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六十四章

    “黄仔,你让开。”紫原推开黄濑,自己用力撞着门。征九郎哭泣的惨叫声让他很不安,口更像是被人用力打了一拳一样,感觉非常不爽。紫原现在也顾不上自己的行为是不是会让赤司更加生气,他只是不想征九郎在发出那样痛苦的哭泣声。

    紫原的力气本来就大,再加上他高大的体,不一会儿门就被撞开。可看到房间里的况后,三个人都像是石化了一样突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但在下一秒,黄濑就以他目前能够达到的速度冲到赤司面前,一拳用力打在赤司的脸上。

    赤司本来可以躲开,但他并没有躲。黄濑的这一拳非常的用力,赤司的脸一下子肿了起来。对于一个参加运动社团的高中生来说,比赛的时候,激烈的碰撞不可避免总会受伤,即使是赤司也不例外。可赤司从没感觉到像现在这样疼。

    他的.望早从征九郎上退了出来,在听到他说喜欢后,被他抱在怀里的人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无声的抽泣着,体比之前被侵.犯的时候颤抖的更加厉害。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赤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焦躁过。剧的发展明明按照计划中进行,他明明如愿以偿的占有了这个体,而且也让凉太露出了痛苦的表,可为什么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快乐。

    赤司低着头,他看着征九郎被自己折腾的惨不忍睹的样子,口突然感觉一阵剧烈的疼痛,然后自嘲的勾了勾唇角。

    像个笨蛋一样,简直蠢透了。

    紫原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他怔怔的看着征九郎.露着的双腿,因为刚才的欢.,他的双腿间全是精.液,那被疼过的粉、嫩、、口更是完全展现在他面前,整个画面异常的.靡。紫原的脑袋有一瞬间一片空白,他觉得口好干,体也变得很,忍不住嘴唇。

    征仔看起来好好吃,好想一口把征仔吞下肚。

    紫原的脑中突然就冒出这样一个奇怪又危险的念头。

    黑子面无表的走到头解开了绑着征九郎左手的领带。黄濑在打了赤司一拳后就没有再理会他,虽然他很想再多揍几拳,但他现在更担心征九郎的况。黄濑把上的外脱下盖在征九郎上,然后弯下腰从赤司怀里抢过征九郎。

    “小赤司,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仍下这话,黄濑就抱着征九郎离开了房间。

    赤司扯着嘴角笑了两下,什么话也没有说,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抬一下。

    紫原看了眼赤司,犹豫了一会后,还是跟在了黄濑后。

    “黄仔,你伤还没好,还是让我来抱征仔吧。”紫原看抱起来一副很吃力的样子,他担心黄濑会把征九郎摔在地上,忍不住开口。

    “不了。”黄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紫原的提议,他的声音冷冰冰的不带任何感,“我不会再任何人碰小征。”

    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动一下的赤司再听到两人的对话后,比刚才更加大声的笑了起来,像是在嘲笑黄濑的异想天开,又像是在嘲笑自己的自欺欺人。

    不会再让别人碰征九郎,这种事无论是他还是黄濑都不可能做到。

    黑子并没有和黄濑他们一起离开,他只是站在原地观察着赤司。看到赤司现在这个样子,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赤司君,老实说,我对你很失望。”黑子走到赤司面前,他的脸色看上去和平时无异,声音除了比平时略低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不过熟悉他的人都应该知道,他现在非常生气,“我一直以为,赤司君虽然很严厉,但是是一个温柔的人。因为赤司君真的很厉害,而且也总是在为我们着想,所以大家才会被赤司君吸引,奇迹的世代才会存在。赤司君,你从不会勉强他人,不管是对手还是朋友,你总会用自己的实力让他们心甘愿的臣服于你。我一直很尊敬那样的你,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对自己的兄长做出这样的事。赤司君,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你变成这样?”

    黑子的话一说完,房间里又陷入了沉默中。过了一会,赤司突然站起,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瞬间又变回了那个完美优雅又没有任何弱点赤司征十郎。只是那赤眸中没有办法遮掩的苦涩却完全出卖了他,再厉害的人也有他没有办法解决的事,譬如感

    “哲也,你有喜欢的人吗?”赤司并没有正面回答黑子的话,他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有些寂寞的问道。

    黑子的眼前突然浮现出征九郎微笑的脸。黑子被吓了一跳,他将这危险的念头从脑中甩了出去,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心虚的避开了赤司探究的视线。

    “这和赤司君没关系吧。”黑子同样没有正面回答,他也不想让赤司转移开刚才的话题,他那总是不会过多流露绪的蓝眸微微眯起,这让原本存在感比较低的他变得更加有气势,“比起我有没有喜欢的人,赤司君现在不是更应该担心一下这以后的事吗?黄濑君和征君,他们…”

    “哲也。”黑子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赤司打断,他并没有用命令的语气,声音甚至比平时还要弱一些,看上去更像是在请求,“可以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吗?”

    黑子虽然很生气,但他没有办法拒绝这样子的赤司,再加上他也很担心征九郎。黑子看了看赤司,扔下一句赤司君自己好好想清楚后就退出了房间。因为刚才激烈的欢.,房间里到处充斥着一种.靡的气味。赤司呈大字状无力的躺在后的上,他的眼前不停的浮现着刚才的景象,哥哥的眼泪,凉太的愤怒,他确实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可除此之外他又得到了什么?

    赤司的手掌按住自己的口,他觉得这里空的,体更像是掉进了某个看不见地的黑洞,周围一片黑暗,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会哭,可到最后他眼角也没有一滴眼泪落下。一个一直被他忽视的问题突然摆在他眼前,如果哥哥从他边消失了,那该怎么办?到目前为止,他之所以能够对征九郎为所为,完全是因为对方在意他。如果哥哥因为刚才的事畏惧他憎恨他,甚至想要从他边逃跑,那他又该如何是好?不,他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而另一边,黄濑直接把征九郎抱到了浴室,他体内的那些东西如果不马上清理第二天肚子会痛。紫原本来也想跟进去却被后来赶过来的黑子给拉住。

    黑子顺手帮黄濑把浴室的门关上后,他才对紫原道:“紫原君,我们还是在沙发上等会比较好。”

    “为什么啊?”紫原站在原地,他不满的冲着黑子抗议道,“我很担心征仔的况。”

    “有黄濑君在就行了。”

    紫原看了眼关着的浴室门,口感觉闷闷的,他一边往沙发边走去一边低声抱怨道:“为什么黄仔就可以?”

    黑子的脚步停了停,眼中的神采也变了下,声音中更是有几分钦羡:“因为征君希望现在陪在他边的人是黄濑君。”

    “真是讨厌。”紫原闷闷的开口,也不知道是在讨厌什么。他一股坐在沙发上,似乎是想要化悲愤为力量,他拿过刚才吃了一半的零食,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听到紫原说讨厌,黑子也只是无奈的笑了笑。讨厌吗?那种感觉根本说不清楚。

    浴室里,因为担心淋浴会弄湿征九郎受伤的右手臂,黄濑小心翼翼的把征九郎放进浴缸里,放好水后他开始帮征九郎清洗体。从黄濑把征九郎从赤司怀里抱过来开始,不管黄濑跟他说什么他都没有任何反应。那双哭得红肿的双眸更像是被人抽去了灵魂一样失去了所有的光彩,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被玩坏了的木偶娃娃。

    当黄濑的手指碰到征九郎的.口的时候,征九郎突然非常强烈的反抗起来,甚至还带着压抑的哭泣声。

    “小征,不要怕。”黄濑急忙抱住挣扎的征九郎,试图让他冷静下来,“我是凉太,是你的凉太,我不会伤害你。”

    可征九郎根本听不进他的解释,他的力气本来就大,现在更是拼尽全力,黄濑根本没有办法完全压制住他,到最后黄濑自己反而摔了好几下,原本已经好得差不多的手臂似乎又扭到。浴缸的水弄得两个人都浑湿透,黄濑怕征九郎这么下去会弄伤自己,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向门外的紫原求助:“小紫原,进来帮一下忙。”

    听到黄濑说要帮忙,紫原和黑子也不敢怠慢,一下子就跑进了浴室。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