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五十三章 一起睡吧

    回去的路上征九郎一直紧张的问着赤司的况。因为怕赤司太难受,又想快点带赤司回家,征九郎到最后完全无视赤司的反对,直接背着他往前跑。征九郎的力气原本就大,虽然背着一个却完全不受影响。赤司本来打算强行让征九郎放自己下来,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像这样被关心的感觉其实也不错。从小到大,赤司表现出来的超出年龄的成熟和智慧总会让他周围的忽略掉他的年龄,而把他放到对等的位置。赤司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他不喜欢被当成小孩或者弱者,所以他各方面都表现得非常完美,也从不将自的弱点展现他面前。

    可现,被征九郎像小孩一样背后,感觉到征九郎背上的温度,听着他关心的话语,赤司不但不生气,反而还有几分享受。

    赤司这“苦计”原本只是为了阻止征九郎去医院的暂缓之计,没想到却有着意外的收获。

    赤司双眸微微眯了眯,似乎是又算计什么。而一心想着早点让赤司回家休息的征九郎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正被算计着。

    “哥哥,方向错了。”赤司心不错的提醒着走错路的征九郎,“这个转弯处应该往左转。”

    “好,好的。”征九郎嘴上说着“好”,体却一直往右跑。赤司见状,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他现总算是明白他家哥哥连最简单的路都不认识的原因,原来他已经左右不分到这种程度。恐怕就算提醒他拿筷子的那只手是右手,下一次他也同样会弄错。

    比起抱怨赤司觉得他该庆幸至少征九郎没有把球投进对方篮筐。

    “哥哥。”赤司抬起手指着左边的方向道,“这边才是左边。”

    帮征九郎指出正确的方向之后,赤司心里默默做出了一个决定,以后绝对不会让征九郎一个出门。

    被指出错误后,征九郎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然后才往赤司所指的方向跑。有了赤司的指路再加上征九郎的速度,两很快来到公交站。

    因为有些事要做刚好这里等车的绿间看到被征九郎背着的赤司时一度觉得自己眼花,他甚至想着等会经过眼镜店时顺便把镜片的度数换一下。把自己藏群中的绿间不断催眠自己他看到的只是幻觉。他宁可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出来这样不科学的事,也不想去相信他刚才看到的是事实。

    奇迹的世代是赤司精心挑选出的才,他们不仅篮球场上是优秀的,就连外貌也是出类拔萃,是那种只要站群中就能立刻吸引视线的类型。到公交站后,赤司一下就发现了群中的绿间。赤司也很肯定绿间已经发现了他们,看到平时一丝不苟的绿间脸上出现的略显震惊的表,赤司的心再次变得愉悦。能够让真太郎变脸的事可不多,以真太郎别扭的个一定不会主动来问他。赤司已经可以想象,真太郎接下来好几天都会这件事上纠结。因为觉得有趣,赤司不由得笑了出来。

    “征十郎,再笑什么?”即使等车的时候,征九郎也没有放赤司下来。听到赤司的笑声后,征九郎困惑的问道。

    “没什么。”赤司的表神态又恢复平时模样,他见征九郎的喘息比刚才要重,知道他的体力快要用完。虽然还有些眷恋他背上传来的温度,但赤司也不忍征九郎太过辛苦,他停顿了半秒后道,“哥哥,可以放下来了。”

    “征十郎头还疼吗?”征九郎并没有放下征十郎,他只是担心的问道。

    “还有点。”

    “那还是背着征十郎吧。”征九郎并不打算放赤司下来,虽然他因为肚子饿的关系力气已经快要用完,可他还是觉得这样背着赤司会让他舒服些,“征十郎,可以先趴背上睡一会。”

    赤司知道,征九郎用他的方式关心着自己。虽然方法比较笨拙但赤司确实感觉到了征九郎对他的那份喜欢。但仅仅是这些还不够,他还想要更多,哥哥所有的一切他都想要占有。

    征九郎既然坚持,赤司也没有拒绝。虽然大多时候都是他这个弟弟掌控主导地位,偶尔像这样享受下弟弟的特权,被哥哥照顾的感觉其实也不错。

    他们并没有等多久车子就开了过来,征九郎利用自己力气大的优势选了一个靠窗的舒服位置。他先让赤司坐下后,自己就像个守护公主的骑士一样小心翼翼的坐他边上。

    这一幕要是让黄濑看见,估计又该郁闷了。

    回到家后,征九郎再度拿出平时从未曾出现过的兄长威严,不容分说的把赤司抱到上,替他盖好被子后才开口:“征十郎,先躺着,去给弄点吃的。”

    “哥哥,确定会做吃的?”被迫躺上的赤司微眯着眼睛怀疑的看着征九郎。他的记忆里,他就没见过征九郎进厨房。以征九郎的破坏力说不定连厨房都会被他毁灭。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最后勉强做出料理也一定是黑暗料理。赤司只要想想就觉得可怕,头上也很少见的出现了黑线。

    “当然。”和赤司猜测的相反,征九郎非常肯定的答道。他想起了以前和教练一起的生活,现想想还真有一些怀念。他很有自信的保证道,“征十郎,现是病。教练说过,病最重要的是休息。征十郎,现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其他的事全部都交给。”

    “哥哥似乎很听今吉教练的话?”注意到征九郎话中的某个关键后,赤司问道。

    “因为教练说的都是对的。”征九郎理所当然的答道。

    赤司的眼神沉了沉,即便今吉悦是他尊敬的对象,但征九郎对今吉悦的意程度让他莫名的不爽。

    “哥哥,如果今吉教练让哥哥不理,哥哥会按他说的去做吗?”

    赤司微微愣了下,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问出这种不经大脑的有之问题。

    征九郎炸了眨眼,奇怪又不解的看着赤司:“教练为什么不许理征十郎呢?”

    果然弄得自己像个笨蛋一样,赤司有些烦躁的想着。明明想要趁早结束这没营养的对话,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却又期待着征九郎的答案。赤司口气略显焦躁的开口:“并不是说真的会发生,只是假设一下。哥哥,试着想一下,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会怎么办呢?”

    “不会不理征十郎。”征九郎肯定的开口,“因为征十郎对来说是很重要的存。”

    征九郎似乎真的烦恼着赤司刚才说的那个“如果”,他的眉毛垂了下去,脸上露出了为难和困扰的表。赤司见他这样,反而有些于心不忍。再加上征九郎的回答也还算是让他满意,他正想要开口安慰几句的时候,征九郎像是突然又想明白了一样变得豁然开朗。

    他抬起头,笑容灿烂的看着赤司道:“征十郎,放心好了,绝对绝对不会让那种事发生。”

    教练最疼他了,一定不舍得让他为难。

    想通以后,征九郎再一次替赤司盖好刚才说话时弄掉的被子,然后道:“征十郎,现去煮粥,好好躺着不许乱动。”

    “直接叫外卖好了。”虽然征九郎的答案很让他满意,但他也不想冒着厨房被毁灭的危险让征九郎进厨房。

    “不行。”征九郎立刻否决了赤司的提议,那个气势连赤司都自叹不如,“征十郎,现可是病,病可不能随便吃外面的东西。”

    赤司见征九郎这么自信,突然对他的厨艺很感兴趣,他想要看看征九郎的厨艺到底如何。

    “那麻烦哥哥了。”赤司微笑道,“非常期待哥哥做的料理。”

    被赤司期待什么的让征九郎的心像长了翅膀一样,连赤色的双眸也燃起了奋斗的火焰:“一定不会让征十郎失望。”

    说完,征九郎就快速的往厨房跑去。

    征九郎跑进厨房之后,厨房里很快传来乒乒乓乓很大的响动。赤司一度怀疑征九郎会把厨房给拆掉,有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要去厨房看看发生了什么,总觉得厨房中忙碌的征九郎会异常的可。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了下来,毕竟他好歹也算是一个病,就算他那个笨蛋哥哥异常好骗,露出太多马脚也会被怀疑。而且现他跑去厨房也一定会被紧张过头的征九郎用怪力重新抱回上。与其那样还不如安心的等待,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有更大的惊喜。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征九郎才端出一碗还冒着气的皮蛋瘦粥。这期间赤司还因为太累而小睡了一会,闻到粥的香味后,赤司慢慢的醒了过来。

    肚子还真有点饿了。闻着香味似乎还不错,至少不会像想象中那么差。

    征九郎坐到边的椅子上后,一边吹着用勺子舀着的粥,一边对着征十郎道:“征十郎,教练说过生病的都会没胃口,这个时候喝粥最好了,所以煮了一些粥。”

    征九郎觉得没那么烫嘴后,开始喂着赤司。他喂了一口之后,双眼像小狗一样充满期待的看着赤司:“征十郎,味道怎么样?”

    这还真是出意料的美味,赤司满意的嘴唇,夸赞道:“味道很棒。”

    “真的吗?”得到夸奖的征九郎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开心的笑了起来,如果他真是小狗的话,现一定不停的摇着尾巴,“那征十郎再多吃一些。”

    征九郎说着又开始喂着赤司,赤司也没拒绝他,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哥哥的免费服务。一碗粥快要喝完的时候,征九郎的肚子也突然咕咕咕的叫了起来。征九郎拍了拍自己不争气的肚子,尴尬的干笑起来。

    赤司眯起眼打量着征九郎,眼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声音却没有半点起伏的问道:“哥哥肚子饿了吗?”

    “嗯。”征九郎点了点头,可怜的样子让忍不住想要摸摸他的头安慰他。

    “那哥哥为什么不先吃呢?”赤司又问道。

    “因为不想征十郎饿肚子。”征九郎很诚实的说出自己的想法,“想让征十郎第一时间吃。”

    饿肚子的感觉很不好受,征九郎并不愿意赤司受这种罪。

    “哥哥啊…”赤司看着征九郎纯良无辜的双眸,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那种心悸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这个是真的全心全意的替他着想。虽然他自己并未察觉,但他这种不经意间的温柔,想要独占。赤司抬起手弹了下征九郎的额头,声音带着无奈和宠溺:“厨房里应该还有吧?哥哥去端来们一起吃。”

    “对哦。”摸着被弹红了的额头,征九郎恍然大悟道,“怎么就没想到可以和征十郎一起吃呢?征十郎,先等等,现马上去端来。”

    “笨蛋。”看着征九郎奔跑的影,赤司低声骂了句。他自己或许并没有发现,他看着征九郎的眼神温柔的快要溢出水。

    看不到征九郎的影后,赤司又看向被征九郎放旁边桌上的粥。虽然只是碗小小的粥,但味道真的很不错,看来征九郎的厨艺确实不错。赤司再次坐出决定,只要征九郎不把厨房给拆了的话,以后早餐和便当就交给他了。

    不一会儿,征九郎就把锅子和碗都端了进来。赤司又吃了点就饱了,结果剩下的一大锅子都被征九郎全部吃完。对于食量超大的征九郎来说,只是喝粥的话根本没有办法填饱肚子,就征九郎犹豫着是再弄点别的东西吃还是直接叫外卖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一定是敦过来了。”征九郎放下抱怀里被得干干净净的锅子,快速的跑去客厅开门。

    “敦,还真是会挑时间。”赤司自言自语道,他嘴角勾起的笑意异常好看。

    而这个时候站门外的紫原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向来迟钝的他总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自己莫名的要倒霉。

    征九郎打开门后果然看见紫原抱着一大堆东西站门外。征九郎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刚才客厅的时候他就闻到了蛋糕的香味。现打开门后,那股香味就更加浓。征九郎的视线锁定紫原右手提着的袋子上,果然发现了蛋糕。

    “敦,那个蛋糕…”征九郎吞了吞口水,一脸期待的看着紫原。

    “这个是经过家门口的时候顺便买的。”紫原解释道,“要不要一起吃?”

    “当然要。”征九郎猛的点头,他高兴的抱住高大的紫原的腰,“敦,最好了。”

    “只是自己想吃而已。”被征九郎抱住的紫原别扭的替自己辩解到,“才不是特意帮买的。”

    征九郎完全没注意紫原说什么,他现的心思全飞到了美味的蛋糕上。让紫原进屋后,征九郎先把紫原带到了赤司的房间。虽说有客房,但因为一直没有住而被当成了杂物室,一时之间也不好收拾。而父母的房间基本上他们都不会乱动。

    “那敦睡哪里呢?”征九郎问道。

    赤司又露出了一个看上去好看,却莫名让觉得恐怖的微笑:“敦可以睡哥哥的房间。”

    “可是的很小,根本睡不下两个。”征九郎又提出新的问题,然后他猛然又像是想通什么一样,“征十郎的意思是说,让睡地上吗?没问题哦,就算不睡也没关系。”

    肯定不是那样,听着两对话的紫原心里否定道。他觉得这个时候他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反正征仔最后一定会把一切都安排好。

    “哥哥和睡就好了。”赤司嘴角的笑意又上扬了些,他的眼神紧盯着征九郎,明明是很普通的话语,可从赤司口中说出却带着些许的暧昧,甚至让不自觉的脸红心跳。

    这一切其实都赤司的预料之中,这也是他明知紫原是“有目的”的住进他家还答应的原因。当然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想知道平时只对吃感兴趣的敦的目的。但更重要的还是可以让征九郎理所当然的和自己同而眠。知道自己对征九郎的心意后,赤司就一直想这么做。只要两躺同一张上,他就可以对征九郎做很多这样或者那样的事。他相信以哥哥天然呆的程度,一定不会发现任何异样。

    “好啊。”征九郎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对他来说能够和赤司一起睡其实也是非常高兴的事

    他还一直害怕上次的事后,征十郎会对他冷淡。

    虽然兄弟俩睡同一张是很正常的事,可紫原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尤其赤司用那样的语气说出口感觉更怪。

    睡的问题解决之后,征九郎终于可以安心的和紫原一起吃他买的蛋糕。本来他是想叫赤司一起吃,不过赤司说吃饱了暂时不想吃东西。征九郎贴心的帮赤司留了一块后,他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等两把一大个蛋糕全部消灭完,征九郎的肚子也总算填饱。

    因为不放心征九郎的体,收拾干净厨房,又洗过澡后,征九郎就一直陪赤司边。紫原觉得自己待那个房间里总能感觉到一个冷冷的视线,他很自觉的回到了征九郎的房间。他刚好也可以趁这个机会跟黄仔汇报一下况。

    紫原离开后,房间里只剩下赤司和征九郎。赤司也已经洗完澡,而且换上了和征九郎同一系列的睡衣。也许是累了的关系,征九郎一直不停的打着呵欠,因为担心赤司,他一直努力的不让自己睡着。

    赤司见状,体往边上移了移,他指了指空出的一大片对着征九郎道:“困了,哥哥也一起睡吧。”

    “嗯,好。”征九郎应了声之后也爬上了

    征九郎怕自己和赤司贴太近会让赤司不舒服,他的体一直缩一旁,这样虽然不好受,但为了赤司他可以忍耐。

    好不容易睡一张上,赤司才不会满足于此。首先要再次打破征九郎的防线,让他再次全心的信任自己,而不是像现这样小心翼翼。

    “哥哥。”赤司轻拍了拍征九郎的背,他特意改变了一下说话的音调,这让向来强势的赤司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的弱气,“很讨厌吗?”

    听到赤司的话,征九郎立刻转过,他急忙否定道:“征十郎,胡说什么?是的弟弟,怎么可能讨厌。”

    “那如果不是弟弟,哥哥就会讨厌吗?”赤司又问道。

    “当然不会。”征九郎的回答依旧很肯定,“喜欢征十郎。”

    而且赤司是弟弟这是根本不会改变的事实,那种如果永远都不会出现。

    “那哥哥为什么要离这么远?”赤司假装困惑的问道,原因什么他早就知道了。他会故意这么问,只是想让征九郎进入自己预先设计好的棋局中,为了让他按照自己说的去做而已。

    “…”征九郎垂下眼不去看赤司,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怕征十郎会讨厌。”

    “不会。”赤司的眼神突然变得认真起来,他的手抓住征九郎的手,继续道,“说过很多次了,不会讨厌。哥哥,该更信任一些。”

    征九郎目不转睛的盯着赤司,然后用力点了点头。

    “哥哥。”眯起双眸,赤司敛去了眼中的凌厉,“有些冷。”

    “是被子不够厚吗?征十郎,先等等,再去拿一被子过来。”

    征九郎正要起去拿被子,却被赤司突然从背后抱住。赤司的双手紧紧环住征九郎的腰,口更是紧贴着他的背,两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空隙,赤司的嘴唇贴征九郎耳边,用温柔而感的声音他耳边道,“比起被子,的体温更容易取暖。哥哥,不愿意抱住吗?”

    “当然愿意。”征九郎只觉得心脏像是要从口跳出来一样扑腾扑腾跳个不停,“征十郎,可不可以先放开呢?这样抱着,根本没有办法抱住。”

    “没关系,哥哥只要像这样让抱住就好了。”

    “这样不冷了吗?”征九郎关心的问着。

    “嗯。”赤司的声音开始带着鼻音,“哥哥的体温很温暖。”

    “那就好。”征九郎不敢乱动,两就保持着这样的温度慢慢的进入梦乡。因为下午有小睡一会,赤司其实并不是特别困,他只睡了一会就醒了过来。才睁开眼,他的嘴唇差点就贴上征九郎的嘴唇。原来刚才睡着的时候,征九郎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现两维持着面对面抱着的姿势。看着近咫尺的脸,赤司没有丝毫犹豫的吻上征九郎的嘴唇,因为怕吵醒对方,他并不敢太用力。这样根本没有办法满足,看着眼前睡得香甜的亲哥哥,心里想着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让哥哥主动吻他。

    赤司不吵醒征九郎的况下起,他来到隔壁房间,紫原也已经睡了,被子因为太短的关系根本没有盖到脚。赤司怕紫原感冒,又从衣柜里拿出一新的杯子替他盖好。关上房间和客厅的灯之后,才回到自己房间继续睡。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