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四十八章 小黑子的异样情感

    对抗练习结束之后,早上的训练也全部结束。刚才在对抗练习中,征九郎和青峰被分到了不同的组。虽然只是练习,但两人都拼劲了全力,打得酣畅淋漓。征九郎也因为刚才的练习把力气完全耗尽,练习前才填饱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个不停。因为赤司还有些事要处理,征九郎软绵绵的趴在活动室沙发上等着他。

    训练一结束,青峰就被桃井拉回教室补写昨晚没完成的家庭作业;绿间看了眼在活动室外徘徊的紫原以及坐在替补席上似乎在考虑什么的黑子,绿间虽然觉得他们的行为有一些诡异,但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所以他什么都没问就离开了。

    紫原高大的体不停的在活动室外面转来转去。他很想知道赤司和征九郎在里面做些什么,可他又没勇气敲门。肚子好饿啊!紫原摸了摸肚子,心里想着应该让黄仔一个星期请他吃两次烤

    “紫原君,你在做什么?”黑子无声无息的站在紫原背后,在紫原转差点撞上他的时候,突然开口问道。

    紫原被吓得心脏猛跳了两下,他拍了拍自己被吓到的心脏,抱怨道:“黑仔,你不要像背后灵一样突然冒出来,很吓人啊。”

    “是紫原君太迟钝了。”黑子平静无波道,“我从刚才开始已经在这里了。”

    和黑子一起打球这么久,对于黑子的低存在感,紫原还是没有办法完全适应。

    “紫原君,你在这里做什么呢?”黑子又重复了遍自己刚才的问题。

    “什么事都没有。”紫原并不擅长说谎,他的眼神一直飘忽不定,“我昨天新买了零食,想要和征仔一起吃。”

    “骗人。”黑子很直接的拆穿了紫原的谎言,“紫原君,说谎可是不对的。”

    黑子觉得紫原这一系列奇怪的举动应该和黄濑有关,看样子赤司已经让黄濑感觉到危机。这原本是征九郎他们之间的私事,他这个局外人本不该插手。可作为征九郎的朋友,他第一次有了想要守护某个人的幸福这样的想法。征九郎说过,和黄濑在一起很开心,黑子并不想征九郎的这份快乐被人破坏。

    紫原的沉默算是默认了黑子的话。黑子看了眼紧闭的门后,压着声音道:“紫原君,是黄濑君让你这么做的吧?”

    “黑仔,你怎么知道?”紫原说完之后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他急忙咬着嘴不让自己继续往下说。糟了,糟了。黄仔说了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黑仔。

    “紫原君,能借一步说话吗?”和紫原的慌张不同,黑子表现的极为平静。他甚至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计划。

    紫原口中虽然说着麻烦,但还是和黑子一起到了体育馆的另外一边,这里离活动室最远,可以完全保证他们的话不会被里面的人听到。

    “黑仔,你要和我说什么?”紫原说话的时候视线一直看着部活室。

    “紫原君,这个给你。”黑子把早上训练前征九郎给他的香草味的棒棒糖递给紫原,他脸上的表还是没有半点变化,“紫原君,黄濑君是不是让你随时跟他汇报赤司君的况?”

    这完全是黑子根据自己对黄濑的了解做出的揣测,如果是黄濑君的话,他应该会这么做。而紫原现在的反应也证实了他刚才的猜测。

    黑子并没有等紫原的回答,他没有什么表的看着紫原,问了一个和刚才的话题完全无关的问题:“紫原君喜欢征君吗?”

    紫原虽然很奇怪黑子为什么突然问这样一个问题,但他还是一边着黑子刚刚给他的棒棒糖,一边很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紫原君和征君应该也算是朋友吧?”黑子又继续问道。

    “那是当然了。”紫原紫眸有些不解的看着黑子,他忍不住问道,“黑仔,你突然问这些做什么?“

    “既然紫原君和征君是朋友,那朋友有难,紫原君是不是应该帮忙呢?”黑子并没有回答紫原的问题,他清澈的蓝眸直直的盯着紫原,看似平静无波,却在不知不觉间让人跟着他的步调走。

    听到黑子的话,紫原有些担心的看着他道:“黑仔,征仔出什么事了吗?”

    “目前并没有。”黑子的表突然认真了起来,“可再继续这么下去的话,征君或许真会出事。”

    紫原并不擅长思考太复杂的事,不过黑子说的话应该不会错。紫原已经看到征九郎哭过好几次,每次征九郎一哭,他心里也很不好受,他已经不想再看到征九郎哭泣的样子。

    “黑仔,你想要我做什么?”紫原再不聪明也知道黑子不会无缘无故和他说这些,黑子会告诉他这些一定是有事想要他帮忙。

    “我确实有件事想要拜托紫原君。”黑子很有礼貌的对着紫原弯了弯腰,他用很平淡的语气说着自己的请求,“我希望紫原君尽可能的和征君待在一起,不要让赤司君和征君单独相处。这样……”

    “黑仔,等,等一下。”黑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紫原强行打断,“这个做不到啊。我和征仔又不在一班,也没有住在一起,除了部活动外,我都很难见到征仔。”

    黑子似乎早就料到紫原会提出这个问题,他看起来一副有成竹的样子:“紫原君,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因为成绩的事,上次赤司君有提议让紫原君你转到他们班上,由他亲自监督你的学习。”

    作为学生会长的赤司,有这个权利可以进行年级内的班级调整。

    黑子的话让紫原嘴角抽了抽,着棒棒糖的动作也慢了下来:“黑…黑仔,你是认真的吗?”

    要是和赤仔一个班,上课就不能睡觉,也不能吃零食,那种生活一定很痛苦。紫原只是想象就想要退缩。

    黑子耸了耸肩,他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的反问道:“紫原君,难道我看起来像开玩笑吗?”

    “不像。”

    “紫原君,你不愿意吗?”黑子脸上的表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变过,就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变脸一样,他平静的继续道,“我本来还在想,紫原君和赤司君他们一个班的话,说不定能更好的完成黄濑君的任务。而且也能更大限度的保护征君。不过紫原君既然不愿意的话,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也没有说不愿意。”紫原把含在嘴里的棒棒糖大口咬碎然后吞下,原本懒散的眼神突然变得精神起来。就像黑仔说的那样,和赤仔一个班更加方便他观察赤在的行动。虽然这也意味着他要失去一些乐趣,不过为了烤和征仔,他也只能拼了。

    “等下我就去跟赤仔说,我要转到他的班上。”

    黑子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很浅的弧度,因为真的很浅,从旁人的角度看来根本没有半点变化。

    “那就麻烦紫原君了。”黑子说完,停顿了片刻之后又装作不经意道,“我听说紫原君的父母最近好像也都在外面出差,对吧?”

    “嗯!”紫原老实点了点头,他警惕的看着黑子道,“黑仔,你该不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吧?要是敢乱来的话,小心我捏爆你哦。”

    紫原看起来凶狠的威胁并没有吓到黑子,黑子还是一副面瘫脸,他看着紫原道:“那现在是谁再照顾紫原君呢?”

    “父母有拜托隔壁家的姐姐帮我准备便当和晚饭。黑仔,你问这个做什么?”

    “只是作为同伴关心一下紫原君。”黑子答得理所当然,他嘴巴咬了咬拇指,做出一副沉思的模样,过了半晌,他才又道,“紫原君,总是麻烦人家隔壁家的姐姐也不好,说不定还因此耽误了人家约会。我倒是有个提议,反正赤司君现在也只是和征君两个人住而已,紫原君这几天不如搬到赤司君家里住,这样也方便赤司君帮你补习功课,而且你也可以随时随地跟黄濑君汇报况。”

    “黑仔。”紫原的手用力的按住黑子的头,他说话的时候一个字比一个字要用力,“你跟我有仇吗?”

    紫原很“怕”赤司,这个“怕”里更多的是敬畏。紫原不喜欢动脑筋,而赤司又非常聪明,所以他几乎已经习惯了按赤司说的去做,反正赤司说的准没错。

    “紫原君,我听说赤司君的厨艺很好。”黑子没有反驳紫原的话,他若无其事的转换话题,“而且,征君跟我提过,他家里有很多零食。”

    提到和吃有关的话题,紫原立刻就有了兴趣。千万不要小看一个吃货对吃的执着,为了“吃”,他们可是不惜冒险深入虎

    “黑仔,你说的是真的?”紫原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黑子,“征仔家里真的有很多零食吗?”

    黑子非常肯定的点头。

    “骗我的话,我真的会把你捏爆哦。”

    黑子把手抬到脸旁边,保证道:“紫原君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去问征君。”

    “我知道了。”紫原犹豫了再犹豫,最后还是没能逃过食物的惑,“我要去住赤仔家。”

    “紫原君。”黑子的蓝眸比刚才更加的深幽,他看起来格外的认真,“紫原君还记得我刚才的拜托吗?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让赤司君和征君单独相处。至于黄濑君那里,我会代替紫原君帮他联络。放心好了,我不会抢紫原君的大餐。”

    “黑仔。”紫原沉默了片刻,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为什么你和黄仔都那么在意赤仔的举动?”

    “紫原君,有些事你还是不要明白比较好。”黑子并不想跟紫原解释太多,“总之,征君的事就拜托你了!”

    黑子还有些事要找征九郎,刚好紫原也趁此机会跟赤司提转班的事。两人一起走到活动室门口,紫原抬手敲了敲活动室的门。

    “门没关。”赤司不带任何感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紫原推开门就看见赤司在不停翻阅着桌上的资料,而征九郎早趴在旁边的沙发上睡着了。他上面还盖着赤司一直披在背后的制服外

    “敦,哲也,你们有什么事吗?”赤司抬起头,问着两人。

    黑子的低存在感在赤司面前完全不起作用,不管黑子在哪,赤司总能发现他。

    “赤仔。”在赤司面前,紫原显得特别乖巧,如果忽略他的高的话,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见家长的小孩,“我是有点事想跟你商量。”

    赤司闻言放下了手中的笔和资料,他又看了眼旁边的黑子:“那哲也你呢?”

    “我是来找征君的。”黑子指了指沙发上的征九郎道,“有点事想跟他谈,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既然他在睡觉,那我等下再来找他吧。”

    赤司还没来得及说话,沙发上的征九郎就像是有心电感应一样,他伸了个懒腰,又揉了揉眼睛,然后连续打了好几个呵欠之后,终于醒了过来。

    “他醒了。”赤司看着黑子的眼神带着警告,他的嘴角却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哲也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他说了。”

    征九郎刚刚醒来,脑袋还处于空白状态,他继续揉着眼睛,然后一脸迷茫的看着黑子:“哲也,你找我吗?”

    和赤司一样,征九郎也总能很快发现低存在感的黑子。

    “征君能出来一下吗?”自动忽视掉赤司的视线,黑子问着征九郎。

    “好。”征九郎从沙发上跳下,一下子跑到黑子跟前,他跟赤司打了个招呼后就和黑子一起走出了活动室。为了不影响到里面两个人的交谈,黑子还特意的把门给关上。

    “哲也,你想和我说什么呢?”征九郎似乎没有睡饱,一直在打呵欠。

    “征君,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黑子抓起征九郎的双手,慎重其事道,“紫原君的父母前段时间出差,而紫原君自己又是个料理废材,这俩天他都没好好吃过饭。为了紫原君的体着想,我希望征君能够说赤司君,让他暂时先住在你们那里,可以吗?”

    “没问题。”征九郎拍着脯保证道,他看上去似乎很高兴,“敦要是能一起住,我会非常高兴。”

    有了征九郎的保证,紫原赞住赤司家基本没问题。

    “对了,还有一件事…”黑子装作为难的开口,“紫原君似乎误会了,以为征君在家里准备了很多零食,一直都很期待。”

    “那个更加没问题了。”征九郎拍着黑子的肩膀叫他不用担心,“哲也,我跟你说,凉太的病房里好多零食,都是别人送给他的,不管怎么吃都吃不完。等下午放学,我就把那些零食全搬回家,这样敦一定会开心了。”

    黑子注意到了,提到黄濑的时候,征九郎的眼睛都亮了起来,那种发自内心的开心足以感染周围的人。他看上去是真的很喜欢黄濑。黑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心莫名的有些微妙。

    “嗯,说的也是啊。”

    “哲也要吃的话,我也可以分给哲也哦。”征九郎抬手揽住黑子的肩,笑得灿烂的开口,“因为哲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扑通…扑通…扑通…

    黑子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不断加快,脸也开始发,奇怪的感觉开始遍布全。他觉得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样,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哲也,你怎么呢?”看黑子半天没反应,征九郎担心的询问道,“你脸好红,是不是发烧呢?”

    说话的同时,征九郎的额头已经贴在黑子的额头上。

    “哇,好烫。”感觉到黑子头上传来的那股气,征九郎不叫道,“哲也,我扶你去保健室。”

    “不,不用了。”黑子急忙拉开和征九郎的距离,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太过陌生,他需要时间来适应,“征君,我想起我还有一些事没做,先告辞了。”

    说完这话,黑子不等征九郎开口就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黑子要觉醒了么?哪有那么快!小紫原要充当无敌电灯泡了。下一章有痴汉出没…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