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六十六章

    才发生刚才那种事,现在的黄濑实在没有办法忍受和赤司在同一张餐桌上用餐。他并没有再看赤司一眼,而是弯□一边帮着征九郎擦着嘴边沾着的零食碎片一边道:“小征,我们现在去外面吃晚饭好不好?我家公寓旁边有一家很棒的文字烧店,味道很好,我带小征去吃好不好?”

    听到可以吃到美味的文字烧,征九郎又开始流着口水,他当然很想立刻飞奔过去品尝。可是…征九郎单手抱着黄濑的腰探出头偷偷看了眼餐桌上的饭菜,那些都是他平时不经意跟征十郎抱怨说想要吃的菜,原来征十郎全部都放在了心上,而且还特别帮他准备了。

    要不是赤司才对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他一定会感动的冲过去抱住他。

    “我喜欢哥哥,像你喜欢凉太那样的喜欢。”赤司的话不合时宜的回响在耳边,征九郎脸不受控制的有些发,他有些做贼心虚的把视线收了回来。

    虽然提醒自己不要乱想,但征九郎的小脸还是露出了迷茫的表。征九郎记得很清楚,他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赤司对他的温柔。他真的很喜欢征十郎,甚至和喜欢凉太一样喜欢。征九郎一直把这当成是哥哥对弟弟的喜欢,因为他们是兄弟。可征十郎却对他做了兄弟之间不该做的事,而且他刚才还跟他表白了,说那不是兄弟的感

    征九郎想来想去都没有办法理解,而且越想他的头就越痛,最后征九郎选择放弃。反正这几天只要不和赤司见面,他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想,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吃饭。

    征九郎拉了拉黄濑的衣角,示意黄濑更靠近一些后,在他耳边小声道:“凉太,我们去吃文字烧。”

    虽然那一桌子菜浪费了可惜,可征九郎现在也真的没办法心平气和的和赤司一起用餐。听到征九郎的话,赤司的赤眸暗了暗,但他很快的掩藏好了自己的绪。在其他人看来,他脸上根本没有任何的表变化。

    黄濑欣然答应,他看了眼紧贴着征九郎坐着,从刚才开始口水就像是要流出来的紫原,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叫上了他。

    “小紫原你也一起来吧。”紫原还来不及高兴,黄濑话锋一转又道,“不过在那之前小紫原要先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啊?”紫原嫌麻烦的皱了皱眉,他有些不感兴趣的问道,“要是太麻烦的话我可不做。”

    黄濑抬起手拍了拍紫原的肩道:“小紫原你放心好了,才不是什么麻烦的事。”

    “到底是什么事啊?”刚才那些零食根本没有办法填饱肚子,更何况他还分了一半给征九郎,现在肚子更是饿得呱呱叫,想要快点吃到文字烧的紫原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黄仔,你快点说。”

    “小紫原,你能帮忙把小征的行李收拾一下吗?”黄濑轻轻动了动刚刚摔着的手臂,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手有些不太方便。”

    “知道了。”

    虽然觉得麻烦,但为了心的“文字烧”,紫原还是和黑子一起去帮征九郎收拾行李。

    客厅里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气氛就变得更加的微妙。

    “凉太,你的手怎么呢?”听到黄濑说手不方便,征九郎立刻放下吃到一半的零食,担心的看着他,“是不是我刚才伤到你呢?”

    刚才在浴室的事,征九郎其实有记忆,他不想伤害黄濑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凉太,对不起。”征九郎眼圈有开始变红,他讨厌这个动不动就伤害最重要的人的自己,“我不是故意的,我…”

    因为声音太过嘶哑,到最后他根本说不出话来。

    看着眼前这个因为自己而哭泣的恋人,黄濑在心疼的同时却也欣慰的笑了。他这一整个晚上郁闷的心总算稍微的好了一些,他抬起手抱住征九郎,然后慢慢收紧双臂,笑道:“小征是小笨蛋,你看我都能像现在这样抱你,手怎么可能有事。只是刚才摔了一下手有一点疼而已,过会就好了。”

    征九郎抬起头,抽了抽鼻子,用带着哭腔的鼻音道:“真的吗?凉太你的手真的没事吗?”

    “当然是真的。”黄濑低下头将唇靠在征九郎耳边,故作神秘道,“小征,我偷偷告诉你,刚才我是故意跟小紫原这么说,这样我在能偷懒陪在小征边。”

    “诶?”征九郎露出了惊讶的表,在黄濑的努力下他也没有在纠结刚才的事,“凉太,敦要是知道一定会生气。”

    “嘘。”黄濑将食指放在征九郎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小征不可以告诉小紫原哦。”

    “凉太,我保证不说。”征九郎很用力的点头,非常认真道。

    看到征九郎这样,黄濑忍不住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这个人啊真是单纯的让人心疼,不管他说什么,哪怕他说太阳会从西边出来,或者天下会下红雨,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相信。

    征九郎的这份信任让黄濑满心欢喜的同时也开始有了危机感,尤其是今天发生了这件事后,这份危机感就变得更加强烈。他怕征九郎被人抢走,想到这里,黄濑不自的更加用力的抱住征九郎。

    “凉太。”征九郎的头紧贴着黄濑的口,听着黄濑剧烈的心跳声,让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开始加速。黄濑实在是抱得太紧,征九郎有一些喘不过气,他的声音从黄濑口闷闷才传出,“凉太,好难受。”

    “抱歉,抱歉。”黄濑急忙放开征九郎,他双手合在一起,那漂亮的金色双瞳楚楚可怜的看着征九郎,不管任何时候他都不会放过趁机跟征九郎表白的机会,“我肯定是太喜欢小征了,所以才会意识不自的抱得那么紧。”

    黄濑说着也坐在了沙发上,金黄色的脑袋“撒”一样的在征九郎怀里蹭来蹭去,让用着半认真半玩笑的语气对着征九郎,确切的说,他这些话是故意说给站在不远处正看着他们的赤司听:“不管说多少次我都想让小征知道,要是失去小征的话,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

    被黄濑放开后,征九郎猛的咳了咳,等他缓过气的时候早就满面通红,听到黄流的话,他原本就很红的脸变得更红,他用能动的一只手抱住黄濑的腰,笑起来的样子异常的可,看着黄濑的眼神却格外诚恳认真:“凉太才不会失去我,因为我也最喜欢凉太了。”

    被两人完全当成空气的赤司从刚才开始就像局外人一样看着两人在他面前“秀恩”。两人在一起的画面非常美好,征九郎连眼睛都带着笑意。看着刚才还在自己下哭泣的哥哥现在却对着别的男人笑得如此幸福,赤司的心非常的复杂。作为奇迹的世代的队长,赤司非常了解他的队员,他知道黄濑刚才的话是故意说给他听,他也知道黄濑并不是开玩笑。在刚才之前赤司都想着要独占征九郎,可现在他却迟疑了。这份迟疑并不是说他要放弃征九郎,而是在得到征九郎的时候不会在用刚才那种过激的手段。经过刚才的事后,赤司才发现,他对征九郎的喜欢早就超出了自己的预想,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像自己想象中那么冷漠。他曾经想过,如果到最后他没有办法得到征九郎那么就毁掉。可当他真的这么做之后,赤司才发现他以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他根本没有办法忍受征九郎用害怕甚至是憎恨的眼神看着他。所以明明觉得这一幕很刺眼,明明心里某个位置隐隐发疼,却不得不保持冷静。

    可不管赤司在怎么克制自己的绪,在听到征九郎说“我最喜欢凉太”的时候,他的眼神还是不受控制的黯淡了下去,心口的疼痛比刚才更烈。看到自己这样一幅狼狈的样子,赤司自嘲的再次勾起了嘴唇。果然是先先输吗?在感的世界里,不管再聪明再厉害,先上的那个注定输得一塌糊涂。

    赤司收回了停留在两人上的视线,他想他有必要找个机会跟黄濑好好谈谈。

    三人之间这种尴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紫原和黑子已经收拾好东西出来。因为只是“暂住”,他们只是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和一些常用品。

    “小紫原,小黑子,辛苦你们了。”黄濑笑着对两人道。

    黑子蓝眸在赤司和黄濑上转了转,像是发现了什么,但他却一句话也没说。

    “黄仔,现在可以去吃文字烧了吧。”紫原把装着衣服的包抱在怀里,拖着庞大的体走到他们边,有气无力的开口。

    肚子好饿,如果不是赤仔旁边的气场太可怕,他早就把桌上的饭菜全吃掉了。

    黄濑自然也不愿意在这个地方多待,他在确定征九郎的体能够自己走路后,就牵着他的手离开了公寓。紫原也紧跟其后,黑子在离开前看了眼像是雕像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连表都没有半点变化的赤司,用只有两人听到音量平静的开口:“赤司君,我只希望等征君回来后,你能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哲也。”在黑子转过的时候,赤司突然叫住他,他的声音像是在笑,但他脸上却没有半点笑意,“我现在很确定我自己想要什么。那么你呢?你想要的你又确定吗?”

    黑子向前走的动作停顿了下,但很快他又继续往外走:“多谢赤司君关心,我对现在的状态很满意。”

    黑子自认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他并不愿意打破现状。

    “黑仔,你快点啊!”见黑子迟迟没出来,紫原在外面催促道,“再不快点我们就先走了。”

    “赤司君,那我先告辞了。”

    门被关上后,赤司有一种被抛下的错觉,他缓缓走到沙发边,无力的坐在征九郎刚才做的位置上。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体会到什么是“寂寞”,他觉得天地间好像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一样。

    “哥哥。”赤司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朝着前方伸出了手,“别离开我。”

    这样的话却只能在他离开后才说。

    赤司征十郎,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变得畏手畏脚起来。

    离开公寓后,黄濑又到附近的ATM上取了些钱出来。还好当初小野优只是没收了他的现金,银行卡他还是随携带。取了钱后,他们直接坐计程车来到黄濑说的那家文字烧。

    等大家都吃的饱饱之后,时间已经很晚,征九郎已经困得开始打呵欠。不过黄濑的公寓就在附近,他们步行大概十分钟就到了。回到公寓后,黄濑直接让征九郎睡到了自己的房间。而黑子和紫原被他请到看客房去睡。

    黄濑躺在征九郎旁边,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他的脑海中总是不受控制的浮现出征九郎被赤司侵.犯的画面,赤司竟然已经做到这个地步,那就表示他破釜沉舟一定要得到征九郎。黄濑对自己的魅力一直很有信息,可对手是赤司的话,他还是会感觉不安。更让黄濑在意的是,他没有办法知道征九郎对赤司到底抱着怎样一种感

    黄濑以手撑着头,借着台灯发出的微弱的光,他温柔的看着征九郎,自言自语的呢喃道:“小征,在你心里,我和小赤司到底谁比较重要呢?”

    这样的问题,黄濑也只敢在征九郎听不到的时候问问。他既怕听到自己讨厌的答案,也不愿意强迫征九郎回答这个对他来说有些残忍的问题。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只属于我呢?

    因为早上还有训练,黑子和紫原都起得很早。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黄濑竟然也在同一时间起来。对征九郎来说,昨天算是灾难的一天,三人都觉得他今天还是在家休息会比较好。而黄濑因为有些事要自己亲自去处理,所以才会早早起来。听到黄濑说要去学校处理一些事,黑子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他很想要追问具体况,可黄濑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不给他开口询问的机会。

    黑子无奈,只好走进厨房张罗早餐。他很少下厨,但简单的食物还是没有问题。黄濑虽然因为住院很久没回家,但冰箱里还储存着很多食物,利用这些食物,黑子很快就准备好了四人份的早餐。为了保证征九郎的安全,黄濑在离开的时候又检查了一遍门窗,并且把征九郎的手机放在了客厅最明显的餐桌上,还在早餐前留了张便利条,让征九郎一旦出什么事马上联系他。

    早上的学校人并不是特别多,所以已经好久没有来学校的校园偶像黄濑突然出现在学校也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这当然也是黄濑这么早来学校的原因,以前他或许会很高调,也很享受被人追捧的那种感觉,不过现在他却只想尽量低调,大概是心境的改变,妒忌现在的黄濑来说,那些因为他的外表而喜欢上他的人再多,也敌不过一个征九郎。

    和黑子他们一起来到已经离开许久的体育馆的时候,黄濑有一种格外怀念的感觉。最开始只是因为想要超越青峰才会那么拼命的打篮球,可在不知不觉间原来他对篮球已经有着这么深厚的感。想到要和喜欢的篮球暂时告别,黄濑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已经在球场上练习投篮训练的绿间看到三人同时出现的时候,眼镜下的绿眸还是闪过一分惊讶。他抱着篮球来到三人面前,出于礼貌和对队友的关心,绿间看着黄濑,语气有些僵硬道:“黄濑,你的伤没事呢?”

    “小绿间原来这么关心我啊。”黄濑做着夸张的动作,感动的想去拥抱绿间,却被绿间给躲开了。绿间微微皱了皱眉,他觉得黄濑有一些怪,虽然和平时一样一副蠢样,但眼神和感觉都不同。

    绿间又想起刚才和赤司打招呼时赤司的表,虽然赤司伪装的很好,可那脸上的黑眼圈根本骗不了人。绿间其实很难想象,到底什么样的事能够让赤司失眠。现在看到黄濑又是这样一幅样子后,绿间很快又想通了。能够让这两个人同时不正常,那就表示这件事一定和征九郎有关。

    绿间虽然有那么一点好奇,不过只要不影响到球队的正常训练和比赛,他也不会多管闲事。

    “小绿间,赤司来了吗?”

    “在部活动室。”绿间答道,黄濑对赤司突然改变的称呼让他很在意,他忍不住看向后的黑子,无声的询问着答案。

    黑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发生那种事根本就没办法和其他人解释。黄濑和赤司之间的这个结恐怕也只有征九郎才能帮他们解开。其他人根本是莫能助。

    和绿间道过谢后,黄濑就直接往部活动室方向走去。

    活动室里,赤司看着训练板上的战术,脑袋却像是停止了运转一样变得一片空白。征九郎哭泣的脸以及黄蓝憎恨的眼神像是诅咒一样一直在眼前浮现。

    而来到部活动室门外的黄濑只是象征的敲了敲门,不等赤司有所回应就推开门擅自走了进去。

    “赤司。”即使已经过了一晚,黄濑也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面对赤司,他从表到声音都显得冷冰冰,他将半夜写好的退社申请书仍在赤司的桌子上,才不带任何感道,“我要退社。”

    赤司盯着那份退社申请书看了许久,赤色的双眸一点一点慢慢冷了下去:“凉太,你是认真的?”

    赤司现在确实很生气,他是真的很欣赏黄濑在篮球上的这份天赋,所以有一种怒其不争的感觉在里面。可黄濑的下一句话却让赤司沉默了。

    “我暂时没办法和你一起打球。”黄濑冷冷道,“反正我也没办法参加全国大赛,现在退出篮球社对球队也没什么影响。”

    从发现自己的心意之后,赤司只想着怎么从黄濑手里把征九郎抢过来,却自动忽视掉这样做对黄濑有多残忍。不管是作为队长还是朋友,他似乎都不合格。

    “凉太,以后还打篮球吗?”

    黄濑看了眼赤司,像是正式跟赤司“宣战”,又像是故意“报复”赤司,他往办公桌前又走了几步,一改刚才的冷漠,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微笑,双手按住办公桌,与赤司的视线四目相对道:“我不会放弃篮球,不仅不会放弃,我还会说服小征和我上同一所高中。然后,和小征一起打败你所在的球队。”

    “凉太,你恨我,对吧?”赤司以手按着头,尽管他的表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异样,但声音中却透着淡淡的苦涩。

    奇迹的世代是赤司的心血,他一直把包括黑子在内的这五个人当做同伴。虽然被憎恨也是自作自受,但他还是想要改变目前的这种现状。既不想放弃对征九郎的感,又不想让黄濑对他心存憎恨,唯一的办法只有…想到那个办法,赤司忍不住又鄙视了自己一番。最近,他似乎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恋中的人智商都是负数这句话原来在他上也有效。

    “赤司征十郎,你去试试被自己信任尊重的人背叛是什么感觉?”黄濑并没有正面回答赤司的话,他背转过准备离开,“我现在已经不是篮球社的人了,以后我们之间也没有任何瓜葛。”

    “你的退社申请书我可没批准。”在黄濑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赤司很冷静的开口,“凉太,我想我们需要坐下来好好谈谈。”

    “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有关哥哥的事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好好谈谈。”赤司的声音不是很大,却带着一种让人必须服从的魄力。

    “闭嘴。”从赤司口中听到征九郎的名字,黄濑实在没有办法保持冷静,他猛的转过,看着赤司的的眼神就像是锋利的刀子一样恨不得将他刺穿,“赤司,在你对小征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后,你还有什么资格叫他“哥哥”,你还有什么权利再提起他。”

    赤司敛去眸子中那份内疚,他撑着头,像是在嘲笑黄濑的天真一样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凉太,你不觉得你这话有些好笑吗?不管我对哥哥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他是我哥哥这个事实都不会改变。更何况,虽然哥哥因为昨天的事暂时躲着我,但我可不认为哥哥会讨厌我?凉太,你比我更清楚,在哥哥心里我占着很重要的位置,那个位置甚至和你一样重要。所以,你才不敢去向哥哥求证,你不敢问他,在他的心里我和你到底哪个比较重要。”

    赤司的声音慢慢变大,到最后甚至还有一点咄咄人。黄濑觉得自己很没出息,明明做错事的是赤司,可到现在他竟然还被赤司的气势给压着。因为赤司说的这些确实是自己心里面担心的事

    能够认识并且喜欢上征九郎对黄濑来说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可有的时候黄濑也会觉得累,因为害怕会突然失去这种幸福,所以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小心翼翼。黄濑现在就有一种很累的感觉,他无力的靠着门,金色的瞳孔中全是疲惫,他从很久以前就有这种感觉,再继续和赤司这样争下去,只会两败俱伤。可是他不想放手,不管怎样都不想失去征九郎。

    “小赤司,你能不能不要和我抢小征了。”黄濑抬起头,他用手遮住双眸,不想承认自己很没出息的再跟赤司示弱,他更不愿意让赤司看到自己眼角不小心流下的眼泪,“你这个“弟弟”在他心里已经很重要了,即使被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他依旧不会去“恨”你。所以,把恋人这个位置留给我好不好?”

    “真是抱歉啊。”赤司的声音冷静却又残忍的响起,他双手交握着放在办公桌前,赤色的眼眸中似乎正在沉浸着什么绪,“比起弟弟我更想成为他的恋人。”

    “小赤司,我真想再给你两拳。”

    回应他的是赤司自嘲的笑声。

    活动室里又陷入了沉默。

    “凉太,我们也该认清楚现实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赤司突然开口,他现在的心其实也好不了黄濑多少,“我们谁也赢不了谁。”

    如果有那么一点“赢”的可能,赤司都不会说这话。可事实就是如此,这和“聪明”以及“能力”无关,比的只是在那个人心里他们谁更重要。

    黄濑只能沉默,而他的沉默更多的是默认。

    “我以前以为,只要得到哥哥就好了,哪怕被哥哥憎恨也没关系。”赤司第一次在黄濑面前坦白自己的内心,他的声音有些淡,听上去有一些不太真实,“可昨晚的事让我明白,我根本无法忍受他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

    “你想说什么?”黄濑有些慌的打断赤司的话,他说的越是事实,黄濑就越是害怕。

    黄濑的反应自然没有逃过赤司的双眸,他直接进入正题道:“凉太,既然我们谁都赢不了,又没有办法哥哥做出选择,那妥协的也就只能是我们。”

    黄濑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赤司。他从来没想过,他竟然会在赤司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相信我,如果有别的更好的选择,我不会这么做。”注意到黄濑的眼神,赤司自嘲道,“凉太,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们只能接受彼此。”

    和另外一个人分享自己的喜欢的人,不管对谁都残忍。但换个角度想,至少他们谁也没有失去。只要慢慢的适应就好,虽然这个过程会很艰难。

    黄濑再次低下头,他看着自己的双脚沉默了许久,再次抬起头时,双眸突然变得坚定起来:“小赤司,除非小征亲口告诉我,他对你的喜欢不仅仅只限于兄弟,不然我是不可能接受这种事。”

    至少在“恋人”的份上,黄濑还想成为征九郎的那份“唯一”。

    “好。”赤司很爽快的答应了黄濑的条件,他指了指桌上的退社申请书,“这个你是不是该拿回去呢?”

    “暂时由你保管吧。”黄濑并不打算收回,他似真似假道,“也许有一天还会用到。”

    该谈的不该谈的都已经谈完,再加上黄濑也非常不放心让征九郎待在家里,所以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可他才打开活动室的门,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上征九郎的名字,黄濑快速接起电话,对方还没开口,太就开始“调戏”起征九郎:“小征,你醒来了啊?放在桌上的早餐吃了吗?是不是因为早上醒来没有见到我,所以想我呢?我现在也是超想小征。”

    黄濑一开口就是一长串的话,电话那边根本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大概是心态摆正了,赤司听着黄濑这些话,心里虽然不舒服,却也不想之前那样反应激烈。

    慢慢总会好的,赤司想。

    “你是谁?”黄濑的声音突然提高,连表和语气也变了,“我是你你会有小征的手机?小征现在在哪里?你对他做了什么?”

    赤司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他站起走到黄濑边,想要更加快的了解具体况。

    “我知道了。”黄濑忍不住警告道,“我会立刻赶到你说的地方,你要敢对小征做什么过分的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挂了电话后,黄濑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就往外赶,却被赤司给拦了下来。

    “小赤司,你拦着我做什么?”黄濑是真的急了,他很怕自己在这边说话的时候,征九郎会受到伤害。

    即使不知道事的详细况,但从黄濑刚才的话中赤司还是可以猜出大概。他也很担心征九郎,但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该冷静,不然根本就没办法把征九郎救出来。

    “凉太,你先冷静下来。以你现在的况,冒冒失失的赶过去又能做什么?”

    “那总不可能什么事都不做。”

    “你放心好了,那人既然会打电话来通知,那就表示在他的目的还没有达成之前,哥哥暂时还安全。”赤司很理智的分析道,“凉太,冒失的行动只会让哥哥陷入危险之中。你现在要做的是,把事的详细经过告诉我,这样我们才能一起想办法救出哥哥。”

    赤司就是有这个魔力,他的话总能让人信服。

    冷静下来之后,黄濑也恢复了理智,他整理了一下思绪,简单明了的跟赤司说明了一下况。打电话过来的是个成年男子,他说征九郎现在在他们手中,如果不想征九郎出事就立刻赶到xx地。

    “凉太,你确定哥哥真的在他们手里?”赤司问道,“他们有让哥哥跟你说话吗?”

    黄濑摇了摇头,但他还是很肯定道:“可他们是用小征的手机打电话给我。我记得我出门的时候把小征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就算小征没有在他们手里,他们也一定进过我的公寓。”

    想到竟然有陌生人可以随意进出自己的公寓,黄濑就觉得背脊一阵发凉,他现在特别后悔把征九郎一个人留在家里。

    可这件事也实在太蹊跷了?先不说绑匪是怎么进到他的公寓,因为他住院,公寓已经很久没人住,为什么绑匪会知道征九郎在公寓里?还趁他不在的时候绑走征九郎。黄濑越想越后怕,他突然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

    黄濑的那些疑惑,赤司其实也想到了,他甚至想起了前几天小野优跟他说的跟踪狂的事。如果这件事同样是跟踪狂所为,那么以上那些疑惑就可以解释了。毕竟,这个人可是连凉太睡觉时的私密照都能拍到。现在唯一剩下的问题就是,这个神秘的“跟踪狂”到底是谁?能够做到这些事,那个人如果不是和哲也一样存在感特别低,就是凉太边很熟悉的人,因为觉得他的出现很理所当然,所以常常会忽视掉他的存在。

    那么,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他露出狐狸尾巴呢?

    “凉太,你公寓的钥匙除了你外,还有谁有?”赤司再次问道。

    黄濑低着头仔细想了想:“小野姐有。”

    在他住院期间,小野优偶尔会去帮他拿些常用品,有的时候也会帮他收拾房子。

    “小赤司,小野姐肯定不会做那种事啦。”黄濑对小野优不让他和征九郎见面虽然很不赞同,但他也不相信小野优会做这种事

    “我没怀疑她。”赤司和小野优也见过几次,他看人一直很准,那个经纪人在某些方面虽然很固执,但他是真的关心凉太,“凉太,你打电话给小野优问问她有没有把钥匙交给别人?打完电话后,你再会公寓看看,只是手机的话,我们谁都不敢确定哥哥是不是真的被他们绑架。”

    “那电话里说的那个地方呢?”黄濑虽然觉得赤司说的有道理,但这种时候担心的心总会超过理智,“这样放着不管真的没关系吗?”

    “那边我去赴约。”

    “小赤司,你不是开玩笑的吧?”黄濑虽然嘴巴上说着“讨厌”赤司,可赤司要是真出什么事,他同样会难受,“叫上小紫原一起吧,这样也安全一些。”

    “不行。”赤司立刻否决了黄濑的提议,“敦材高大,一看就是不好对付的人。要是他和我一起去,绑匪一定不会出现。说不定还会恼羞成怒,让哥哥陷入危险之中。我一个人去,况就不一样。”

    “那不如我去。”

    “凉太,你还想不想继续打篮球?”赤司的语气变得强硬了起来,那气场根本让人无法反驳,“如果你不想一辈子都不能碰篮球,就别再拿自己的体开玩笑。”

    “可是…”

    “放心好了,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赤司很有自信的继续道,“你也赶紧去打电话吧,一有结果立刻通知我。”

    “我知道了。”

    “那就分工行动吧。”

    两人在具体细节上又商量了一会后,就一起走出了部活动室。原本还担心两人会打起来的黑子和紫原看到两人一起走出来,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又有疑惑。这两个人在活动室待了那么久是在聊些什么?现在又要去哪里?赤司让黄濑先离开,自己简单的和绿间交代了一些事后也离开了体育馆。黑子本来想跟过去,但被绿间给拦住。

    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只是重重一瞥,但赤司刚才那严肃的表却让黑子很不安。

    从这里到约定的地方坐公交车大概要十五分钟左右,在车子走了大半的时候,赤司接到黄濑的电话。电话里,黄濑告诉赤司,小野优说他把钥匙给过一次之前他住院的医院的医生。因为黄濑的病,小野优私下和助理医生也有过几次接触,一来二去也熟了。有次,她因为比较忙,没有办法抽出时间去整理公寓。而那助理医生恰好有空,所以就拜托他帮忙了。听到黄濑的话后,赤司很肯定这件事和那个医生有关,在确定医生还在医院后,他提醒黄濑让他立刻报警,不要让医生那边和绑匪再有联系。挂了电话,赤司自己也打电话报了警。这样,警察到的时间就会比他的时间要晚一些,也不会引起绑匪的怀疑。这是一间酒吧,因为比较偏僻,在加上白天没有开业,所以周围根本没什么人。酒吧外面站着一个材高大的男人,他应该就是被派来接赤司的人,从刚才开始一直都东张西望。看到赤司时候,他有些惊讶,在确定对方后没有其他人和警察后,他带着赤司走进了酒吧。

    赤司觉得男人有一些眼熟,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哪里见过。和这高大的男人走进酒吧后,男人就把门给关上。瞬间的黑暗让赤司有一些不太适应,但很快他就被带到了酒吧正中间。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让赤司很不舒服。而吧台上现在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男人心似乎很不错,一直在不停的喝着酒。而在离自己几米远的地方,征九郎被绑在椅子上,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壮汉在看着。

    征九郎手臂上的绷带已经被拆掉,这群人完全不理会他受伤的手臂,直接反手绑着。他看起来似乎很难受,脸色都变得苍白,看到赤司的时候,红眸亮了亮。但因为嘴巴被堵着,只能发出哼哼声。见征九郎这个样子,赤司冷下了脸,他很冷静的压制着自己想要杀人的冲动。

    等救出征九郎之后,他一定会让这些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男人看了看相片,又瞄了眼赤司,然后把手里的酒瓶用力砸在地上,怒骂道:“你tnnd是耍着老子玩是不是?老子明明说的很清楚,让黄濑凉太一个人过来!你tm不会告诉老子,你就是黄濑凉太吧?老子眼睛可没瞎。”

    “我是凉太队长,赤司征十郎。”赤司并没有被男人的气势吓住,相反他的气场反而稍稍压制着男人,他指了指征九郎道,“也是被你绑架的征九郎的弟弟。”

    “赤司征十郎?”男人觉得这个名字有一些耳熟,他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最后左手握拳往右手掌上一拍,恍然大悟道,“你就是那个在中学篮球界很有名的什么奇迹的世代的队长?”

    赤司并没有回答。

    男人却哈哈笑了起来:“哈哈,本来只是想抓这小鬼报上次的仇。没想到他竟然还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哥哥,这可比那个叫什么黄濑凉太的有用多了。”

    “大哥,要是那个人问我们要人怎么办?”刚才带着赤司进来的壮汉靠在男人旁边小声提醒道,“我们可是收了他的钱。”

    “那种事无所谓。”男人满不在乎道,“只要能够控制奇迹的世代,钱什么的可是不管怎么赚都赚不完。更何况人质还在我们手里,先把这个主动送上门来的肥羊绑起来,然后再继续打电话给那个叫黄濑的家伙。我就不信抓不住他。”

    “老大你真聪明。”那壮汉急忙拍着男人的马

    “你是太蠢。对了,他没有报警吧?把他上的手机没收了。”男人跳下吧台,走到赤司面前,鄙夷的看着赤司道,“不过我没想到还有比你更蠢的人,竟然自己主动送上门来。”

    赤司只是冷冷笑了笑,他微微抬起头,鄙夷的看着男人。

    赤司这幅居高临下的样子让男人很不爽,他抬起手对着赤司的脸一拳揍过。赤司怎么说也是优秀的篮球选手,这样的拳头他其实可以躲开,可他并没有躲,就那样挨了男人的一拳头。

    男人扯着他的衣服,将他整个人都提起来,凶狠的威胁道:“大少爷,这里可不是学校,更不是你家,给老子收起你的高傲。要是让老子不爽的话,老子直接让你脑袋开花。”

    “除了趁人之危的绑架外,你还能做什么?哼,简直连街边的乞丐都不如!”

    从男人刚才的话语里赤司已经了解到足够的信息,他也知道怎样用最快的速度惹恼男人。只要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让男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他上,事很快就能结束。其实要争取时间还有其他的办法,比如假意迎合男人之类。赤司之所以会用“苦计”也是有私心,因为昨晚的事,哥哥现在肯定对他心存芥蒂,他可没那个耐心一点一点的去化解这份隔阂。倒不如直接下一剂猛药,让哥哥不仅原谅他还对他好感倍增。虽然可能会受一些皮之苦,但男人似乎还想要靠他赚钱,所以一定不会让他打不了球。确定这一点后,其他倒也没什么。

    赤司的话果不其然把男人给惹恼,男人直接把赤司甩在地上,又用脚猛的踢了他的肚子几脚后,对着他后的壮汉道:“给老子好好教训教训他,记得千万别弄坏了,老子还得靠他赚钱。”

    “是,老大。”

    在被揍的过程中,赤司并没有还手,也没有叫出声。

    而原本安静的征九郎在赤司被打的时候突然开始挣扎起来,赤司见状,低声喝止道:“哥哥,不要乱动。我没事,一点都不疼。”

    赤司本来是安慰征九郎的话,可听见壮汉耳朵里更像是在讽刺他的无能。壮汉觉得自己被小瞧了,一时头脑发,拿过旁边的椅子就往赤司头上砸过去。

    要是被这椅子砸到头的话,不死也会送半条命。赤司正要躲开砸下来的椅子,可椅子却在半空中被人拦了下来。包括赤司在内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到,只见原本还被绑着的征九郎不知道哪爆发的力气,仅靠单手就挣开了绑着他的绳子,并且成功的抢下了巨汉手里的椅子。他的表很狰狞,眼神更是完全沦为猎食的野兽,抢过椅子后,他想都没想条起直接将椅子砸在了壮汉头上。

    那壮汉被砸得措手不及,直接晕倒在地。

    男子见场面失控,对着已经呆住的另外一个壮汉道:“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将人给我重新绑起来。”

    那壮汉才反应过来的去抓征九郎,不过此时的征九郎完全处于发狂状态,即便是壮汉也没有办法靠近他的体。而这个时候,酒吧外面响起了警铃声。男子脸色大变,也顾不上征九郎和赤司,直接想从后门逃跑,却被警察当场抓住。

    “哥哥。”赤司强人着腰腹间的疼痛,从后保住征九郎,“已经结束了。”

    刚才征九郎再一次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冲击,原来人在被至绝境的时候会爆发出这样强大的力量。

    被赤司抱住后,征九郎逐渐冷静下来,他痛哭着趴在赤司怀里,大声哭道:“征十郎,我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看到征九郎又和自己亲密起来,赤司觉得一切都值得。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