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六十七章

    黄濑跟在警察后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说不在意那根本就是骗人的,但因为这个,黄濑也认清楚了一个事实,征九郎没有办法离开赤司。

    哈哈哈,看来他根本没有选择,只能听从小赤司的建议。黄濑在心里大声的笑了起来。虽然他笑的时候,口会跟着一抽一抽的疼,可他还是在心里不停的疯狂的笑着。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若无其事的告诉自己,他其实一点都不难过。

    警察将三人抓住后直接带到了警察局,本来是想让赤司他们也一起到警察局协助调查,但因为两人上都有伤,最后只能在医院里询问了他们一些况。在赤司他们的配合下,警察很快把事况全部调查清楚。原来照顾黄濑的助理医生从很早以前就是他的“疯狂粉丝”,在黄濑还没住院的时候,他就经常在黄濑家公寓门口出没,拍下黄濑各种照片。黄濑住院后,他更是利用职业之便,变本加厉的偷拍和偷窥。在知道黄濑和征九郎亲密关系后,他因为嫉妒而想要对从他手里“抢走”了黄濑的征九郎进行报复。他先是把自己拍到的一些两人暧昧照发到黄濑经济公司的邮箱,这助理医生的本意是想利用公司分开他们两个。可谁又知道适得其反,黄濑为了那个叫征九郎的家伙竟然不惜和公司撕破脸,两人甚至还住在了一起。这个方法失败后,助理才想到这个更加狠的报复方式。

    有的时候,人生就是由无数个巧合组成。这个想法才在助理医生心中形成,他正要花钱找人去实行的时候就让他碰到了山崎雾一。山崎雾一之前因为赌球的事和征九郎他们有过节,并且还因此被抓去关了几天,要不是他还有一点人脉,现在估计还出不来。听到助理医生要对付的刚好是他们的敌人的时候,山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即能赚钱又能报仇,这种美差事谁会拒绝。助理医生在确定黄濑不在家后,利用之前配的黄濑公寓的钥匙偷偷潜进了公寓,并且在黄濑给征九郎留下的早餐上放了些安眠药。征九郎是在昏迷的况下被山崎带到了酒吧…按助理医生之前的计划是,等黄濑到酒吧后,他就以征九郎为条件,让黄濑答应和他交往。可在他正要去酒吧的时候,院长却突然有事找他。所以他并不知道,赤司竟然会代替黄濑去赴约,他更没想到自己的计划竟然这么轻易就失败。

    在听完警察们的调查报告后,赤司又很好的利用的自己的言语天赋,将经历过“赌球”“打架”的征九郎的责任全部推给了对方,而且也很巧妙的解释了助理医生口中黄濑和征九郎“肮脏的感”,让警察们相信那只是少年间纯洁的友谊。黄濑好歹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要是让某些捕风捉影的记者抓住机会胡乱的报道这件事,难免会对征九郎造成影响。任何有可能伤害到征九郎的事他都要提前杜绝。

    在赤司的言语导下,无论是校方还是警察都没有追究征九郎的责任。离开的时候,其中一个女警察看着征九郎绑着绷带的手臂很认真的跟他保证道:“少年,放心好了,我们一定用法律的手段严惩那些犯罪者。”

    对于女警官的话,征九郎无辜的眨着眼,然后乖乖的点了点头。

    赤司知道女警官是误会了,不过这样更好,所以他也不打算解释。

    等警察离开后,黄濑猛的抱住征九郎,因为太过用力,征九郎直接倒在了地上。而黄濑则压在他上没有要起来的打算,从征九郎看赤司的眼神中黄濑知道,再过不久他就没有办法独占这个少年。可悲的是,他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趁着现在,他还属于自己的时候多抱抱。

    “凉太,你怎么呢?”这么摔在地上,征九郎的背部和部其实非常疼,可黄濑的样子让他不忍心挣开,他奇怪的看着趴在自己口的黄濑,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小征,能不能让我这样抱一会?”黄濑摇了摇头,他的声音听上去很寂寞也很遥远,让人的心脏忍不住就和他的声音纠结在一起。

    “黄濑的话不管抱多久都可以。”

    听到征九郎发自内心的话语,黄濑开心之余心中又是一阵苦涩。他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会说感像柠檬又算又甜。这大概就是对他现在的心最好的诠释。

    赤司明白黄濑的感受,他们心里其实都懂,他们没有办法独占这个男人,所以不管有多难都必须学会适应。

    病房里安静的有一些诡异,黄濑维持着同样的姿势抱了大概五六分钟后,他在征九郎额头上很用力的亲了口,然后开口:“小征,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让你遇到这么危险的事。”

    “这不是凉太的错。”征九郎笨拙的安抚着凉太。

    黄濑站起,然后又把征九郎从地上拉起,他特别认真的对着征九郎保证道:“以后我一定形影不离的待在你边,才不会让你再遇到这种事。”

    “凉太,我真的可以自己保护自己。”其实这次的事也让征九郎特别的窝火,不仅这么容易就被抓住,还让赤司受伤,现在又被黄濑小看,他这心里就更加不好受。

    黄濑也不反驳征九郎,任何让征九郎不高兴的事他都不会做,而是顺着征九郎的话继续道,“我知道小征能够保护自己,可是我想时时刻刻都待在小征边,不行吗?小征会因此讨厌我吗?”

    “不会不会,当然不会。”看到黄濑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征九郎心疼的不得了,他踮起脚安抚的亲了下黄濑的嘴唇,看到黄濑因他这个举动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后,他才放下心,“我也想黄濑一直在我边。”

    赤司在旁边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接受了征九郎不属于他一个人这个事实的原因,他现在的心比想象中要平静。看到黄濑和征九郎的相处模式后,赤司眼睛亮了亮,他终于明白自己输给黄濑什么。

    示弱并不是赤司的格,不过如果“示弱”是达成目标的一种手段的话,他并不介意这么做。在制定长远的计划之前,赤司决定先试试效果。他故意轻咳了两声,把征九郎的注意力拉到自己上后,他又双手抱着头,露出了痛苦的神。赤司的演技并不浮夸,他其实就是希望给征九郎一种“他现在很痛苦,但一点都不想被其他人发现”的感觉。看来他的演技还是非常的成功,征九郎在犹豫踌躇的一会后,还是揣着不安和担心的心移到了赤司病边。赤司的伤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么严重,只要包扎之后随时都可以出院。不过赤司想了一个合合理的理由,让护士包扎的时候故意包得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赤司不惜做到这个地步最主要的原因是想让征九郎尽快的原谅自己。

    看哥哥现在的样子,只要他这边再退让一下,哥哥应该就会原谅他了。

    征九郎只是站在边,低着头什么也不说。赤司见状,只能断断续续的发出一点痛苦的声音刺激征九郎。果不其然,征九郎很快抬起头,他看着赤司的表即紧张又担心,大概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面对赤司,声音听起来也有一些无措:“征十郎,你是不是哪里又痛呢?要不要我帮你去叫医生?”

    看到征九郎肯理自己,赤司知道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一半,心里其实很开心。但赤司并没有把这份高兴表现出来,他故意很痛苦的把体转到另外一边,声音听起来也有些委屈:“反正都和哥哥没关系,哥哥现在不是连看都不想看我一眼吗?”

    “我…”征九郎一时语塞,只能咬着嘴唇呆呆的看着征九郎的后背。

    征九郎喜欢赤司,看到赤司因为自己受伤他很难过也很愤怒,恨不得把欺负赤司的人全部都往死里揍。可是想到赤司对自己做的事,他还是会害怕。征九郎越想头越痛,脑袋更是感觉快要爆炸。

    赤司知道,他还必须再刺激刺激征九郎,他用比刚才更加委屈的声音道:“哥哥,你不用勉强自己,你要是不想见到我的话我以后都不会在你面前出现。”

    赤司说到这里,还故意咳嗽了两声,发出一些让人听着就觉得痛苦的声音。

    “小赤司真狡猾。”站在征九郎后的黄濑在听到赤司的话后,用自己才听到的声音道。但他并没有阻止也没有破坏。他和赤司虽然谁都没有提,但两人之间已经形成了某种默契,只要征九郎是完全出自自愿,只要征九郎觉得开心,那么他们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只能尽可能的去习惯对方的存在。

    那我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这句话像是被按下了重复播放的录音键一样一直不停的在征九郎脑中重复播放。

    想到永远都见不到赤司,征九郎眼睛突然睁大,眼泪不受控制的大滴大滴的落下。他一边哭一边不断的摇头,然后用一只手把赤司转过来,不管不顾的扑进赤司的怀里:“征十郎,我没有讨厌你。”

    见不到赤司比被赤司做那种事还要让人害怕。

    赤司嘴角微微上扬,他抬起绑着绷带的手臂帮征九郎擦着脸上的眼泪,乘胜追击道:“可是我喜欢哥哥,还是会想对哥哥做那种事,以后还是会被哥哥讨厌,所以我以后还是不要再见哥哥比较好。哥哥,你放心好了,我既然说了就…”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征九郎很大声的打断了赤司的话,“我不许征十郎离开我。”

    “那哥哥喜欢我吗?”赤司眼神炙的盯着征九郎,声音比起刚才要嘶哑,为了不吓到征九郎,他在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感,“不是兄弟间的喜欢,而是像你喜欢凉太那样的喜欢?”

    征九郎转过神,他迷茫的看向黄濑,黄濑就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正温柔的对着他笑。征九郎突然有种做了坏事被抓的感觉。他做贼心虚的收回视线,可赤司的视线又太过,他也不知要怎么回应。

    这个答案对黄濑和赤司都很重要,可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而是安静的瞪着征九郎的答案。

    病房又变得安静了下来,这份安静反而给征九郎带来的更大的压力。

    “我不想以后都见不到征十郎。”沉默半天后,征九郎才无措的开口,“可是…可是…我还是会害怕征十郎对我做之前的事。”

    赤司告诉自己现在还不能心急,至少他知道征九郎已经原谅了他,而且他在征九郎心里有着很重要的地位。至于其他的,他可以慢慢来。

    “没关系。”赤司抬起征九郎的头,额头贴着他的额头,温柔的开口,“如果哥哥不愿意,我不会再对哥哥做那种事。是不是只要我不对哥哥做那种事,哥哥就会喜欢我?”

    “真的?”征九郎的声音明显比刚才要高,脸上的表也没有刚才那么僵硬。

    看到征九郎这个样子,赤司心里也是一阵内疚,他知道自己由于嫉妒而做出的冲动举动是真的伤到了征九郎。好在他现在还有弥补的机会,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

    “嗯。”赤司点了点头,“只要哥哥不喜欢的事我都不会再做。”

    当然这是在他和征九郎在一起的前提下。

    听到赤司的保证,征九郎终于笑了起来,他想起赤司刚才的问题,脑袋一时发的开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肯定是喜欢征十郎。”

    看到征九郎这种快乐的笑容,黄濑心里就算五味参杂,也只好释怀。黄濑的视线和赤司的视线在空中有了一个很短的交流,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感受。

    世界里,从来没有公平而言。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