几次后也是一样的况。赤司收起手机,他的脸色比起刚才要显得严肃一些。

    能够被赤司认可而成为帝光篮球社的经理人,桃井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除了她那非同一般的分析以及报收集能力外,关键时刻的冷静也是赤司欣赏她的一点。但刚刚桃井却没有接他的电话,这只说明一点,那边的况糟糕到桃井已经没有闲暇再顾及其他。

    “司机先生,能麻烦您再开快一点吗?”赤司表面虽然还很镇定,心里还是有一些着急。大辉打球的风格虽然比较野蛮,平时看起来也好像很凶恶,但他并不是那种不动脑子就随便胡来的人,更何况他边还有一个随时提醒着他要冷静的青梅竹马。

    赤司很好奇也很在意到底是什么事让青峰不顾赛的危险闹到了警察局。

    “少年,这已经是最快速度了。”司机为难道,“再加速就超速了。”

    大概是受到了赤司绪的影响,黄濑和征九郎也变得紧张起来。

    “小赤司,是不是小青峰又出什么状况呢?”坐在副驾驶座的黄濑回过头问着赤司道,“小桃井没有接电话吗?”

    坐在赤司旁边的征九郎也握住了赤司的手臂,他在安抚赤司的同时也泄露了自己紧张的绪。在征九郎眼里,奇迹的世代都是不可或缺的同伴,他不想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事。

    赤司并不想两人过分的担心,他稍微调整了下自己的心,刚才的那种紧张的气氛一下就不见,他眼神温柔的看了眼征九郎,然后才抬眸看着前面的黄濑:“大辉现在的况只有等到警察局后才能知道。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不管发生什么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赤司就是有这样一种让人信服的能力,哪怕他说太阳明天会从西边出来这种非常不符合科学的事,只要他是用认真的语气说出来,他边的人也会愿意去相信。

    听到赤司这么说,黄濑和征九郎也放下心。

    赤司也没再说话,他在思考的时候双手不自觉的抱着,虽然不知道具体况,但他脑中已经想到了无数可能,以及解决这种可能的方法。首先,一定不能让青峰被赛。

    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警察局,一个年轻的女警把他们带到了青峰所在的审讯室。审讯室的况非常混乱,青峰被绳子绑在椅子上,而桃井则跪坐在他边上不停的哭着。他们的旁边还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一副标准的精英打扮,虽然脸被揍得红肿,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和可笑。但在这样一种糟糕的状态下,男人却还是能够维持着镇定。而被警察们叫来的班主任更是无奈的站在旁边,青峰根本没有理会他苦口婆心的劝说。

    对面负责审讯他们的警察先生现在也是满面愁容,青峰现在完全就是失控的猛兽,要是解开他上的绳索估计又像刚才那样当着他的面就打过去。可这样老绑着也不是办法。可怜的警察先生忍不住又看了眼那被打的男人,他实在不明白,这样一个看上去礼貌又聪明还非常有风度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得罪这个黑皮肤的少年,让他发了疯一样的要把他往死里揍?关于打架的理由,警察先生也问了好几遍,可这两个人在这个时候倒像是约好了一样,缄口不提。

    警察先生非常可怜的陪他们在这里耗了快一个小时,结果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他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摆着张严肃的脸继续不厌其烦的问着相同的问题:“我再问一遍,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打架的理由是什么?”

    青峰眼睛睁得特别大,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凶狠的瞪着警察,看起来像一只张牙舞爪的猎豹。

    男人推了推眼镜,声音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沉稳而又冷静,标准的精英范:“我有权保持沉默,警察先生,你有什么疑惑的话,等我律师过来,你可以直接询问他。”

    才工作没多久的警察先生痛苦的用手抚着额头,再这么继续下去,他真的快要阵亡了。在警察先生一脸苦闷的快要哭出来的时候,站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况的赤司终于开口:“大辉,为什么打架?我应该说过,止打架吧?”

    警察先生奇怪的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三个人,本来想开口询问他们的份,顺便提醒赤司,青峰现在根本听不进他们的话。连他这个警察的话都不肯回答,更何况只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可审讯室其他人的反应却让警察先生收回了原本要说的话。

    看到赤司出现后,完全没有存在感的班主任也松了口气,有赤司君在的话一定能够解决。原本还在低声抽泣的五月也起走到赤司面前,求助的看着赤司。

    如果现在还有人能够让青峰冷静下来,那这个人一定是赤司。

    “他欠揍!”青峰咬牙切齿道。

    警察先生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这可是青峰进了警察局后除了怒吼外第一次开口。这红发少年还真是厉害,竟然能让他开口。

    “小青峰,你应该知道打架是要被赛的。”黄濑从征九郎后探出头,好心的提醒他道,“而且…”

    “黄濑,你闭嘴。”青峰烦躁的喝止住黄濑未说完的话,那凶恶的眼神让黄濑打了个寒颤,“这是我的事,不用你多管闲事。”

    他当然知道打架会被赛,可不把这男人狠狠揍一顿的话根本难消他心头之恨。

    “什么啊,我也是关心小青峰。”躲在征九郎后,黄濑有些受伤的小声喃喃。青峰一直是他的憧憬,他这么努力的练习篮球,除了本喜欢篮球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希望有一天能超过青峰。在黄濑心里,青峰一直占据着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青峰这恶劣的态度,黄濑其实还蛮受伤。

    看到青峰对黄濑凶,征九郎不干了。他习惯的把黄濑护在后,眼神略带责备的看着青峰道:“大辉,我不许你凶凉太,他明明很关心你。”

    黄濑觉得自己刚才受伤的心灵又被治愈了,果然小征是他的小天使。

    “烦死人了!”青峰的绪越来越暴躁,“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们多管闲事。”

    “才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见青峰要和大家撇清关系,征九郎也生气的撅起了嘴,他愤愤的走到青峰面前,抬起手抓住青峰的脑袋,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之前撞了过去,因为用力过猛,两人头上立刻长出一个大包。

    审讯室里其他人也被征九郎这突然的举动给吓到了,警察先生额头上甚至有几滴冷汗冒出。现在的国中生都这么恐怖么?

    “痛!”青峰痛得咧了咧牙,“征九郎,你个笨蛋,你在做什么?”

    “让你清醒一下啊。”征九郎摸了摸刚才撞出包的头,傻笑道,“那个…我刚才一时激动忘记控制力道。大辉,你头没事吧?”

    “没事你这个大头鬼。”青峰气得全都在颤抖,他转过头看着旁边的桃井,生气的对着她吼道,“五月,你还站着做什么?快点帮我解开绳子啊!征九郎你这混蛋,你就洗干净脖子好好等着被本大爷教训吧。”

    桃井愣愣的看着突然又变回原样的青峰,她在高兴的同时突然不知道该不该帮青峰解开绳子。在不知所措的况下,桃井只好跟边的赤司求助。才转过却发现原本站在他边上的赤司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警察先生边,他不知道对警察先生说了几句什么,那警察先生的视线不安的扫了他们一圈后,还是站起走出了审讯室,并且还顺手帮他们关上了审讯室的门。

    黄濑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幕,虽然知道赤司让人信服的一面。不过…警察叔叔把“犯人”这样单独丢下真的好吗?

    警察先生一离开,审讯室的场面似乎更加难以控制。

    “五月,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解开啊!”

    “大辉,你要跟我one on one么?”青峰“威胁十足”的话语却让征九郎兴奋起来,因为是个满脑子只有篮球的笨蛋,在征九郎看来,青峰口中的挑衅就只有篮球。

    每次和青峰one on one对征九郎来说都非常享受,所以他才会这么兴奋。

    “现在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青峰看了眼征九郎绑着绷带的右手臂,眼中满是嘲讽,“这么轻易就让自己受伤。征九郎,你现在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

    征九郎原本还兴奋的眼神一下黯淡了下去,受伤这件事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大,不仅暂时不能碰篮球,还给球队带来了麻烦。

    “小青峰好过分,小征又不是故意要受伤。”黄濑不满的反驳道。

    青峰冷冷哼了一声:“谁管他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我现在完全没有兴趣和他one on one。”

    “小青峰,我不许你欺负小征。”黄濑见征九郎快要被青峰弄哭,立刻化保护小鸡的老母鸡,“我要跟小青峰你ono on one,我要打败小青峰,然后让小青峰跟小赤司道歉。”

    “黄濑,你在做梦!”青峰自信满满道,“我是不会输给任何人,能赢过我的只有我自己。”

    赤司并没有阻止也不打算参与他们几个幼稚的争吵,他把重点放到了旁边异常镇定的被青峰揍的这个男人上。虽然不知道大辉和这个男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但现在的况看来,只要这男人不追究责任,所有的事都私下解决,大辉就不会被赛。

    趁着三个人在争吵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时候,他走到男人面前,态度不卑不吭又带着一种强势的对着男人道:“先生,我有点事想和您谈谈,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呢?”

    那男人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会赤司,然后点了点头,站起和赤司一起来到了审讯室的另一头。

    “你和青峰大辉是什么关系?”不等赤司开口,男人就率先问道。

    “我是他篮球队的队长。”赤司落落大方的做着自我介绍,“我叫赤司征十郎,请多多关照。”

    男人眯了眯眼,他已经能够猜出赤司的目的:“赤司君,你是希望我不追究这次的事吗?”

    赤司微笑着点了点头:“如果大辉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向他跟你道歉,希望你不要和他一般计较。”

    男人并没有立刻表态,他盯着赤司看了大概三四秒后才开口:“你似乎很关心你的队员?看来青峰君有一个不错的队长。”

    “多谢夸奖。”赤司微微点头,很坦然的接受了对方夸奖,“这是我的责任。”

    “现在像你这么尽责的队长可不多了。”

    “那么您的答案呢?”赤司可没兴趣继续和他闲聊下去,他再次将话题回归到正题,“我从您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你想要和大辉计较的意思。”

    “我并不打算追究。只是…”

    男人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被黄濑解开绳子的青峰像是发出去的导弹一样咻的一下冲了过来,他拉着男人的衣服,抡起拳头就打算朝着男人脸上打去:“混蛋,我可没说过不追究!再没有把你打趴下之前,我是不会放过你。”

    男人看着青峰的眼神有一些复杂:“青峰君,你这又是何必,有些东西本来就不能勉强。”

    “闭嘴!”青峰更加用力的握紧拳头,“如果不是你这混蛋横插一脚,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

    “大辉。”赤司的声音不高不低的响起,却异常的有威严,“放开他。”

    “赤司,这是我的私事。”青峰并不打算放手,“只有这个男人,无论如何都不想原谅。”

    “大辉,放开他。”赤司又重复了遍,声音比起刚才要低一些,“别再让我说第三遍,你应该知道后果。”

    “啊!”大叫一声后,青峰把男人甩了出去,然后自己跑出了审讯室。再继续待在这里,青峰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揍人的冲动。

    “阿大。”五月看了眼审讯室的其他人,最后还是追了上去。

    “凉太,你去跟外边的警察解释一下,就说当事人已经不追究了,让他们不要拦着大辉。”怕青峰又和外面的警察闹起来,赤司对着黄濑交代道。

    黄濑那张漂亮的脸蛋在应付这些事方面非常有优势,而且作为小有名气的模特,他也比一般人要有经验。

    “征十郎,我也去帮凉太的忙。”征九郎说着跟在黄濑后面离开。

    赤司又看着还呆呆站在审讯室门口的班主任,语气比起刚才明显要更加不客气:“老师,您不跟过去真的没关系吗?作为师长,您的话不是更加有说服力吗?”

    “是!”那老师吓了大跳,“我现在就去。”

    将所有人都支开后,赤司面无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态度比起刚才要强硬,甚至还带着些许的不客气,能够让大辉那么生气的人可不常见,所以即使男人答应他不追究青峰对他做的事,他对这个男人也没有什么好感。

    “这位先生,您绝不觉得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

    “我有拒绝的机会吗?”男人无奈的反问道。能够让他都有压迫感的人并不多见,眼前这个少年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很抱歉,我并不想被拒绝。”

    “正如你看到的那样,我和青峰君之间确实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坐下之后,男人开始和赤司说着他和青峰之间的事,“其实我也不是不能理解青峰君的心。赤司君,你放心好了,不管青峰君怎么对我,我都不会跟他计较。”

    赤司也不说话,他等着男人继续往下说。

    而另一边,在黄濑和班主任老师共同的解释和保证下,警察也答应了不再追究青峰的责任。

    青峰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开心的样子,他小声的骂了句多管闲事后再次跑了出去。他跑的太快桃井想要追也追不上。

    “黄黄,征君,现在要怎么办?”桃井着急的看着黄濑和征九郎,眼泪已经在他眼圈里打转,“这样放着阿大不管他肯定会出事。”

    黄濑刚想要说什么,他旁边的征九郎拔腿就朝着青峰跑出去的方向跑了出去。平时体能测试的时候,征九郎的百米冲刺是几个人里面最好的,如果是征九郎的话应该能追上青峰。可这样黄濑反而更加担心了,征九郎的路痴程度他们都有目共睹,就怕他还没追上自己就迷路了。

    黄濑本来也想跟过去,却被警察给拦了下来。虽然警察答应不追究这次的事,可一些例行的步骤还是要进行,所以黄濑等人还是被留了下来。

    等笔录结束后,征九郎早跑得不见踪迹。

    “小征,你可千万不要出事。”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