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五十九章 明争暗斗

    按理说,他们三个一起睡,最开心的应该是紫原。这样他即不用担心旁边睡着一个冰山,也不用烦恼黄濑和他抢被子。可看着赤司和黄濑脸上那微妙的表,紫原突然有困惑了。他着棒棒糖的动作比刚才要慢了些,微微歪着脖子不解的看着三人。

    解决问题后,征九郎开始频频打着呵欠,赤司见他这样又看了眼时间,然后对着房间里的三人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睡觉去吧。”

    紫原虽然有疑惑,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究竟想知道什么,所以并没有追问。征九郎听到可以睡觉后,习惯的在赤司额头上轻吻了下,然后是黄濑。他本来也想亲吻紫原,却被赤司和黄濑一起拦了下来。征九郎不解的看着两人,但因为实在太累,准备问出口的疑惑到最后变成呵欠。他在连续打了几个呵欠后终于撑不住,率先往房间里走去:“敦,晚安。征十郎,凉太,我先去睡了。”

    “晚安。”紫原对着征九郎挥了挥手,他将还没完的棒棒糖直接咬碎,然后乖乖跑进浴室刷牙。

    客厅里,黄濑和赤司不动声色的对视着,一个装傻卖萌,一个笑里藏刀,看似平静却暗潮汹涌。

    “小赤司,请多多关照。”黄濑首先打破沉默,他笑得异常灿烂的朝着赤司伸出手。

    赤司并未握住黄濑伸出的手,他勾起一个不输给黄濑的漂亮笑容,气势人的警告着凉太:“凉太,别太得寸进尺。”

    “我不懂小赤司你在说什么。”黄濑像只巨型犬一样无辜的眨着眼,下一秒眼神却突然认真起来,“我只是不希望我的所有物被抢走而已。”

    赤司看了眼房间里已经躺在上的征九郎,收回视线后,他的体王黄濑边移动了两步,虽然高处于劣势,但那股气势却让黄濑不得不低头看着他,他唇角的弧度又上扬了些,猩红的双眸自信满满道:“凉太,哥哥只是和你交往而已,他并不是你的所有物。还有一点你最好不要忘记,不管哥哥是否和你交往,主导权还是掌握在我手上。”

    黄濑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他正要说些什么反驳赤司的时候,紫原已经从浴室走了出来。黄濑收回了想说的话,不服输的看了眼赤司后,一个人先走进房间。

    “征仔,发生什么了吗?”紫原奇怪的看着赤司。

    “敦,去睡觉。”赤司没有回答紫原的疑惑,他抬起头对着紫原道,“别忘了在吃早餐前,你还有单词要记。”

    提到那些让人头痛的英文单词,紫原一个头两个大。

    “我去睡了,赤仔晚安。”说完,紫原垂头丧气的回到目前暂时属于他的房间。

    看紫原回房间后,赤司又检查了遍客厅的门窗,确定门窗都关好后,他才关上灯回到房间。赤司回到房间的时候,黄濑早抢占先机紧紧抱住征九郎的腰,两人的脸几乎要贴在一起。赤司冷冷看了一眼,并未发表任何意见。

    他在征九郎的另外一边躺下,绕过黄濑的手,他同样抱住了征九郎的腰。

    “小赤司。”黑暗中,黄濑的眼睛瞪得特别大,这让他看起来有些吓人,“一般况下,弟弟会这样抱着哥哥睡觉吗?”

    被他们夹在中间的征九郎睡得很熟,黄濑怕吵醒他,刻意的把声音压倒最低,但在这寂静的房间里,赤司还是听得特别的清楚。

    赤司冷哼了声,对于黄濑偶尔表现出来的“智商”他已经不抱任何期待。赤司很清楚,黄濑总是提起他和征九郎的关系,是为了提醒他,他们之间根本不可能。

    想要的东西就靠自己的能力夺取,在赤司的字典里根本没有“不可能”三个字。虽然“兄弟”这个关系确实会带来些困难,但换个角度想,也有许多方便之处。

    赤司相信,他的哥哥最终将会属于他。

    黄濑知道凡事不能太过,但他也有自己绝对不会退让的底线,他看着赤司,声音虽然很低却异常坚定道:“小赤司,我不会把小征让给你。”

    说完,黄濑收紧双臂,把征九郎抱得更紧。

    大概是抱得太紧,征九郎显得有些不舒服,原本熟睡的他皱了皱眉,翻了个继续睡。翻过的征九郎变成面向赤司,黄濑气得牙痒痒,他想要让征九郎翻过来,可又不忍心真吵醒他。

    赤司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像是故意刺激黄濑一样,原本环住征九郎腰的手改为抱住他的头,他的脸慢慢靠向征九郎,当着黄濑的面吻上他的唇。

    黄濑虽然没有办法看清楚两人的唇是不是真的碰上,但从赤司的动作中也能猜到大概,他的脸色瞬间冷了下去,也不管会不会吵醒征九郎,黄濑粗鲁的拉开两人,冷冷道:“小赤司,中国有句话很有道理,我现在把他送给你。朋友妻不可欺,我希望你好好记住。”

    “凉太,这话可不能乱用。”虽然亲吻被突然打断让赤司有些恼火,但看到黄濑气急败坏的样子,他心还是非常不错,“首先,哥哥可还不是你的妻子。其次,谁告诉你兄弟间就不能亲吻呢?”

    “小赤司,你不要太过分。”黄濑的脸色比刚才更冷,“你对小征的那点心思你我都心知肚明,少打着兄弟的幌子做这种超出兄弟范围的事。”

    “凉太,你怎么呢?”被黄濑刚才粗鲁的动作吵醒的征九郎揉了揉还有些睁不开的眼睛,一半迷糊一半清醒的看着黄濑,“是你是伤口又疼了?还是…”

    原本还打着呵欠的征九郎猛然想到了什么,他急忙跳下,以光速打开房间里的灯。突然的光亮让黄濑和赤司都有些不太适应,黄濑微微眯了眯眼,在他还来不及做什么反应的时候,征九郎已经回到上而且直接扑在了他上。

    “凉太、凉太。”征九郎摇晃着黄濑的双肩,即害怕又担心的看着他道,“你是不是又被那东西给附呢?现在清醒过来没有?还有没有觉得哪里奇怪?”

    旁边的赤司忍不住向上扬起的唇角,黄濑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刚才的紧张气氛被征九郎这么一闹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黄濑更是趁机抱住征九郎,将错就错可怜兮兮道:“小征,我好害怕好害怕。”

    “凉太,不要怕。”征九郎信以为真的安慰着黄濑,“我会保护你。”

    “小征只要像这样抱着我睡觉我就不怕了。”

    “诶?”征九郎困惑的看着黄濑,“可是这样压着凉太不会难受吗?”

    “不会哦。”黄濑微笑的摇着头,他同样抱住征九郎不让他从自己上离开,“很舒服。”

    “是这样啊。”征九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凉太觉得舒服的话,那我就这样抱着凉太睡。”

    这下子换成赤司郁闷了,但在这种况下,他也不能多说什么。总的来说,这个晚上黄濑还是成了最后的赢家,被征九郎抱着直到天亮…

    因为黄濑体还没恢复,所以暂时还需要待在家里休养。让黄濑单独待在家里,征九郎各种不放心,他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大堆十字架蒜头之类的东西让黄濑戴上。出门去学校前,他还连续叮嘱好几次,让黄濑一旦遇到麻烦立刻打电话叫他,他会马上赶回来。

    那紧张的样子就好像黄濑是小孩子一样。

    征九郎他们去学校后,黄濑用着房子里的固定电话主动联系了小野优。小野优现在正满世界的找着黄濑,黄濑要是再没消息,她恐怕真要报警了。

    黄濑这次打电话是在经过了深思熟虑后通知小野优自己的决定,他希望小野优和经济公司不要再限制他的自由,不然他会直接递交律师信,和公司谈解除合约的事

    小野优让黄濑先不要冲动,有什么事等见面再说。

    黄濑拒绝了见面,只说自己要休息一段时间,希望不要被打扰后直接挂了电话。

    学校那边,征九郎一直在担心黄濑的况,总是动不动就想打电话回去问况。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训练结束,本来想直接回家,可才走出校门就看到今吉悦朝这边走过来。征九郎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他今天约好了教练一起打篮球。

    “征十郎,敦,你们先回去吧。”征九郎只能拜托旁边的两个,“我和教练约好了一起打球。”

    才结束斯巴达训练的紫原现在听到篮球两字就觉得是噩梦,他可不想再碰篮球。而赤司刚好也有些事想要去做,把征九郎交给今吉悦他也很放心,也没跟着一起去。

    “那我先走了。”征九郎对着两人挥了挥手,然后朝着今吉悦跑去。

    “征君,我能和你一起去吗?”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黑子突然从后问着他。

    征九郎停下脚步,转过笑得灿烂的看着黑子道:“当然可以,人多打篮球才有趣。”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小养儿的地雷,我会加油的。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