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六十二章

    在紫原坐在上一边吃着薯片一边抱怨着肚子饿征仔还不回来的时候,征九郎他们的比赛已经到白化,而场上的比分竟然是征九郎他们落后。

    10-4。

    在这将近五分钟的时间里,黑子被高尾限制,完全没有传球的机会。他们的那两球还是征九郎抓住对方的失误打了个速度差,直接变向突破到篮下快攻得分。

    因为没有暂停时间,比赛的节奏又非常快,黑子连调整自己绪的时间都没有,比分的落后和连续的被断球让黑子的绪也开始急躁起来。

    “机会。”高尾的手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他趁着黑子走神的瞬间抢过球,第一时间将球传出后,高尾拍了拍稍微露出不甘心表的黑子的肩膀,调皮的冲着他眨了眨眼,像是挑衅的开口,“黑子君,你的一切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说完,高尾就跑去接应前面持球的绿川。

    “可恶。”黑子不甘心的对着空气挥了挥拳,然后又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提醒自己要冷静后,加速拦在了高尾跟前,开始进行防守。

    这个时候如果有青峰君或者黄濑君掩护的话…不对不对,黑子甩了甩头,把这种想要依赖他人的想法甩了出去。2V2的况下,对谁都是公平的。

    只有传球,黑子不想输给任何人,如果连传球都没有办法做到,那他存在的价值就完全被否决了。那种事,绝对不想发生。黑子死死的盯着被自己贴的高尾,后者还是一副玩味的表,黑子的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皱,原先还有些急躁的蓝眸此刻又恢复了平时的淡定。

    不能输,也不想输。

    另一方面,在经过几次正面的交锋后,征九郎也摸清楚了绿川的弱点。绿川在防守方面堪称完美,但在进攻一方却有着非常明显的弱点。同样因为高关系,他的速度和敏捷度都不如征九郎,而且他的中远距离投篮命中率似乎并不高,所以更多的时候,他都是拉到篮下再投篮,这也就给了征九郎更多卡位。首先不能让他把球传出去,高尾在外线的命中率似乎很高,要是他在外线突放冷箭,那就真是防不胜防;其次,不能让他到舒服的位置上投篮;这两点征九郎都做的很好,也算是成功的压制住了绿川。

    绿川急于想在今吉悦面前表现,他想要像今吉悦证明,自己不论攻防都比征九郎要优秀。他并没有把球传给一瞬间摆脱了黑子的防守的高尾,而是继续和征九郎一对一的进行突破。可有的时候,太过急于求成反而适得其反。绿川的急于表现给了征九郎机会,他抓住机会抢过了绿川手中的球。站在旁边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今吉悦不由得皱了皱眉,亮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太差。刚才那是很好的机会,球要是传到高尾手里就得分了。

    将抢过来的球护好之后,征九郎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打快攻,而是看了眼不远处的黑子,趁着高尾还没站好位的时候,将球往黑子方向传去。球传出去的瞬间,征九郎就开始往篮下跑。比赛并不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想要赢这场比赛必须依靠和黑子的配合。虽然对方那个新人似乎很难缠,但征九郎相信黑子一定能够克服。

    看着极速朝着自己飞过来的球,黑子的心非常复杂。那短短几秒的时间,他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他知道这是征九郎信任自己的表现,这个球不管想什么办法他都要把他传出去。

    如果球到手里再传出就会给防守的高尾机会抢断,既然平时的速度没有办法逃过高尾的眼睛,那么把球速再加快,在高尾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就将球传出去会怎样?黑子知道,这样很考验PG的传球能力,但一直一直他都在练习传球,从未间断过,现在正是考验自己试训练成果的时候。

    征九郎不愧是全能型的球员,他的传球无论力量还是落点都恰好好处,黑子能够轻松的接到球。黑子并没有让球在手中停留太久,他在手碰到球的瞬间改变了球的弧度,也加快了球的速度,让球直接飞向已经跑到前面的征九郎。

    征九郎在高高跃起,球在他跳起的同时传到他手中,他正要大力灌篮的时候,紧跟在他后过来的绿川在急之下,抬手抓住他准备灌篮的手。绿川本来心高气傲,征九郎又让他在最为崇拜的今吉悦面前丢脸,气愤和嫉妒让他一瞬间失去了理智,他心里只想着绝对不能让征九郎进这个球。急之下,他抓着征九郎的一只手用力往下拽。

    失去重心之后,征九郎的体往下倒去,但他还是将球投了出去,那球在球框边上转了两圈后还是滚进了球框。

    随着球进去的同时,征九郎的体也重重的摔在地上。

    “碰”的一声,体落地的声音和篮球落地的声音同时响起,声音大到连篮球馆外面都能听到。球场上的所有人都呆住了,黑子是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快速跑到背躺在地上的征九郎面前,蹲□紧张的看着征九郎:“征君,你有没有事?”

    为了不让脑袋撞到地板,征九郎在倒下的时候侧了侧,导致他侧面摔在地上。虽然也有下意识的护住肩膀,但因为冲撞太强,手臂似乎还是受伤了。

    征九郎试着动了动手臂,他坐起,强忍着疼痛冲着黑子咧了咧嘴:“哲也,球进了哦。”

    黑子突然就愣住了,他觉得口有什么东西正在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心脏。这个进球是他和征九郎在这场比赛中,两人合作的第一个进球。黑子觉得鼻子有些酸,他想骂声笨蛋,可喉咙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

    征九郎见黑子这样,忍不住抬起手扯了扯他嘴角两边的,笑着抱住他道:“哲也,相信我,这场比赛我们会赢的。”

    “你不能再继续比赛。”已经走到他们面前的今吉悦在听到征九郎的话后,冷着脸道,“你必须马上去医院。”

    “等…等一下。”征九郎立刻站起,他尽量的不去碰自己的右肩,用小狗一样可怜兮兮的表看着今吉悦,“教练,我还能比赛,根本不用去医院。”

    今吉悦的眼睛看向征九郎极力护着的右肩,表严肃道:“别开玩笑了,你的肩膀估计已经骨折,总之先去医院。”

    一个小伤如果不注意说不定会毁掉一个人的整个篮球生涯,今吉悦自经历过这种悲剧,所以他最气愤那些不懂得惜自己的体的球员。

    “可是…”

    “没有可是。”今吉悦厉声打断征九郎的话,他弯腰将征九郎扛在肩膀上,“你有没有事还是让医生说了算。”

    “征君,你还是听今吉先生的话,先去医院。”黑子也在后劝说。

    今吉悦没有理会征九郎自的意愿,他扛着征九郎往篮球馆外走,在经过冷静下来的绿川边时候,他只沉着脸说了句,你先回家。

    高尾看了眼绿川,最后还是追了上去。

    今吉悦很快开车把征九郎送到了医院,在医生详细检查后发现征九郎的右肩以及脚踝都有轻微骨折,虽然对以后打篮球不会有影响,但最近一个月最好是不要碰球。

    治疗结束后,今吉悦开车送征九郎回家,黑子因为不放心,也跟着一起回去。车上的气氛有一些压抑,今吉悦一直在跟征九郎说着医生交代的注意事项,其中反复强调的一点就是让他在伤好之前不许碰篮球,将近一个月不许碰篮球,这对征九郎来说简直比死还要让他难受。

    从医院到现在,他几乎没开口说过一句话。黑子坐在征九郎旁边,他能够理解征九郎现在的心,正是因为理解,所以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他。

    今吉悦通过后视镜看到征九郎低落的样子,他心疼的叹了口气。这件事会变成这样他要付很大的责任,可不管他怎么弥补,征九郎这一个月都不可能再碰球。不仅是这个,还有一件事也非常让他头疼,现在这种局面,他到底该如何跟帝光的队长赤司解释呢?以那家伙的个,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

    今吉悦一沉默,车子里的气氛就更加沉重,而车子也在这个时候开到了征九郎家门口。作为成年人,今吉悦并不打算逃避责任,他会直面赤司的怒火。黑子也安静的跟在征九郎旁边,看到征九郎这个样子,他心里也很不好受,想要让他高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今吉悦才按下门铃,房间门立刻被打开,迎接他们的是黄濑闪亮的笑容。

    “小征,你总算回来了,大家都在等你吃…”黄濑的话在看到征九郎被绷带固定的手臂时戛然而止,笑容也在瞬间消失不见,“小征,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受伤?”

    听到黄濑说征九郎受伤,原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紫原也跑了过来,他拿开了咬着的美味棒,表也变得有些难看:“征仔,谁欺负你呢?我帮你揍他。”

    从医生说他一个月不能碰篮球的时候,征九郎就想哭,可是他不敢哭出来,他怕教练会生气,他怕黑子会难过,所以一直都忍着。可在看到黄濑的瞬间,他突然就忍不住了。

    “凉太。”征九郎带着哭腔叫着黄濑的名字,他扑进黄濑怀里,毫无顾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了起来,“凉太,唔唔唔…医生说,我一个月都不能碰篮球,我…我不要,我想要打篮球,我还要和大家一起必死。”

    赤司听到外面的动向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看着征九郎手臂上的绷带,赤司的脸沉了沉,他不动声色的走到门口,对着今吉悦道:“今吉教练,您是不是该和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被赤司用那样的眼神盯着,今吉悦感觉到一阵寒意。他顿了顿神,将事的经过大概解释了一遍,然后一脸诚恳的看着赤司道:“这件事的责任主要在我,不管是作为征九郎的私人教练,还是南明中学的教练我都失职了。赤司君,我接受你任何的责备,但是我希望你能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亮他也只是一时的冲动,我会好好…”

    “不行。”赤司完全不留面的打断了今吉悦的话,他的脸色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今吉教练,做错了事可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哥哥肯定是没办法赶上全国大赛,为了公平起见,我希望南明中学全国大赛的名单上不会有绿川亮的名字。”

    今吉悦的脸色也变得不太好:“赤司君,你这样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我会让亮跟征九郎道歉,也会让他保证以后不会做同样的事。但不参加比赛…你该知道,想要让南明或者全国冠军,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今吉教练,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会用自己的办法去实现。”

    对赤司来说,只要是危害到奇迹的世代的人,他都不会轻易放过。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哥哥。

    “征十郎。”听到两人的对话,征九郎擦了擦眼泪,弱弱的开口,“这次受伤是我自己不小心,所以…”

    “哥哥,请你闭嘴。”

    征九郎被赤司的气势吓得立刻闭紧了嘴,想到赤司刚才冷酷的眼神,征九郎只觉得体有些发冷,他不由得又把黄濑抱得更紧了些。

    赤司眼神比刚才更加冷,但他并未表现出来,再次看向今吉悦的时候,他还是那样一副客气礼貌的样子:“今吉教练,我们马上要吃晚饭了。该说的我也已经说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您先回去吧。”

    并不想再多说什么,赤司简单干脆的直接赶人。

    今吉悦知道今天再说什么也没用,他再次提醒着征九郎不要做太过剧烈的运动后,就离开了公寓。

    今吉悦才离开,赤司立刻将目标转到征九郎上,他勾起一个异常好看的微笑,但周围的温度却在骤降:“哥哥,现在立刻给我到房间里来,我有话要跟你单独谈谈。”

    赤司刻意加重了单独谈谈几个字,视线更是冷冷的扫了其他三人一眼,警告他们最好不要多此一举。

    这下完蛋了,三人同时想着,赤司真是生气了。

    征九郎也知道自己惹赤司生气了,他紧紧拽着黄濑的手,想要黄濑陪着自己一起。

    “凉太,不要挑战我的极限。”赤司在经过黄濑边的时候冷冷在他耳边警告道,然后他又抬眸看着征九郎道,“哥哥,你是想让我更加生气吗?”

    征九郎闻言立刻松开了黄濑的手,跟在赤司后走进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估计很OOC,很雷,所以要看下章的请随携带蓝波,做好抗雷准备。

    顺便一说,下章会有弟弟和哥哥的,但不是两厢愿,通俗来说应该是强X,接受不了的下章还是跳过会比较好。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