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吃抹干净

    “我可以用我的体填满你,小征要试试吗?”

    听到黄濑这惑的话语,征九郎头上像是写了个大大的问号,他疑惑的看着黄濑,完全没有办法理解黄濑话里的含义。可他觉得耳朵有些酥麻,尤其被黄濑吻过的地方更是怪怪的,他想黄濑停下,可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些舍不得。

    黄濑见征九郎没有回应,他故意用力咬了下征九郎的耳垂,见后者因为耳垂上突然的疼痛而抖了□体后,黄濑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他贴在征九郎耳边用惑的声音继续道:“小征,你还没告诉我你的答案哦。”

    征九郎不自在的和黄濑拉开了一些距离,黄濑每次靠这么近和他说话,他会有种自己好像生病了的感觉。不只脸和体会发,连心脏也会咚咚咚的加速跳动。

    “凉太,什么叫做用你的体填满我?”征九郎盯着手机思考了半天才打下这么几个字。

    黄濑抬眼看了眼手机上的字,嘴角的笑意更浓,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狡猾和残忍,他宠溺的刮了刮征九郎的鼻子,笑得好看的继续道:“我可以用体跟小征解释哦!小征要和我做吗?”

    “做了这里就不会痛了吗?”征九郎打下这些字后,用手按住了心脏的位置。

    黄濑眯了眯眼,要是仔细看会发现在眯眼的瞬间,黄濑金眸中有着霾,可他的笑容却非常晃眼,他捧着征九郎的脸,在他脸颊上用力亲了下才道:“你那里会不会痛我不太清楚,不过我可以保证,我跟小征做的事会非常舒服。呐,小征要和我做吗?”

    征九郎只考虑了一会,然后用力点了点头。凉太那么厉害,他相信凉太说的舒服的事一定会让他这里不那么难受。

    征九郎这么爽快的答应,黄濑反而有些意外。黄濑原本只是想逗逗征九郎,谁让他竟然为赤司心痛。大概是独占作祟,明知征九郎对赤司只是兄弟间的感,他这心里还是不高兴。

    虽然这不是黄濑的本意,但黄濑非常乐意看到这样的发展。小赤司一旦改变方法,他和小征的关系还是岌岌可危。为了杜绝这种“可能”,现在让征九郎成为他的人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黄濑看着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征九郎,他莫名的有些心虚,但那种想要占有征九郎,让征九郎完完全全属于他的想法却更加的坚定。

    “小征。”黄濑压下眼中的**,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征九郎,“我怕我做的话,你就不理我了!”

    征九郎困惑的歪着头,他在手机上打着:“为什么?我不会讨厌凉太!”

    黄濑的表比刚才更可怜,那样帅气的脸摆出这样无辜的表,哪怕是陌生人也于心不忍,更何况是喜欢着黄濑的征九郎。

    “凉太,你尽管做!”征九郎抓着黄濑的手臂,在手机上打着,“我保证,不管凉太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讨厌凉太。”

    黄濑眼中暗喜,脸上却还是一脸担心的表:“真的吗?那就这么说定了,小征不许生气。”

    “嗯。”征九郎再次点头。

    得到再三的保证后,黄濑笑得格外高兴。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他的脑中已经有了无数个计划,他指着病房的门对征九郎道:“小九,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不能让外人看到,所以可以麻烦小九先去把门反锁吗?”

    黄濑很庆幸他住的是VIP病房,一般不会有人来打扰。

    在征九郎跑去锁门的时候,黄濑又给小野优打了电话,委婉的告诉小野优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他后挂了电话。

    关好门之后,征九郎站在边呆呆的看着黄濑。他不知道黄濑要做什么,可看到这个架势,他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黄濑招手让征九郎坐到边,这次他并没有拐弯抹角避重就轻,而是直接开门见山道:“小征,我说的会让小征舒服的事指的是做/哦。”

    黄濑早不是童贞,之前因为好奇和被年纪比自己要大的成熟女人引/,他早有了初体验。之后也和交往的女生做过几次。可那些对象都是女人,真正和男人做也还是第一次。

    做…做做做做/?!征九郎怀疑自己听错了!在以前的世界,他因为很少和女人接触。还经常被队员们取笑过着和尚一样的生活。在他十四岁生的时候,那些队员神秘兮兮的说要送他一个终难忘的礼物,还说这个礼物可以让他完全的理解女人的妙处。结果…他们只送了张据说是珍藏的□碟。他当时盯着封面看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最后还是被队员们拉着一起播放了这个碟片。

    看到屏幕上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后,他被刺激到连续一个星期不敢正眼看女生的部,每次一不小心偷瞄到,脸就会涨成猪肝色…拜那些队员所赐,他从那之后更加不太和女生接触。

    征九郎头上有着无数的问号,做/不是男人和女人才会做的事吗?男人和男人又要怎么做?

    黄濑也不着急,他有趣的欣赏着征九郎各种可的反应。有疑惑,有不解,有害羞…不过黄濑并没有在征九郎脸上看到厌恶和排斥,这也让安心了。

    征九郎受不了这种气氛,他是那种有不知道的事就想马上知道答案的人。

    “凉太,男人和男人要怎么做?”

    看着手机上的字,黄濑笑道:“小征只要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了,我保证会让小征舒服。”

    黄濑也没和男人做的经验,他也不知道男人和男人做的感觉会如何。可是他只是想到自己的/望会进入征九郎的体内,会狠狠的占有他,全都兴奋了起来。他非常确信,这会是最愉悦的体验。

    黄濑的手放在征九郎的唇边,声音变得温柔起来,□的话语从他好听的声音中缓缓道出竟变得优雅无比,“首先,小征先用你的小嘴像上次那样好好的照顾一下我的小黄濑。等会,我的小黄濑可是会让小征那里非常舒服。”

    征九郎从小到大的世界除了篮球外什么都不剩。在他的心中并没有形成固有的是非观,他想做什么就会做什么。一般人,尤其是男生都会觉得帮另外一个男人咬是即羞耻又伤自尊的事。可征九郎并不这么认为,他并不讨厌帮黄濑咬,虽然被黄濑用那种恨不得把他一口吞下的邪气眼神盯着会让他很不好意思,可是他更喜欢看到黄濑因为他的动作而沉沦的模样。

    除了天生路痴和在生活方面是个白痴外,征九郎的学习能力非常强,很多事只要做一次他都可以学会。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根本不用黄濑在旁边指导。黄濑被伺候的非常舒服,那、望很快在征九郎口中胀/大,他用力按住征九郎的头,在快要到极限的时候猛烈的抽/动着,最后直接在了征九郎口中。

    “咳咳咳咳…”征九郎口中全是黄濑的味道,有些被迫直接吞下,他被呛得猛咳着,小脸被染得通红,脸上的头发也因为汗水而紧贴在一起,还来不及吞下的白浊从他嘴角滑出,看起来色/气满满。黄濑见状,只觉一阵口干舌燥,他捧着征九郎的脸,弯□吻上了他唇。

    双唇被封住,征九郎被迫只能将精/液全部吞下。

    等结束这个得过分的深吻后,黄濑神清气爽,一脸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他像是大少调戏少女一样抬起征九郎的下巴:“小征,我的味道怎么样?”

    征九郎想要拿刚才放到一边的手机,可黄濑却抓住他的手,金黄的漂亮双瞳沉淀着让人负荷不来的深厚感,他的手指魅惑一样的划过征九郎的嘴唇,带着些许期待的开口:“我希望小征能亲自告诉我!”

    黄濑承认在感方面他很斤斤计较,征九郎因为赤司失声这件事他很介意,所以他希望让征九郎重新开口说话的那个人是自己。

    征九郎张口说了半天还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黄濑也不着急,他吻着征九郎的眼睛,然后是鼻子,脸颊,最后咬着他敏感的耳垂:“没关系,慢慢来,我相信小征。”

    “凉…凉太…”

    征九郎被吻得全发软,他觉得心都快化了。虽然声音像是被烧坏了嗓子一样,听上去异常的嘶哑。可从完全发不出声音到能够叫出黄濑的名字,这已经让征九郎非常开心。

    “凉…凉太!”征九郎试着一遍一遍的叫着黄濑的名字,从最开始的断断续续,到现在已经非常流畅,“凉太,凉太…”

    征九郎开心的抱住凉太,他的眼睛闪着泪光,但并不是因为难过。

    “凉太好厉害!”征九郎开心的抱住黄濑,他发现自己又可以发出声音,高兴的对着黄濑的脸亲了亲,“我喜欢凉太,凉太的味道我也喜欢。”

    任何一个男人,在听到喜欢的人这样挑/逗的告白,虽然是无意识的,都不可能无动于衷。黄濑自认自己是个正值青期的正常男人,他眼神比起刚才又深了些:“小征,那我们继续。”

    “好!”

    征九郎很期待,凉太总能带给他惊喜,也许和凉太做了之后,他真的不会再难过:“凉太,我要怎么做呢?”

    黄濑笑得特别感,他神秘兮兮的开口:“接下里小征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全部交给我就好了!”

    “首先…”黄濑指了指自己双腿间空着的地方,指挥着征九郎道,“麻烦小征先趴好,要把股抬起来哦。对对,就是这样!好了,现在把裤子脱下来,内裤也要脱哦!”

    征九郎在更衣室也会经常当着其他队员的面换衣服,所以一开始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当黄濑让他把内裤也脱下的时候,他还是有些犹豫。

    再怎么说他也是男人,在看到黄濑雄赳赳的/望后,征九郎对自己的有些不自信。虽然他的也不算小,可和黄濑的一比,总觉得差那么一点。

    “凉太,内裤可不可以不脱啊!”

    “不行!”黄濑压着声音道,“不□可是什么都不能做。”

    “我知道了!”征九郎也是豁出去了,心一横,直接脱下了内裤。果着的肌肤接触到冷空气让征九郎的体僵硬了下。

    黄濑痴迷的看着征九郎漂亮的部,因为长期没有接触到阳光,部的肌肤非常白嫩,就像是洒了牛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黄濑并不是会隐藏自己、望的人,他心中有了这个想法后立刻行动起来。黄濑低着头,在征九郎的股上用力咬了一口。

    “疼!”部的刺激让征九郎差点摔倒,他埋怨道,“凉太,你干嘛咬我?”

    “因为小征这里看起来很好吃!”黄濑的视线一直紧盯着征九郎那粉嫩的蜜/,那颜色非常的漂亮,完全想等着他人去采撷的花朵。

    “凉太,你该不会是想要吃掉我吧?”征九郎吃惊的问道。

    “是啊!”黄濑的声音充斥着危险的意味,他用舌头慢慢的/着征九郎蜜/,似是要将那褶皱平,“我要把小征一口吞下。”

    *******请自行脑补,大家懂的********

    “凉太,不行了!”征九郎粗喘着气,黄濑每次进入都顶在他的敏、感、点上,他只觉得体快要和黄濑融为一体,他双手用力缠住黄濑的脖子,“凉,凉…唔唔唔…已经够了。我快要…”

    “小征,我,我们一起!”黄濑双手紧紧环住征九郎的腰,将他的体慢慢抬起又用力压下,每一次/望都能顶入他的最深处。

    最后一次冲撞后,两人一起到极限。

    黄濑的精/液几乎将征九郎灌满,他看着浑无力躺在自己旁边的征九郎,因高/潮而有些嘶哑的声音□的开口:“小征那求不满的小嘴喝下我那么多“牛”,要是女人的话,肯定会怀上我的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黄濑君体不方便,用的是骑/乘/位。

    脑补那段,我就不贴了,就当是我送给一直支持这文的亲的新年礼物!

    想要详细过程的朋友可以留下邮箱,我会在周末统一发过去。(也就是十八号),因为过年真的很忙的说。

    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