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六十五章

    在紫原的帮忙下,征九郎虽然被压制了下来,但他的绪并没有冷静下来,甚至比刚才更加激烈的反抗着,原本压抑的哭泣声也开始大了起来,那嘶哑的声音像极了受伤的小兽,让人听着心里都难受。

    “黄仔,现在要怎么办啊?”紫原用了全力才把征九郎锢在怀里,浴缸里溅出的水花同样把他的衣服都淋湿,明明全都湿透,可紧贴的体还是让他感觉到征九郎上传来的度。征九郎又不安分的一直在他怀里动来动去,这让紫原觉得体变得很奇怪,下腹更是一阵燥。这种讨厌的感觉让紫原变得焦躁起来,他忍不住催促的黄濑道,“黄仔你快点想办法。”

    因为刚才摔倒的地方恰好是上次受伤的手臂,黄濑早疼的满头大汗,可他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体,而是不断的呼唤着征九郎的名字,努力想要让征九郎冷静下来。看到征九郎这个样子,黄濑的心都揪成一团。比起征九郎被赤司“侵.犯”这件事,更加让黄濑难受的是他的声音无法传到征九郎心里。现在的征九郎像是建了栋高耸入云的城墙,将所有人都挡在外面。

    “小征,你看着我啊。”黄濑按住征九郎的双肩,他的俊脸几乎贴上征九郎,眼泪大滴大滴的从他金色的瞳孔中落下,“我是凉太啊,是你的凉太。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边陪着你。所以,求求你了,小征,不要这样,不要不理我,不要看不到我。”

    这个时候黄濑才明白,真正恐怖的并不是不能独占他,而是他眼中没有自己。

    “黄濑君,你先冷静下来。”黑子是三人里面最淡定的,虽然他现在也非常的担心征九郎的况,可这种时候总有一个人必须保持冷静,“如果连你都失控了的话,又有谁能够安慰征君呢?而且,你的手臂好像又受伤了,再继续折腾它,你就不怕以后真的不能打篮球吗?”

    黑子的最后一句话成功的让黄濑安静了下来,他垂下头,那总是精力过剩的双眸如今却死气沉沉,他觉得再这么下去他真的快要疯掉。

    见自己的话对黄濑有用,黑子继续劝说道:“黄濑君,要是征君冷静下来后却发现他害你以后都不能再打篮球,你觉得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给黄濑反驳的机会,黑子用比刚才要严厉的态度紧接着道:“黄濑君,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在旁边好好看着,我会想办法让征君冷静下来。”

    黄濑苦笑,他该说什么?黑子说的也正是他担心的,可是叫他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他根本做不到。更何况…说他自私也好,他只希望能让征九郎冷静的那个人是他,他还是想要成为征九郎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抱歉,小黑子。”因为才哭过,黄濑的声音还带着哭腔,他并没有看黑子,而是用一种苦涩又深的眼神看着征九郎,“我没有办法…”

    “可以让我和哥哥单独呆一会吗?”已经变回原来模样的赤司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浴室门口,对着浴室里的众人道。

    见赤司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出现在他们面前,黄濑的脸色又变得异常难看,要不是黄濑现在真的使不上力气,他恐怕又会一拳揍过去。

    “赤司征十郎。”黄濑咬牙切齿的叫着赤司的全名,嘶哑的声音变得冷漠无比,“你别做梦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你碰小征一下,更不可能再让你们单独相处。”

    刚才如果他坚持不让那两人单独相处,这种事就不会发生。想到这个,黄濑已经自责到想要把自己给杀死。现在,他绝对绝对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

    赤司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像是在嘲笑黄濑的天真,又像是在讽刺自己的愚蠢。从站在门口开始,他的视线就一直盯着征九郎,看到征九郎这个样子,那总是让人捉摸不透的赤眸露出了复杂的感

    一直以来赤司不管做什么事都不会后悔,因为他每做出一个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最好的选择。可当他看到征九郎这接近崩溃的模样后,他却后悔了,这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样子。他喜欢的是在球场上肆意张扬的哥哥,他着的是那个会冲着自己笑,会对自己撒的哥哥。可笑的是,他却亲手毁掉了那样的哥哥。

    赤司将视线收回,他并没有和黄濑争辩什么,也没有理会黄濑的剑拔弩张,而是一步一步朝着征九郎靠近,他不知道现在弥补是不是有些晚,但他想要将自己的心意完全的传达给征九郎。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不管征九郎原不原谅他,他都不会再强迫他做任何他不喜欢的事

    “不许靠近他。”在赤司快要到征九郎边的时候,黄濑拦住了赤司,他看着赤司的眼神就像是看着正视图侵略自己城堡的敌人。

    被黄濑用这样一种眼神盯着,不知为何,赤司的心脏被刺痛了下。赤司真的没有再继续往前走,在这个距离的话征九郎也应该能听到他的话。赤司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心意被其他人听见,他并不认为这是值得隐藏的事

    赤司整了整自己的绪,视线穿过黄濑后炙的盯着被紫原压制着的征九郎,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绪才道:“哥哥,我知道你现在一定不想见到我,但有些话我还是想趁现在和你说清楚。”

    赤司的声音并不大,但浴室的人却全部都听得很清楚。他似乎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绪,声音并没有太大的波动。要是说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那大概是声音更加的温柔。

    “赤司,你闭嘴。”黄濑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他急着打断赤司的话,“你让他变成这样还不够,还想要继续伤害他吗?”

    比起黄濑的慌张,赤司却显得冷静很多,他并没有受到黄濑的影响,还是继续往下说着:“哥哥,我喜欢你,不是你所理解的哥哥对弟弟的喜欢,而是像你喜欢凉太那样的喜欢。”

    赤司自己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样的心说出这些话。征九郎对黄濑的喜欢,是他不可否认的事实。赤司的话才说完,浴室瞬间又安静了下来,连本来还在挣扎的征九郎也安静了下来,原本空洞的眼神也变了变,他带着一丝害怕和不解的看着赤司。

    见征九郎冷静下来,黄濑心里更是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他很高兴征九郎能够冷静下来,这样小征就不会受伤。可让他难受的是,他不管怎么呼喊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赤司只靠一句话就做到了。黄濑不敢再往深处想,他害怕知道在征九郎心里,他其实没有赤司重要。

    “征十郎…”刚才挣扎时的哭喊让征九郎的声音嘶哑到不行,连旁边听着的人都怕他的嗓子下一秒会坏掉,征九郎眨着哭得红肿的眼睛看着赤司,也不知道是因为浴缸的水变凉还是因为害怕,被紫原抱在怀里的体还在不停颤抖,“可是我是你哥哥。”

    “我知道。”赤司并不否认,他绕开拦在前面的黄濑,走到了征九郎跟前,但因为怕再刺激到征九郎,赤司并没有伸手去碰他,他的眼神温柔而坚定,“但这并不影响我喜欢哥哥。哥哥,刚才的事是我错了,我以后不会再强迫你。但是,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用我自己的方法让哥哥喜欢上我。”

    赤司是个敢作敢当的人,错了他就会承认,但他并不打算放弃。想要的一定要得到,只有这一点不会改变。

    黄濑没有像刚才那样大喊大叫,他突然安静了下来,漂亮的双眸用一种让人心疼的神看着征九郎。他的心中有丝期待,也有一丝害怕,但他并不敢表现出来。征九郎现在的状态让他不敢再他,他已经受够了征九郎眼里完全看不见他时的那份恐惧。

    紫原怔怔的看着房间里所有的人,在听到赤司对征九郎表白的时候,他的脑袋已经一片混乱。“喜欢”吗?原来“喜欢”的话会想要对他做那种事。紫原低头看了眼征九郎,他在心里偷偷拿征九郎和最喜欢的食物做着比较,发现两者竟然占了相同的地位。

    所以,他也喜欢征仔吗?!得出这个结论的紫原,眉头皱得像是打了一个结一样。他趁着别人没注意的时候,把征九郎抱得更紧。

    喜欢什么的好麻烦,和黄仔还有赤仔争夺更加麻烦,不仅麻烦还很恐怖。可奇怪的是,虽然感觉和麻烦,可他却不想放手,不想把征仔让给任何人。

    黑子也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能够把“我喜欢哥哥”这种并不被世俗所理解的感说得理所当然,这份霸气和气势恐怕也只有赤司能做到。不只赤司君,连黄濑君和征君都是很坦然的面对自己的感。黑子忍不住想到了自己,他并不是一个迟钝的人,对于自己感的变化他还是很清楚。虽然他并不太理解这份慢慢改变的愫是不是“喜欢”,但他想要征九郎开心的心并不输给任何人。但是,他并不想讲这份异样的感让他人知道,尤其是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征九郎。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很想要以“最重要的朋友”的份一直陪在征九郎边。

    各怀心事的四个人,在赤司做出表白宣言后,全部将视线看向征九郎,他们想要知道在被赤司做了那么过分的事后,如今听到赤司的表白,征九郎会做出什么回应。

    气氛再次变得诡异又沉重起来,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我饿了。”征九郎有气无力的开口,他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紫原,“敦,有吃的吗?”

    征九郎的反应让众人哭笑不得的同时又觉得理所当然。这就是征九郎,除了篮球以外,最喜欢的就是吃了。哪怕天塌下来,他估计也会先填饱肚子再去害怕。这样的个说好听一点是天真,说难听一点其实就是个笨蛋。但是,这样一个笨蛋的笑容却总能治愈他们,让他们喜欢的不得了。

    听到征九郎说饿,紫原发现自己肚子也饿了起来。

    “征仔,你等一等,我现在马上去拿吃的。”紫原说完就跑了出去。

    黑子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他走到浴缸旁边,伸出谁探了探水的温度:“水凉了。”

    说着,他又往里添了一些水,然后又道:“黄濑君,你先帮征君收拾收拾,不然他会感冒。”

    “我知道。”黄濑点头的同时,眼神冷漠的看着还站在一旁的赤司,“麻烦让一让,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出去。”

    “赤司君,黄濑君说的没错,我们还是出去比较好。”黑子话中有话道,“我相信有些话不管是你还是我都不会想要听到。”

    赤司明白黑子的意思,他刚好也想去把之前准备的晚餐一人,也就什么话也没说的离开了浴室。

    黄濑再一次关上了浴室的门,他的手臂还是有一些疼,但他并没有把这份疼痛表现出来。征九郎不敢去看黄濑,他做了对不起黄濑的事,他怕黄濑生气,他怕黄濑不要他。

    “小征。”黄濑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的温柔,“你不要害怕,我只是把你体里的东西清理干净。”

    征九郎乖乖的点了点头,虽然体还是不受控制的颤抖,但他还是听话的让黄濑帮着自己清理体。从头到尾他都保持着安静,只是偶尔的时候,会因为黄濑的手指碰到敏.感.点而发出细碎的呻.吟。这对黄濑来说更像是折磨,他在嫉妒的同时下半又有了反应,他用了很大的自制力才让自己没有趁机吃了征九郎。

    “好了。”清理完后,黄濑又用浴巾帮他擦干体,然后准备出去帮他拿换穿的衣服。可黄濑才走一步,他的手就被征九郎用力的抓住,黄濑回过头不解的看着征九郎,“小征,怎么了吗?是哪里不舒服?”

    征九郎摇了摇头,他眼睛异常不安的看着黄濑:“凉太,别走,不要离开我。”

    听到征九郎的话,黄濑才反应过来。原来会感到不安的不只他一个人,原来征九郎和他一样也害怕被抛弃。

    “小傻瓜,我才不会离开你。”黄濑宠溺的拍了拍他湿漉漉的头发,“我去帮你拿衣服。难道你不想快点吃到东西吗?”

    征九郎用力点头,过了一会他才小心翼翼道:“可是我做了对不起凉太的事。”

    “这和小征没关系。”黄濑敛去眼中的霾,他并不想被征九郎看到自己黑暗的一面,他微微弯□微笑的看着征九郎道,“小征我们来拉钩,这件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以后都不要再提好吗?”

    其实黄濑很想问清楚征九郎,他对赤司到底是怎么想的?可看到征九郎现在的样子,他根本不忍心勉强他分毫。

    听到黄濑不责怪自己,征九郎当然是高兴的点头,他抬起左手环住黄濑的脖子,撒一样的用鼻音道:“凉太,肚子好饿,体也好疼,一点都不想动,你抱我去吃东西好吗?”

    “先等一等。”黄濑可不想征九郎这个样子出现在赤司面前,他连哄带骗道,“等我去拿衣服过来换上后,我带你去吃更好吃的丰盛的大餐,好不好?”

    听到有好吃的,征九郎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好。凉太,你要快点。”

    征九郎换好衣服后,黄濑就把他抱了出来。看着被公主抱的征九郎,赤司表有一些怪异,但他并没有发作。而是指了指餐桌上好的饭菜对着征九郎道:“哥哥,吃饭了。”

    抱着一大堆零食却被黑子他们拦着不让进去的紫原瞬间跑到征九郎面前,把零食全部塞给征九郎:“征仔,这些给你吃。”

    黄濑因为手臂上的伤还没完全好,抱着征九郎有一些吃力,他只好暂时把征九郎放到沙发上。他看着才坐到沙发上就拆开紫原给他的零食吃着的征九郎,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意,但在抬头看向赤司的时候这份笑意便消失不见:“我想带小征回我的公寓,我觉得这段时间他还是暂时和我住在一起比较好。”

    “黄濑君,你和征君上都有伤,我不觉得你们能照顾好自己。”黑子实事求是道,他并不赞成黄濑的做法。

    “我觉得这也比和“强..犯”待在一起安全。”黄濑冷冷道。

    听到黄濑用那么严重的词语形容赤司,连黑子也不由得皱起眉。他虽然也讨厌赤司做出这种伤害征九郎的事,也觉得不能这么轻易的原谅赤司。可这也不能抹杀了赤司对他们的好,他们之间原本不应该变成这样。但他毕竟是局外人,不管他是什么想法,说到底,到底该不该原谅赤司还是征九郎这个当事人说了算。

    只是,他们之间原本不应该变成这个样子,他更不想奇迹的世代因为这个而分道扬镳。

    赤司表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在黄濑说到那三个字的时候,他衣袖下的手握了我拳。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反驳黄濑的话,他笑了笑:“凉太,你有问哥哥的意见吗?如果哥哥答应的话,我没有意见。”

    “那好,现在我就问他。”黄濑说着蹲□看着从刚才开始就只专注吃着零食而没注意到他们谈话的征九郎,“小征,你愿意和我一起住进我的公寓吗?”

    征九郎拿着零食的手停顿了片刻,然后又用力的点头,他偷偷看了眼脸色似乎变得不太好的赤司,虽然有些担心赤司的况,可想到赤司刚才对自己做的事,他又气得不得了,而且有关赤司刚才的表白,他心里乱的很,根本没有办法给赤司答案。他把头埋在手臂里,闷闷道:“暂时不想看到征十郎。”

    果然被讨厌了,赤司自嘲的想着。对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不被讨厌才是奇迹了。暂时分开也好,他也可以趁机好好的冷静一下。只不过,他不会让征九郎逃太久。下一次,他一定会用另外一种方式让他的哥哥真的离不开他。

    “现在你没意见了吧?”

    “凉太,好好照顾他。”赤司表现的非常冷静,和刚才侵.犯征九郎的他判若两人。

    “不用你说我也会做到。”

    “黄濑君,我也要搬去和你们一起住。”黑子表淡定的说出了让在场的人都愣住的惊人之语,他一脸认真又理所当然道,“你们俩个伤残人士住一起我不放心,我要搬去照顾你们。不用替我担心,父母那边我会解释清楚,我相信他们能理解我。”

    才不是这个原因啊,黄濑有些哭无泪,他和小征的二人世界又被破坏了。

    有黑子在,赤司倒是放心很多。

    “小紫原,你就算了。”紫原刚想说他也可以搬过去住就被提早看穿他想法的黄濑给打断,“我们几家虽然很大,但也一下塞不下那么多人。而且你根本连自己都不会照顾自己吧。”

    “切。”紫原闷闷的哼了声,又埋头吃起零食。

    “那就这么说定了。”黑子不给黄濑拒绝的机会,“我会和征君一起搬到黄濑君公寓,黄濑君,这段时间请多多关照。”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还记得那个喜欢黄濑的痴汉么?他会起很重要的作用。

    感谢“托尼你个磨人的小妖精”亲的地雷。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